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以前看过一本类似于世界未解之谜的书,上面写泰坦尼克的沉默和一具埃及木乃伊有关,这个传言有根据吗?

1 个回答

这种说法早已被辟谣。 《一具神秘的木乃伊》讲述了一个神秘的故事,古埃及有个叫亚曼拉的公主的木乃伊于1890年末在埃及被四位英国年轻人买下,结果这几位买主都遭到了不幸。它被运到英国后,收藏者的家人出车祸,自己的房子还着了火。收藏者只好把它捐给了大英博物馆,灾祸又传播到了博物馆里,和它有关的好多人都倒了霉或死掉了。大英博物馆于是不得不将它转手送人,此人请了“当时欧洲最有名的巫婆拉瓦茨基夫人”为这具木乃伊驱邪,结果巫婆也束手无策。反正据说这么前前后后10年里有20人因此遭了噩运甚至送了命。 故事到文章的最后达到了高潮,1912年4月这具木乃伊被送上了一艘巨轮运往纽约,而这艘巨轮在中途和一千五百名乘客一起沉入了大西洋底。当然,大家都猜着了,这船就是“泰坦尼克号”,而文章严肃地暗示道,是否亚曼拉公主的木乃伊就是这场灾祸的原因。 在网上以“Princess of Amen-Ra”为主题查一查,就可以发现这篇文章的英文版,也流传得相当广,中文版基本上就是它的翻译。和所有类似的耸人听闻的神秘故事一样,这篇文章在描述各人倒霉的情节上绘声绘色,什么“遭到枪击,受了重伤,最后不得不将手臂切除”,什么“沦落在街头贩卖火柴”,什么“在楼梯间棺木失手掉落,压伤了其中1个工人的脚”,如此等等,真称得上“各有各的不幸”,看样子这具木乃伊咒人的手段五花八门,各有巧妙不同。但是令人奇怪的是,有这么多倒霉的家伙,而作者似乎也很了解情况,文章里居没有一个当事人的名字!我们看到的只是“4位英国年轻人”、“一位钟爱古埃及文化的富商”、“一名无辜的路人”、“两名运货工人”、“1名守卫”、“将木乃伊送入地下室的博物馆主管”、“一位报社的摄影记者”、“一位收藏家”、“一位不信邪的美国考古学家”这种捕风捉影式的人物。 要说文章里没有一个名字也不对,毕竟有个“当时欧洲最有名的巫婆拉瓦茨基夫人”。对照英文版,中文译者把巫婆的名字少看了一个B,她的全名应该是“海伦娜·博拉瓦茨基夫人”(Madame Helena Blavatsky)。这位博拉瓦茨基夫人历史上确有其人,互联网上还有一个关于她的网页,http://www.blavatskyarchives.com/。她于1891年5月8日在伦敦死于流感。 “当时欧洲最有名的巫婆(博)拉瓦茨基夫人” 于是这唯一一个有迹可循的人物反而使故事露了馅,她没有什么可能能为故事里的木乃伊驱邪——如果木乃伊的确是在1890年末才被那四个年轻人买下,那个收藏者的亲属出车祸,他的房子着了火,还要在大英博物馆里发生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博拉瓦茨基夫人大概活不到替木乃伊驱邪的时候。况且在故事里的驱邪行动“不久之后”,木乃伊就被运上了泰坦尼克号,可是泰坦尼克号这次唯一的远航,是在1912年4月,那时博拉瓦茨基夫人已经去世十年之久,要是再从坟里爬出来,恐怕轮不到她来驱邪,自己就会被人当做邪来驱。退一万步来说,如果文章中博拉瓦茨基夫人试图驱邪之前的那些发生在木乃伊周围的事情,都是在她去世的1891年5月8日之前发生的,那么好像那以后的十年里,在它被运上了泰坦尼克号之前,木乃伊都安安静静地呆着,没有什么人因它倒霉,这实在很不符合故事中它的“性格”。 事实如何呢?先让我们来看看这位“亚曼拉公主”。英文中她的称呼是The Princess of Amen-Ra。要注意的是,亚曼拉(即Amen-Ra),一般被翻译成阿蒙-拉,“阿蒙”是埃及神话里的隐形之神,初时只是第比斯 (Thebes) 的地方小神,在埃及新王国时期和太阳神“拉”结合而被提升为众神之王、法老之父、世界的创造者,多以头戴高帽的男性形象出现。一个神会拥有祭司之类的侍奉者,却不会有什么“公主”,所谓的“亚曼拉公主”,大概是“阿蒙-拉女祭司”(The Priestess of Amen-Ra)的误读。 阿蒙-拉 在大英博物馆里的确有一件和“阿蒙-拉女祭司”有关系的东西,但它决非一具木乃伊,而是一块长162厘米的彩绘内棺盖。根据它的形状和风格,大英博物馆确定此物为古埃及二十一王朝晚期到二十二王朝早期(约为公元前950年到公元前900年)时的物品,比英文故事中所谓的公元前1500年晚了五百多年,和中文版中的“3000多年前”倒是勉强符合。 棺盖上的画像表明它的主人是一位妇女,上面的文字是简短的宗教祷词,却没有她的名字或关于她身份的记述。棺盖的质量相当高,死者在社会中应该有较高的地位,也许她生前在阿蒙-拉神庙中祭祀典礼上演奏乐曲,所以在大英博物馆早期的记录中把她描述成“在祭祀阿蒙-拉的典礼上服务”,根本没说她是不是女祭司。但是所有这些关于她身份的猜测都没有确实的证据。至于棺盖下的木乃伊,大概是留在埃及了,反正大英博物馆从来也没有收藏过这具木乃伊。 这件事情里其实既没有什么“公主”,也没有什么“木乃伊”,只有这个“亚曼拉”还算没有太离谱。所以本文题目里的“公主”和“木乃伊”都不得不被打上引号。 这块内棺盖由原藏者Arthur F. Wheeler先生于1889年7月提供给大英博物馆展出(比四位传说中的英国年轻人到埃及还早),因为提供者也不知道它的来历,所以对故事中传说的种种灾祸自然一无所知。至于泰坦尼克号,1985年“泰坦尼克历史协会”主席Charles Haas查阅了当年泰坦尼克号上的载货单和货舱图示,上面没有任何关于木乃伊,放木乃伊的棺材,或者棺材盖,或者任何看起来会和这些东西搞混的物品的记载。 既然故事中的事情似乎都是子虚乌有,那么这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是怎么产生的呢?最一开始事情和两个英国人William Stead和Douglas Murray有关。Stead是个出名的自由派记者,曾经因为在报纸上写文章讲述他如何用五镑钱买了个十三岁的小女孩,以此证明购买雏妓是如何容易而臭名昭著。他相信神秘主义和招魂术,常去请教算命大师,寻找意念特异功能,还办了份这方面的刊物。至于Murray,人们对他所知不多,据说这是个“埃及学家”,而且就是把那具不知在哪里的“亚曼拉公主的木乃伊”运到英国的那个人,天知道他是否真有这些本事。 William Stead 他们两人编了个细节生动的故事,讲述一具木乃伊被运到英国,放在他们的一个熟人家里。据他们说第二天早上屋里能碎的东西都碎了。木乃伊被从一个房间搬到另一个房间,每次都发生同样的事情。无论木乃伊到什么地方,它的主人都遭遇到不幸。不久以后两人参观了大英博物馆,看见了那个棺盖,于是又编了另外一个故事。说什么在棺盖上的那个脸表现出痛苦和恐惧,棺材里的那具木乃伊属于一个苦痛的灵魂,如今它已经携着噩运降临在此尘世云云。 他们把故事讲给了找寻刺激新闻的记者听,然后两个故事混在一起被添油加醋,还传得很广。Murray于1911年去世。1912年4月12日,不是那具子虚乌有的木乃伊,而是William Stead本人登上了泰坦尼克号,他去美国参加一个由塔夫特总统召集的和平论坛。在船上Stead又本性不改给乘客们讲他的木乃伊故事。4月15日他和泰坦尼克号一起沉没。几天后一位海难幸存者在接受纽约世界报(New York World)的采访时讲述了Stead和Murray的木乃伊故事,结果所有这些事情就被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最后变成木乃伊和泰坦尼克号一起沉没了。 故事传得越来越神,版本也多起来,在大英博物馆关于所谓的“不祥的木乃伊”的网页里所叙述的故事就在许多细节上和我们看到的这个略有不同。在有些版本里,据说木乃伊没沉到海里去,而是和幸存者一起被卡帕提亚号(Carpathia)救起,悄悄地到了纽约。在那里它又搞了一阵子鬼,后来它的主人把它带到加拿大,从那里将它寄回英国。它上了从魁北克城开往利物浦的爱尔兰皇后号(Empress of Ireland)。 1914年5月29日爱尔兰皇后号被一艘挪威运煤轮撞沉,840名乘客丧生。1980年一次对泰坦尼克号沉船的失败的考查后,参加考查的人员还绘声绘色地描述那木乃伊就在沉船上,要把灾难降给所有打扰它安宁的人。不过在拍摄电影《泰坦尼克号》时人们又一次跑沉船那里去了,也没听见有什么灾难,到是电影得了奥斯卡奖。而且要是它最终弄沉的是爱尔兰皇后号,也不知它是怎么乾坤大挪移又跑回泰坦尼克号上去了。如果在以后我听见关于这具木乃伊的新“冒险”,比如说911纽约世贸中心恐怖事件发生时它在某架撞楼的飞机里这样的传言,我也不会感到太奇怪,这个世界上永远不缺象Stead和Murray那样的神秘主义狂热信徒。 事实上,那块彩绘棺盖除了在1990年在澳大利亚临时展出过以外,从来也没有离开过大英博物馆,更别说登上泰坦尼克号了。除了在一次大战和二次大战期间为了安全的原因而被收藏起来,它一直都在和游客见面。如果你对古埃及文化有兴趣,并有机会去伦敦访问,不要忘了参观大英博物馆,那里有商博良借之破译古埃及象形文字(其实那是一种拼音文字)的罗塞塔碑,然后你可以顺便去看看这块棺盖,
给你网上搜的..不知道你有没有耐心看完..说的挺详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