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娱专题:艺考路漫漫

2013年03月11日 来源:大娱网 复制本文链接 字号:T|T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人人网 更多

艺考路漫漫

一年一度的艺考大战如约而至,考生中流行着这么一句话:“参加一次高考蜕一层皮,参加艺术高考的人要蜕几层皮。”

腾讯贵圈用数字来解释这句话:

2013年中戏考录比例194:1
北京电影学院考录比例60:1
表演类培训班1000元/时
考前短训班(三个月)10000元
赶考花费500元/天
播音主持类服装+化妆品4000元……

而这些,只是开始!

艺考向钱看

每一年艺考都备受关注,大家兴致勃勃地挑选美女帅哥,饶有兴趣地寻找“小章子怡”、“小范冰冰”、“小陈坤”,却很少有人留意艺考生背后的故事,更鲜有人知道艺考背后让考生处处烧钱的利益链。

赶考族:考试就参加

如果说全国浩浩荡荡的艺考生,大多数是为了以较低的分数考入大学,那么,瞄准中戏、北电、上戏表演戏剧专业的艺考生们,则挥不去一个明星梦。毕竟国内一、二线明星,有不少人出自这些学校。

1996年出生的钟琴(化名)今年报考了8所艺术院校,她的梦想是能进入北电(北京电影学院简称,下同)的表演系。“但(北电)肯定很难,所以只要时间允许,就去参加,命中率高点。”钟琴说自己的偶像是孙俪和周迅,希望像她们一样成为演员,“以后还能唱歌,周迅就发过专辑,孙俪今年还上了春晚呢。”在提到“明星梦”这个词时,钟琴点了点头,“即使不能当明星,也希望能进这个圈子。”

据中央戏剧学院院长助理、表演系主任郝戎介绍,中戏表演系2013年计划招收本科生50人,确认参加考试的考生达9700多人,初试预计只留500人进入复试,而最终被录取的人数仅有50人,录取比例为194:1。与此同时,北电艺考也在进行着,北电表演教研室主任王劲松介绍,今年表演系招生人数为75人,相比去年减少了10人,而近几年表演学院每年的报名人数都在4500人到5500人之间。其他艺术类学校,报名情况也都火爆如昔。

僧多粥少的现实,让怀揣明星梦的艺考生们一次次碰壁。

钉子户:一考考三次

“我认识的一个同学今年报了十七所学校,听说还有报二十几所的。”来自上海的艺考生李昂(化名)这样告诉记者。为了提高命中率,许多艺考生都成了“赶考族”,满世界考试,有时候先考五、六所学校就是为了试试手。

在考场中,李昂遇见过各种各样的人,有大专毕业了还来考的,也有复读了五、六年的:“我那个考场一共三十人,一般都是复读生,有个(年龄)最大的男生都二十五岁了。”李昂说,不少艺考生都是钉子户,“不过,段奕宏考了三年才考上中戏表演系,汤唯前两年考中戏表演系都没考上,第三年才考上导演系,他们都是‘钉子户’考生心中的榜样。”

考试累:卖车去整容

“每天六点起床背单词,然后去学校上文化课,晚上再去老师家里学表演课,回家练习形体、朗诵,凌晨一点开始写白天文化课留的作业。”从高三的上半学期到现在,李昂每天最多睡五个多小时,在他看来,在北京赶考的这十几天简直就是度假。

比起睡得少,吃不饱更痛苦。浙江的艺考生梦梦(化名)说,为了顺利考上表演系,自己一个月减重20斤,每天除了跑步还要喝瘦身汤、苦瓜汁,身体差点搞垮。“我还不算最夸张的,身边有个同学干脆就去抽脂了,大腿抽了好多。”

“拉双眼皮算小手术,我听说还有(考生)削骨瘦脸,隆下巴,男生也有去垫鼻子的。”梦梦说。近年来,各大艺术院校的表演类专业都要求考生素颜进考场,这下可好,为了“自然美”考生中竟刮起一阵整容风,不得不说有点跑偏。

已经从北电表演系毕业的王欣坦承,当年在考试前自己也整过容。“当时还是我爸把家里唯一的车卖了,带我去医院做的鼻子。”

记者采访了北京某医院整形美容科副医师邢某,他承认确实有不少学生来整容,还有人拿着明星的照片当模子,指名要“冰冰眼”、“子怡下巴”。“还有人是瞒着家长来的。”该医师透露。福州某医院整形科医生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冬天气温低“伤口不易感染,是美容高峰期”,超过一半的咨询、手术者是学生。

考试贵:最少5000元

在中戏附近的南锣鼓巷转悠一会儿,你就能感受到浓浓的考学氛围。考生能在这里找到各式各样的培训班广告,连考前妆容、考前造型都有人给弄。记者进门打听价格,得到的回答是:梳个马尾辫100块,化妆从100块到400块的价位都有,还有造型的服务,“不过100、200、300价位的化妆师都不在。”生意好的造型店,每天收入能上万。

对于艺考生来说,住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学校周边酒店昂贵,私人改造的住宿又一床难求,还有不少黑心店主坐地起价,等待一年一度的“考生财”。艺考生王昱抵达北京后,选择和3个女生合租了一间公司宿舍,一个床位每天50元。宿舍里4个女生来自五湖四海,都是在参加艺考的过程中结识的。

表演系考生婷婷(化名)家境不错,她住在中戏旁边的宾馆里。这家距中戏只有几千米的宾馆门市价500元起,会员订房也要300元。婷婷15号就来到北京应考,要在这儿住十余天,光住宿费就花了近5000元,而南锣鼓巷又是商业区,在这里一顿普通的正餐起码要50元,吃好一点人均就得上百元。

不少艺考生都要在半个月内跑六、七个学校,甚至更多,加上报名费、路费、家长陪同的费用,一个考生的开销在5000-10000元左右,如果复读就要全部重复花费。有人说艺考拉动了内需,可这里面有多少无奈?

如果以为考上了就轻松了,那你就错了。艺术类院校的学费比普通院校高1-2倍,每年的学费、住宿费、伙食费等加起来,大概在27000元左右,更有不少表演类专业的艺考生会购买名牌化妆品和服装,甚至选择接受价格不菲的整容手术。祛斑、隆鼻、抽脂、瘦脸针,平均花费在3万元左右。

培训贵:3月学费1万

除了考学期间昂贵的生活费、住宿费,艺考生们的学费更是“天文数字”。在北电学院内,不少“交钱包过”的培训广告吸引了众多学生。“考前冲刺一个月学费12800,艺术名家及名校教授亲临执教”、“VIP考官精品班三个月学费39300,签订专业过关协议”。

通过多个相关培训机构的招生简章,记者解到,艺考生三个月培训班的价格普遍在1万元人民币以上。为了在短时间内提高孩子的专业课成绩,部分家长愿意出高价聘请曾当过主考官的“名师”,每小时的培训费均在百元以上,甚至上千。

“为了考学我一共请了四个老师,‘声、台、形、表’都得上小课,学费是1小时1千,除了这些,周末还要再上一些学校组织的补习班,我还一直有数学私教,要不然怕文化课过不了。”婷婷来自浙江一所普通高中,从高三上半学期才开始为艺考准备的她算是一张“白纸”。

记者给婷婷算了笔帐,如果每天都要上私教课,一个月花费近3万元。

艺考生李昂也说,自己光台词课就请了两个老师,因为老师们太忙,只请一个总轮不到上课。“每次我妈都不把钱打到老师卡里,而是让我拿着装现金的信封直接递给老师。”李昂用手指捏着一叠钱的样子,边比划边说:“有时候真挺心疼的,这么厚一叠钱一眨眼就没了。”

并非每个艺考生家庭都能轻松支撑昂贵的路,“我班上就有个同学,学习成绩特好,上复旦都没问题,可他就是一门心思要当演员,老师怎么劝也没有用。他家里也不是特别富裕,就是普通的工薪家庭,为了给他报培训班,他爸把车都卖了,结果初试就被刷下去了,等于用一辆车给他换了初试的入场券。”李昂这样形容。

利益链:培训为拉关系

从各类新兴的考前服务到为艺考生存在的住处,再到各种培训、中介,甚至整容机构,艺考背后的利益链已然形成。其中,真正“占大头”的是各类培训机构和老师。 “这年头儿,没点家底儿真玩不了‘艺术’。”在采访中,不少家长发出这类的感叹。

“其实,选老师挺重要的,如果这个老师曾经当过主考官,就会教你很多应试的技巧。”婷婷这样说道,“考前找几个靠谱的老师,不仅能学到些东西,还可以帮着疏通一下关系。”

一个山东籍的考生曾对记者说,她在考试前就参加了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那所艺术大学的老师办的,一节课一二十个人,学生都是通过私下关系找到这个老师的。这个老师就是学校的考官之一,他们找老师上课就等于给老师“送钱”。“其实这种培训班学不到什么东西,主要是为了拉个关系。”一位考生家长如此理解。

相比“疏通关系”的费用,考前培训班的两三万块就是毛毛雨。“听说前几年有个考生花了75万,最后还没考上,退回来的钱还不到一半,人家也不退,说是剩下的钱都已经打点用掉了。”其实在考生中间,这样上门送钱,最后吃哑巴亏的例子数不胜数。这方面的开销远超学费。

“关系”还不是砸钱就能有的,婷婷说考生间经常会八卦一些这样的消息:“据说今年上戏表演系招25个人,其中15个人都是关系户,不过有些关系户的实力也很强。”李昂告诉记者:“听说关系户都会提前找老师看一下,实力不行交再多钱也没用,除非路子特别硬,就像前年电影学院开了特别通道,让一个以清纯闻名的女星破例入学,其实她的艺考分数和文化课分数都没过。”

记者调查发现,许多考生和家长对考试中“拉关系”、“走后门”深恶痛绝,但又都希望自己能“拉上关系”。一位周先生带着女儿来考中戏,他坦言,光上培训课就已经花了四、五万元。“这还是小钱,如果能找得到关系,帮孩子过关,就算是白送出去几万块,也认了!”

潜规则:可以接受

从艺术院校毕业,目前在北京当歌唱演员的小刚接受采访时说:“考上的考生有时还得被继续潜规则,我们学校的一些女生考上后会给老师当女朋友,还有的被老师拉到外面去陪酒,或者被老师带到北京‘看演出’,说是开眼界,极其无耻。”小刚指出,外地一些艺术院校“潜规则”现象比北京有过之而无不及。

96年的小彭(化名)言谈举止都比同龄人成熟很多,说起理想还是透着股天真劲儿:“我从小就爱看港片,看ICAC破案的时候觉得特过瘾,特别想当警察,以后当演员,就能体验各种各样的人生了!”可现实生活中的警察,跟电影电视里的警察太不一样了,听记者这么说,小彭使劲儿摇摇头,笑着说:“我还是喜欢戏里面的警察!学表演是为了不让青春留下遗憾。”

17岁婷婷则说,“娱乐圈是大染缸”这句话早就听过无数遍,但自己从小就喜欢文艺,想一辈子都做自己喜欢的事儿。“那会儿和一堆考学的朋友讨论,如果以后遇到潜规则怎么办,就有和我一样大的女生淡定地说,‘可以接受,没问题’。”

在赵薇、黄晓明北电时的恩师崔新琴看来,通过考试进入北电,不过是给学生成为演员提供了一个平台。就算通过了老师的挑选,也不见得肯定就能成名。“老师是从声态形表这些演员的要素来选人的,但老师也不可能看得那么远,知道谁一定能红。现在社会发展那么快,不可预料的东西太多。”

据资料显示,全国各大艺术院校八成学生毕业后选择改行。崔辛勤劝告艺考生:“所以现在的考生一定要充分了解自己适不适合表演,明确来考试是因为喜欢表演而不是要做明星。如果考了一两年没考上就应该调整计划。条条大路通罗马,不要一条道走到黑。”

(消息来源:大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