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瓶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元素:风
模式:固定
原型:天才、革新者、说真话者、科学家、被流放者

符号:♒

如果你在路上遇到了佛陀,就杀了他。
—禅宗佛教徒

水瓶的符号

水瓶的符号是一对平行的波浪线,它常常被误解为水。这并不对。这些线是蛇――智慧的象征。

在伊甸园中,蛇诱惑夏娃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夏娃吃了果子,然后上帝将她和亚当逐出了伊甸园,于是世界有了开端。夏娃所做的举动的意义远不止如此。在那个水瓶座的叛逆行为之中,她创造了比安全、智慧更珍贵的一种特质。

她创造了人类的自由。

水瓶座的目的地

自由――那就是水瓶座的终点。它是什么?个性、能够选择自己的路的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接受任何人的命令,不管它来自父亲、母亲、总统、牧师或者其他权威人物。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有巨大的力量在压迫我们的个性,如果我们放任它们的话,我们会被它们左右和摆布。来自同伴的压力、符合常规、社会化、想要被别人接受的愿望,如果我们被它们掌握了,我们就会服务于两个主人:我们自己的本性,以及周围人的各种妄想。我们的自由马上就失去了。

对水瓶座来说,这种妥协是一种诅咒。水瓶座的道德敌人就是种族本能。如果她屈服于这种本能,那么一切都失去了。她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肥皂剧里的又一个熟悉的角色。

水瓶座和符合常规无法融化,就象和平和核弹头无法融和一样。

想要征服那种种族本能,水瓶座必须培养对真相的绝对忠诚。不管后果如何,她必须说出自己所看到的。当她的自由受到挑战时――不管是通过直接的强迫还是潜藏的说服,她必须站稳脚跟。她还必须主动地接受自己的命运:一个被放逐者,跟自己的社区的价值和动机永远不一致。

水瓶座的目的地?对自我完全真实、绝不屈服的表达。完美的个性化。

水瓶座的策略

想象水瓶座是旧约里的一座有城墙的城市。那个时代很暴力。每一个城市都拥有不同的文化,临近城市之间的紧张一直存在。

被攻打时,如果水瓶座的城墙在压力下崩溃了,她的文化就会被粉碎。胜利的敌人会杀了水瓶的国王,将庙宇中的神像打碎,然后竖立自己的神像。

决不能投降。一旦敌人通过了城门,一定是一场灭绝性的大屠杀。对水瓶座来说,只有一个策略:保护那些防御,不让它们受到任何损害。不会有条约、也不会有妥协、只有石头和炮弹的冰冷事实。

这个城市的比喻是很恰当的,只是要保护的并不是一个历史社会的文化完整性,而是要保护一个人的自由和个性。敌人在城墙外排开,他们挤在城门前。他们扛着攻城木准备撞门。

对水瓶座来说,那根攻城木可以有很多种形式,不过从本质上来说它是我们的文化想要我们服从已经建立的行为模式的压力。

我们的内在有一系列的偏好和价值,不过我们的社会对我们有其它的计划。从我们会说话开始,我们就被编程,这些程序描述了什么是成功、体面、和正常。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进入这些模式是自然的,甚至是有帮助的。但是对水瓶座来说,这就是死刑。

水瓶座必须抵抗攻城木。她必须不受自己文化的胁迫。她的策略就是跟随自己个性的命令,总是自己做选择,不管这会让他周围的人如何愤怒或者发出不信的冷笑。

“我会是正常的,即使那意味着所有人都认为我是疯狂的。”――这是水瓶座的座右铭。

如果她坚持这个策略,那么社会可能会想要用暴力夺走她的自由:将她扔进监狱或者疯人院。不过这些是真实的攻城木。通常,文化的压力是更加微妙的:“如果你一直这样做,你永远都不会保住一份工作的。我们会让你挨饿,让你感到不安全和不舒服。”或者:“如果你继续这样,我们都会嘲笑你。我们会称你为疯子,我们永远都不会认真对待任何你做的事。”

水瓶的敌人好象觉得攻城木还不够,他们还有第二个手法。他们已经安插了奸细在城墙里面,这些间谍会从里面打开城门。对水瓶座来说,这些间谍就是以爱她的人的形式而存在。他们的确爱她,深刻而真诚地。不幸的是,这并不表明他们理解她。

这些间谍已经穿透了水瓶的防御系统。他们在城墙里面。他们可能是丈夫或者妻子,可能是朋友,或者是父母。当水瓶做选择时,他们对她施加极大的压力,强迫她再次考虑,强迫她服从他们的期待。

他们的出发点也许是好的,但是不管他们是否知道,他们的方式都是奸诈的。这些间谍力图让水瓶相信她有责任背叛自己。他们让她相信如果她真的爱他们,她不会让他们看着她在这个社会中的与众不同,看着她在一个充满圆洞的世界中做一个方块,并看着她因此而受到高压。

面对这些间谍是终极的水瓶考验,这比抵抗那些攻城木来说难得多。在维护自己自由的过程中,水瓶必须使自己坚定如钢铁,以面对一个吓人和苦涩的考验:她必须准备好伤那些爱自己的人的心。不管他们是多么的失望和痛苦,这些痛苦都来自于他们有多么想要将她压进一个她生来不符合的模子。他们的伤痛是真实的,只要一个让步,水瓶就能够减轻它。但是她不能让步,她不能假装自己是任何自己所不是的人。

水瓶是冷淡无情的人吗?不是,但是她常常看起来是这样的。她的路途很严峻,将她带到清澈稀薄的真正个性的平流层。如果她的提升会让那些居住在地上的人失望,她有时候必须学会跟这种痛同处。她可以用来安慰自己的是,让这些人心碎是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

水瓶的资源

“从前每年在种玉米之前,我们都会献祭一个处女给雨神。每一年他都会回馈给我们一场雨。但是今年你居然说我们不能献祭任何人,雨会自己到来。”

一万年前,一个水瓶座听到这些话,但是她还是坚持己见。如果她的坚持没有造成她被杀,那么她的坚持就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为什么这能发生?因为她看到了真相,而没有人能够改变她的想法。在一件很平常的事情里,她看到了别人所无法看到的东西。

有一个词用来形容这种思想极端的独立,一个可以描述水瓶的最重要资源的词:天才。

天才--我们一般认为天才是一个极端聪明的人,但是这是误导人的。智力只是天才的一个工具,而且他没有它也能存在。天才是去全新思考的能力,以新的方式来看旧的问题的方式。天才就是以一种我们没有被教导的方式去思考的人。水瓶拥有很丰富的这种特质。

今年我们不要献祭一个处女,第一个有这种叛逆水瓶思维的女人马上遭受极度的压力。也许村庄里有一千个人,其中有九百九十九个人都认为这是个疯狂的主意。但是我们的水瓶女英雄却知道这是真理――而这会支持她。这种感觉现在还在支持着水瓶们。他们知道自己是正确的,即使没有一个人赞同。

水瓶还有一个资源。没有这个资源的话,她的天才没有什么用。只是知道真理还无法让一个人抵抗千夫之指。她的第二个资源就是一种不可改变的、不屈服的固执。一旦她站定了脚跟,南极的风暴对她来说也不过是清晨的微风。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她。

水瓶的阴影

这种固执可能为水瓶的策略服务。因为要抵抗随顺部落的本能的强大压力,她必须对自己拥有绝对的确认。在她内在的深处,她必须拥有一种无法动摇的确信,那就是不管她的反对者如何激烈或者精彩地否认它们,她的认知是正确的。

但是这种顽固也能够毁掉她。

水瓶可能会制造一个关于自己独立性的虚假故事,然后象一个死守阵地的士兵一样用所有的顽固去捍卫它。她可能会拒绝穿除了牛仔服之外的任何衣服;她可能会坚持自己在总理面前说脏话的权利;她可能会拒绝听除了古典乐之外的任何音乐。这些怪癖本身并没有任何害处,但是它们会使水瓶偏离自己的基本任务――个人化。

那种古怪的顽固是水瓶的阴影。她不是去捍卫创造自己生活的权利,而是默许了社会的压力。她跟随常规的生活轨迹,而不去面对自己该面对的进化难题。然后她的那种水瓶座的叛逆和自由都被倾泻在一个相对安全的生活领域中。

天才消失了。不再有叛逆,也没有了革命性的思考。只是在人群中多了一张没有名字的脸,过着可预测的生活。她只知道用一些会惹恼别人但是最终来说并无害处的怪癖来给自己的生活增添一点色彩。

水瓶座的阴影对她们来说显得尤其黑暗。

遵守常规本身并不是一种罪过。我们大多数人天生都是这样的人。当我们适应社会时,我们也很舒服。但是对水瓶来说就并非如此。对她来说,常规只是一个面具。她可能会选择戴它,但是当她戴上这个面具时,她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她过的就不再是自己的生活。

一个走在这条黑暗路上的水瓶可能表面上看起来很成功、很稳重、很优雅。她可能富有而风趣。但是她感觉自己象一个局外人,就象一个毫无破绽地扮演着一个假身份的外国间谍。

水瓶会感觉自己与外界格格不入。

然后,即使是那些与她最亲密的人都不理解她。他们跟她共度关系的起伏。但是他们感觉到她有一种疏离。她显得很远,也许很冷漠或者毫无感受。她的言辞很恰当,她也履行自己的责任,她对笑话的笑点也把握得很好,她还能自己说笑话。但是别人不会被蒙蔽,每个人都知道她隐藏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

在那双清澈而如冰刀般锐利的双目之中,空空如也。她自己不再里面。

          译自 《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