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詩的古體翻譯(舉拙作几例)

古希臘女詩人薩福詩歌的古體翻譯
(注:此處不附希臘原文和英文譯本,因為這些古體翻譯文本也是在白話譯本基礎上轉譯的,白話譯本又是在英譯本的基礎上轉譯的,而且在翻譯成古體時,本人也有意象的增減、語境的轉換,不當之處、大失願意之處、有辱原著之處,還望海涵。)
一<独眠>
时已过三更,七曜俱西沉。
迢迢夜流光,偏照独眠人。
————————————
<夜>
月已没,七星已落,
已是子夜时分,
时光逝又逝,
我仍独卧。

水建馥 译
————————–
<月亮下去了>
月亮下去了
七曜星也已西沉
时已过三更
夜迢迢,流光似水
只有我独眠人

周煦良 译

<晚歌>
白日即逝夜星来,牛羊归栏子入怀。
牧童放鞭歌一曲,唱到无声是天籁。
——————————————
<暮色>
晚星带回了
曙光散布出去的一切
带回了绵羊,带回了山羊
带回了牧童回到母亲身边
水建馥 译
——————————-
<傍晚之歌>
夜星啊,白天剥夺了我们的,
你全带了回来,
羊群归栏,孩子们都投入母亲的胸怀。

周煦良 译

<清溪>

垂钓清溪边,睡意催人倦。

煦风簌簌吹,绿叶片片颤。

———————————–

<清流边>
……凉爽清流边,
煦风簌簌苹果枝头,
緑叶片片微微颤抖,
泻下睡意催人困倦……

水建馥 译

<采薇>

于以采兮,饴美之蔷。

于以采兮,饴美之薇。

旦日其逝,终悔弗及。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

<无题>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哪儿去了,甜的蔷薇?
一旦逝去,永难挽回
我不复归,我不复归
飞白 译

<织女曲>
巧手称织女
夜纺三丈余
自见君陌上
茶罢饭不思
不闻机杼声
惟闻女叹息
阿姆来相问
只言体不适
思君未见君
怨君君安知
终日不成章
泣涕零如雨
———————— 注:此首中裁剪粘貼了幾句古詩,只是表明薩福本詩與我國古體詩有想通之妙。
<都怪阿芙洛狄特>
没用的
亲爱的妈妈,我
不能
织完了
你要
怪阿芙洛狄特
尽管她很温柔
她差点儿
要了我的命
她爱上了那个男子

张文武 译

<望月抒怀>
生自持秉性,暗夜见华明。
天上一片月,羞煞万点星。
———————————–
<敬畏她的光芒>
在美丽的月亮旁边
星星们遮住了自己
明亮的脸
它们敬畏月亮的光芒
当她
在最圆之时向大地
洒下银辉

张文武 译

<甘棠>

硕硕美棠

其甘若饴

灼灼红光

独挂上枝

坦坦康衢

夫何者遗

岂采之遗

终难企及

———————————————-

<甘棠>

正如甘棠在高枝上发红了,
高又高的,在树顶最高枝上:

采甘棠者忘记它了——
不,不,哪里是忘记?——

只是不能企及罢了。
————————————【或】

恰似一个又红又甜的苹果高悬枝头,
在树梢上,摘果人不知怎的把它遗漏。
啊,不是遗漏,而是至今无人能摘到手。

——————————————————————————————————————————-

<海螺曲>
远客遗我一海螺,倾耳细听有清歌。
倏然躬身临东海,满胸满怀涨潮波。
潮来积雪千万仗,暗如移影潮又落。
潮明潮暗随起伏,中有游鱼几筐箩。

—————————————
胡安·拉蒙·希梅内斯(加西亚·洛尔迦?)<海螺
——给纳达丽妲·希梅内斯>
他们带给我一个海螺。
它里面在讴歌
一幅海图。
我的心儿,
涨满了水波,
暗如影,亮如银,
小鱼儿游了许多。
他们带给我一个海螺。

戴望舒 译

《月下》古意

独倚欄杆看莎草,水仙菖蒲月中摇。
轻捻曼歌塞耳廓,垕庭唱罢步前朝。
曲折古道待摆渡,蛙声悄然化寂寥。
晚风袭人卷云走,夜色拂乱起暗潮。

附:
汪湖《月下》
独倚栏杆
看纸莎草
水仙和菖蒲
轻笼水中月
飘摇倒影
听蛙声
曲折的耳廓
像一条
古老河道
摆渡这个瞬间
悄然的寂寥
突然,晚风
从某个角落
悄然袭来
拥卷夜云
遮挡了月色
拂乱了思绪

© 2012, 達無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