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飞到底是不是“书法家”“美男子”?

5 个回答

现在能找到记载的是这样的几本书

梁·陶宏影《刀剑录》:“张飞初拜新亭侯,自命匠炼赤山铁,为一刀。铭曰:新亭侯,蜀大将也。后被范疆杀之,将此刀人于吴。”
元·吴镇《张翼德祠》“关侯讽左氏,车骑更工书。文武趣虽别,古人尝有余。横矛思腕力,繇像恐难如。”
明·卓尔昌《画髓元诠》:“张飞……喜画美人,善草书。”
明·杨慎《丹铅总录》:“涪陵有张飞刁斗铭。其文字甚工,飞所书也。张士环诗云:天下英雄只豫州,阿瞒不共戴天仇。山河割据三分国;宇宙威名丈八矛。江上祠常严剑佩;人间刁斗见银钩。空余诸葛秦川表,左袒何人复为刘!”
明·陈继儒《太平清话》:“汉将军飞,率精卒万人,大破贼首张合于八蒙,立马勒铭。”
清《历代画徵录》:“张飞,涿州人,善画美人。”

现在我对每一个记录都进行了考证
《刀剑录》所提的铭文,除了这本书中提到过外,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一条史籍记载,并且这里有个很大的BUG:“铭曰:新亭侯,蜀大将也。”这铭文是谁所写?张飞会如此写自己“蜀大将”?梁代尚未有三国演义,“蜀”之称谓又从何而来?
《画髓元诠》和《历代画征录》问题很大,除了印证张飞这一条外,基本不见这两本书在别的地方存在过。
《张翼德祠》这首诗提到了“车骑更工书”,但是论证何在?
《丹铅总录》又提到了另一条铭文,但是真迹也不存,是否存在?存疑。
现在来详细分析。
“飞所书也”,孰人见证之?如《魏书·轲比能传》,轲比能与辅国将军鲜于辅书曰:“夷狄不识文字,故校尉阎柔保我于天子…”不识文字,复何能书?岂非矛盾!然实则并未矛盾。盖必有代笔者也。
另外,杨慎真的亲眼见过其铭?此处恐亦大可怀疑。
邢义田尝论汉代军卒虽本不知文字而得于戌边之余获学习机会,吕布“以骁武给并州”或即此例?
无论张飞书画如何,其出身当非士人,魏晋南北朝人每好称其勇(往往关张并称),而罕见赞其文、美其书者,此处'文字甚工'亦甚可疑。
《太平清话》里提到的铭文,据清末胡升猷的题识称:“桓侯立马勒铭,相传以矛鍮石作家,在四川渠县石壁。今壁裂字毁。光绪七年六月,检家藏拓本,重钩上石。”
对于这个拓本,曾经有许多人鉴定过,认为它不象是汉代的碑刻,可能是后人所造。
同时,据《四川总志》所载,铭文中“军”字作“张”字,“铭”字作“名”字,与拓本又有出入。

所以现在对于“张飞善于书法和仕女图”这种说法,到底是没有印证的,至于“美男子”这一说更不能证明,“两个女儿都嫁给了刘禅做皇后,老爹肯定不会长得难看”这种说法也没什么必然逻辑...女儿漂亮老爹难看的多的是...反之也多的是...

并且,魏三公之一的相国钟繇,其书法闻名于世,传与卫夫人,再传与王羲之,这些史籍是有很详细的记载,唐初书法名家褚遂良也明确提到钟繇的书法,说明三国时期的书法大家还是有的
那为什么张飞的事迹就被忽视了? 到了明清时代才有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说法出来?

所以这样的概论,我觉得还是不要匆忙下定论为好,并不能因为突然一个观点推翻了我们平时的认知,那么就直接认定新观点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