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金庸小说里的毒药大全(包括出处、描述、原型、用法等)比如:豹胎易筋丸、断肠草什么的

希望略晓有金庸迷、武侠迷,帮我一个忙,替我总结一下。

如果作品太多不好穷尽的话,希望尽量多地帮我找吧。要求是写出这种毒药出自哪部作品,哪一个章节和场景,用法是什么,解药是什么,现实中的原型是什么。

不过别从网上随便抄一抄。我要求写出出处的

多谢各位!

6 个回答

首先声明,这个答案是在古代的,我觉得很有意思,楼主本人贴了链接出来了,我就当一次搬运工,让大家一起看看。

一、毒药:

1、中成药:

碧蚕毒蛊 《飞狐外传》
桃花瘴毒 《飞狐外传》
腐肉膏 《飞狐外传》
断肠散 《天龙八部》
三笑逍遥散 《天龙八部》
断筋腐骨丸 《天龙八部》
百涎丸 《鹿鼎记》
豹胎易筋丸 《鹿鼎记》
升天丸 《鹿鼎记》
化血腐骨粉 《鹿鼎记》
百花蝮蛇膏+雄黄药酒 《鹿鼎记》
化尸粉 《鹿鼎记》
三尸脑神丹 《笑傲江湖》
烈火丹 《侠客行》
九九丸 《侠客行》
金蚕蛊毒 《倚天屠龙记》
五毒失心散 《倚天屠龙记》
腐蚀药水 《倚天屠龙记》
七虫七花膏 《倚天屠龙记》
鸠砒丸 《倚天屠龙记》
腐骨穿心膏 《鸳鸯刀》

2、各种毒花毒草:

彩虹菌 《飞狐外传》
番木鳖 《飞狐外传》
白薯芽 《飞狐外传》
无名蓝花 《飞狐外传》
血矮栗 《飞狐外传》
七心海棠 《飞狐外传》
断肠草 《飞狐外传》《神雕侠侣》
金波旬花 《连城诀》
巴豆 《书剑恩仇录》
情花 《神雕侠侣》
断肠蚀骨腐心草 《侠客行》
灵脂兰 《倚天屠龙记》
七步草 《倚天屠龙记》
锁喉菌 《倚天屠龙记》
醉仙灵芙+奇鲮香木 《倚天屠龙记》
青陀罗花 《倚天屠龙记》

3、各种生猛毒物:

鬼蝙蝠 《飞狐外传》
花斑毒蝎 《连城诀》
闪电貂 《天龙八部》
莽牯朱蛤 《天龙八部》
冰蚕 《天龙八部》
彩蝎 《天龙八部》
蝎子 《天龙八部》《碧血剑》
蜘蛛 《天龙八部》《碧血剑》
杖头双蛇 《射雕英雄传》
毒蛇 《鹿鼎记》
玉蜂 《神雕侠侣》
蜈蚣 《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碧血剑》
漆里星 《倚天屠龙记》
金冠血蛇 《倚天屠龙记》
银冠血蛇 《倚天屠龙记》
心一跳 《倚天屠龙记》
花蜘蛛 《倚天屠龙记》
蝮蛇 《倚天屠龙记》
青蛇 《碧血剑》
蟾蜍 《碧血剑》

4、各种动物毒材:

碧蚕卵 《飞狐外传》
鹤顶红 《飞狐外传》
孔雀胆 《飞狐外传》
墨蛛汁 《飞狐外传》
蝮蛇涎 《飞狐外传》

二、各种麻药、迷药、蒙汗药、致痛剂等(均为中成药):

赤蝎粉 《飞狐外传》
迷药 《飞狐外传》
醍醐香 《飞狐外传》
三蜈五蟆烟 《飞狐外传》
悲酥清风 《天龙八部》
十香迷魂散 《天龙八部》
麻药 《天龙八部》
薰香 《天龙八部》
圣水 《天龙八部》
黄药饼+酒 《射雕英雄传》
七虫软筋散 《鹿鼎记》
千里销魂香 《鹿鼎记》
蒙汗药 《鹿鼎记》《侠客行》《倚天屠龙记》
闷香 《鹿鼎记》《侠客行》
五更鸡鸣还魂香 《笑傲江湖》
百花消魂散 《笑傲江湖》
哑药 《笑傲江湖》《倚天屠龙记》
蟾蜍毒砂 《神雕侠侣》

回复 1楼2006-11-17 22:33举报 |

金银花娃娃
毒盐 《倚天屠龙记》
醉仙蜜 《碧血剑》

三、解毒药(以毒攻毒的不计在内):

1、中成药:

生生造化丹 《飞狐外传》
通犀地龙丸 《射雕英雄传》
五宝花蜜酒 《笑傲江湖》
绝情丹 《神雕侠侣》
牛黄血竭丹 《倚天屠龙记》
天心解毒丹 《倚天屠龙记》
玉龙苏合散 《倚天屠龙记》
玉洞黑石丹 《倚天屠龙记》

2、动植物药材:

通天草 《天龙八部》
普斯曲蛇胆 《射雕英雄传》
大蝮蛇宝血 《射雕英雄传》
寒潭白鱼 《神雕侠侣》
佛座小红莲 《倚天屠龙记》
醉仙灵芙根 《倚天屠龙记》
朱睛冰蟾+酒 《碧血剑》

四、各种养生补气治病强身的保健药:

1、中成药:

人参养荣丸 《飞狐外传》
六阳正气丹 《天龙八部》
九花玉露丸 《射雕英雄传》
无常丹 《射雕英雄传》
天王保命丹 《鹿鼎记》
雪参玉蟾丸 《鹿鼎记》
大补雪参丸 《鹿鼎记》
续命八丸 《笑傲江湖》
白云熊胆丸 《笑傲江湖》
镇心理气丸 《笑傲江湖》
雪参丸 《书剑恩仇录》
磁蛋 《神雕侠侣》
九转灵宝丸 《神雕侠侣》
玄冰碧火酒 《侠客行》
少阳丹 《倚天屠龙记》
白虎夺命丹 《倚天屠龙记》
天王护心丹 《倚天屠龙记》
贝桑丸 《倚天屠龙记》
牛黄犀角散 《倚天屠龙记》
茯苓首乌丸 《碧血剑》

2、动植物类药材:

人参 《天龙八部》
熊胆 《天龙八部》
虎骨 《天龙八部》
虎筋 《天龙八部》
千年雪参 《神雕侠侣》
九尾灵狐血 《神雕侠侣》
蛇胆 《神雕侠侣》《侠客行》
人血 《倚天屠龙记》
火蟾 《倚天屠龙记》

五、各种跌打损伤药:

止血生肌丸 《飞狐外传》
寒玉冰蟾膏 《天龙八部》
九转熊蛇丸 《天龙八部》
田七鲨胆散 《射雕英雄传》
金创药 《鹿鼎记》
天香断续胶 《笑傲江湖》
黑玉断续膏 《倚天屠龙记》
三黄宝腊丸 《倚天屠龙记》
回阳五龙膏 《倚天屠龙记》
玉真散 《倚天屠龙记》
玉灵散 《倚天屠龙记》

六、春药:

阴阳和合散 《天龙八部》
迷春酒 《鹿鼎记》

七、其它类:

打胎药 《鹿鼎记》

十香软筋散

西域番僧献给元朝汝阳王之女赵敏的毒药。此药无色无味,药性一发作便全身筋骨酸软,数日后虽行动如常,内力已半点发挥不出。赵敏设计用此药困倒武林六大门派高手,一齐掳到大都万安寺内。幸得张无忌等人盗得解药相救。(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七星海棠

花名。其叶与寻常海棠无异,花瓣紧贴枝干而生,花枝如铁,花瓣上有七个小小的黄点。其花的根茎花叶均剧毒无比,但不加炼制,便不会伤人。制成毒物后无色无臭,无影无踪,令人防不胜防,死者脸上还带着怡然的微笑。堪称天下毒物之王。毒手药王的师父从海外携归其种,但极难培植。药王的女弟子程灵素找到用酒浇灌的法门,终获成功。她将之溶于蜡烛之中,当蜡烛燃烧时毒气放出,毒死了同门中欺师灭祖的逆徒。(见金庸《飞狐外传》)

九花玉露丸

黄药师独门灵丹妙药。此药用珍异药材,以清晨九种花瓣上的露水调制而成,外呈朱红色,清香袭人,服后补神健体,延年益寿。(见金庸《射雕英雄传》)

三尸脑神丹

日月神教教主东方不败的一种阴损毒药。药中有一种尸虫,服食后一无异状,但到了每年端午节午时,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便会脱伏而出。一经入脑,服此药者行动便如鬼似妖,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东方不败强令属下服用此药,每年以解药相要挟,以使他们死心塌地听从驱使。(见金庸《笑傲江湖》)

三虫三草剧毒

用蝮蛇、蜘蛛等三种毒虫和断肠草等三种毒草熔粉而成的毒药。中毒后毒性分批攻入五脏六腑,直至身亡。解法是服牛黄血竭丹和玉龙苏合散,再用针灸剌入涌泉、鸠尾等穴散毒。蝶谷医仙胡青牛与爱妻毒仙王难姑斗法,服下此毒,幸得张无忌救治而愈。(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心一跳

西域毒虫。因虫身剧毒,一与热血相触,中毒者的心脏只跳得一跳,便即停止。故有此名。在少林寺英雄大会上,成昆(即圆真)的党羽空如用暗器淬此毒暗害了丐帮的传功长老。(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白云熊胆丸

恒山派治伤灵药。内服后往往要昏晕半日,效验显著。(见金庸《笑傲江湖》)

金蚕蛊毒

天下毒物之最。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虫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此毒传自苗疆,仍以金蚕制粉成毒。华山派掌门鲜于通在少林寺英雄大会上将此毒藏入摺扇,暗害张无忌不成,反被张将毒气喷回,害了自己。(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豹胎易筋丸

神龙教主洪天通秘制毒药,约束教众的有效工具。据神龙岛医生陆高轩猜测,此药多半是以豹胎、鹿胎、紫河车、海狗肾等大补大发的珍奇药材制炼而成,药性显然是将人身特点反其道而行之。胖头陀和瘦头陀因没有定期得到解药,导致体形奇变,胖头陀变得奇高奇瘦,瘦头陀则变得奇矮奇胖。(见金庸《鹿鼎记》)

通天草

产于大理国无量山之中的一种药草,有清热解毒止痛之效。在灵鹫宫主人童姥所施毒药“生死符”发作时,服用此草可稍稍减轻一些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苦楚。为采此草,神家帮与无量剑帮结下仇端。(见金庸《天龙八部》)

续命八丸

老头子为给女儿治病,化了十二年时光采集千年人参、伏苓、灵芝、鹿茸、首乌、灵脂、熊胆、三七、麝香种种珍贵之极的药物,九蒸九晒,制成八颗起死回生的药丸。却让祖千秋偷来混在酒中人令孤冲喝了,以至于老头子一怒之下要剖令狐冲之腹取回灵药。(见金庸《笑傲江湖》)

黑玉断续膏

西域少林逃徒苦工头陀所创金刚门的独门秘药。该门以大力金刚指断人肢骨,无药可治,仅此药可救。其药为清凉芬芳的黑色膏状,续骨疗伤功效如神。张无忌从赵敏处几经挫磨方取得此药,为武当派俞岱岩和殷梨亭治疗金刚指造成的骨伤。(见金庸《倚天屠龙记》)

金庸笔下的毒药大全!

在《鸳鸯刀》中,袁冠南用的兵器是毛笔,在和卓天雄的打斗中,袁冠南不敌卓天雄,因此在毛笔中蘸了墨,假说是五毒派的“腐骨穿心膏”。

五毒圣姑是贵州安香堡出名的女魔头,武林中闻名丧胆,她所使的毒药之中,尤以“腐骨穿心膏”最为驰名,据说只要肌肤略沾半分,12个时辰烂肉见骨,24个时辰毒血攻心,天下无药可救。

《倚天屠龙记》中,赵敏是第一聪明的女主角,她为了使张无忌上当,有求于她,不惜以家仆的性命作为代价。张无忌怀疑黑玉断续膏有假,她就让阿三先行涂上,让张无忌放心。张无忌果然上当,黑玉断续膏中还掺有“七虫七花膏”。
七虫七花膏,以毒虫七种、毒花七种,捣烂煎熬而成,中毒者先感内脏麻痒,如七虫咬啮,然后眼前现斑斓彩色,奇丽变幻,如七花飞散。七虫七花膏所用七虫七花,依人而异,南北不同,大凡最具灵验神效者,共49种配法,变化异方63种。须施毒者自解。 《倚天屠龙记》中,赵敏聪明伶俐,知道寻常的药是瞒不过张无忌等使毒大行家的,因此将海底的“奇鲮香木”做成的假剑放在桌上,让张无忌等人上当。
  这种水仙模样的花叫做“醉仙灵芙”,虽然极是难得,本身却无毒性。这柄假倚天剑乃是用海底的“奇鲮香木”所制,本身也是无毒,可是这两股香气混在一起,便成剧毒之物了。
  醉仙灵芙根部有深紫色的长须,一条条须上生满了珍珠般的小球,碧绿如翡翠,是解此毒的解药。
  五毒教是个长于使毒的教派,创教教祖和教中重要人物,都是云贵川湘一带的苗人,因此中了五毒教之毒后,即使下毒者细加解释,往往还是令人难以相信,其诡异奇特,实非常理所能测度。
  在《碧血剑》中提到五毒教下毒有三十六大法。
  温方达怕有诡计,命青青取信拆开,见无异状,才接过信笺,只见共有三页,第一页上写道:“温老大:你三个兄弟因何而死,欲知详情,可看下页。”温方达骂道:“他奶奶的!”忙展第二页观看,几页信纸急切间却揭不开来。他伸手入嘴,沾了些唾液,翻开第二页来,见笺上写道:“你死期也已到了,如果不信,再看第三页。”温方达愈怒,随手又在嘴中一湿,揭开第三页,只见笺上画了一条大蜈蚣,一个骷髅头,再无字迹。气恼中把纸笺往地下一掷,忽觉右手食指与舌头上似乎微微麻木,定神一想,不觉冷汗直冒。
  原来三张纸笺上均浸了剧毒汁液,纸笺稍稍粘
  住,笺上写了激人愤怒的言辞,使人狂怒之际不加提防,以手指沾湿唾液,就此把剧毒带入口中。这是五毒教下毒的三十六大法之一。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救了何太冲五妾,反被何太冲的大夫人下了毒,张无忌无奈之下,又将一颗“贝桑丸”塞进五妾嘴中,假说是“鸠砒丸”,威迫何太冲送自己和杨不悔出去。
  张无忌心地善良,见到苏习之和詹春受伤,便上前救治。
  《毒经》上言道,这花汁原有腥臭之气,本身并无毒性,便喝上一碗,也丝毫无害,但一经和鲜血混合,却生剧毒,同时腥臭转为清香,说道:“这是喂了青陀罗花之毒。”
  詹春并不知丧门钉上喂的是何毒药,但师父的花圃中种有这种奇花,她却是知道的,奇道:“咦,你怎知道?”要知青陀罗花是极罕见的毒花,源出西域,中土向来所无。
魔教到底是魔教,控制属下的手法也与众不同,不是人治,而是药治。
  秦伟邦等久在魔教,早就知道这“三尸脑神丹”中里有尸虫,平时并不发作,但若到了每年端午节的午时不服克制尸虫的药物,原来的药性一过,尸虫脱伏而出。一经入脑,其人行动如妖如鬼,再也不可以常理测度,理性一失,连父母妻子也会咬来吃了。当世毒物,无逾于此。再者,不同药主所炼丹药,药性各不相同,东方教主的解药,解不了任我行所制丹

药之毒。
  丁典是金大侠小说中最可怜的男子,为了心爱的女子,被关在监狱中数十年,最后还是被毒死。

  丁典和凌霜华忽然在月光之下,看见花圃中多了几盆颜色特别娇艳的黄花。这些花的花瓣黄得像金子一样,闪闪发亮,花朵的样子很像荷花,只是没有荷花那么大。他们二人都是最爱花的,立时便过去观赏。凌小姐啧啧称奇,说从来没见过这种黄花,便一齐凑进去闻,哪知道这金色的花朵,便是奇毒无比的金波旬花。
  胡青牛身为名医,自己的妹妹却被妹夫鲜于通用“金蚕蛊毒”害死。张无忌感胡青牛之恩,鲜于通对他放毒时他用内力将毒粉反震到了鲜于通自己身上,让他深受其害。
  这“金蚕蛊毒”乃天下毒物之最,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蚕虫同时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无可形容。武林中人说及,无不切齿痛恨。这蛊毒无迹象可寻,凭你神功无敌,也能被一个不会半点武功的妇女儿童下了毒手,只是其物难得,各人均只听到过它的毒名,此刻才亲眼见到鲜于通身受其毒的惨状。
  驼背丑陋的薛鹊原本是令人同情的,但她最后害死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嫁给慕容景岳,却让人欲杀之而后快。
  慕容景岳、姜铁山、薛鹊三人一生恩怨纠葛,初时薛鹊苦恋慕容景岳,慕容景岳却另娶他人。薛鹊一怒之下,便下毒害死了他的妻子。慕容景岳为妻复仇,用毒药毁了薛鹊的容貌,使她身子佝偻,成为一个驼背丑女。姜铁山自来喜欢这个师妹,她虽丑陋不堪,姜铁山却不以为嫌,娶了她为妻。却不料最后姜铁山和薛鹊之子姜小铁被慕容景岳下桃花瘴所害时,薛鹊竟不加阻止。
  原来慕容景岳有一项独门的下毒功夫,乃是在云贵交界之处,收集了“桃花瘴”的瘴毒,制成一种毒弹。姜铁山、薛鹊夫妇和他交手多年,后来也想出了解毒之法。程灵素出言试探,慕容景岳一来此事属实,二来出其不意,便随口承认了。程灵素心下更怒,道:“三师姊你好不狠毒,二师哥如此待你,你竟和大师哥同谋,害死了亲夫亲儿。”须知姜小铁中了慕容景岳的桃花瘴毒弹,薛鹊自有解救之药,她既忍心不救,那么姜铁山、姜小铁父子之死,她虽非亲自下手,却也是同谋。
  神龙帮众人以挖草药为生,却治不了闪电貂之毒,因此将本派的剧毒药物“断肠散”让段誉服下,以此威胁钟灵,想换取解药。
  断肠散7日之后毒发,肚肠寸断而亡。
●阴阳和合散
  金大侠的15部武侠小说中,写毒药很多,却很少写到春药。《天龙八部》中,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却首开先河。
  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果然有另一种高明的恶法。他与大理皇室有奇特的渊源,因此

要复仇,也是从段氏皇室的荣誉开始。他将段誉与木婉清关在一起,施以春药,想以此使皇室蒙辱。
  阴阳和合散服食之后,若不是阴阳调和,男女成为夫妻,那便肌肤寸裂、七孔流血而死。这和合散的药性,一天厉害过一天,到得第八天,凭你是大罗金仙,也难抵挡。
  “悲酥清风”是一种无色无臭的毒气,系搜集西夏大雪山欢喜谷中的毒物制炼成水,平时盛在瓶中,使用之时,自己人鼻中早就塞了解药,拔开瓶塞,毒水化汽冒出,便如微风拂体,任你何等机灵之人也都无法察觉,待得眼目刺痛,毒气已冲入头脑。中毒后泪如雨下,称之为“悲”,全身不能动弹,称之为“酥”,毒气无色无臭,称之为“清风”。
  马夫人只因萧峰未看她一眼,因而揭破了萧峰的身世之谜。对段正淳,她又爱又恨,因此竟下毒迷倒段正淳。
  “十香迷魂散”的药性非常猛烈,武功再高的人,服下十香迷魂散后,都会内力全失。
  “三笑逍遥散”是逍遥派的一种毒药。
  “三笑逍遥散”是以内力送毒,弹在对方身上。丁春秋在木屋之中,分别以内力将“三笑逍遥散”弹向苏星河与虚竹,后来又以此加害玄难。苏星河恶战之余,精疲力竭,玄难内力尽失,先后中毒。虚竹却甫得70余载神功,丁春秋的内力尚未及身,已被反激了出来,尽数加在苏星河身上,虚竹却半点也没染着。
  丁春秋与人正面对战时不敢擅使“三笑逍遥散”,便是生恐对方内力了得,将剧毒反弹出来之故。

  童姥做事往往出人意料,她不住口地骂虚竹,却尽心尽力的指点虚竹武功,她给乌老大服用补药,却同时又给他服了毒药。
  九转熊蛇丸神效无比,服用断筋腐骨丸后,胸口天池穴上就会出现一点殷红如血的朱斑。
  阿紫自幼便在星宿派门下,对蛊惑人心的法门向来信之不疑。穆贵妃拿来了一瓶圣水,说可以让男人永不变心,阿紫极爱萧峰,对穆贵妃的鬼话深信不疑,骗萧峰喝下了圣水。萧峰喝下圣水之后,突然之间,小腹中感到一阵剧痛,跟着双臂酸麻。萧峰气运丹田,要将腹中的毒物逼将出来。哪知不运气倒还罢了,一提气间,登时四肢百骸到处剧痛,丹田中内息只提起数寸,又沉了下去。
  喝下圣水之后,顿觉四肢无力,毒性厉害无比,而且不能以内力逼出。
  ●升天丸
  韦小宝一向会胡言乱语,却骗得胖头陀上了大当。胖头陀怕神龙教教主惩罚,因而先做准备。这“升天丸”,听到名字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升天丸”可能类似于现代氰化物之类的剧毒药物,数秒之内即可令人毒发身亡,以此逃避可能出现的更可怕的惩罚,现代间谍战中此是常见之事。
  神龙教中,有许多的毒药,如“七虫软筋散”、“千里销魂香”、“化血腐骨粉”等,但都没有用得上。
  “百花蝮蛇膏”实际上并不是一种毒药,只是和避蛇的药物“雄黄药酒”碰在一起,就成了一种毒药了。
  陆先生脸现喜色,道:“是了,这‘百花蝮蛇膏’遇到鲜血,便生浓香,本是炼制香料的一门秘法,常人闻了,只有精神舒畅,可是……可是我们住在这灵蛇岛上,人人都服惯了‘雄黄药酒’,以避毒蛇,这股香气一碰到‘雄黄药酒’,那便使人筋骨
  酥软,一十二个时辰不解。许大哥,真是妙计。这‘百花蝮蛇膏’在岛上本是禁物,原来你暗中早已有备,你定有三四个月没喝雄黄药酒了。”
  神龙教的“豹胎易筋丸”颇为神奇,服时是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如果到时不服解药,却能使高人变矮,胖人变瘦,确实是神奇无比。
  洪教主从身边取出一个黑色瓷瓶,倒了三颗朱红色的药丸出来,说道:“三人奋勇赴北京干事,本座甚是嘉许,各赐‘豹胎易筋丸’一枚。”
  胖头陀和陆高轩脸上登时现出又是喜欢、又是惊惧的神色,屈右膝谢赐,接过药丸,吞入肚中。韦小宝依样葫芦,跟着照做,接过“豹胎易筋丸”,当即吞服,过不多时,便觉腹中有股热烘烘的气息升将上来,缓缓随着血行,散入四肢百骸之中,说不出的舒服。
  金大侠的小说中,所用的毒药一般都各有各的毒性,惟有“化尸粉”听着就叫人恐怖。
  “化尸粉”使用时,只要一点点撒在伤口上,不久伤口中嗤嗤发声,升起淡淡烟雾,跟着伤口中不住流出黄水,烟雾渐浓,黄水也越流越多,发出又酸又焦的臭气,眼见尸身的伤口越烂越大。尸身肌肉遇到黄水,便即发出烟雾,慢慢地也化为水,连衣服也是如此。
  《飞狐外传》中,胡斐为了给苗人凤治眼睛,去找毒手药王,在半路上却碰到一个村姑,要他帮忙担水浇花。
  村女感胡斐浇粪之恩,送了两棵蓝花给胡斐,那些花朵色作深蓝,形状奇特,每朵花便像是一只鞋子,幽香淡淡,不知其名,胡斐见蓝花花光娇艳,不忍丢弃,反而救了自己的性命。
  程灵素解释要胡斐担粪浇花的原因时说:
  “白天我要你浇花,一来是试试你,二来是要你耽搁些时光,后来再叫你绕道多走二十几里,也是为了要你多耗时刻,这样便能在天黑之后再到药王庄外。只因药王庄外所种的血矮栗,一到天黑,毒性便小,我给你的蓝花才克得住它。”
  《飞狐外传》中,毒物甚多,却是一物克一物,无名蓝花却正是血矮栗的克星。据程灵素介绍,这血矮栗的毒性,本是无药可解,须得经常服食树上所结的栗子,才不受那树气息的侵害。幸好血矮栗毒性虽然厉害,倒也不易伤害人畜,因为只要有这么一棵树长着,周围数十步内寸草不生,虫蚁绝迹,一看便知。
  钟兆文怕人在饮食中下毒,是以不吃不喝,却仍被程灵素毒倒。

  程灵素道:“这盆花叫做醍醐香,花香醉人,极是厉害,闻得稍久,便和饮了烈酒一般无异。我在汤里、茶里都放了解药,谁教他不喝啊?”
  “鬼蝙蝠”之毒无药可治,因此毒手药王门下严禁用此毒。姜小铁之父姜铁山和母亲薛鹊,为人虽阴险恶毒,也不敢用此毒,而姜小铁用此毒,也受到了其父母的鞭打。如患此毒,死者脸上满是黑点,满脸扭曲。
“七心海棠”是《飞狐外传》中最神秘最让毒手药王弟子害怕的一种毒药,此毒药的生长极为不易,不能浇水,要用酒浇之。
  程灵素是毒手药王的小弟子,为人却好,心地也善良,她研制成功的“七心海棠”,隐藏在一根根的蜡烛中,点燃之后,发出的毒气既无臭味,又无烟雾,因此连使毒的大行家也堕其术中而不自觉。

  解“七心铁棠”之毒的办法,还得用“七心海棠”的花粉。程灵素下毒将姜小铁毒倒,后来又将他身上的毒质除去,其办法却好笑得很。
  “七心海棠”之毒解法还不止这一种,姜铁山和薛鹊之毒,却只要放血就可以散去了。
  程灵素的毒药花样百出,“赤蝎粉”是一种摸起来烫手的毒药。
  后来程灵素对付田青文,又在田青文的铁锥上放了一些,哪知田青文铁锥甫入手,全身一跳,立即将铁锥抛在地下,左手连连挥动,似乎那铁锥极其烫手一般。
  最厉害的一次,是程灵素被“赤蝎粉”放在掌门人大会的奖杯上,将玉杯打破,破坏了福安康的掌门人大会。
  大智禅师等七人每人伸手取了一只玉龙杯。突然之间,七个人手上犹似碰到了烧得通红的烙铁,实在拿捏不住,一齐松手。乒乒乓乓一阵清脆的响声过去,七只玉杯同时在青砖地上砸得粉碎。
  赤蝎粉中混上了七心海棠叶子的粉末,两种毒药的异味全失,毒性却更加厉害。
  石万嗔是无嗔的师弟,一次和无嗔斗毒之际,石万嗔被“断肠草”熏瞎了双目。他逃往缅甸野人山中,以银蛛丝逐步拔去“断肠草”的毒性,双眼虽得复明,能重见天日,目力却已大损。
  苗人凤被“断肠草”毒瞎了双眼,胡斐请来了程灵素。程灵素手段和石万嗔相比,就高出了许多:
  程灵素提起金针,在苗人凤眼上“阳白穴”、眼旁“睛明穴”、眼下“承泣穴”三处穴道逐一刺过,用小刀在“承泣穴”下割开少些皮肉,又换过一枚金针,刺在破孔之中,她大拇指在针尾一控一放,针尾中便流出黑血来。原来这一枚金针中间是空的。眼见血流不止,黑血变紫,紫血变红。胡斐虽是外行,也知毒液已然去尽,欢呼道:“好啦!”程灵素在七心海棠上采下四片叶子,捣得烂了,敷在苗人凤眼上。
  福安康之母嫌马春花出身不好,因而赐了一壶参汤给马春花喝。福安康明知母亲如此,也不加阻拦,马春花对福安康的一片痴心,实在是太不值得了。
  胡斐遇上了程灵素这个名医,时刻都能用得上,不但救了苗人凤,如无人阻挠,也可救得马春花,只可惜福安康派人来追,程灵素无法安心治疗,结果马春花还是送了命。
  程灵素的药物繁多,但烟在她的药物中的比重似乎特别的大。“七心海棠”是她的看家本领,是制成蜡烛,点燃后生药效的,“三蜈五蟆烟”也是如此。
  “三蜈五蟆烟”和“七心海棠”比起来,药效并不是很大,这种烟发出后,只能让人肚子痛大半个时辰,过后就一点事也没有了。
  “三蜈五蟆烟”中如加入了七心海棠的花蕊,两种毒药的异味全失,毒性却更加厉害。
  程灵素聪明伶俐,知道自己不敌石万嗔三人,于是假意向石万嗔提问,用计让石万嗔和慕容景岳等自相残杀。
  程灵素道:“贵州苗人有一种‘碧蚕毒蛊’……”石万嗔听到“碧蚕毒蛊”四字,脸色登时一变,只听她续道:“将碧蚕毒蛊的虫卵碾为粉末,置在衣服器皿之上,旁人不知误触,那便中了蛊毒。这算是苗人的三大蛊毒之一,是吗?”石万嗔点头道:“不错。小丫头知道的事倒也不少。”
  ……
  程灵素又道:“碧蚕毒蛊的虫卵粉末放在任何物件器皿之上,均是无色无臭,旁人决计不易察觉。只不过毒粉不经血肉之躯,毒性不烈,有法可解,须经血肉沾传,方得致命。世上事难两全,毒粉一着人体,却有一层隐隐碧绿之色。石前辈在马姑娘的尸身置毒,若是只放在她衫上,倒是不易瞧得出来,但为了做到尽善尽美,却连她脸上和手上都放置了。”

  程灵素骗石万嗔将碧蚕蛊毒放在了慕容景岳的手中,程灵素似乎还没有达到目的,又叫石万嗔用鹤顶红和孔雀胆放在慕容景岳的手上,石万嗔果然又上了当。
  程灵素道:“石前辈,你身边定有鹤顶红和孔雀胆吧?这两种药物和‘碧蚕毒蛊’既相克而又相辅。你若不信,请看先师的遗著。”说着翻开那本黄纸小册,送到石万嗔眼前。石万嗔一看,只见果然有一行字写着道:“鹤顶红、孔雀胆二物,和碧蚕卵混用,无色无臭,惟见效较缓。”他想再看下去,程灵素却将书合上了。
  程灵素使计将三种剧毒的碧蚕毒蛊、鹤顶红、孔雀胆放入了慕容景岳的手心。胡斐却没有听从程灵素的话,又出手救程灵素,反而使自己又身中三毒。
  程灵素是真心关心胡斐,把胡斐的一切都身同己任。
更了不起的是,程灵素有过人的聪明,她已经深刻地了解了胡斐,理解了胡斐的性格、脾气,思维方式和行事之法。对他一见倾心,此时却以自己的生命作解药,救了胡斐之命。
  七
  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的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

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
  “波旬”两字是梵语,是“恶魔”的意思。这毒花是从天竺传来的原来天竺人叫它为“恶魔花”。
  七心海棠的叶子还是断肠草的克星,胡斐请程灵素去给苗人凤治眼睛,就将七心海棠的叶子敷在针上。
  《碧血剑》中,凤阳总督马大人为了升官发财,做了40颗“茯苓首乌丸”当作进贡的贡品,让永胜镖局的董开山送到京师。归辛树之子归钟从娘胎里带下病,因此要抢此药。
  归辛树是袁承志的二师哥,可归辛树、归二娘一直看不起袁承志,这时却是袁承志将此药丸找了出来,因此归辛树夫妻才真正感激袁承志。
  袁承志捏破一颗蜡丸,一阵芳香扑鼻,露出龙眼大一枚朱红丸药来。他叫青青取来一杯清水,将丸药调了,喂入孩子口中。那孩子早已气若游丝,也不哭闹,一口口的都咽入了肚里。
  黄药师为人风雅,做“九花玉露丸”时,就曾采集九种花瓣上的露水。“九花玉露丸”的药效不大,是一种服后延年益寿的药丸。
  黄药师的弟子陆乘风,配制了数颗,又将此送给了黄蓉。
  和桃花岛的“九花玉露丸”相比,桃花岛的“无常丹”的名气显然要小得多,但药效却比“九花玉露丸”大得多。
  黄药师和周伯通相斗,周伯通为学会了九阴真经而自责,被黄药师一掌打得吐出了一口鲜血。黄药师的掌力是何等的厉害,因此将自己秘藏的“无常丹”给周伯通服用。
  欧阳锋是使毒的大行家,对解毒的药丸自也是很有心得。欧阳克喜欢黄蓉,欧阳锋因此将自己配制的避毒宝物赠给黄蓉,以显求亲的诚意。这颗“通犀地龙丸”得自西域异兽之体,并经我配以药材制炼过,佩在身上,百毒不侵。
  《书剑恩仇录》中,霍青桐得不到父兄和族人的谅解,因此去找师父,哪知在沙漠中生了病,又碰到了关东三魔,因此在碰到袁士霄时,是一脸病容。
  袁士霄给了霍青桐两粒朱红色的“雪参丸”,雪参丸乃是用珍奇药材配制而成,有起死回生之功。
  关明梅抱着霍青桐下树,叫她先吞服一颗雪参丸。霍青桐吞了下去,只觉一股热气从丹田中直冒上来,登时全身舒泰。关明梅道:“你真造化,得了这灵丹妙药,就好得快了。”
  《碧血剑》中最具神功的药,不是什么丸也不是什么丹,而是两只血蟾蜍——朱睛冰蟾。
  孟伯飞的寿宴上,归辛树将孟伯飞之子打伤,众人以为孟铮已死,袁承志取出朱睛冰蟾,朱睛冰蟾初见成效。
  袁承志道:“我师哥并未存心伤他,只要给孟大哥服一剂药,调养一段时候,就没事了。”说着从怀中取出金盒,揭开盒盖,拿了一只朱睛冰蟾出来,用手捏碎,在碗中冲酒调和,给孟铮喝了下去。不一刻,孟铮果然脸上见红,呻吟呼痛。
  朱睛冰蟾只有两只,用去了一只,剩下的一只就不敢胡乱使用。在救单铁生、程青竹时,就只是用冰蟾将他体内的毒吸出而已。
  取出冰蟾,将蟾嘴对准伤口。伸手按于蟾背,潜运内力,吸收毒气,只见通体雪白的冰蟾渐渐由白而灰、由灰而黑。胡桂南道:“把冰蟾浸在烧酒里,毒汁就可浸出。”青青忙去倒了一大碗烧酒,将冰蟾放入酒中,果然缕缕黑水从蟾口中吐出,待得一碗烧酒变得墨汁相似,冰蟾却又纯净雪白。

任盈盈爱慕令狐冲,因此明教中人为了讨好令狐冲,找了许多名贵药材来给令狐冲治病,最为有名的一味是老头子的“续命八丹”,老头子我前后足足花了一十二年时光,采集千年人参、茯苓、灵芝、鹿茸、首乌、灵脂、熊胆、三七、麝香种种珍贵之极的药物,九蒸九晒,制成八颗起死回生的“续命八丸”,却给祖千秋这天杀的偷了去,混酒喝了。”

  西域有一路外家武功,手法极其怪异,断人肢骨,无药可治,仅其本门秘药“黑玉断续

膏”可救。
  俞岱岩正是受其指力,被断四肢,后用“黑玉断续膏”,果然治好了多年的顽疾。
  谭公和谭婆是一对活宝,谭公对付谭婆的一门功夫就是“打不还手”,因此终于娶得谭婆,可谭公常挨打,于是研制出了一种药膏,即“寒玉冰蟾膏”。
  一灯是一心向佛,悟性极好。小龙女是生性淡泊,因此也极有佛根。一灯要赠小龙女一枚良药,可保7日之命,却没给小龙女药丸,给了她一杖磁蛋。
  金大侠的武侠小说中,尤以杜撰的情花最为有名,而情花之毒,除了绝情丹之外,“断肠草”也能解开情花之毒。
  神龙岛毒药很多,“天玉保命丹”却是惟一的例外。这“天王保命丹”十分难得,是教主派遣部属采集无数珍奇药材炼制而成,其中的三百年老山人参、白熊胆、雪莲等物,尤其难得,是教主大费心力所炼成的,前后也不过十来颗而已。
  小宝喜爱阿珂,因而对阿珂的师父白衣女尼分外的讨好。
  白衣尼缓缓地道:“小宝,你给我服的是什么药?”
  韦小宝道:“那叫‘雪参玉蟾丸’,是朝鲜国国王进贡给小皇帝的。”白衣尼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说道:“雪参和玉蟾二物,都是疗伤大补的圣药,几有起死回生之功,想不到竟教我碰上了,那也是命不该绝。”
  程灵素心地极好,不忍见大师兄死于非命,因此拿出此药,想让师兄再活九年,谁知好心没好报,后来被薛鹊制住。
  程灵素道:“大师哥一臂虽去,毒气已然攻心,一月之内,仍当毒发不治。两位已叛出本门,遭人毒手,本与小妹无关,只是瞧在先师的份上,这里有三粒‘生生造化丹’,是师父以数年心血制炼而成,小妹代先师赐你,每一粒可延师兄三年寿命。师兄服食之后,盼你记着先师的恩德,还请扪心自问:到底是你原来的师父待你好,还是新拜的师父待你好?”
  止血生肌丸是一种只治金创外伤的药物。
  “绝情丹”是情花之毒的解药。配制“绝情丹”的药方是公孙止祖传秘诀,然而诸般珍奇药材急切难得,而且调制一批丹药,须连经春露秋霜,三年之后方得成功。
  胡青牛所有,可治咽喉疼痛。
  恒山派医治外伤良药。
  玉洞黑石丹是崆峒派解毒的药物。
  玉灵散是少林派外伤药物。
  武当派伤科秘药,三黄指麻黄、雄黄、藤黄。
  见于《倚天屠龙记》。
  崆峒派秘制,外伤药,主要原料是草乌,用于续骨。
  见于《倚天屠龙记》。
  华山派外伤药物,见于《倚天屠龙记》。
  茯苓
  乌首丸
  九花露
  玉丸
  桃花岛无常丹
  通地犀龙丸
  雪参丸
  朱睛冰
  蟾续命丹
  八黑玉续断膏
  寒玉蟾冰膏
  蛋药
  断肠草
  天王保命丹
  雪参
  蟾玉丸
  生生化造丸
  止血生肌丸
  绝情丹
  牛黄
  犀牛散
  天香续断胶
  玉洞黑石丹
  玉灵散
  三黄宝腊
  回阳丸
  五龙膏
  玉真散
《天龙八部》中,风波恶好斗,却中了陈长老的五色彩蝎之毒。此毒阴毒之毒,因此中了毒后,女子是不能吸毒的,因为女子性阴,阴上如阴,毒性更增。
  王夫人深爱段正淳,因此想将段正淳毒倒,好听自己的话。
  小龙女生性淡泊,不喜和人打交道,因此当有人上门骚扰时,就会放出玉蜂螫跑敌人,

毒玉蜂之毒的药物就是蜂王浆。
  产于西藏雪山之顶,乃天下三绝毒之一。
  金轮法王不仅武功高强,心计也是一等一的;周伯通毫无心计,因此上了赵志敬的当。小龙女也是毫无心计,却不知误打正着,解了金轮法王的“彩雪蛛”的毒。

  金大侠小说中的动物,多数是剧毒之物,除了神雕、小红马之外,恐怕就是这只九尾灵狐不但通灵,而且也是一种治病的良药了。
  《射雕英雄传》中,郭靖误打误撞,被参仙老怪的药蛇缠住,为了自保,吸尽了药蛇之血,不仅功力大增,而且有了抗毒的本领。
  原来这参仙老怪本是长白山中的参客,后来害死了一个身受重伤的前辈异人,从他衣囊中得了一本武学秘本和十余张药方,照法修炼研习,自此武功了得,兼而精通药理。药方中有一方是以药养蛇,从而易筋壮体的秘诀。他照方采集药材,又费了千辛万苦,在深山密林中捕到了一条奇毒的大蝮蛇,以各种珍奇的药物饲养。那蛇体色本是灰黑,服了丹砂、参茸等药物后渐渐变红,喂养20年后,体已全红。因此他虽从辽东应聘来到燕京,却也将这条累赘的大蛇带在身旁。眼见功德圆满,只要稍有数日之暇,就要吮吸蛇血,静坐修功之后,便可养颜益寿,大增功力。哪知蛇血突然被人吸去,岂不令他伤痛欲绝?
  《碧血剑》中,写到许多可怕的下毒放蛊的故事。
  蜈蚣在毒性之最的选拔赛中胜出,成为“大圣”,可怕的毒性所向无敌,数条青蛇不是它的对手。但《碧血剑》还写了另一种更为神奇的金蛇,又将“大圣”比了下去。
  袁承志在这金蛇身上还印证和觉悟了金蛇郎君的那一套金蛇剑法。金蛇虽是毒中之王,但又受蛇药的克制,所以金蛇还是被人捉去,成为另一种可怕的武器。
  张无忌从蝴蝶谷一出来,就发挥出了他的医术才华。他一见何太冲小妾的症状,便知是被金银血蛇所伤。张无忌此时年龄小,想起何太冲也曾参与逼死自己的父母,本欲袖手旁观,却经不住何太冲的花言巧语,又生性善良,终于还是救了何太冲的小妾。
  据书上所载,这金冠银冠的一对血蛇,在天下毒物中名列第四十七,并不算是十分厉害的毒物,但有一个特点,性喜食毒。什么砒霜、鹤顶红、孔雀胆、鸩酒等等,无不喜爱。
  令张无忌想不到的是,此毒是何太冲的大夫人所放,是家庭内部矛盾,张无忌救了人,反而没有得到好处,差一点连自己的命也送了。
  《天龙八部》中的冰蚕,与《碧血剑》中的金蛇有许多相似之处,它们都是本身具有最厉害的剧毒,同时又是别的毒物的克星。它们身体虽然不大,但与其他大出许多的庞然大物相斗之时,却会很轻松地胜出。
  冰蚕的出现,先是由一条骇异的庞然大物——大蟒蛇为其作铺垫。这条大蟒蛇蜿蜒游至,发出的异声中还夹杂着一股令人欲呕的腥臭。大蟒蛇头呈三角形,头顶上高高生了一个凹凹凸凸的肉瘤,身长二丈,粗逾手臂。
  这条很有异状的大蟒蛇,是被阿紫所设的诱捕冰蚕的木鼎引来的。蟒蛇游到木鼎之旁,绕鼎团团转动,闻到香料及木鼎气息,一颗巨头不住去撞那木鼎。
  阿紫没想到木鼎竟会招来这件庞然大物,甚是骇异,很担心蟒蛇将木鼎毁坏,便指派游坦之去对付大蟒蛇。游坦之受宠若惊,勇气大增,站起身来,大踏步走向蟒蛇,想要赶走大蟒蛇,讨阿紫的好。但那大蟒蛇立时盘曲成团,昂起了头了伸出血红的舌头,嘶嘶做声,只待向游坦之扑出。游坦之见了这等威势,倒也不敢贸然上前。
  这时冰蚕出现了:
  阿紫要捉冰蚕,是为了用它来练一门怪异的武功。
  冰蚕虽是毒物中的大王,但它和金蛇一样,也可用药物来克制。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冰蚕甚至是人养的宠物。
  功夫不负有心人,游坦之终于为阿紫偷到了冰蚕。而冰蚕名称的来历,正与这一个“冰”字有关:
  离悯忠寺不过数十丈,便觉葫芦冷得出奇,直比冰块更冷,他将葫芦从右手交到左手,又从左交到右当真奇寒彻骨,实在拿捏不住。无可施,将葫芦顶在头上,这一来可更加不得了,冷气传到铁罩之上,只冻得他胸袋疼痛难,似乎全身的血液都要结成了冰。他情急智生,解下腰带,缚在葫芦腰里,得在手中,腰带不会传冷,方能提着。但冷气还是从葫芦上冒出来,片刻之间,葫芦外便结了一层白霜。

  得到了冰蚕,阿紫便可以练毒掌功夫了:阿紫将蚕儿养在瓦瓮之中,其时正当七月盛暑,天气本来甚为火热,哪知道这冰蚕一养入偏殿,殿中便越来越冷,过不多时,连殿中茶壶、茶碗内的茶水也都结成了冰。
段誉奇遇之事甚多,见到钟灵的闪电貂,不知躲避,反而被闪电貂咬了一口,必死无疑时,却被另一个神异的大毒物“莽牯朱蛤”自动跳进他的嘴中给他吞了下去。于是闪电貂之毒与莽牯朱蛤之毒相互克制,以毒攻毒,反而救了他一命。
  此等小说家之言,虽明知是讲故事杜撰出来的,不可当真,但读之却还是如身临其境,像模像样,令人痴想一番,虚惊一场。

  《连城诀》是一本专门写人性中丑恶一面的书,戚长发、言达平、万震山三个师兄弟,一个比一个阴险狡猾,一个比一个坏。言达平当年为了害戚长发,曾别有用心地教了狄云三手武功。后来狄云感他之恩,出手救了他,不过他阴险狠毒的本性照旧。花斑毒蝎,便是言达平的独门毒药:
  所谓的金娃娃,就是平常我们所说的娃娃鱼。
  郭靖黄蓉去求一灯大师治病,首先碰到的就是渔耕樵读中的渔人正在捉一对娃娃鱼。
  天竺国有一种极厉害的毒虫,为害人畜,难有善法除灭,这金娃娃却是那毒虫克星。
  五色彩蝎
  醉人蜂
  王夫人道:“咱们说什么总是一家人,有什么信不过的?这一次我所使的,是个‘醉人蜂’之计。我在曼陀山庄养了几百窝蜜蜂,庄上除了茶花之外,更无别种花卉。山庄远离陆地,岛上的蜜蜂也不会飞到另处去采蜜。”慕容复道:“是了,这些醉人蜂除了茶花之外,不喜其他花卉的香气。”王夫人道:“调养这窝蜜蜂,可费了我十几年心血。我在蜂儿所食的蜂蜜之中,逐步加入麻药,再加入另一种药物,这醉人蜂刺了人之后,便会将人麻倒,令人四五日不省人事。”
  这时在地下打滚的十余人叫声更是凄厉,呼爹喊娘,大声叫苦。更有人叫道:“小人知错啦,求小龙女仙姑救命!”郭靖暗暗骇异:“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纵然砍下他们一臂一腿,也未必会讨饶叫痛。怎的小小蜂子的一螫,竟然这般厉害?”
  但听得林中传出铮铮琴声,接着树梢头冒出一股淡淡白烟。丘郭二人只闻到一阵极甜的花香。过不多时,嗡嗡之声自远而近,那群玉蜂闻到花香,飞回林中,原来是小龙女烧香召回。
  彩雪蛛
  玉蜂
  小龙女这玉蜂针上染有终南山上玉蜂针尾的剧毒,毒性虽不及彩雪蛛险恶,却也着实厉害,尖针入体,彩雪蛛身上自然而然地便产出了抗毒的质素。毒蛛捕食诸般剧毒豸,全凭身有这等抗毒体液,才不致中毒。毒蛛的抗毒体液从口中喷出,注入周伯通血中,只喷得几下,已自毙命跌落。幸而小龙女急于救人,又见毒蛛模样难看,不敢相近,便发射暗器,歪打正着,恰好解救了这天下无药可解的剧毒。
  九尾灵狐
  一灯道:“杨贤侄,你两只灵狐都取了去,但不必伤它性命,只需割开灵狐腿上血脉,每日取血一小杯,两狐轮流割血,每日服上一杯,令友纵有多大的内伤也能痊愈。”
  药蛇
  金蛇
  锦衣毒丐齐云双手一送,一缕黄光向何铁手掷去。何铁手侧身闪开,哪知这件暗器古怪之极,竟能在空中转弯追逐。其时数件兵刃又同时攻到,何铁手尖叫一声,已为暗器所中。这时袁承志也已看得清楚,这件活暗器便是那条小金蛇。
  金银血蛇
  不到一盏茶时分,只见小洞中探出一个小小蛇头,蛇身血红,头顶却有个金色肉冠。那蛇缓缓爬出,竟是生有四足、身长约莫八寸;跟着洞中又爬出一蛇,身子略短,形相一般,但头顶肉冠则作银色。
  冰蚕
  这蚕虫纯白如玉,微带青色,比寻常蚕儿大了一倍有余,便似一条蚯蚓,身子透明直如水晶。那蟒蛇本来气势汹汹,这时却似乎怕得要命,尽力将一颗三角大头缩到身下面藏了起来。那水晶蚕儿迅速异常地爬上蟒蛇身子,一路向上爬行,便如一条炽热的炭火一般,在蟒蛇的脊梁上子上烧出了一条焦线,爬到蛇头时,蟒蛇的长身从中裂而为二,那蚕儿钻入蟒蛇头旁的毒囊,吮吸毒液,顷刻间身子便胀大了不少,远远瞧去,就像是一个水晶瓶中装满了青紫色的汁液。
  闪电
  莽牯朱蛤
  花斑毒蝎
  言达平甚是得意,道:“这种花斑毒蝎,当真是非同小可,妙在这万圭不会一时便死,要他呼号呻吟足足一个月,这才了账。哈哈,妙极,妙极!”
  狄云道:“要一个月才死,那就不要紧了,他去请到良医,总有解毒的法子。”
  言达平道:“恩公有所不知。这种毒蝎是我自己养大的,自幼便喂它服食各种解药,蝎子习于解药的药性,寻常解药用将上去便全无效验,任他医道再高明的医生,也只是用治毒虫的药物去解毒,那有屁用?只有一种独门解药,是这蝎子没服食过的,那才有用,世上除我之外,没第二个知道这解药的配法。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