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卦占星中Lily对接纳概念的应用(Lily use of reception in horary)

  卜卦占星中Lily对接纳概念的应用(Lily use of reception in horary)
  转载请注明A.S.C卜卦占星推广组(http://site.douban.com/180809/) 以及翻译校对人员ID
  作者:Deborah Houlding
  译者:袋鼠 sugar 苏达

  Lily use of reception in horary
  卜卦占星中Lily对接纳概念的应用

  “接纳”在传统占星学中被视作是最有力的论断考虑因素之一——其于相位接触中的存在足以完全颠覆我们原本预想的星体涵义。尽管它常常被提及,然而对于许多学生来说,“接纳”的定义和在论断中的实际使用依然是如坠云雾。接纳的定义究竟为什么被混淆了,我们已无从考证。然而,一旦我们将令人困惑的源头截断,接纳这个概念其实是非常简洁明了的。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写基础教育书的作者,他们认为对典籍广阔的涉猎相对于现代学生所涉足到的世界面更能加深对专业术语的理解,并且,他们的术语总是缺乏一定的准确性,因此我们希望本篇文章可以帮助读者辨明这些术语解释。只有经历过对“接纳在论断中的使用”这个问题的详细探求后,我们才能知道它的规则,以及完全意识到其重要性和意义所在。
  大多数学习卜卦占星的学生是通过William Lily在17世纪所著的《基督占星》而对“接纳”这个词有所认识的。Lily的著作不仅将我们的注意力拽回传统技术的价值所在,同时也界定了我们对其的理解,他在此方面的努力,其影响之深远难以用言语描述。正如Maurice McCann在他的书The Void of Course Moon中所提及的:
  “……它(指《基督占星》)在当今卜卦占星的学习中是最完善和最有影响力的一本书。没有一本其他的著作不受其恩泽,也没有一本可与之匹敌。而且,对于众多占星学者来说,也再没有其他更广为人知的、更能够学习到如何使用规则和解决问题的著作。这本书在西方占星世界被广泛使用,对占星师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通常来说,各种论断技术上的问题都可以通过学习《基督占星》获得解决,然而,这需要对Lily所写的文字进行高技巧的解读,因为Lily从来不是一位让人容易‘读懂’的作者。” [1]
  并无冒犯之意,但是说到Lily写作含糊不清这件事倒是并非空穴来风。我们不应该过多的仰仗Lily的著作,然而随着对Lily的考虑不周——他没有仔细的审视自己所选择的词汇——那些可能被后世所运用的词汇;(先将以下情况排除在外:未来的学生未必不会被强迫去重新学习那些哲学思维——那些被Lily的同时代的读者视作理所当然的哲学思想)。McCann's所述之“这需要对Lily所写的文字进行高技巧的解读”算是一种提醒,提醒我们在阅读Lily的著作时不宜草草做出定论。这对于我们解读Lily所定义“接纳”是非常中肯的建议,因为Lily对于“接纳”这个术语的定义非常模糊,也误导了许多的学生——甚至从他们最开始被介绍此概念时!在第112页,他如此定义:
  接纳
  接纳是指当在所问事情中的两颗象征星恰好位于彼此的尊贵之地;譬如太阳落座白羊,火星落座
  狮子;这里存在两颗行星形成了因为“彼此位于对方之入庙地”的接纳;而且这也是所有接纳中最有力的。当然也还有其他的,譬如三分、界、面,如果是日生盘的卜卦盘或者是本命盘:当金星落白羊24°(译者注:白羊24°为火星界),且火星落双子16°(译者注:双子16°为金星界)[2],这就形成界的接纳:火星在金星界,金星在火星界。
  这种方法被大量使用于下列所述情况;许多时候,当事件的影响无法通过相位表现时,或者当象征星和其他星无相位时,或者当象征星所承诺的可能性被刑冲相位削弱时,然而若是主要象征星之间形成了互容,那么影响力便可没有受到太多阻力的传达到对方。
  Lily的确没有给出一个关于“接纳”的清晰的定义,因为这仅存在于“互容”中——一种要求两颗星体同时接纳对方的情形。“接纳”其本身并不需要星体互相位于对方的尊贵之地。尽管Lily说的很清楚他只是在探讨“互容”,尤其在书中最后的段落中,他没有使用他一贯的术语。
  最终,学生们可能错误地假定他后文中提及的所有“接纳”仅仅存在于两星标准地互容时,导致了在其余许多重要篇章中,学生对他又提出的“接纳毫无意义”形成了困惑。
  通读《基督占星》后我们可以发现:Lily对于“接纳”这个术语的运用是十分随意的;有时他只是指代互容,但更多时候,他用这个词的方式和他用“接受”这个词的方式是相关联的——“接受”的意思是表明一星与另一星成相位,而且后者正处于前者的必然尊贵地,例如,月亮落座狮子且与太阳成相位,则月亮被太阳“接受”,因为太阳是狮子的守护星。我们也可以说是太阳接受了月亮,也可以说是太阳给予了月亮一份“接纳”,Lily有时候采用前者说法,有时候又是后者。他有时甚至会同时采用这两种表达方式。
  “如果行星于此位置的确接纳了月亮或者一宫主,则所问事情将发展良好,如果没有形成接纳,则相反。”——P446
  因此,若太阳和落座于狮子的月亮成刑相位,太阳依旧接纳月亮,尽管我们通常认为刑相位表示事情达成的困难。
  我们经常需要根据常识和Lily的上下文来决定他所用词语的真正含义(例如接纳或互容);就好像Lily在使用“接收”这个词时,我们应当谨防它可能同时意味着“被承认”。
  “当上升守护星处于太阳光束下的时候,通常意味着此星被接纳。” [3] ——P130
  或者他也可能指代的是某个星体接受另外一颗星体的入相位。[4]
  接纳并不仅仅指代互容,对这一个概念的误解导致了许多人的困惑。现代的作家,经常假定所有涉及到“接纳”这个词的,都应当包含双方的“尊贵接纳”,错误地对互容和接纳的定义进行了区别,他们认为,互容必然意味着两颗星体于同样力量等级的尊贵地相互接纳(例如入庙式接纳:火星落座金牛,金星落座天蝎;或者擢升式接纳:木星落座白羊,太阳落座巨蟹……等等)实际上,先把Lily这个不完整的定义放到一边,我们可以看到:Lily使用互容这个词仅仅是为了强调说“接纳”是一个双方的概念——因此两星彼此接纳,故而形成互容。这也同样适用于我们在讨论“一星在另一星的入庙地,后者则处于前者的擢升地”这样的情况,因为“尊贵接纳”是一种联系紧密的表现。 [5]
  现代占星学生喜欢将这种在不同尊贵地形成的双方接纳称作“混合接纳”,但这并非Lily所用的术语,尽管他在各个不同的尊贵地都运用了星体之间的互容理论。
  现在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多的架构都以Lily对“接纳”的运用而建立起来。正是因为他在传统论断技巧上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因为学生众多且对lily的著作理解上有所偏差,使得现在许多古籍的翻译都出现了有偏差的甚至直接反驳Lily的论断方法。令人遗憾的是,许多学生过度沉迷于Lily在《基督占星 卷一》中对于各种术语的简短定义中,我们可以发现Lily对这些术语的定义其实不甚上心,这可能是因为他觉得他的观点完全可以通过案例来得到理解,一旦我们将我们自己原有的固定思维放下,我们就会发现Lily对于“接纳”的介绍和运用不仅在定义上,同时在实际操练中都是是非常具有条理性的。[6]
1
  弥补缺失
  尽管互容看起来是一个非常容易理解的概念,但是要想完全意识到它的价值和益处(或者有害处)是不太可能的。除非我们首先能够对“接纳”的含义存在有一个非常清晰的了解。Lily在他的前言卷中没有给出定义,但是通过对大量卜卦卷中案例细节的推断,这些定义也是非常容易掌握的。弥补了这些方面的信息缺失(虽然这就意味着我们得接受无定义的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对刚接触占星的学生描述“接纳”这个概念时,就应当包含以下的几个方面:
  接纳
  当A行星与其当前所落星座的守护星B、或者与其当前所落星座的擢升星C、或者与其当前所落星座的次要尊贵地——界,面,三分守护星D呈相位,则以上尊贵之地的守护星被称作能给予A星一份接纳。举例来说,若金星落白羊座且与火星呈相位,火星则接受金星入其守护地,并因此给予金星一份接纳。A被B星接受或者被给予接纳,就相当于A星接受了B星的荣耀和力量。作者将金星在此的位置比作受到了主人尊贵敬意和招待的来访者。在此位置时,金星受到了火星的关注,并且也被火星安置到了可以利用其力量的位置。金星可以借用火星的力量,同时不必过于担心火星潜在的破坏性会及于自身——因为金星身为火星的客人,火星的任务就在于满足金星的需求,同时将她的一切都纳入自己的保护之下。
  我们通常理解的是,只有当形成相位关联时,接纳才会产生。正如12世纪的占星师Ibn Ezra所说:
  “当A星与另一颗位于A星尊贵之地的行星形成合相或者其他主要相位时,接纳才会显著。位于A星尊贵之地包括位于其入庙地、擢升地、三分主星领地、界主地、面主地。”
  但是,Ezra在这里也提到了一种叫做“开明”的情形:
  “任意两星之一在对方的入庙地或擢升地,或者在其任何的尊贵势力影响之下。那么,尽管他们并未与彼此形成合相或其他相位,他们之间仍然会存在接纳关系。”[7]
  因此,这似乎就回答了当下对于“若两星之间未形成相位时,此份接纳是否存在重要性”的争论。就好像Lily在他的序言中暗示的那样,接纳需要有相位的存在,但是若是没有相位,接纳的益处其实也是可以期待的。
2
  接纳的益处
  可以想象,在相位体系当中存在接纳会具备很多益处。今天早些时候,当我在写这篇文章并且脑子里思考着接纳的时候,一位邻居来拜访我,并谈到之前被解职的一位同事。她评论说,这位同事能力上的不足从一开始就很明显,但是大家当时都愿意做出让步,给他这个机会来帮他克服自身问题。而他的离职恰恰证明了他从未接纳过这些机会,而是对这些能让他变得更好的机会视而不见。这场对话勾起了我对缺乏接纳的相位中所潜在的阻碍的思考:机会被提供出来,但是他们并未接受。接纳保证了相位相连双方能够唤起对方的注意,保证其前景得以充分开拓。
  Lily极少把接纳作为相关象征星的描述因素来使用,至少与他对尊贵重要性的关注度——当他衡量行星先天禀赋的多少,进行对比来看时,前者少的令人吃惊。他对接纳的使用主要用于确立他们之间的相位影响力的大小。从他的解盘案例来看,当问卜者的象征星被问题象征星在其主要尊贵地(比如入庙或擢升)接纳时,他认为问卜者的意图是受欢迎的,可以提升问卜者获得满意解答的可能性。
  但是,接纳的所有优点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星体力量被保护。尽管凶星可以带来伤害,但是在其尊贵之地的荣耀迫使它在与其他位于其尊贵地的行星联系到一起时,必须抑制住自身的破坏性。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整本《基督占星》出现很多这样的情况:问卜者的象征星与凶星呈相位,会破坏事件达成的可能性,除非凶星在其尊贵地接纳了问卜者的象征星。但是要想让接纳的影响力尽量可靠,那么象征星就应该通过入庙或者擢升而被接纳,或者至少存在三分、界、面三种次要尊贵中的两者。[8]
  这项原则也适用于形成凶相位时——如果问卜者的象征星被接纳,那么预期中的破坏就得到了缓解,因为这提供了某种保护,用来对抗提供接纳的行星在凶相位中产生的破坏性影响。当吉相位形成时,接纳是一种奖赏,但是并不一定保证问题的成功解决。正如Lily在186页中所说:
  “如果是拱相位或六合相位,不论象征星是否得到接纳,事情得以进行,前提是此相位是入相位而非出相位。”
3
  论断应用
  参考Lily在《基督占星》173页中的段落“他是否能从他想要的人那里得到金钱或物质呢?”卜卦盘告诉我们的是,如果问卜人想要从另一方手中获得借款,或者想要别人帮他偿还之前的借款,那么象征星如下:
  l一宫主和月亮代表问卜者
  l二宫主象征问卜者拥有的金钱
  l七宫主象征问卜者想要从其手中获得金钱的另外一方
  l八宫主象征对方手中的金钱(正是问卜者所求)
  Lily告诉我们寻找1宫主(或月亮)和8宫主之间的相位,作为金钱需求能得以满足的迹象。如果这一迹象存在,那么假设8宫主是吉星,或者形成吉相位,我们就不必考虑需要接纳,而是得出事情顺利实现的论断。然而:
  “如果有凶星在8宫,或8宫主为凶星,并且接纳了1宫主或月亮,那么问卜者的愿望将会实现。但是如果不存在接纳,那么问卜者的要求就难以实现。而且即使是要求得到实现,其中存在的困难和艰辛之多,也会让问卜者宁愿事情不曾实现。”
  问卜者象征星与凶星相关联,凶星潜在的破坏性被8宫(8宫主或落8宫中)的象征意义加强了,这显然可以视为对问卜者的威胁。凶星暗示着破坏,8宫则预示着损失。然而当问卜者象征星被8宫主接纳,即使该星所落的位置是破坏性的,或者本质上是凶星;该星仍会抑制自身的伤害本能,并允许1宫主进入其领地,利用其能量。1宫主所求的是金钱,相位连接允许其获得金钱,而接纳则保证其免受损伤。如果没有接纳带来的好处,问卜者象征星就会完全暴露在8宫主的天然凶性所象征的伤害和损失之下。因此Lily警告说,在此情况下,即使问卜者获得了金钱,也会宁愿自己没得到过。同样,他告诉我们,8宫主落在1宫或2宫,而没有形成接纳,也会带来拒绝和偏见;然而只要凶星接纳了1宫主或月亮,与凶星的相位还是能够保证事情达成。
  接纳星被允许进入对方领地的这个概念是把双刃剑,1宫主被8宫主接纳可以证明,1宫主被允许从8宫主那里获得他想要的东西,且不必惧怕对方敌视的反应。但是同样,当8宫主进入1宫主的领地时,8宫主也可以利用这种情况。通常来说,因为8宫主的本性为凶,它对问卜者的影响是不利的。我们可以把这比作——问卜者将认可给予一位不速之客,而他进入此地的意图却是偷窃。可能古代对接纳的理解有着更加原型化的影响,因为这项原则在吸血鬼传说中得到了完美证明——传统规定,除非得到受害者邀请,否则吸血鬼不能进入其领地而杀人。我们都知道一旦吸血鬼被邀请到受害者家中后会发生什么事。
  这就是为什么互容接纳对问卜者而言并非总有益处的原因之一——尽管通常来说,互容对问题指向了一个有利的方面。正如Lily所述,它表明了互容双方的共同满足,但是在某些情况下,这种结果不太可能发生,而我们宁愿看到只有问卜者获得满足的征象。Lily在文中举了个关于死亡可能性的例子(408-409页),Lily写到:
  “如果上升守护星与该星合相或定位接纳该星,而该星是8宫主,那么不管他是吉星还是凶星,他将除去所有妨碍他完成使命的行星…”
  但是他接着解释说,如果1宫主被8宫主接纳,那么这一死亡论断就不成立。然而,因为这种情况下,或者死或者生,只有一方可以获胜,我们不能期望互容使双方都得到满足。当存在互容来恢复死亡威胁的平衡,我们可能会争论说,这种接纳的益处是无效的,或者其效应被抵消了:
  “因为如果8宫主接纳了1宫主,而1宫主也接纳了8宫主,那么不论吉凶,你都会同样担心问卜者的死亡;但是如果8宫主接纳了1宫主,而不存在互容接纳,则不必担心。”
  令人有点困惑的是,在同一个问题上,还有另外一些文字说明的是,互容仍然可以带来一些益处,可能因为Lily是从多种持矛盾意见的源文献中得出的结论。但是如果我们转向最近Robert Hand[9] 对Masha’allah的著作《关于接纳》的翻译,我们可以看到,Lily在《基督占星》408页中对待“问卜者的死亡”是多么忠实地再现了8世纪原始文献的逻辑。Masha’allah写到:
  不论8宫主是吉星还是凶星,它都象征死亡,因为它与1宫主呈现对立状态,除非接纳从双方当中进行调解并击退死亡。也就是说,当8宫主接纳1宫主,或者1宫主持有来自8宫主的定位接纳,那么接纳力量就是很强大的。而如果是1宫主接纳8宫主,这种接纳的力量就很虚弱。不管怎样,在天意指引下,8宫主并不会完全摧毁1宫主。
  Benjamin Dykes也在Bonatus的著作中发现了相同的论断态度,并且也运用了生动的例子来说明接纳的影响,经过他的允许,我们将其转载如下:
  我最近看了一部关于第三次圣战的电影:Kingdom of Heaven,其中的一个场景让我想起了“接纳”这个词,它看起来就像是我翻译过的Bonatti的某些文章的概念。场景是这样的:两个十字军领主被萨拉丁俘虏,带入帐篷。萨拉丁给予其中一人冰水(萨拉丁打算待其如宾)。另一人也拿了水,但是萨拉丁并未招待他,最后杀了他。
  以上,萨拉丁的帐篷中有两个敌人,但是其中一个被礼貌地接待,另一位却没有,萨拉丁没有义务保护他未招待的那位,他只将自己的保护给予他赞赏的那一位。
  在Bonatti的关于疾病的卜卦资料中,他反复强调如果一宫主(病人)被八宫主(死亡)接纳,那么这个病人不会死亡,但是若是情况相反,那么他将死去。为什么呢?我认为,上面关于Saladin的类比(Saladin=八宫主)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这个理论。当一颗行星被接纳,那么他会被接纳它的行星照顾,敌意也随之终止;并且,被接纳的行星也有它平时所具有的能力。现在,如果一宫主被八宫主所接纳,则八宫主不会杀死病人,而且一宫主也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生存。但是如果一宫主接纳了八宫主,那么八宫主则得到他想要做的事:杀。 [10]
  即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例子简化了事件本身,但是接纳不能被看成是可以解决问卦者的任何困难,不管这困难有多难。这些涉及到一宫主和八宫主的单方面接纳的影响的例子,在阐明被接纳的保护作用方面是非常有用的。莉莉在185页中告诉我们:当一颗象征星与一颗灾星形成相位,除非此时有接纳介入,否则(发问的)事情是不能达成的,这份接纳即使微弱,但是非常的恳切,它给予了一份不稳定的承诺。如果接纳了象征星的那颗行星本身不受凶星伤害,我们则对事件的达成有了更多的希望。
  在象征星与凶星成相位或象征星形成凶相位的情况下,虽然我们可以依赖接纳去减轻事件达成中的困难。但是我们不能寄希望于由于这种情况而变得虚弱的象征星去克服这些困难。
  “…判断,如果接纳介入,不论形成刑或冲相位,如果其中一颗行星带有凶性,则接纳无法(为事件的达成)提供任何好处;若被接纳的行星受到妨碍,接纳同样不能带来益处,但是如果接纳在拱或六合相位中产生,你可以相信事件能够达成;或者如果行星在此时被带有吉性的行星接纳,那么不论形成哪种相位,即使是刑或冲,事件都会达成。”
  总之,如果我们的象征星带有凶性并且形成了凶相位,那么接纳提供不了帮助。如果被接纳的行星受到阻碍也是一样。如果接纳象征星的行星处于庙旺之地并且很有力,就能够重燃希望。占星师必须牢记Lily的观点,同时慎重地评估(行星力量)来形成判断:
  “我们不可能给出这样一些能够普遍适用的定理,因此,我建议每个练习者要很好的衡量问卦者的情况和象征星所可能表达的意义,从而形成自己的推测。”[11]
  本文正如一位老道的学者向学生传授经验一样指出Lily的观点是最好的。尽管“他不是一位通俗易懂的作者”这个观点可能是真的,但是Lily的观点还是很明确的。如果你无法自己分析出来,就不要指望能套用Lily的观点而不形成你自己的结论。记住——你自己也可以是规则!

  注释与参考文献:
  l1] Tara在1997年出版的刊物。关于这本刊物的具体细节请移步http://www.tara-astrology.com
  l2] 原文献存在排版错误,原文是这么写的:“所以金星位于白羊座24度,火星位于白羊座,处女座16度。” 17世纪在Lily之后发表文章的占星师们,在其自己的介绍性定义里紧紧地追随了Lily的观点。John Gadbury甚至用金星位于白羊座24度和火星位于处女座16度这个相同的例子来展现界的接纳,让我们毫不质疑Lily带来的影响。
  1658年出版的《Genethlialogia, or he Doctrine of Nativities Together with The Doctrine of Horarie Questions》中第43页。
  l3] Lily也许也把reception作为其本义来使用,或者暗指一个相位的接纳:“考虑到凶星阻碍象征星(即象征问卦人)其从定位星那里获得接纳,或者象征星形成凶相位”,第305页。
  l4] “看两者中谁运行的更缓慢,谁就是提供接纳者。”第447页。此处的“提供接纳者”指的是被形成入相位的行星。回顾占星学中定位的含义,定位和定位星是从文章“古代作家对于接纳应用的简单比较”中提出来的 。
  l5] Lily也在176页中提出了单向接纳的说法。当他提到‘互容’时,通常表明的是两星互相接纳。例如315页和372页。法国占星师Jean-Baptiste Morin更清晰的提出了“接纳可以是互容也可以是单向”这一观点,他提出此观点的时间比Lily早一些,但是世人并不认为此观点来源于他。
  Anthony Louis LaBruzza将西班牙版的著作Pepita Sanchis Llacer翻译成Astrologia Gallica Book 18 The Strengths of the Planets。(AFA出版社,坦佩,美国,2004年)
  l6] 之后的文章“古代作家对于接纳应用的简单比较”中提出的关于接纳的定义,与Abu Ma'shar, Masha'allah、Al Biruni, Ibn Ezra等人提出的一样。摒弃对Lily的误解之后,可以看出,他们给出的定义与Lily在第一卷中使用的概念相近。Steven Birchfield在他最近的文章“接纳“中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Lily 对“两颗行星通过入庙形式接纳,当然是所有接纳中最有力最好的”的陈述,应该清楚的表明了入庙不是接纳的唯一形式,但是这种接纳是最强有力的,能够促成发问事件获得毫无阻碍的达成。但是也应该清晰阐明的是,这不是唯一一种可以影响事件达成的接纳形式。Lliy并没有说这是唯一的接纳形式,而是说这是最有力最好的接纳。我确信Lily的意图在于告诉他的学生,接纳的形成总是能够起到作用。Bonatti和Masha’allah给出的关于接纳的卜卦案例中,清晰的说明了互容接纳并不是唯一的一种让事情达成的接纳,单向接纳也可以使事件达成。
  下面的网址上有电子版http://www.worldastrology.net/articles/reception.html. Accessed 6th September 2005.
  l7] The John Hopkins Studies in Romance Literatures and Languages一书中的番外卷十四;由Raphael Levy和Francisco Cantera编辑,牛津大学出版社在1939年出版,可以在Ascella重印版中看到。
  liberality这个词在别处翻译为“一般性”。参见《古代作家对于接纳应用的简单比较》一文中的文章细节,此词是从该文中提炼出来的。
  l8] 古代作者常用到这个标准(例如Abu Ma’shar关于接纳的定义)。Lily在第408页阐述了他对这一标准的认识。“如果上升守护星与凶星形成入相位,而凶星并未通过入庙或擢升接纳它,或者也没有通过其他两种次要尊贵形式接纳它,并且月亮在当时也是不吉利的,那么就象征了问卦者的死亡。”
  l9] ARHAT出版社在1998年出版。这里提及的这篇文章,以及文章中得出的论断,可以参见下面网址中的演示章节http://www.robhand.com/recept.htm
  l10] 关于接纳的进一步讨论请关注Skyscript 论坛,网址如下:
  http://skyscript.co.uk/forums/viewtopic.php?t=952
  l11] 基督占星 第4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