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把自己的梦记录下来然后编写成册吗?或者有哪些有名的受梦境启发的作品?

7 个回答

内蒙古一少女根据梦境写出奇幻武侠

这样的新闻算吗?:

长期以来,在许多人的眼里,似乎写武侠小说是男性作家的“专利”,女性似乎缺少这样的勇气,这种神话也一直鲜有人打破。

就在文艺界为缺少这样的“人才”而遗憾的时候,呼和浩特市二中高中一年级16岁的女生张渺,却在2002年岁末用自己一支也许还不太成熟的笔,打破了这种神话。一本名为《蝶影飞花》的奇幻武侠小说于12月问世,让这位16岁的少女瞬间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社会对张渺的评价也是众说纷纭。

张渺何许人也,缘何创作武侠小说?近日,记者对其进行了深入采访。

爱做梦的16岁少女

张渺喜欢一切不可思议的故事,她将自己的书房起名叫“蓝梦居”,那是她做梦和记梦的地方,张渺在她的《蝶影飞花》后记中写道:

我是一个很爱做梦的人。这个做梦,并不是指幻想,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睡着了才会出现的那种大脑皮层的特殊活动。

爱做梦不是没理由的。自我出生以来,我从未做过噩梦。虽然有时候,我也会梦到些可怕的事物,例如恶狠狠的人、怪兽、甚至鬼什么的。然而,梦到恶人时,我通常是位国际刑警,最终将歹徒绳之以法;梦到怪兽时,那些怪物往往会被梦中一身好功夫的我制服;至于梦到鬼的那次,情节是这样的:

一个神庙的宝物被盗,此宝可以控制鬼怪。盗宝者借此袭击王府,我路见不平,帮王爷抵挡,暗中追查盗宝人。这大约梦到的是宋朝某个时期。

这是我2001年12月2日做的梦。《蝶影飞花》第二章《灵幻山庄》,就是根据这个梦写成的。《蝶影飞花》的其他几章,也是来源于我的梦。我有一个笔记本,是专门记梦的,我将它命名为《蓄梦集》,这里记着的每个梦,都是一个情节离奇的故事。写《蝶影飞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我较满意的几个梦加工完整,认真写出来。

走近张渺

第一次听到张渺这个名字是缘于她的奇幻武侠小说《蝶影飞花》。

在这本并不算厚的奇幻武侠小说里,给我的最大感觉是文笔优美、读来非常轻松,让久居都市的我感受到一种山野清泉般的醇美。放下这本《蝶影飞花》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采访这位正在上高一的女生。后来我从知情人口中获悉,张渺是一个对中国古典文学情有独钟的女孩,得小心点对付,于是我决定,一定要走近她。

在这本书的扉页上,张渺与别的作家有所不同的是并没有写内容提要或作品介绍,而是写了一首诗,也许这是张渺的独特之处,诗是这样写的:

虚幻的世界

奇幻的故事

梦幻般的人物

自由空间潇洒少年

融水火托伏云

驭战马展双翅

靓丽青春组合

英雄少年交响

秋千架下蝶影花香

演绎了这一幕

如梦如歌亦诗亦画

似真似假飘飘渺渺的

——蝶影飞花的传说

粗看这首诗,给我的感觉是,这本书不是武侠小说,而像是一本言情小说。但直到我通篇读完才发现我的直觉是一种错觉,张渺的这本武侠小说不仅深受金庸大师的感染,而且更是写出了当代青少年的独特心态——叛逆。

记者在呼市二中见到了这位在内蒙古文艺界颇有争议的女孩——张渺。记者曾想像张渺一定是位具有侠女气质的女孩,却不料迎面而来的却是一位不很出众、多少还有点紧张的张渺。

张渺自述成长经历与《蝶影飞花》创作

与别的“天才作家”所不同的是,张渺出生于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妈妈和爸爸均是国内有名大学中文系的“才子”,用一位文艺界人士的话讲,张渺的才华与父母的遗传基因有很大关系。

幼儿园、学前班、小学二年级,张渺一直生活在书的世界里。也许是因为父母亲均是中文系的毕业生,所以张渺很小便有机会接触诸如《格林童话》、四大名著以及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以至于记者和她谈话时还不时地听到张渺信口拈来辛弃疾、苏东坡、李白的一些名篇佳句。而这些名篇佳句张渺是在很小的时候便背会的,像古典名诗《长恨歌》、《琵琶行》、《将进酒》等,张渺在10多岁时即能倒背如流。

张渺初次给人的印象更多的是种内向,正如她的自我评价“七分内向、三分外向”。然而,当你与她谈了很多,话匣子打开时,你会发现张渺是一个内心世界异常丰富的女孩,而这一切用她的话说,源于金庸的武侠小说和倪匡的卫斯理小说。

张渺说,迄今为止金庸和倪匡的小说她基本上全部读了一遍。“尤其是金庸的武侠小说,在心情不高兴的时候常常能把我的心情引导得特别好。”金庸的《倚天屠龙记》是张渺最爱读的,到现在读了多少遍她也记不清了。

谈到创作《蝶影飞花》这部书时,张渺说,从小她就有写作爱好,许多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不能诉诸于笔端心里是很难受的。

张渺有一个书房名叫蓝梦居,这是一间张渺做梦和记梦的地方。每做一个有意思或者奇怪的梦,她就会把梦里的情形如实地记录下来。

对于新作《蝶影飞花》,张渺同样是根据自己的梦想到的。在这本书的后记中,张渺用简练的笔法记录下写这本武侠小说的初衷。

张渺这样写道,“爱做梦不是没理由的。自我出生以来,我从未做过噩梦。虽然有时候,我也会梦到些可怕的事物,例如恶狠狠的人、怪兽、甚至鬼什么的。然而,梦到恶人时,我通常是位国际刑警,最终将歹徒绳之以法;梦到怪兽时,那些怪物往往会被梦中有一身好功夫的我制服;至于梦到鬼的那次,情节是这样的:

‘一个神庙的宝物被盗,此宝可以控制鬼怪。盗宝者借此袭击王府,我路见不平,帮王爷抵挡,暗中追查盗宝人。这大约梦到的是宋朝某个时期。’”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张渺梦见鬼的这次时间是2001年12月2日。此书第二章《灵幻山庄》,就是根据这个梦写成的。《蝶影飞花》的其它几章,也是来源于张渺的梦。

张渺说,她有一个笔记本,是专门记梦的,这里记录着自己的每个梦,都是一个个情节离奇的故事。“写《蝶影飞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我较满意的几个梦进行加工,然后再写出来。”这个笔记本的名字叫《蓄梦集》。

母亲眼里的张渺

“尽管这部武侠小说客观地说还不能称为真正的武侠小说,尽管在张渺眼里金庸‘大侠’一直是她祟拜的武侠作家,但作为一个16岁的女生能在不耽误功课的情况下,写出这样的文字,依然是难能可贵的。”区内一位读过张渺武侠小说的文艺界人士如是说。

那么对于这本书,张渺的母亲是怎么看的呢?

张渺的母亲刘丽珍是我区一位在散文创作上颇有造诣的作家,现任区内一家媒体的总编辑。

刘丽珍说,张渺从小就是一个爱读书的孩子,在她上小学的时候,她就偷偷地把家里所有金庸的武侠小说全部看完,而我们却浑然未觉。原因是,张渺一看见他们回来,就把书藏到床底下,装作玩的样子。这事是后来他们才发现的。

对于张渺的这部小说,刘丽珍这样分析说,“面对张渺的小说,我的困惑是很多的。比如,这不是武侠,虽然其中有很多武打场面;不是卡通,因为比漫画卡通中的人物更具性格魅力,故事更具情节性;不是传统的灵异小说,因为这里的想象已超越了传统的灵异鬼怪等狭隘的范畴。”

“我与中学生们探讨这个问题,包括张渺在内。后来我接受了‘奇幻小说’这个概念。张渺这本书,给我最大的冲击是:传统的文艺理论在不断地被实践刷新。当代文学有着丰富多彩的实践,青年一代的思想不受束缚,文学创作没有羁绊,想象力十分丰富。也许,在一个转型时期的社会,正是需要这种活泼的充满幻想和冲击力的创作实践,为传统的文艺理论注入新的生机。”

将来会把文学当作一种爱好

写完这本奇幻武侠小说《蝶影飞花》,下一步张渺会做什么?在这部小说中张渺最大的体会又是什么?

接受记者采访的张渺说,“尽管已经出版了这本处女作,尽管自己的最大爱好也是写作,但将来我不会做专职作家,因为一个人一生不一定只干一件事。”张渺最大的理想是希望破译宇宙的一些奥秘,上大学也许会学习经济。

对于这次创作的体会,张渺说,第一,为了完成小说,查了不少资料,如“锦套索”、“茴香髻”等,都是查之有据的,因此扩大了知识面;其次,几万字写下来,写作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此外,为创作《蝶影飞花》付出了大量的体力和脑力,同时也体会到了创作过程的快乐。

张渺强调说,“更为主要的是,我从2001年9月初开始写第一章,一直到2002年8月29日完成了篇外篇,用了一整年的时光。在这一年里,我跨入了16岁的花季,体会着花季中的酸甜苦辣,演绎着花季里的喜怒哀乐。在这期间,我的认识和感触,或多或少地融入到书中的几个人物当中。《蝶影飞花》给了我一个宣泻情感的地方。”

临结束采访时,张渺对记者说,“如果有机会见到金庸大师,该多好啊!我的下一部小说一定要找他作序。”在此,记者希望张渺的写作之路越走越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写出更优秀的作品。

记者手记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那本《蝶影飞花》的诞生,张渺一时间成了不大不小的新闻人物。

16岁,正是人生的花季。作为女孩子,很多时候也许正在营造她们美丽的七彩梦,张渺却用手中的一支笔来书写她心中的梦。

然而,让我们不容忽视的事实则是张渺的这本小说是武侠小说。据张渺个人透露,她的性格中有一种叛逆,但当我问她具体的叛逆是什么,张渺则称,“无法形容、无法表述。”

可以肯定地说,张渺的这本武侠小说,在塑造人物、谋篇布局上仍显稚嫩。但作为一名16岁的少女尝试着用武侠小说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叛逆,说明当代青少年有许多思想,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那样肤浅、轻狂。他们也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对社会说,他们正在用行动证明一切。

也许,张渺的出现,留给我们更多的是对当前教育、社会的一些独特思考、感悟。也许还有很多……

附:张渺档案

出生:1986年1月25日

籍贯:内蒙古呼和浩特

血型:O型星座:水瓶座

喜好:喜欢一切不可思议的故事,喜欢读书、听音乐、看电影,爱听周杰伦和任贤齐的歌。

最喜欢的作家:中国的金庸和法国的大仲马。

最喜欢的电影:美国的《绿色奇迹》和法国的《狼族盟约》。

自我评价:七分内向、三分外向,还有一点儿黑色幽默。

编辑:张向林   来源:内蒙古晨报 1月16日 作者:李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