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圈乱象——“他来自于共产主义中国,并不知道当地华人社区是何其复杂!”

内容提要:

一个曾经在山西种地的小伙子,因为被所谓的美国董事长诈骗而丢掉5万美元。走投无路之时他借钱飞去美国讨债,从而开始了从中国农民到美国私家侦探的转变。而这个转变背后,是无数美国华人受骗的惨痛经历……

Bjn9j

一个干洗店老板把她毕生的积蓄拱手送给了制作玫瑰花车的公司。一个已婚的焊接工因拒付6万美金给一个他迷恋的美丽女人而被她痛打。一个老妇为了购买建筑工地挖出的黄金支付了10万美元却一无所获。

在圣盖博谷孤立无援的华人世界,骗子们发现在不断涌入的华人新移民的弱势群体中施计轻而易举。

这些受害者不会讲英语。他们也不知道如何利用美国的法律来保护自己。所以他们中的很多不去报警,而是找到私家侦探Eddie Zhao来帮忙。

Eddie Zhao知道这些骗子,也深知他们的骗人伎俩。也是因为被骗,Eddie Zhao来到了美国。

Eddie Zhao的中文名是赵伟,最初是一个贫穷的中国农民。他的父母是平淡无奇的农民,种植玉米、小麦、红薯和香瓜、平淡无奇。赵伟18岁的时是一个开交通罚单的乡村警察。但是他说警察系统非常腐败,毫无机会向上爬。很快他东拼西凑做起了修车和销售二手车的生意。

有一天一个朋友把来自洛杉矶的美国亲戚介绍给了他。他将这位亲戚了不起的名片展示给了赵伟:董事长,美国大西洋国际公司(CEO, U.S.A. Atlantic International Corporation)。

赵伟从未见过美国人,更别提这么重要的人。所以当他的朋友告诉他这个亲戚需要帮助时,赵伟义无反顾地帮他。赵伟的朋友说,这位亲戚需要一点现金做生意,他会很快还清的。

赵伟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但是这远远不够这个美国人提出的数目。所以他向一个在国有糖果和面条厂做会计的哥们儿求助。这个会计朋友也非常热衷帮助这个重要的美国人,他说如果这个美国人可以迅速还清,他可以动用公款来帮助他。

他们一共凑齐了5万美元,对于赵伟所在的穷乡僻壤,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但他们还是决定将其借给这位尊贵的美国朋友以略表友情。

“那时,我只是一个23岁的乡下黄毛小子,对外界一无所知,”现年37岁的赵伟回忆道。“我只知道友谊是最重要的东西,而且我不能怀疑自己的朋友。”

这个美国人拿到钱之后就消失了。

这个最初向赵伟求助的朋友试图自杀。另外一个在国有企业工作的朋友差点因为挪用公款罪在监狱中度过余生。

而赵伟却有生以来第一次乘坐做飞机一路追债到洛杉矶。他想把钱追回来。他去美国的机票都是借钱买的。

赵伟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个骗子商人的名片。这个人的职位和公司名是中文的,这也是赵伟唯一可以看懂的;地址则是他看不懂的英文。

在洛杉矶,他把地址指给了出租车司机——然后这个出租车司机载他驶向了这个未知世界。

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大名鼎鼎的U.S.A. Atlantic International Corp却是蒙特瑞公园市大西洋大道上的只有三个房间的连排屋。这个所谓的CEO在赵伟按了门铃后打开了门。他并非赵伟想象的那样,而是一个停车场管理员,靠转租空余房间增加收入的一个上了年纪的台美赌徒。

“这个人看到我时非常惊讶,他无法相信一个像我这样的中国的乡下佬大老远从中国一路追债到这里,站在他的面前”,赵伟说道。“我告诉他‘不给钱,我不会离开,我以后就和你一起生,一起死。’”

接下来四个月中,他们就生活在一起——赵伟晚上就睡在这个人旁边的小破床上。这个老男人说他没有钱还,但是承诺会弄到钱还给赵伟。但是两个人因怎么还和多久还钱而经常争吵。

当这个人终于要把钱还给赵伟时,赵伟却没有银行账号。一位新朋友表示愿意帮忙。他说赵伟可以用他的银行账号,那个人可以讲钱直接汇到他的账号中。

“他是我在美国唯一的朋友,”赵伟拿着自己挎着胳膊与一个衣冠齐整的中国男人的照片时说道。“我不懂英语,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开设银行账号,这时他向我施以援手,我就相信了他。”

哎,赵伟受骗的故事又一次重演,这个“朋友”卷钱后就人间蒸发了。

现年80岁的George Chen在赵伟初来乍到,追债到美国时乃是一个连排屋的租客。

“他来自于共产主义中国,并不知道当地华人社区是何其复杂!”Chen说道。“在这里,大家互相欺骗。他只是一个新的牺牲品罢了。”

再次受骗失去钱财后,赵伟露宿街头,他再也没有理由待在这个已经还债给他的老赌徒的屋檐下了。

所以他在没有最终找到工作之前晚上都是睡在一个停车场黑暗角落破旧的尼桑车中。他后来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个仓库中卸载从中国进口的床垫,他瘦弱的身躯就在这些货物下颤抖着。

那时他的时薪是6美元,他知道如果这样下去,他是永远都无法赚足还够他中国朋友的债。然后一年后,他在蒙特贝洛找到了一份时薪8美元的保安工作。

这时他终于撞到了好运。

培训安保人员的退休警察马丁·德尔加迪略(Martin Delgadillo)极为欣赏赵伟,他让赵伟在华人社区招募安保人员并开设中文培训课程。

有一天一个华人妇女打电话求助,希望德尔加迪略的学校能帮助她跟踪出轨的丈夫。德尔加迪略平日里不做这样的工作,但是他突然想到赵伟,就把任务派给了他,配给他监视设备并传授给他一些技巧。几个小时过后,赵伟就收集到了这个男人和情人在克莱姆•江珀连锁餐馆和一家汽车旅馆的证据。

赵伟被这个职业迷住了。

但是当赵伟询问如何成为一名私家侦探时,周围人告诉他还是别痴心妄想了。因为他毕竟缺乏执法的经验,而且英语能力极为有限。

赵伟依然像从前那样倔强,他仔细翻阅了中文的黄页,打电话给一些美国的华人侦探事务所并希望免费做工以换学习的机会。

“没有人愿意雇我,”他说。“他们不希望有其他人来抢生意。”

最终一个韩国的侦探向他施以援助之手。赵伟在这个人的侦探事务所工作了三年,期间他不停看美国电视来学习英语,业余时间又挤时间学习、考取侦探执照。他还煞费苦心翻译了字典中的学习指南。

艰辛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2002年赵伟成功考取了私人侦探的执照,偿还了欠朋友的债。他还成立了服务于圣盖博谷华人客户的的私家侦探事务所,成了为数不多的持照私家侦探事务所中的一员。

赵伟的生意如日中天。骗子在那里“遍地开花”,很多人是本地人,还有一些还大老远跨越太平洋从中国来行骗。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容易得手,还因为他们非常自信受害者不会有几个会将遭遇告知当局。

“我想报警,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指控。”来自罗斯米德因欺诈性股票被干洗店客户骗走1.4万美元的单亲妈妈Lucy Chang说道。她以为自己在投资一个生产玫瑰花车公司,而这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我被他的想法打动了,他和我分享了一些参与玫瑰花车项目,关于我们这些新移民很难企及的、流行与美国主流社会的一些东西,一些让我们深感骄傲的事情。”Chang说道。

赵伟不能找回Chang丢失的钱财,也没法让骗子去坐牢。但是他收集了足够的证据给警察破案。他还发现了很久以前受过骗的其他受害者。他使这些骗局在很多华人媒体上曝光,这也许会使其他人免于受害。

“这个人行骗长达20几年!”Chang提到这个骗子时说道,“几乎所有栽在他手中的人都是华人,大部分是年纪比较大或者单身女子。他们可以得逞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我们的心理。我们总是说‘算了吧,有失必有得’”。

赵伟目前已经有了妻子和孩子,并在阿卡迪亚有了一个漂亮的房子。他的公司——全美侦探调查——在哈仙达岗也有了分支。这些日子,他很少做侦探工作。他目前有一支十几人的正规侦探队伍。赵伟还善于得到媒体的关注——结果是偶尔会有客户抱怨他的价格太高了。

“我们是新移民,没有人为我们出头,我们必须花钱请人来代表我们解决问题。所以我们只能听他们的”,圣盖博谷焊接工霍宝红(音译)说。他说曾有一个女人向自己求爱,这个女人后因他不愿交出6万美元而用铁壶击打他的头部,所以支付给赵伟5000美元调查这个女人的背景。

“我觉得他的要价太高”,霍宝红提到赵伟时说道,“我们都害怕律师和侦探。他们无论要价多少我们都要照付......我们还担心如果问太多问题,他们会拒绝帮助我们。”

但是大多数的华人客户都认为赵伟的侦探服务非常出色,是有价值的。

洛杉矶的律师胜费德·柏利斯(Sanford Perliss)说他非常高兴6年前花了很大功夫寻找华人侦探时找到了赵伟。

“他精力充沛,而且会讲普通话,这在华人社区非常重要”,柏利斯说。

想找回钱财的人数不胜数。有人为自己从未看到,本应从台湾运到美国的保时捷汽车付了3万美元。很多女人被不可靠的婚姻介绍所坑害,被介绍给了同一个男人。很多男人通过相亲认识了一些女人,他们回来后发现家里也是空空如也。

全世界一个诈骗肆意横行的地方就是泛太平洋地区。这些来自中国的骗子主动打电话给圣盖博谷的商人,并邀请他们去中国合伙开公司。圣盖博谷当地赌场的经理人曾经接到这样的电话,他请了赵伟调查了这个中国商人的背景,结果发现这个人之前坑害了很多圣盖博谷当地的生意人。有一个人真的飞到了中国,骗子把他灌醉并威胁要杀了他。他给了骗子2万美元,但是这些骗子贪得无厌,还想索要更多。

当这个罗斯密市的女人上当受骗时,这个卖金块的在中国已经无处行骗了。她支付了10万美元现金让骗子把金块寄到家里。

“到了第二天她才开始怀疑整件事”,赵伟说。所以她请赵伟追回追求这些钱。“但是这个骗子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了。”

几年前的一天,赵伟跑到最开始骗他钱财,使他被迫追债到美国的骗子那里。那个人竟然厚颜无耻地说,没有他,就没有赵伟的今天。他说:“如果当初我不骗你,你怎么会来到美国!”

这段记忆让赵伟极为恼火。

“我恨这些行骗大师”,赵伟说,“我并不感谢他们。但是对这个国家我心存感激。我一无所有,但是美国给了我公平的机会来成就人生。”

1 个回答

标题党啊。

发自略晓iPh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