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家十要》袁樹珊

《星家十要》
  民國袁樹珊
  先君子課讀之暇,嘗以醫蔔二學授阜曰:讀書而達,固可身列廟堂,為蒼生造福;讀書而不達,亦可籍一藝以自立。昔賈誼有雲:古之聖人,不居朝廷,必在蔔醫之 中。良以蔔可決疑,醫可療疾,同為民生日用所必需。阜資性椎魯,賦命亦薄,未能讀書上達,以慰先人。尚幸于醫蔔,少役心力。每讀陳實功《醫學十要》、張路 玉《醫家十戒》,不禁歎其存心之厚,立論之高,誠為醫家寶筏。愛不揣譾陋,特仿其例,著《星家十要》,其宗旨不外司馬季主與臣言忠、與子言孝之意。至於學 問、廉潔二條,尤為扼要,質之同志,其不以餘言為河漢乎。乙卯十月初一日,自記。

■學問

  長安趙展如中丞序《子平真詮》雲:星命雖為小道,而所系大焉。近世術士,為糊口計,莫能深究其理,故學術多 不精。學術不精,則信者寡。信者寡,則非分之營求愈熾,而安命者愈希。君子憂之,觀此可知學問之道,貴乎深究其理。然欲深究其理,宜多讀書。不僅宜多讀星 命書,凡經、史、子、集,有關於星命學者,亦宜選讀。既增學問,又益身心。用之行道,則吉凶了然,批談不俗;用之律己,則行藏合理,人格自高。有心斯道者 首當知此。

■常變

  趙展如中丞雲:祿命之說,未必盡驗,然 驗者常十之七八,其或因山川風土而小異,由門第世德而懸殊。又一行之善惡,一時之殃祥,忽焉轉移於不知,此則常變之不同,造化之不測也。要其常理自不能 廢,而常人多不能逃,觀此可知人之命運,間有不驗者,因常變不同也。常變之不同如此,但以常法繩之,安得不毫釐千里哉。為星家者,欲求事功圓滿,萬無一 差,必須參以人情物理,詢其山川風土,門第世德,以及生時之風雨晦明,而尤須鑒別其心術之善惡,處世之殃祥,然後定其富貴貧賤,壽天窮通,乃可合法。

■言語

  孔子曰: 敏于事而慎於言。梭格拉底曰:天賦人以兩耳兩目一口,使人多聞多見而少言語,此皆寡言垂教者也。雖然,雄辯亦學問最要之事,故教育家之講授,演說家之演 說、皆非雄辯不為功。推而至於星蔔家,亦何獨不然。總之言語之道,宜忠實,忌阿諛,宜雅馴,忌卑陋,宜從容,忌躁急,至於繁簡得當,巨微腦點,尤為要訣。

■敦品

  孔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 言,非禮勿動。凡此四者,可以表示人之心術邪正,品行賢愚也。若不於此等處做工夫,而惟尚服之華美,陳設之精緻,終不免為明達君子所輕視。故吾人欲知敦 品,當以視聽言動為本,衣服陳設為末。苟能如是,則信用遠孚,聲名振大,有不期而然者。此固盡人當知之理,為星家者,尤宜注意。

■廉潔

  孔子曰:見利思義。《曲禮》曰:臨財毋 苟得。蓋順取之財為義,逆取之財為苟得。盡我所長,忠告善道,而得報酬者,此為順取;苟且塞責,偽言欺人,而得報酬者,此為逆取;順取者,數雖钜亦不失其 廉潔;逆取者,數雖少亦不免為貪污。吾人處世行道,當以廉潔自勵,而以貪污為戒。

■勤勉

  司馬季主曰:言忠臣以事其上,孝子以養 其親,慈父以畜其子。又曰:其譽人也,不望其報,惡人也,不顧其怨,以便國家利眾為務。故為政客言,當勉以忠君愛民,顯祖流,如楊椒山詩雲;男兒欲繪淩煙 閣,第一功名不愛錢,之類。為刑官言,當勉以虛心聽訟,勿逞意氣,如書雲,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歐陽修《瀧岡阡表》雲:求其生而不 得,則死者與我皆無恨也,之類。為武員言,當勉以身先士卒,捍衛國家。如曾子雲:戰陣無勇,非孝也。馬援雲:效命疆場,男兒幸事之類。為有老親者言,當勉 以色養無違,如孟郊詩雲:誰言寸愛心,報得三春暉。古詩雲:萬惡淫為首,百行孝為先,之類。為有幼子者言,當勸其教養兼施,如古人雲:子孫雖賢,不宜溺 愛;子孫雖愚,亦貴讀書,之類。至於為富貴者,宜勸其學寬。為聰明者,宜勸其學厚。為士者,宜勸其敦品勤學。為農者,宜勸其盡力田疇 為工者,宜勸其專心 技藝;為商者,宜勸其誠信無欺。此皆星家應盡之天職,不可不知。

■警勵

  甯陵呂叔簡曰:奔走營運則生活,安逸惰慢則死亡。蓋生活為萬事之根本,人無生活,則不能仰事父母,俯畜妻子,而亦不能保其生命也。故凡為失業之人推命,務勸其棄大就小,自營生活。尤須以先哲格言,求人不如求己,能屈始可能伸之義,反復開導之,萬不可使其因循坐誤,年復一年,致蹈閒居喪家之覆轍。古雲: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為星家者,能不盡力以警勵之乎。

■治生

  孟子曰:有恆產者有恒心,無恆產者無恒心。苟無恒心,放僻邪侈,無不為己。管子曰: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如是觀之,財產之關係於人,不亦大乎。故凡為人推命,當囑其于得意時,撙節用度,力戒奢侈,以有餘之資,多置恆產,免致失意時,一無憑藉,而貽悔無窮。至於為紈 子弟推命,又當勸其保守舊業。毋求急功,以免失敗,此為星家必要之議論,不可不知。

■濟貧

  孔子曰:一言而興邦,一言而喪邦。言論 之關係,不其大乎。故凡為貧困難堪之人推命,雖一生真無好運,亦不可直率說明,斷絕其希望。須婉言曰:大富由命,小康由勤,君能勤勉職業,節省消費,他日 又得某運以補助之,不難發達,此非虛偽阿諛,蓋不如是不足以保其生命也。至於潤筆、務宜壁謝。為星家者,不能以金錢濟貧,已屬憾事,又豈能吝此區區智識 哉。

■節義

  宋弘曰: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 先哲雲:富不易妻。今人往往稍一得意,輒有屏妻寵妾之行為,不義孰甚焉。凡為此等人推命,務以婉詞勸之,使其琴瑟調和,俾免家庭惡感,此星家應有之言論, 亦大聖與人為善之微意也。若為育子而欲納妾者,又當勸其慎擇。至於孀婦改嫁,當察其貧富,及有無子息以為斷。若家貧而無子息者,既無贍養,又無希望,不得 已而再醮,姑置不論。若有子息,雖家貧亦當勸其茹苦含辛,撫孤守節。若家道饒餘,即無子息,亦當勸其早立承嗣,固守節操,且可以古之節婦而得青史留芳,彤 管揚休者,為之模範,使之堅定不移,而成美德。此為星家應盡之天職,亦維持風化之一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