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主义患者,极度自卑和敏感让我在恋爱中很痛苦!我该怎么去看待?

我有完美主义及其并发症,这困扰了我很多年很多年。在别的事情上,表现尤为明显的就是拖延症,但是这只是涉及到自己的问题。在我的恋爱上,表现出来的强烈自卑和自闭以及极度敏感,涉及到的确是两个人。问题越来越严重,眼看我的感情岌岌可危,我手心出汗的打出这些文字。
我受不了任何冷落和忽视。我总觉得,我就是你的全部,生活在自我幻想的世界中,我觉得我可以给你你要的所有。如果和别人一起出去玩,只要她不在我身边,我就感觉不自在。她去跟朋友讲话,更别人走一起,我就觉得自己特别受到冷落,像个傻逼一样被晾在旁边,我恨不得她一直一直走在我旁边。我会变得无所适从,心里越来越难受。我觉得她就应该照顾到我,把我拉到她身边去,我才是照顾你陪伴你的人。我只有跟她独处的时候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跟很多人一起的时候,我都觉得我们俩的感情很脆弱,好像随便谁都能破坏。
她说我太消极了。是啊,我怎么变的这么消极了,什么事情的第一反应都是消极的。特别伤心。特别自卑。
我没有安全感。我发觉我强烈的自卑。如果出去玩的时候男生比较多,我会拿自己跟别人比,我总觉得我这不如人家那不如人家,我会发觉自己想象的自己,撞见现实,是多么的脆弱。我觉得自己好自卑,我觉得任何人都比我好,总觉得她很容易会离开我,特别没有安全感。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想象,在我眼中,我如何膨胀,都是我完美主义的假想,在她一个正常人眼中,我自始至终就是那么一个人。所以我见到别人,我对自己的幻想破灭,不代表在她眼中也会破灭,她看我是没变的,是我看自己变了。我怕有一天她遇到别人,会觉得我多余,会觉得我不好,继而离开我。
我受不了她跟男生来往。她说跟我在一起,她失去了自由。我害怕她不对我讲实话,我害怕任何形式的欺骗,总是强调你不要骗我,她说她没有了自由。她这样说我更伤心难过。她的手机只要一响,我就神经过敏。虽然我不会去查她手机,但是我心里极度难受。我会因为一点小事跟她冷暴力很久,我翻脸很快,我控制不了。虽然她是个很单纯的人,活的很单纯,可是我就是怕她骗我。她说她没什么异性朋友,她都是跟同学聊聊天,我也相信,但是我有时候还是控制不了想法,总觉得她是不是有事情瞒我,总觉得她跟男生聊天,而且她只要是和男生聊天,我心里就特别难受,怎样也说服不了自己。如果我见他QQ聊天,我总觉得她行为上会挡着我,不让我看。这都是我自己的心病吧。她说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不信任她,我说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欺骗我。
我们好了两年,吵架冷战得有一年吧。这种日子真的没办法过下去。感情岌岌可危,脆弱的不堪一击。也许也许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在想。我现在心里对于感情的很多负面念头,都觉得要放一放了。因为我知道导致我这样子不是因为她不好不是因为她欺骗我背叛我,而是因为我的完美主义导致了我性格上的缺陷,并发症连累了她。我知道我对不起她,可是说得简单,做起来很难,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总是强迫思维。非常痛苦。
我需要的是自救。没有人能帮我。
我已无暇管那么多了,什么事情都得等我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再谈。
我很痛苦,而且总是放大痛苦,好像一切做起来都那么的困难。
what can i do

11 个回答

看你说了这么多,我觉得很揪心,人,特别是深陷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牢固的信念里面的人,有太多的无奈和痛苦。我很欣赏你能够看到自己有哪些问题,可能这些问题还不够全面,但是在这方面你是勇敢的,没有对自己的问题视而不见,也没有把问题的并发责任推给别人。所以,对你来说,改变可能存在很大的痛苦,但是改变确实是你的重生。

你谈到了安全感的问题,对人事完美追求的问题,还有自尊心的问题,这些问题往往彼此相连,相互交织在一起。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往往是在童年时候,父母的言语和行为暗示不断传递一个信念:要完美!这要做好,那也要做好,不准有错误!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是一种高的期待,是一种很难达到的标准。作为孩子,不断的想获得父母的认可,不断的希望让父母高兴,因为这是一个孩子安全感的来源,是这个孩子良好自尊的保障。

但是事与愿违,孩子没有,或者说也不可能达到父母这种苛刻的要求。孩子一再的受挫,一再无助,他得想办法处理这种痛苦、受忽视的处境,于是孩子决定发展一个自己的人生参考框架,以后不管是想法、情感还是行为都照着这个参考框架来,这样就安全了,这样就不至于被忽视,伤自尊。

在父母的严格要求、忽视、打击等行为下,孩子决定下一个结论:人都是靠不住,别人都是有敌意的,别人都比我好……,于是孩子发展了一种信念: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不要靠近别人(要讨好别人)。于是在这种信念的支配下,成人后的这个孩子发现自己总是容易陷入一种重复式的痛苦处境,因为这种信念的作用微弱,更多的时候阻止了孩子的快乐。

我们总是受到早年重要的人(特别是父母)的影响,同时,这些影响我们的重要他人也和我们一样,是受上一代人的影响,我们的无奈和痛苦,他们也有过,我们并不能把自己痛苦和生活的责任因此而推给他们,因为如果要改变,只要我们自己能够决定改变,这需要承担起这些责任。

另外,有条件的话,约一个靠谱的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