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为我用「古龙体」写一段故事情结/场景?

主人公自然是木木大人


我的情敌是@god (无敌四少),他喜欢用毒,但是正义的我秒殺了此人,最后天下太平,抱的美人而归。
过程不限,我只要结局就行,可以很扣人心弦又曲折连绵。
对了,我喜欢酒
我的剑只要出窍必见血封侯

字数嘛,不少于5000,你们也可以让木木大侠吟诗凑字数。总之,我能感受明亮的灯光已经跟踪过来了吗?

联动问题:《痴情,寂寞,黄昏》

1 个回答

2
人物设定:木老二

临安富商,富甲一方,平时一副清风道骨的某样骨子里确实阴险至极。二十年前从一沦落书生爬到现在可以在一方呼风唤雨其中又做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恶事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3
人物设定:无忧四少(未出场)

由于年少时的变故,现在不相信任何人,善于用毒,双目因长期修炼毒攻而失明,身体由外到内都是剧毒,吐出的气中都是带有剧毒,所以平时都带面罩,面罩为毒虫甲壳所制。


第一章 江南木府


西子湖边,百花楼上。

何为百花楼?

百花楼实乃一座青楼,别的地方有万花楼,这里为何只作百花?
因为这百花楼内只有一百朵花。仅这一百朵便可抵得上别处千朵,万朵。其中姑娘那个不是百里挑一,姿色与才艺双佳的妙龄女子。

而这百花楼中有一规矩,那便是对来这里的客人只看重他的才学本事,并非一心为钱。只要你才高八斗,智慧过人,或者有其他方面有着高人一等的本事,那便可在这百花楼中吃喝玩乐,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而且还不收钱。但是有朝一日有他人在你所擅长的才艺中胜过你,那么对不起,你只能卷铺盖走人了。当然要是有钱,白花花真金白银百花楼也是接待的。但是这里的花销只能用惊人来形容,所以在这百花楼中一乐也是临安城中身份的象征。

 百花楼主姓木,人称木老二。这当然不是他的本名,但是他的本名为何已经无人知晓。据说早年是外地来临安的一个秀才,几次科举不中落魄之极的时候被这百花楼中一女子收留,那女子便是二十年前这临安城中无人不知的百花楼头牌笑群芳。光听着名字便可猜想出当年她是何等风光。一人倚居百花楼,素面便可笑群芳。

也是因为如此,木老二虽为大当家但却是极其惧内。才得了‘木老二’这一雅号,意为万年老二。
如今这百花楼便是二人一起打理,木老二主外,除了这百花楼他还掌有临安几处酒楼,赌场和漕运的生意。而笑群芳则一心打理这百花楼。二人齐心,二十年间便掌握了能在临安呼风唤雨的财富和实力。

 如果有人走到街上打听木府怎么走,那上至八十老妇下至刚刚懂事的孩童便会不屑的看你一眼然后手指临安城中心处说‘往那边走,最高最大的那个宅子便是。’

 木府落于临安城中繁华闹市,东西南北四条接到交织,其中这一片地便是木府。由此可知木府规模。门前两只高丈许的白玉狮子,威武雄壮,气势非凡。门楼上金瓦琉璃,奢侈非常,门前两边各有四名佩刀侍卫,一般的个头,一样的装束,即使门前接到来往路人颇多,声音嘈杂,但是他们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只要你不踏入这木府石阶之上怕是天塌下来也不会动的他们分毫。从他们稳健的站姿,结实的身膀不难看出都是一帮练过的高手。

 而木府的里面更是按照园林建造的,假山,湖泊,长廊,喷泉,而且还有一个偌大的花园,其中种植着各地奇花,只有你没见过的,怕是已无这里没有的了。

 花园凉亭,一男子右手撑在石桌上闭目坐着。看他四十出头,一席儒雅白衣,长发用一本缎带随意的系在身后,不时的用撑着头的手指在头上有节奏的敲着。身边几个人正在向他说着什么。这白衣人不是别人,正是这木府当家,临安城中无人不知的木老二。

“本月大方赌场入账三万四千两百三十一两,出账一千五百二十四两,实入三万两千七百零七两;大同赌场入账二万五千八百二十四两,出账一千零五十八两,实入两万四千七百六十六两,大发赌场入账五万六千四百两整,出账两千八百二十一两,实入五万三千五百七十九两;大和赌场入账一万八千四百三十三两,出账两千三百四十两,实入一万六千零九十三两。另外......"

“大和那边这个月又只入了这么多?”木老二放下手中的茶杯问道。

“回老爷” 这个高瘦老头立马回到。“这件事小的接下来就要向老爷禀报。西北那边有人动手杀大和赌坊的黑面蔡,而且扬言只要来大和的见一个杀一个。搞的那边的赌场都没有人敢去赌了,大和客栈那边目前还没有波及。所以......”

“所以入账就少了这么多?”木老二不耐的说道。

“是的老爷。大和由于处于西北边陲,往来各国商客众多,所以平时进账也是最多的。这一万多两都是上半个月的进项。有斤十日大和赌坊已经再无来客了。”看出木老二的不耐,也不敢多说,只能有问必答。

“你可知那杀了黑面蔡的是何人?”

“小的不知,只是听大和来人说是一个白布裹着全身的怪人,出手速度极快。黑面蔡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那人杀掉。听说那人是用的毒。”

“用毒?”木老二略有所思的问道。

“是,就是用毒,说是黑面蔡尸首整个都黑了。看来那毒是极毒的。在西北那边待了数十年的外庄掌柜的都没听说过有此号人物,所以此人身份到现在还不知。小的该死。”说完立马跪下。

“行了,这里没你事了。你先退下吧,顺便告诉江苏的老胡,和安徽的老林酒楼和漕运那边的帐我就不看了让他们也先行回去。”

“是”说完便退了下去。

“用毒?倒是有些意思,难道你没死?“木老二抬眼望向西北方向,微微皱眉,好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第二章 大漠黄沙


大风起,尘土扬。

初冬时节,寒风带走了这片黄土塬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漫漫大地也失去了唯一的一点生机。冬雪未至,还没有到最冷的时候,但是这凛冽的刺骨寒风夹杂这随之扬起的滚滚黄土让路过这里的人只能看到彼此露在外面捎带点光亮的眼睛。

关中者,天下之脊,中原之龙首也。关中-古丝绸之路的起点。自古是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路段。所以不管这里气候如何恶劣,总有往来不断的商客 ,甚至还有不少黄发绿眼的番邦蛮荒之人。

这日,还是那样黄土弥漫,寒风狂虐的天气。一人,一马行走在茫茫大地。只见这人全身黑衣裹紧见不得面目,能看见的只是那瘦弱身材和胯下那黑色的马。

风越来越大,天色也渐渐暗淡。那人仰头望望天,轻轻的拍拍马脖子,那马就会意的加速往前奔去。

不多时,就见前面有家客栈。破旧的酒招迎风摇摆,店门紧闭的仿佛不能透进一丝丝的风似得。其实也对,这样的环境下也只有这样的客栈才能抵御着西北强悍的风沙。

黑衣人走近刚想拍门,抬头却看见门上的招牌。“龙门客栈”不禁皱眉,心想‘这也忒俗了,难道在大漠中开的店就都叫龙门客栈?’也不想是不是 与传说中的龙门客栈一般都是黑店。一脚就踢在门上,只见那门只是发出‘咚 咚’几声闷响愣是纹丝不动。黑衣人心里一惊,虽然他那几脚未尽全 力,虽足以开山裂石,但是这样破旧小门竟然也未动难免面皮上有些挂不住。刚想再用力,就听‘吱……’一种听的人牙根泛酸的声音那门打开了。

“谁丫踹门?坏了你赔啊?”随着叫喝声一个小头伸出先是左右张望下,然后又是向上看去。见那人一双不善的目光则立马换上笑脸推开大门手向里 面一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嘴里也不忘献媚道:“客官,里面请。”

黑衣人看也不看那小二,把缰绳扔给小二道:“把我的马牵去,好料伺候着。”
小二连忙接过缰绳口中连连称是。牵马往后面去了。

黑衣人跨进客栈,见店中无人。正中一个两人并行宽窄的楼梯通向二楼,在楼梯的左侧是柜台,上面放着几坛酒。楼梯的右边有一门,再往右是几节台阶上面放着两张桌子,大厅中间也有几张桌子,看起来简陋但也算干净。

“有人出来招呼么?”黑衣人对着里面喊道。

喊完后并没见有小二出来招呼,而是楼上有几扇门打开了,有的只是伸出头来向下看看,而有的便已走出房间与他对视。

黑衣人一皱眉,江湖险恶,鱼蛇混杂,看刚才与他对视的那几个大汉,黑脸浓腮,面露凶相一看就是这大漠中的匪类了。
心中略有不耐,大声喊道:“小二何在?还不出来伺候着。”

刚喊完,就听身后有人应道:“来啦,来啦。”

“这位爷,什么吩咐?”
黑衣人侧身一看还是刚才给自己牵马的那位。

“你们这里就你一人吗?”

小二连忙回道:“哪能只有小的一人,我们掌柜的在楼上休息,客观说话还是小声点,我们老板脾气不好,要是吵到她休息,那后果是很严重的。”小二说着都不忘往后面看看,好像生怕老板听到一样。

“不用看了,我已经醒了。”只见楼梯上走下一位丰韵妇人,一身绿衣无风自摆,厚重的胭脂下看不出年龄,丰满的胸脯随下楼的脚步上下颤动,惹的楼上看客一地口水。当她踩下最后一阶台阶的时候还不忘向后甩甩头发。

黑衣人看后,胸中一阵汹涌。好不容易压制住想抽掉她脸上胭脂的冲动。口中碎念道:“甩个屁啊。”他声音虽小,但是旁边小二听到额头不禁冷汗直流。小心的看看掌柜的。掌柜的脸色微变想必是也听到了。本以为会发火,不曾想掌柜只是再重复了一下刚才的甩头动作笑道:“客观这可是不待见奴家?”

这话使得黑衣人再也按耐不住胸中恶寒一口血喷了出来。但是由于他的嘴还包裹在黑布中血是顺黑布渗出来的。心中一怒,扯下黑布将手中长刀往桌上一拍。

小二见状连忙往掌柜身旁一护,手摸向腰间,一柄两尺长的匕首就出现在手中。这时掌柜的却笑了。“哈哈,我原以为是哪里的汉子敢来我这里找事 ,原来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妹子啊。”

众人哗然,小二也是一惊。走进几步仔细的打量起来。他那黑衣下的人,朱唇,美目,高鼻梁。倒也算是长相清秀,小二并无多少学识,想破了那瓜子也就想出这几句。

小二在黑衣人身上打量一翻,当眼神掠过胸口的时候明显的露出一丝不屑。

这时,只见那黑衣人本来就泛白的脸色涌出一阵黑气。嘴里嘶嘶道:“你们说谁是妹子?”

“你不是妹子还是汉子不成!”楼上众大汉也起哄的应和道。他们却并没有在意此时黑衣人包裹住身体的黑袍已经由于黑雾的扩散慢慢的被腐蚀掉。

而刚出来那女掌柜的却是注意到了。右手化掌将小二向后一推,那小二就如风筝般向后飞去撞在了柜台的酒架上,将酒坛砸碎了一片。而掌柜此时也是飞身后退。

只见那黑衣人手向上一挥,一股子黑气带着腥臭的味道向二楼那说话的汉子飞去。那汉子只是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黑气笼罩,不多时便化作一滩黑水。


第三章 龙门客栈


旁边的众人看到这一幕,赶忙向旁边躲闪去,怕被这诡异的黑雾沾染到自己。

“毒!”掌柜的也是大惊。在江湖中飘荡了数年,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但是,能沾身便能将人化成一滩水的却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也满是惊骇。

那黑衣人在挥出黑气后眼睛都没有像上看过一眼。转头向掌柜的道:“看来这里不欢迎我,告诉我‘大和客栈’在什么地方。我这边走就是了。”口气中都是不耐,让周围的人听了不禁一个哆嗦。

小二拉拉掌柜的衣角,将掌柜的从呆滞中叫醒过来。然后用手指了指那黑衣人,但是一想到刚才黑衣人的手段赶忙将手缩了回来藏在了身后。
掌柜的晃了晃神,见那人要走心中也是一松。但是嘴上却是不能怠慢,上前两步顺便对小二喊道:“狗子,赶紧去后面给这位客官切上二斤上好的牛肉,还有吩咐后厨炒几个好菜。我要跟这位大侠喝两杯。”

被称为狗子的小二听完赶忙向后面跑去,手还是背在身后恐怕那人一时气恼将自己也像那大汉被化掉。

掌柜的走过去对着黑衣人献媚道:“客官说笑了,咱龙门客栈打开门做生意,哪有把客人向外赶的道理。刚才奴家怠慢了,大侠请坐,就让奴家陪你喝上两杯如何?”

“不喝酒,给我讲肉打包,然后告诉我大和客栈怎么走。我这就起身离开。”

“大侠莫急。看大侠样子不像是这关内之人,相比是从西域来的吧?奴家……”还不等掌柜的说完话就被打断。

“你多嘴了。”黑衣人不耐道。

掌柜听出黑衣人口中的不耐,赶忙附和“对,对。是奴家多嘴了。奴家不问便是。狗子,还没好吗?你是想让老娘扒了你的狗皮不成!”没办法,只能将一腔的怨火发在那叫狗子的小二身上。

“那大和客栈便就在那东南方向,离我们龙门客栈有百里来的路程。现在天色已晚,我看客官还是选歇息一晚明早启程如何?”

“你又多嘴了!”

“厄……”

女掌柜的面皮一紧,又掉落下一撮细粉。只好闭嘴了。

此时,小二已经将肉食打包妥当交给了黑衣人。黑衣人拿起东西转身便走出了客栈。

看着黑衣人骑马远去的身影,女掌柜的嘴中念叨‘此人是何人?在这大漠中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小二在旁边轻道:“掌柜的,那位客官还没付饭前呢。”
掌柜的一脸鄙视的转向小二说道:“你莫不是想追上去问人家要不成?”
小二说完屁也没敢放赶紧闭嘴。开玩笑,让他去追来要,人家不高兴一个喷嚏自己就是一滩脓水。

此时,天色已是完全暗了下去。一人,一马想东南方的‘大和客栈‘奔去。此时大和客栈那边也是人来人往,灯火通明。每个人都是一脸警惕。一锦衣老者望着西北方向,那边一片黑云伴随着杀气渐渐逼近,越来越近。

随着黑雾的逼近,众人都是拿起了手中的家伙,更是有不信邪的满嘴吆喝着要出去会会来人。不过老者没有发话,他们谁也不干轻举妄动。

就在黑雾接近客栈大门还有十余丈的时候却想着另外的方向转去。但是黑雾仍然没有改变方向,瞬间就将整个大和客栈笼罩其中。

”啊~~啊~~~“大和客栈中响起了阵阵惨叫。等到黑雾散去的时候确实一片寂静。



话说最近已经没有动力了。一个人自娱自乐的没劲,说不定就真太监了。即使不太监也会在一两章内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