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手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元素:火
模式:变动
原型:吉普赛人
学生
哲学家

符号:♐

我所寻找的不是一种娱乐,而是理解、理解、更多的理解。我会用理解来填充自己,用每一个毛孔来闻它,将它填塞在每一个毛孔中。有一天这种追寻会让我获得补偿。所有一切都会找到它合适的位置,到那时,我终将能够理解。
―――劳雷尔.科德门

射手的符号

不是弓箭手,而是弓箭。手指因张力而微微发抖,射手放开弓弦。弓弦的曲线弹回原处,将带着羽毛的箭杆射入空中。

箭,它以眼睛看不清的速度在空中穿行,朝云端飞去。如果它有眼睛,它会看到弓箭手的身影越来越小,慢慢变成景物中的一个小点。它将会看到底下的景色象一张地图一样的摊开,简单而清楚。

如果这支箭被赋予了一个头脑,它会充满些什么想法呢?就像一个在山峰上的人,它被一些活力的能量所驱动,会有一些关于全局和体验的想法。谁将我投射到这明亮的天空中?为了什么目的?我在这里的位置是什么?我要去向哪里?我存在的原因是什么?

射手座的目的地

对中世纪的占星家们来说,射手有三个可能的命运。它代表了吉普赛人、学生、还有哲学家。这三者以好、更好、最好的顺序来排列,哲学家被放在最高的位置上。

一旦我们放掉射手的一种表现形式比其它的表现形式更好的想法,那么这三个命运的说法是一种很有效的理解这个星座的意义和目的的方法。

吉普赛人、学生、哲学家。他们的共同点是什么?如果它们每一个都是射手的一种表现形式,那么它们共同的分母必须是这个星座的本质。

在它们三种形式里,心智将自己投射到一个新的地平线上,就像那支飞行的箭。在每一个形式里面,我们都观察到通过收集不熟悉的体验来扩展意识的行动。

这种扩展就是给射手提供生命的血液。

在吉普赛人那里,这种扩展来自于物理行动――她从一个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进入新的和异域的环境中。学生则通过智力来完成这种扩展,吸收新的事实和观点。哲学家则用直觉来完成它,努力扩展意识,永远在努力意识宇宙的基本原理。

射手的目的地?意识到生命的终极意义,在宇宙的设计中找到自己的宿命,发现真理。这些就是箭的目标。的确是非常高远的目标,在实际中它们的达成可比爬上一根旗杆要更难。

在所有星座中,射手的目的地也许是最难从实际层面来定义的。对射手来说没有一个清晰的终点,只有无尽的过程。它是一个移动的,流动的存在状态。生命的真象是一个永无止境的搜寻。意识到人的基本任务是找寻意义,并且还要意识到在这个无常的世界中,如果一种安全感和安定感阻挡了这个人和这个无尽探索,那么牺牲它们不算什么。

射手的策略

吉普赛人;学生;哲学家。这个中世纪的配方包含了对进化的射手座的加密说明。射手的这三种表现形式并非这个星座的特征的固定描述,而是进化的策略。

成为一个吉普赛人――这是第一步。释放将一个人捆绑在某一个特定的文化以及相关的价值和习惯之中的束缚。重要的不是去旅行的需要,而是对陌生的思考方式保持敞开的需要。那些旅行只是射手用来实现这种敞开的方法。

在印度待一个月意义远不止娱乐。我们要面对一个基本运作方式完全不同的社会。如果我们能够放掉自己从小到大所形成的评判和优越感,去那儿旅行可以教会我们以一种不同的角度来看生活――对射手来说,那就好像是按下进化的火箭的点火器。

去东方旅行很贵,而且有时候也不实际。没关系。吉普赛人的道路比旅行手册上所描述的可要宽广得多。跟一个在这个国家生活的印度人交朋友,这也一样有效。还有,如果你是一个富人,可以跟一个穷人接近;如果你是一个白人,可以跟黑人接近。

吉普赛人的策略不是单纯地收集很多异域的护照章,而是通过意愿和敞开来接触跟自己的文化不一样的文化,并由此扩展意识。即使只是一次在城市里面的旅程也同样如此。

如果我们只是按照表面价值来判断,学生的旅程也常常被人误解。当然,正规的教育可以扩展意识。射手很喜欢课程和讲座。但是书本也有一样的作用,即使不是机构化教育所支持的书本也同样有效。任何迫使我们以一种新鲜的方式来看待生活的体验也一样。

站在一座山丘顶端,一个悬挂式滑翔机系在你的背上,你准备跳入空中。这也是学生的方式。心智对新体验敞开来,一个新的学习机会。

就像吉普赛人慢慢成为一个学生,学生也慢慢成为一个哲学家。在此过程中所发生的就是焦点的转移。现在我们将自己的注意力从眼睛和耳朵上转移到人最深处的感知功能――直觉――上。我们直觉地努力去理解生命的整体性并找到我们在其中的位置。

哲学家的路有赖于吉普赛人以及学生所收集的洞见。没有它们,他不过是一个干枯的老学究,装了一脑子的没有血液的假设。哲学家直觉跳跃的结论必须有经验的支持。否则的话,它没有现实的根。

基督教、佛教、存在主义――哲学家的策略是吸收所有这一切,但是永远不会让任何一个系统替他来思考。他必须不断地收集更多的体验,不停地修改和深化他对生命的看法。

射手的策略,用一句话说,就是以一种冒险地态度来生活。他必须放弃所有安全的概念。他必须意愿放开任何一个想法或者主意,只要他看见自己躲在它后面。他必须毫不犹豫地向前,期待奇迹,随时准备去表演射手的经典绝技:凭借信念地纵身一跃。

射手的资源

个人自由对射手来说是非常本质的。没有它吉普赛人就枯萎了,学生也会被无聊的常规所困住,哲学家无法获得更大的视角,或者用它在不同境遇的现实中进行验证。

对自由的极度热爱是射手的一个基本资源。没有一个星座如此害怕束缚。

热情、乐观、冒险精神――这些也是射手的资源。不管生活将什么扔给射手,他都准备好了。他有适应性,有弹性,能够从任何逆境中重新反弹。

一个人内在的射手成分如果很强,那么他就象有一副抵抗哀叹的免疫盔甲。虽然他有可能悲伤和抑郁。但是对射手来说这些都只是暂时的,任何时候只要有一个冒险和新的可能性出现,这些状态就会烟消云散。

射手也许不是天生就知道生命有什么意义。但是他天生就很确定生命一定有意义。对射手来说,这是一个毋庸置疑的假设。就好像他来到世界中就在脑中带了一个空的圣坛――本能的,他会在那里供一个偶像。它可能是耶稣,也可能是文学。它可能是世界革命。以他的一种自由的方式,他会选择自己的神,而不管因此会有怎样的外在压力。但是他还是会选择。

射手的资源?对自己的理想的信念。那些理想可能会以一千种形式出现,但是不管它是哪种形式,射手都会以它来指导生活。没有一个星座如此坚定地有原则地运作。不惜任何代价,不管是否现实,射手都要去做正确的事。这种“正确”是自我定义的,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赞同的。但是一旦我们知道了射手的神是什么,他的行为就象行星绕太阳的轨迹一样可以被预测。

射手的阴影

在生活中,有些时候谨慎能够救我们。生活有时候很黑暗,很复杂,充满了戴着天真面具的死亡陷阱。犹豫和怀疑可能会救我们。但是对射手来说,犹豫和怀疑是很陌生的,就像泳装对爱斯基摩人一样。

在他明亮的眼睛里闪烁着信任的热情,射手常常掉进陷阱。过于乐观,过度扩张,还有错误的判断都是他的阴影。就像一只在洲际高速公路上奔跑的金毛犬,他认为这些过来的车都是自己的玩伴,结果常常被碾碎在生活的车轮之下。

他常常会过于信任那些不稳的步骤。他可能会在一个看不见的弯道上继续向前,他可能会跟随一个自我宣称的上师到集体坟墓里去。所有这些都是以信念的名义。

射手最险恶的阴影出现在亲密关系中。自由对射手的进化来说至关重要,但是很少有一个星座象他一样会为了永恒的浪漫而将自由抛入水中。这还是因为他的信任、大大咧咧的态度,让那支箭半道上遭遇落入陷阱。“急于结婚,后悔莫及。”是很多不快乐的射手的墓志铭。

强大的信念、幽默感、敢于冒险――这些特征帮助我们变得更加完整,而射手拥有这些品质。但是如果它们没有被生命的脆弱和短暂的感觉、生命的火花多么容易消逝的意识所均衡,拥有光明精神的射手可能会成为一个悲剧的星座。


from《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