「男子未给抱小孩女子让座被连扇5个耳光」大家怎么看?

时报讯 近日热映的一部大片《搜索》,讲述一位都市白领,在公交车上没给一位大爷让座,遭乘客轮番攻击,被拍下视频传上网后,网友们纷纷人肉辱骂。

同样一幕场景,在杭州真实上演,K192公交车上,一对夫妻站在一个有座位的小伙子旁边,妻子抱着孩子,小伙看了几眼,没让座,突然,丈夫大骂:“看什么看。”连扇了小伙5个耳光,小伙被打得鼻血横流,镜框也被打飞,断成几截。

PS:记者与目击者沟通后了解一细节:打人夫妇上车是在登云路口,下车是在方家塘换乘点(两站路),小伙子坐到底,还有16站。在这条漫长的郊区线公交车上,如果换了你,会让座吗?
如果小伙比较强壮点,是否就不会被打?

4 个回答

表叔家的孩子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先是聊了会家中的近况和父亲的身体,又问了问我和老公的状况,然后语气就变得有点迟疑,开口问我:“你表叔家的小辉,你还记得吗?他最近和你表叔说,想到北京看看能不能找个工作。你看到时候能让他在你家住几天吗?阿梁会不会有意见?”

一瞬间我的记忆被拉回了二十年前。

那时候我还小,爸爸妈妈还年轻,而表叔更是还没有结婚,是个腼腆的单身汉。他是父亲姑妈的孩子,住在乡下,却时不时听从他母亲的要求,送一些自家种的红薯白菜之类到我家里。每次他来,爸妈总会留他吃中饭。那时候,只要我中午放学回家,看到表叔静静坐在家里沙发上,就知道又有好吃的红薯饭啦!

过几年,表叔和邻村的一位姑娘结了婚,结婚的那天我们全家都回到乡下参加婚礼。新表婶长得很秀气,但是看上去有点瘦弱。回到家里,我听到妈妈对爸爸笑说:“哎呀真是没想到,你表弟平时内向的很,跟谁说话都脸红,竟然娶到了这么漂亮的媳妇。”

又过了两年,表叔的儿子出生了,这就是小辉。姑婆一生困苦,亲孙出生不久后就去世了。但表叔还是延续之前的习惯,时不时的送菜到我家来。那时候我已经在读中学,学习忙,几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表叔家里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对小辉印象最深的是我高三那年,表叔带着他来家里拜年。那时候他大概五岁,脸型像表叔,眉毛眼睛却全然像我那秀美的表婶。他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任凭爸妈怎么逗他,小嘴都紧紧抿着,就是不肯开口说话。我拿了一块糖果递到他面前,他虽然手没有动作,孩子的眼睛却出卖了自己的想法。我笑着说,喊姐姐,喊姐姐我就把糖给你呀。他像是思考了很久,才终于怯怯的喊了一声姐姐。我大笑,把整个糖罐都塞到了他的怀里。后来我们全家总结说,小辉这孩子,性子真是太像他那个闷葫芦爸爸了!

后来,我离家到千里之外的北京求学,遇到了现在的老公阿梁。毕业之后,俩人留在了北京,工作,结婚,柴米油盐,日升日落,终于像燕子筑窝一样攒钱买了自己的房子,还欠了银行一屁股宅,不管怎么,日子总算是基本安定了下来了。

而我也一直通过妈妈的电话,断断续续的知道了表叔家的一些情况。表婶生了小辉之后,身体一直不好,后来几乎就是卧床不起了。小辉虽然不调皮,脑袋里却似乎少了读书的那根筋,成绩一直不好,初中毕业之后就没有继续上学了,基本上就是留在家里照顾生病的母亲。表叔性子木讷,一直当着本分的农民,家里经济情况很不好。去年年末,受病痛折磨多年的表婶去世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小辉才想要到北京来打工吧。

结束了和妈妈的通话,我想,虽然爸妈没有明说,但他们一定希望我能帮小辉一把。小孩子总是不懂,但长大以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往事。当年爸妈通过读书从乡下到了城里,虽然看上去有了正式的工作,但实际上工资却少得可怜。加上两个人都在各自的家中行大,下面还有一大串弟弟妹妹要结婚,要读书,要接济。所以其实那个时候,连蔬菜都算是我家饭桌上的奢侈品。爸爸从小就深受姑婆的疼爱,可敬的老人家敏锐的发现了我家的窘况,于是便有了上文里我说的表叔送菜的行为。对向身处困苦的自己伸出援手的人,人们总是心存感激。爸妈一直感恩姑婆和表叔当年的照拂,并把这份感情也延续到了小辉身上。

当晚我和阿梁商量了一下这件事,他一向非常理解我,又听我讲过这段故事,于是他当下就痛快的拿起电话对我母亲说:妈,这事你放心,让小辉来吧!

过两天小辉就坐着火车风尘仆仆的从老家来了。我去西站接他,他俨然是个青年模样了,只是个子不高,瘦弱一如当年他的母亲。他还带着一个体积不小的旅行包,我寻思着,到北京来到这么多东西干嘛呀。结果到家之后,他从包里掏出了两只金黄金黄的大南瓜,还有一堆红薯,然后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我爸非让我带来的,他说你喜欢吃咱家的红薯,姐,你不稀罕这玩意吧?”

我眼泪差点掉出来了,赶紧说,稀罕,咋不稀罕呢,你爸种的红薯最好吃了。

晚上我们全家吃了红薯饭。金黄的香甜的红薯块夹杂在雪白软糯的米饭中,阿梁吃的快连鼻子都找不到了。

饭后,阿梁跟小辉说,既然来北京了,先不忙找工作,玩几天再说吧。俩人对着电脑研究了半天,决定第二天小辉先去天安门看看。我找了张公交卡给他。他捏着卡问我,姐,这个咋用?

第二天,我下班到家,小辉还没回来。我想,年轻人玩心果然很重啊,天气这么热,小辉还能一直玩到现在不回来,要我肯定给晒中暑。结果一会门铃响,小辉回来了。

开门的时候,我被吓了一大跳。小辉鼻子里塞了一块巨大的纸团,已经被血浸透了,胸前的衣服上也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双侧脸颊都又红又肿。我忙问他怎么了,他只埋着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后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对我说,原来事情这样的:

他今天按计划逛完了天安门,看着时间还早,就买了张票拐进故宫去。但是天气太热了,加上他前一天通宵坐了火车没有休息好,故宫逛到一半就开始头晕恶心。他匆匆走完故宫,出门想回家,糊里糊涂间还坐反了方向。他只好下车换车。
等到他上了第二辆车,发现离车门很近的地方就有一个空座,赶紧就坐下了。车里的冷气很足,他觉得更难受了,想睡又担心坐过站,就半睡半醒间迷糊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听到售票员在喊让座什么的,因为很不舒服,他也没有动。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个男人就紧紧站在了他座位旁边,似乎还用眼神有意无意的瞟他。他觉得很奇怪,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目光就移走了,但是人还紧紧贴着他。小辉说车厢里并没有那么挤,但那个男的一直就站在他旁边,他觉得奇怪又害怕,就多看了几眼。
忽然那个男人就爆发了,忽然冲过来揪着他的衣服甩他耳光,头晕目眩间,他还听到有妇女在喊:“打死他,谁让他不让座!”

听到这里,我愤怒了,我问他“他为什么打你?就因为你没有让座他就打你吗?全车那么多人呢,为什么他只打你?他打你,你怎么不报警啊?”

小辉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说:“姐,我坐的那个座是老幼病残孕专座,我挨了打以后一直流鼻血,有个奶奶给我纸巾擦,是她告诉我的。我上车的时候稀里糊涂的没注意看。这都怪我没有给他们让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