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双鱼座

元素:水
模式:变动
原型:神秘者
做梦者
诗人
变形者

符号:

我们是透明的存在。我们是感知者。我们是意识,不是物体。我们不是固体的,我们是无限的。
――唐望(由卡罗斯·卡斯塔尼达转述)

双鱼的符号

不是鱼,而是鱼的家――海洋。海洋母亲:海底山峦、发光浮游生物、和遗失的城市的领域。海洋:生命的母亲,它的符号象征了所有无法理解的东西,所有能够被感觉但是无法被知道的东西。

海洋:冲刷着大陆的海岸,在各个国家之间传递艺术和思想,带来战争,传递疾病和瘟疫,运输美酒和食物,诗人和音乐家,将地球上的各种文化无止境地混合和融合在一起。

双鱼的海洋:液体,将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一起的无法说清的神秘流动的象征。

生命的象征。

双鱼的终点

西藏的佛教导师们建议他们的学生将世界看成一场梦。人、事、关系、甚至是山峦――所有这些都应该被看作是幻象,只是头脑中无关紧要的图像的一出戏剧。

在西方,我们常常错误地解读佛教的看法。我们认为这是说世界不是真实的,它的原子和分子都是幻觉:这可是很难消化的一个观念,尤其是当你刚把你的脚趾撞到“虚幻”的床脚上时。

对那些佛教导师来说,重要的不是世界的真实或者不真实。它是更深的一点:我们要意识到我们无法直接体验世界――我们所体验的是对世界的意识。

意识:在我们头脑中的东西。我们所认为的世界只是我们大脑的沟壑中所发生的生化现象。只是一个图像的戏剧,只是一个梦。

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这种知识没有实际作用。不管我们是被一只狗还是一只幻觉的狗所咬并不重要:反正我们都会痛。

但是对双鱼来说,这个知识却是至关重要的。为什么呢?因为双鱼就是意识本身的象征。双鱼常常跟神秘主义联系在一起,它的进化路程代表了心智进化的一个根本改变。完全换了一个档。不是去观察世界,双鱼观察的是心智在观察世界。客观的宇宙瞬间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庞大的主观性的反应的网路。

只剩下一个梦。

双鱼的目的地?一个意识,心智的一个微调。这个调整不会改变任何东西,但是却又改变了一切。那就是认识到不管我们在哪,我们做什么,我们看到什么,我们只能遇到一个无法逃避的现实:我们自己的意识。

双鱼的策略

我们生活中的各种事件总是逼迫我们相信“外在”有一个世界,有一个独立于心智而存在的客观现实。冷风刮过我们的衣服,寒冷刺骨。锅里面的油脂跳起来,在我们的前臂上烧了一个疤。我们的爱人消失了,连续几个月,我们胃里面都有一种恶心感。

作用与反作用。

每一个双鱼的策略总是围绕着颠覆这个客观宇宙的信念。双鱼必须丧失自己的确定性。他们必须放开这个世界。怎样做到?一个策略就是每天都花一些事件来专注在心智上。闭上眼睛,放慢呼吸,停止念头,而直接体验意识。不是意识的内容――不是那些通常充满头脑的焦虑和理论、还有噪音――而是意识本身。空的。无形的。宁静的。

我们给这个过程取名为冥想。但是这个词已经被误解。它总是跟引起人们脑中一些跟焚香还有苦行相关的图像,还有长着长长的白胡子和挂着隐秘笑容的印度男人。这些都不是必要的。对双鱼来说,冥想是一种自然的,有机的功能。它不包含神学,也不包括形而上学。我们可以干脆称之为“隔离”。

不管我们用什么名字,冥想都是双鱼进化的一个基本策略。通过它,心智意识到了自己。它跟通过五官一刻不停汹涌而来的信息流暂时断开了连接。

创造性的工作也可以起到同样的作用。当双鱼释放他们的创造力量时,外在世界就从中心舞台上退后了。下一句诗,曲子的下一个音符,油画的下一个图像――所有这些都来自心智,而不是客观世界。他们将注意力从客观世界中收回,而转向意识本身。

进化策略?双鱼必须将自己的创造性灵感释放出来,不管是以艺术的形式,还是以秘密的白日梦的纯粹幻象形式。为什么呢?因为在想象的自由玩耍中,我们将内在世界体验为确实和真实的。我们赋予自己的主观世界跟外在世界同样的真实度,不管这有多么短暂。对双鱼来说,这就象是将视力带给盲人一般宝贵。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们无法在想象中永久居住。我们还有自己的关系和责任。我们有身体需要照顾。跟其他人一样,双鱼也必须生活在世界中。但是生活在世界中并不需要减慢他们的工作。以一种愉快和多彩的方式生活在这个世界中,也可以成为双鱼的进化策略。双鱼必须改变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没有什么其它东西需要改变了。

苦行?双鱼并不需要它们。苦行是一种太外在的行为。相信这种行为是重要的,对双鱼这个星座来说是很没有益处的。它必须避免任何的这样的信念,那就是物体和事件是独立于头脑而存在的。慈悲、助人、没有竞争性――如果双鱼能够保持住这些态度,只是去看着自己在世俗中的运气的潮起潮落,那么即使是最繁忙和刺激的生活也能够支持他们进化。

双鱼的策略?那就是放开世界。那就是认识到意识本身是我们能够接触到的唯一实相,也是唯一需要被适应的实相。

双鱼的资源

如果我们放手的话,我们何去何从呢?这个问题本身就会让我们大部分人绝望地去抓住自己的环境和故事,疯狂地努力去完成一件不可能的事:在这个过山车一样的生存场所中为自己创造一个安全、稳定的生活。

但是双鱼不是这样。本能地,双鱼就是知道个性只是巨大海洋里漂浮的一个软木塞,这片海就是意识的海。任何时候当他们感觉到冲动,他们都能够深吸一口气,潜入头脑之中的领域。

对双鱼来说,头脑本身就是最主要的资源。那里是这个星座的避难之所,在那里他们可以逃离生活所带来的羞辱和压力。一个童话世界。一个充满奇迹和宁静、无限神奇的世界。一个永远都可以进入的世界。

它总在召唤着双鱼。

图像总是自发地从深处浮上来,在意识中充满了各种幻象和发明。双鱼比其它所有的星座都更能想象。这种想象会带来艺术作品或者只是白日梦并不重要,因为不管是哪种情况,注意力都被向内收了,远离了本来占据它的外在境遇。

同情和善良也是双鱼的资源。在双鱼里面,人格是变动的。它会被弯曲,会流动,适应各种变化的情况。理解他人,怜悯他人,对他们来说很容易。双鱼只需要想象他们在那个人的状况中。毫不费力地,他们在自己流动的意识中找寻到那个别人的主观世界。就好象双鱼的意识里可以同时装下所有可能的人类观点。

最好,双鱼拥有一种本能的对更高层次意识的觉知。从童年起,他们就让自己忙着探索头脑的地图,探索心灵的前沿。其中有些人变得宗教化。另一些迷上了心理学。还有很多对透视能力以及其它的超自然能力很有兴趣。

不管是以哪种方式进行探索,它都代表了另一个双鱼的关键资源:感觉有自我超越的可能性。双鱼可能会以无数不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但是他们来到世界都带着三个核心的洞见:生命是神秘的,表面境遇是它的面纱,意识本身是解开它的关键。

这三个资源给出之后,双鱼就要靠自己了。

双鱼的阴影

双鱼必须对自己的意识着迷。没有这种入迷,所有的进化工作都会被阻碍。但是只有对意识本身的着迷还不够。它必须被管理和自我控制。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就会导致恐怖。

双鱼会变得迷茫不安。

他们的头脑中充满了各种图像和暗示。情绪席卷他们,如浪潮一般的恐惧和空洞的梦想,冲刷他们的意识,淹没了人格。而双鱼只是坐在那里,眼睛睁得浑圆,而头脑的地下室和地牢中的东西喷涌而出,击碎了个性。

如果这些来自自我深处的爆炸没有被安全地导入创造和冥想之中,它们将比断头台更致命,也因为它缓慢的速度,而比断头太更残忍。

首先,双鱼只是随波逐流。为了保持一个正常的人格的外表,大量的努力被付出,没有什么能量去给生命的策略和承诺了。一个工作被接受了。关系被建立了。从这一点开始,双鱼就跟随那条最小阻力的路。

很快地,生命就开始跟随自己的逻辑。它象一匹被激怒了的烈马,带着双鱼狂奔,而双鱼只能努力保持不被抛下来。他们会越来越以第三者的角度来看自己的生活,仿佛自己只是一部无法理解的电影中的角色。

那种空虚感,再加上双鱼的敏感,会导致最后的陷阱:双鱼会从客观世界中逃避,而进入自己的主观世界中。不是因为获得了洞见,也不是因为看到了生命的梦幻本质,而只是一种对麻木的寻求。

双鱼可能会开始喝酒。他们可能会开始出对毒品的依赖。这些双鱼的阴影在传统的占星书籍中有详细的列举。

但是还有一些其它的阴影,它们并没有被深刻理解。

双鱼可能会将自己沉浸在书本、电视、和音乐中。它们可能会对食物和性产生迷恋。他们可能一天睡十个小时。

所有这些行为都不是错误的。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它们被用来激发主观的意识,以至于客观现实被暂时抹掉了。在这里面并没有发生感知和认识过程的转化。而是进化的问题被丢进了背景之中,被浅陋和无意义的替代品所取代。

双鱼的阴影?那就是逃避。头脑,通过所有的想象和创造,来逃避这个世界,它从每一个阻碍的面前转头,只是等待着命运自己去面对它最后的一手烂牌。

摘自《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