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并不完美的完美男人:克洛泽

其实过去的某些难忘日子,我看欧洲杯或世界杯,就喜欢一个男人:德国队的克洛泽。

虽然是德国人却出生在波兰,虽然外形俊朗却无比恋家,虽然名扬四海却总是非常低调——除了翻跟头的狂放与风一样的潇洒,不好意思,我喜欢潇洒的男子,一个男人可以其貌不扬,可以不修边幅,可以没有钱财外带漂亮的女朋友,但一定要很潇洒或貌似很潇洒:敢爱,敢恨,敢于付出好比敢于放弃。于是摆一下,哇塞,球进了········

看克洛泽,除了他一米八几的身高,还有两大看点:一个是挺直的鼻梁,另一个是深邃的眼睛。于是,当两只未免有情的眼球挂在他的鼻梁上方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感叹:好帅!

昨夜从南充回来,我打开电脑反刍似的回顾德国削平希腊的神采。克洛泽,在关键时刻打进关键的第三个球,从而为德国队挺进四强打消了一切一切一切的——悬念。从而让那些眼球只盯着戈麦斯的某些童鞋们大跌眼镜:我一直坚信,一个当过木匠喜爱钓鱼并貌似喜欢网球并弹过钢琴的“多样文化”的支持者,不可能在他足球生命的难以臆断的“尾声”不发出让人叹赏的什么呢?那肯定不好说是——余光吧?如果我们还没有忘记马特乌斯。

有的时候,人会遇到低潮。什么是低潮呢?就是你觉得也许你是很OK的,但全世界都会让你显得很不OK的时分。人生就像足球,时机未到你会像奔跑乏力的C罗那样缺乏机会,但一旦你的时运一到,你就好比韩日世界杯的克洛泽:用三个球的帽子戏法向世界证明,即使是沙特的弱旅,我们德国队也会踢得很认真,因为有我,克洛泽。

再从“庆祝花絮”来看,克洛泽至少有三种套路:一进球后双膝弯下高速向前一阵俯冲,然后手指做“OK“状,然后倏地一声站起一个由下而上急速的上勾拳,很掏心,很提神;或者一阵貌似平静的小跑,双手敞开飞翔着,然后猛地一个利落的空翻,犹如一只俊逸的天鹅:优雅,优雅,还是优雅,很提神;或者什么都不做地走到角球发射处,对着想象中的观众:十字划完后拍拍自己的胸口,然后剑指观众然后再指向自己捏紧拳头:看,我就是,克洛泽!你们很棒我也很OK········我靠,同样很提神。

于是,嫁人当嫁克洛泽的流行段子,就这么产生了:

他会做木匠活。成为职业球员前,他当过3年木匠,会修房顶、做家具。(来源:南方都市报 南都网)
他会弹钢琴。身为钢琴王国后裔,他学过6年钢琴,曾担任拜仁乐队键盘手。

他专一。结婚8年,从没闹过绯闻,不管男女。

他身高1.84米,五官如刀削斧砍般刚毅。

他职业巅峰时年薪700万欧元,即使现在,也有200万欧元。他还代言了从boss到可口可乐到品客薯片的一大堆广告。

他的业余爱好是钓鱼。

他基因强大,生了一对双胞胎。假如还会唱二人转,他简直可以当俄罗斯总统了。

最最重要的是,他会翻跟头。跟著名体操队员纳尼、马丁斯、博阿滕一样,克洛泽的招牌,也是翻跟头。会翻跟头的男人,腰好,柔韧性好,爆发力强。纳尼那样的,翻完跟头还乱吐舌头。传说中那个舌头可以舔到自己的鼻子。

——他是谁?呵呵,克洛泽。

© 2012, 黄慕春.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