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宠库】 忆猫(二)——吃错药

在镇上住的时候,家里有一个院子,院子里的一株葡萄占了半扇天空。夏天的时候放一个大水桶在葡萄树底下,可以一边玩水一边吃葡萄,我很喜欢这棵葡萄树。猫也很喜欢,经常爬上爬下,快活的很。

大概是某个暑假的中午,猫忽然冲到客厅里,伴随着大声的嚎叫。我跑过去看,它又从客厅冲到院子里,我妈追在后面喊,都把门关好!别让猫进屋!我慌慌张张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妈过来把门拽上,不许我出门。

猫在院子里横冲直撞,我被吓得扒在窗户上哭。我妈说,它可能吃到耗子药了。我说把它放进屋呗,妈妈不许,因为猫现在可能会抓伤人,而且可能会把床和柜子什么的吐脏。我觉得它要死了,呜呜呜地靠在窗户边哭。过了一会儿,猫折腾累了,脏东西也吐出来了,蜷在墙角不动弹。妈过去给它擦嘴,喂它喝水,然后——到了晚上,它又围着人要东西吃了。

这件事对猫来说似乎没留下什么痕迹,我却在心里琢磨着要是哪一天它死了,我该把它放哪儿呢?我在家里翻出来一个装酒的盒子,里面是那种黄色的绸子面料的布,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大小刚合适。接着又去屋后的沙地上试着挖坑,很好挖。挖完满意地回家了,嗯,以后它要是死了就这么处理。

关于屋后的沙地还有一件小事。以前在某个时候蜻蜓会特别多。我跟姐姐拿大扫帚去捂蜻蜓,玩了一会儿有的就死了,于是我们就埋到沙地里。第二天挖开看看,已经被蚂蚁肢解得七零八落了。那天挖完坑我还跟姐说,猫要是埋在那边多长时间能被蚂蚁分完?

猫很幸运,没有被耗子药毒死。它继续在葡萄树上爬上爬下,葡萄树继续结成串的果子,夏天继续那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