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般大旱过后会有大涝呢?

1 个回答

持续数月的长江中下游大旱,终于开始告一段落。随着东南季风逐渐深入内地,5月中期应当开始的梅雨季节,其雨带随着季风逐渐北进,西移,到六月初,大量聚聚的暖湿气流陆续到达江西北部、安徽南部,湖南中西部,湖北中南部。于是,由于干旱,由于副热带高压,地表蒸发过度的水汽,在空气对流作用下,开始在上述地区急剧集聚,与暖湿气流交汇。因而,以暴雨形式狂泻而下。旱情还未完全缓解的上述地区,这次迎来的不是大旱,而是大涝。湖南岳阳,临湘,爆发泥石流,湖北咸宁,相关城池淹没在水泊里,江西、安徽普降暴雨,接连两场狂风暴雨,使数百万人遭遇洪灾,数十人死亡,经济损失正在以天文数字增加。但老天爷还没有消停,因为到梅雨季节结束,还有差不多半月时间。而根据气象预报,第三期暴雨正在逼近长江中下游地区,如果不紧急动员,未雨绸缪,更大的地质和自然灾害,正在虎视眈眈地窥伺着一逞的时机。

虽然新闻媒体,又以三百年一遇的颇具说服力的概念解释着这场暴雨的强势危害似乎无法避免;虽然专家说,湖南等地爆发泥石流是一场自然灾害。但是,在水文资料并不健全的中国,所谓百年,千年一遇,是水文资料对比的结果,还是仅仅根据史料的只言片语的主观判断,或者仅仅就是宣传减责的需要?何况江南丘陵地带,荒山绿化已经六十年,倡导水土保持,封山育林也已十几年。为何至今,既不能应对大旱,也不能应对大涝,动辄自然灾害,只能以百年千年一遇搪塞?其实根据当地农民的表述,泥石流的爆发是大量采石、采砂的结果,如果我没有说错,还有土地开发,毁林建造别墅、旅游景观,以及刈除原始林莽,改植经济作物的结果。长江中下游,聚集着中国最广大的红土丘陵,海拔高度不超过400米,土质贫瘠,旱季坚硬如铁,雨季稀松成泥。因为多雨,气候温暖潮湿,这些丘陵曾经蓄满了植被,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将原来丘陵地表的红土层结合成一个草泥的混凝土网络,紧紧地覆盖着大大小小的红土山体,使他们成为一个整体,来抵御江南北多雨季节山洪和地表径流的冲刷。而今,因为采石、采砂、景观开发、建筑、以及毁林新植,原来的植被面积急剧减少,新的植被系统没有健全。红土丘陵地表的原始草泥混凝土千孔百疮,支离破碎,已不能保护山体。所以,一遇暴雨,山洪暴发,地表径流冲刷,滑坡、塌方、泥石流就成为常态。人类为自己的贪欲、自私、自负、无视自然的愚昧和狂妄终于需要付出代价。正如当年恩格斯所言,不要小瞧了大自然,亵渎了她,违背她自身的规律和容忍度。有一天狂怒的她会以千百倍的代价向人类报复,让人类尝受深重的痛苦。如今,我国的许多地区,接踵而至的水旱灾害,难道不是大自然向曾经大言不惭地叫嚣“人定胜天”的中国人的疯狂报复吗?

不要坐在办公室里听汇报,不要没有长期根本的规划,只是被动地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要走下去,不是坐宝马走马观花听汇报,而是到现场去,用脚板去丈量,用眼睛去观察,用头脑去思索,找出水旱灾害的人为原因(当然,自然的原因非人力可左右)。你会发现,农民所说的是实情。水土保护,中小型水利工程兴修、配套、养护,在现今中国农村,并没有形成完整的网络体制,也没有严格的监管和责任制度,更没有建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农民自管、自用、自养的常备不懈的体制(在现行农村体制,小土地承包,劳动力大量外流境遇下,这一体系的建设只能停留在计划阶段),所以,当着水旱灾害来临的时候,我们其实很脆弱,也很无奈。因为我们根本未做到有备无患,常备不懈,所以我们遇到的灾害就变成了百年一遇,千年一遇。说穿了,敷衍塞责之词,搪塞减责之语。因为众多的地方政府,正在蜕变为经营以地产为主干,以各种赋费为外快的敛财的公司,而不再仅仅是地域性行政、治安、人事、环境经济、教育等事务宏观调控和管理的代表机构。所以,对于水利、自然这等与GDP没有直接挂构,利水不大的事业少人问津,只能等待事发了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因而动辄就成了大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