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第二十四篇《迷失的旅行者》

他:“你知道时间旅行悖论吧?”

我:“不太清楚,能说说吗?”

他:“是这样:假设,你回到了50 年前,杀了你祖父,也就不会有你了对吧?
但是没有你的存在,你怎么会回去杀了你的祖父呢?”

我:“这样……的确是悖论,那个怎么了?”

他:“没多久后,解释不是这样了。后来被解释为‘不可改变性’。

例如说你回到50 年前,你却没办法杀死你的祖父。也许行凶过程中被人拦住了,也许你
以为杀了他了,其实他没死,也许你根本找不到你祖父,也许你虽然杀了祖父,
但是那会儿你祖母已经怀上你父亲了……大概就是这样,反正就是说你杀不了你
的祖父,或者改变不了你已经存在的现实。”

我:“嗯,这个我明白了,悖论不存在了。”

他:“你说对了一半,悖论的确不存在。但是你可以在你祖母怀上你父亲前
杀死你祖父……”

我:“你等等,那不还是悖论了吗?我的父亲那样就不会出生了对吧,那我
怎么存在的?怎么回去杀死祖父的?”

他:“实际上,你杀死了你的祖父,你的父亲还是会存在。只是,在你杀死
的那个宇宙不会存在了,包括那个宇宙的你也不会存在了。”

我:“那个杀死祖父的我哪儿来的?别的宇宙?”

他:“是的,这就是多宇宙。实际有你存在的宇宙,有你不存在的宇宙;有
你中了大奖的宇宙,也有你没中大奖的宇宙;有你已经老了的宇宙,有你还是婴
儿的宇宙;有希特勒战败的宇宙,有盟军战败的宇宙,还有希特勒压根就没出生
的宇宙,甚至还有刚刚爆炸形成的宇宙……很多个宇宙。

我:“很多?有多少个?”

他:“我不知道,虽然我所在那个宇宙的地球科技比你们发达很多,但是我
们那里的科学家们至今还是不知道有多少个宇宙。总之,很多。”

量子物理教授:“他说的那些在量子物理界目前还是个争论的话题,而且我
们对多宇宙的说法是:宇宙在不停的分裂,有无数个可能。但是他告诉我宇宙不
会分裂,就是N 个,已经存在了。”

我:“同时存在?”

量子物理教授:“没有时间概念,只能从某个一宇宙的角度看:那个时间上
稍早一些,这个时间上稍微晚一些,还有差不多的……”

我转向他:“是这样吗?”

他:“比这个还复杂,在你说的同时概念里,有下一秒你眨眼的,还有下一
秒你舔嘴唇的。”

我忍不住眨了眼又舔了一下嘴唇。

我:“原来是这样……你是说在你们那里能确认多宇宙的存在吗?”

他:“是的,否则我也来不了这个宇宙。”


著作《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 出版社: 武汉大学出版社   

高铭,1974年生于北京,初二辍学,目前在某公司任职影视策划总监。自认为死心眼一根筋,对于探索未知事物总是有无尽渴望。曾一度沉迷于宗教、哲学、量子物理、非线性动力学、心理学、生物学、天体物理等学科。近年开始对精神病患、心理障碍者、边缘人的内心世界产生强烈好奇。   

高铭从2004年至2008年的4年间,高铭通过各种渠道,利用所有的闲暇时间,探访精神病院、**部等机构,对一百多名“非正常人群”进行近距离接触,近日出版国内第一本精神病人访谈手记――《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内容引起剑桥物理研究院等机构的关注。近日,他在北京接受本报记者专访。   “有人说这本书有意思,我觉得这本书不好玩,我在写一个大悲剧。他们知道很多东西很了不起,但是他们没有释放出来,你不能了解到他们的目的。我跟他们接触很多,并没有看不起他们,我很尊重他们的存在,但并不代表我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