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海南“赌石”交易 天价石头起拍价达2800万

南海网9月8日报道 “一个疯子买、一个疯子卖、另一个疯子在等待,三个疯子想发财,一刀切下是灰白,三个疯子哭起来,一刀切下是绿白,三个疯子笑起来,一刀切下是满绿,没有白,三个疯子打起来。”赌石圈子里流传着的这首风趣幽默的小诗,是圈里人对赌石行当真实状态的最贴切表述。

但赌石的传奇性,古老的赌石文化却又绝非是一首诗能够诠释得了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海南赌石交易就逐渐兴起,发展至今,玩赌石的人已非常之多。就为赌一块石头,有人因此一夜暴富,有人因此倾家荡产。赌石究竟是什么?怎么赌?海南赌石交易现状究竟如何?

起拍价2800万的天价石头

2007年11月6日,海南泰达拍卖公司举办了大型的秋季拍卖会。在这次拍卖会上,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一块起拍价为2800万人民币,重达189公斤的石头。这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是一块从缅甸赌来的翡翠原石。这块翡翠原石曾被我国翡翠玉石专家、有超过6亿元人民币的玉石购买记录的摩太大师鉴定为30年难得一遇的翡翠原石。拍卖行邀请专家估价为8000万人民币。说起这块翡翠原石的来历,这与海南正在兴起的赌石行业有着密切的关系。

什么是赌石?翡翠矿石是在低温、高压等特殊地质条件下所形成的,而每一块翡翠矿石外都有一层厚薄不均的风化皮壳,正是因为这层外皮的遮挡,使人们无法看到矿石里翡翠的成色情况。据调查,世界上到目前依然没有仪器能穿透这层皮壳,于是就衍生了“赌石”这一行业。而这种交易手段在翡翠原石市场上已经沿用了近千年。

当石头的买卖方准备交易时,作为买方的珠宝商人就会根据翡翠原石外的皮壳特征、纹理走向及所开的“门子”来判断其内部翠料的优劣。既然是“赌”,就不论是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想看到石料里的成色情况,只有切割后才能见分晓。比如,一块翡翠原石以10万元成交,切开后里面成色很绿,那么买石者就“赌涨”了,很有可能投入的10万就变成了100万。但如果里面的成色很差、花白,那么10万元就瞬间化为乌有。古往今来,赌石的结局往往出人意料,“疯子买、疯子卖、另一个疯子在等待”可以说入木三分地刻画了这一行的真实状态。

海南最早的赌石人

“石头丰”辜孔武

说起“石头丰”,在海南的赌石圈内已是无人不晓,不只因为他是海南最早的赌石人之一,也因为他是海南目前赌石交易最大的买家和卖家之一。“石头丰”是行内人给辜孔武取的外号,原本是叫“石头疯”,但是因为缅甸师父说,“石头疯”听起来像是疯子,于是他就随即改为“石头丰”。说起自己的名字,辜孔武常自嘲说:“玩赌石的时候,我的确是个疯子,因为我已经是疯狂地爱上了赌石。我曾经连续3个月不出门,在石头堆里吃饭、睡觉、相玉。”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起,辜孔武作为一个赌石玩家,常常往返于缅甸赌石市场,在20多年的赌石经历中,他赌过的石头已经数以千计。为了赌石,他曾经生活相当拮据,赌“垮”的钱已有8位数。回忆起往事,辜孔武历历在目。1986年,辜孔武到云南边界做生意,偶然的机会使他接触了赌石。抱着侥幸的心理,他花了9千元懵懵懂懂地买下了一块翡翠原石。没有想到的是,这块原石被切开后,竟非常绿,一位香港珠宝商当即就以20万港币的价格买走。从此,辜孔武便疯狂地爱上了赌石,也因为赌石,他交了昂贵的“学费”。1989年,他带着用来做生意的家当50万现金来到云南,一连解了9个石头,都泥牛入海,50万血本无归。之后他变卖家产、地皮,着了魔一样连续几百万地疯狂赌石。在他身上可以看到海南赌石圈的缩影。

如今的辜孔武已不同往日,不断地赌涨使他成为海南赌石圈里的知名人物。最成功的一次就是他花几十万买来的原石,赌涨了11倍(原石被一珠宝商家以几百万买走)。“赌石这个行业已经传承了几百年,赌石文化博大精深,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是一种赌博。赌石行业具有极高的风险性和不确定性,因此,普通人如果想将其作为一种投资,一定要谨慎,并且量力而行。如果没有胆识、雄厚资金和足够识别翡翠知识的人,最好不要赌石。”辜孔武告诫说。

赌石交易:神仙难断寸玉

“在翡翠原石的基础上进行的交易才是赌石。由于买卖双方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所以在赌石的过程中每一环节都隐藏着赌性。”辜孔武说。缅甸的帕敢是世界有名的翡翠产地,世界各地的人都会来到这里的场口(开采翡翠原石的矿地)进行赌石。什么样的人赌什么样的货,场口主一般都看人服务。“如果场口主认识你,你就有机会看到好石头。如果素不相识,那么你只能在一堆被相过的石头里挑。”辜孔武表示,即使认识,如果你只赌得起500万左右的石头,那么场口主决不会给你看600万的石头。在挑选石头时有一个重要的行规,就是决不能轻易问价,如果问了价就必须得买。如果挑中了石头,可以以一人或多人入股方式进行购买,一旦买下,石头的好坏都由买家承担。赌石分为全赌和半赌,全赌就是尚未被切开的石头,半赌就是已被切成两半的石头。“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衣。买下石头后,就面临着解与不解的问题,当场解的人比较多。”辜孔武说。要解石,许多人都会请相玉师傅来解,因为切哪里,怎么切,都大有学问。

老冯是赌石的玩家,两人在2007年9月的时候从海南飞往云南,花60万买了块翡翠原石,解石时,他请了位相玉师傅,研究了十多分钟,便决定好切的纹路。一刀下去,石头成了两半。一片灰白中零星带着点绿,老冯顿时瘫坐在地。老冯将石头以几千元的价格转卖给同行老徐,老徐决定要将石头再解。第二刀下去,满是绿色,石头赌涨了,涨了近100万。

赌石常常是以赌色为主,赌正色。此外,还有赌种的,种要好,种要老,种要活;赌地张的,就是赌其地张细密,有水,干净;还有赌裂、赌雾、赌是否有癣的。绿色的多少和色质的好坏决定着翡翠的品质和价值。

海南赌石交易已形成一个无形的市场

海南赌石交易发展至今,已经自发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交易市场。在他们当中,分为大玩家和小玩家。赌石在几千到十多万的玩家称为小玩家,在几十万以上的是大玩家。最早是因为喜爱赌石而聚到一起进行文化交流,慢慢的相聚的人越来越多便形成了一个大圈子,石头间的转卖也越来越多,便形成了一个无形的交易市场。这些赌石玩家都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

海南的翡翠商都与缅甸帕敢的一些场口主们有着一定的联系。他们以入股或帮助场口主资金周转的方式来取得原石。如果原石第一时间被开采出来,就会第一时间通知翡翠商前来赌石,而投入的资金就以原石来抵消,无论石头好坏翡翠商自己负责。他们可以选择解石或者带回来转卖给其他赌石家。而解石的地点就在云南腾冲、瑞丽等地。

海南收藏界资深翡翠商王先生认为,做这行生意,就是靠一双眼睛吃饭。在他的珠宝店里,摆放着单价都在20万左右的翡翠手镯。“这些镯子的单价应该都在20万左右,全部都是从一块石头上弄下来的。”王先生自豪地说,那块石头只花了他10多万。王先生认为赌石除了靠眼力外,还得有敢买敢压的气魄。“其实在翡翠生意中,每一步都是在赌,买了原石,赌的是里面的肉仗是不是高品质的翡翠。切石头时,堵的是切的部位是不是这块石头的富处(品质最好的地方)。在加工时,赌的是工匠的手艺,是否能让石头锦上添花。就算是加工好了,在进行刨光的过程也是在赌,有的时候,一块翡翠饰品刨了光反而失去了以前的灿烂。所以说,赌石说的不单单是原石的买卖。”王先生说。

赌石具有

很大的投机性

在切石时,心惊肉跳、双手颤抖,几乎是每个赌石玩家都有过的经历。“海南的许多赌石家常常都是在切石的时候不在现场,直到石头被解开后才慢慢坐下来仔细研究。一刀切掉几十万,一刀切出几百万都是常有的事。在云南解石的地方,因为过于紧张,有人晕倒是常有的事。”辜孔武说,他亲眼见到一个海南赌石初学者,在花15万买下一个石头,切开后他当场晕倒在地,后来被送往120急救。“那个石头没在矿脉,15万瞬间没了。”

和翡翠打了20多年交道的辜孔武认为,赌石具有很大的投机性,风险与利润并存。由于所赌的石表面一般都有一层风化皮壳遮挡,看不到内部情况,人们只能根据皮壳特征和人工在局部开口,来推断赌石内部有无上等翡翠。这就使得翡翠原料交易中,对翡翠原料品质鉴别成为一件颇为困难的事。而且带有很多悬秘意味。“我看了那么多年的石头,对一块完全没有开解的石头都没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原料石头究竟有没有上等的翡翠,没有任何的科学仪器可以检测得出来。所以说神仙难断寸玉。”辜孔武说。辜孔武认为,赌石确实可以使人一夜暴富,但这样的机率实在太小。要买好的赌石,你必须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而且要到缅甸公盘竞买。如果运到了国内,它们的赌性都太大了。矿山上的相玉师傅天天在和石头打交道,有品质的石头几乎不可能逃过他们的眼睛,所以在腾冲等边境或者说在缅甸以外的地区,要找到廉价而高品质的翡翠原石机率很小。“想靠赌石发大财的机会,绝对不到万分之一。”辜孔武说。 (本文来源:南海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