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流亡 (放逐之刃 瑞雯)(上)

第三章流亡

(放逐之刃瑞雯)

“来!往上点!捅这里!心脏!”

瑞雯用剑一次次挡开自己的“学生”的攻击,边用语言进行着指导。汗水浸透了她的银发。。

“不要老想着打落我的武器,一点意义都没有!”瑞雯又一次撩开刺向自己腕部的剑尖。“战场上很多人都会用武器链把手和剑柄缠在一起!”

“心脏!咽喉!攻击这些一击致命的部位!别让对手有喘息和还手的机会!对,这里!”皮质胸甲挡住用树枝削成的木剑,但是那力道还是让瑞雯的肋骨隐隐作痛。“你怎么又停下了!”瑞雯边大喊着边反手一击,木剑重重打在对手的肩膀上。“等裁判计分?把你们决斗场那些垃圾规定都给我他妈忘掉!”

“来,继续!”

第三轮交锋过后,大汗淋漓的瑞雯发现自己用这把小树枝已经不足以与自己的“学生”匹敌了。

“再打一轮,这次我要用真家伙了!你也换上!”

瑞雯扔掉手中的木头玩具,扛起了自己那把残损的大剑。这种沉重而熟悉的手感才是瑞雯最喜欢的。她给大剑套上两层软鞘,免得自己失手把对方砍死,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臂和肩膀。

“你怎么又在鞠躬,这功夫我早就能把你的头剁下来了!”看见对方的行为,她再次不满地大喊道。

其实这个才跟了自己三天,名叫菲奥娜的学生无论天分,资质还是基础都远远超出了瑞雯之前的想象。德玛西亚决斗剑术现在看来也没有他人口中那么不堪。只是她被那些华而不实的所谓决斗场规则束缚了太长时间,而且内心充满挫折与自我怀疑。

“我要上了!让你了解下重剑和你那种玩具刀的差距!”虽然讨厌这些繁琐的礼节,但是瑞雯还是在欠身回过礼后,以一记势大力沉的过肩斩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三分钟后,瑞雯的学生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你用魔法!”她听见对方还在指责她。

“我当然用了魔法,你不会那是你的事,凭什么要我放弃我的优势。”符文法术的光芒还在瑞雯的大剑上闪烁。“记住,战场上永远不会有什么公平。如果卑鄙能让你打赢——”她伸手想去把菲奥娜拉起来。

菲奥娜突然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出剑。在瑞雯右手的重剑来得及防守之前,对方的剑尖就已经架到了自己脖子上。“投降!我刚刚可没有说过认输了。”

“哈哈,卑鄙,你已经学会了!我在此郑重宣布菲奥娜小姐你已经可以毕业了,我能教给你的只有这些了。”瑞雯哈哈大笑,丢到手上的剑,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菲奥娜也丢下了武器,两人拥抱了一下。

“可我还是很在意泰隆先生那句话,他说我的剑术都是花架子。”

“泰隆和克卡奥一家都是刀客,玩不来任何比刀长的武器。而我们是战士。都换上斧头,我一人可以砍泰隆,卡特琳娜和她爸加起来三个。”瑞雯发出嗤之以鼻的声音。“所以,别在意那句话了。如果你们还有机会见面,你就可以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他口中的花架子。”

瑞雯又观察了一下菲奥娜:“等等,把你的左手放到身后去,摆出你出剑时的姿势,让我看看。”

菲奥娜照做了。瑞雯绕到菲奥娜的身后,手指比划着。“对,就这样,别动。”瑞雯从地上捡起一把带鞘的短剑和一根皮带,束在了菲奥娜的胸往下一点的位置,然后将刀鞘插在皮带上。

“左手够得到不?好,拔出来看看,能多快就多快。”

她满意地看着菲奥娜在保持着右手出剑姿势的同时,左手飞速抽出背上的短剑。

“很好,就这样,当对手以为你只是一个单手剑客,而不再防范你的左手时,你就把短剑抽出来让他明白!”

一声尖啸。一道影子从空中飞来,瑞雯伸出手,正好接住从影子的双爪扔下来的一卷报纸。那影子随即露出了真面目,一只硕大的猫头鹰。猫头鹰顺势停在了瑞雯的肩上,用喙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瑞雯随手展开了报纸,眼睛从上面飞速地扫过,边大声地念出来:

“头条新闻:英雄联盟公布了对外交舞会投毒案件的最新调查结果。”

“种种线索表明,这起恶意的,旨在破坏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两国之间和平的谋杀案,极可能是由前诺克萨斯下级指挥官瑞雯一手策划,瑞雯在叛逃诺克萨斯之后,一直在暗中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对自己曾经的上级展开报复……”

这帽子扣得真好。自从那次砍死辛吉德十三个学徒——虽然很可惜没有抓到辛吉德——又成功逃亡之后,诺克萨斯再一旦有什么查不出真相的案件,就把罪名全部安在了瑞雯的头上,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她看见一旁的菲奥娜露出了满脸的震惊。

“他们怎么能……如此公然地散布谎言。”

“你别急,后面还有呢。”瑞雯已经看见了下一条新闻的内容,她忍不住要看看菲奥娜听到之后还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根据在舞会现场抓住刺客的克卡奥家族管家泰隆的证词,他在追捕刺客时,还遇到了刺客的同党,但是不慎被她逃脱。依据泰隆先生对犯人的描述,我们有理由相信,另一名同党即是同样出席了舞会,来自德玛西亚的菲奥娜·劳伦特。劳伦特家族在德玛西亚一向声名不佳,其父亲劳伦特爵士更是于日前不久被查出种种舞弊,行贿,投毒及谋害竞争对手的行为。如今菲奥娜·劳伦特小姐带着重大嫌疑下落不明,望知情者向英雄联盟告知其下落,提供有价值线索者,联盟会予以重赏。”

瑞雯故意把这段新闻念得比刚才还要大声,她用眼角的余光瞥见菲奥娜双手已经紧攥得发白。

“他们在胡说八道!”菲奥娜连声音都因为愤怒而有些发抖。“泰隆先生绝不可能……”她的表情突然转为恐惧和担忧。“泰隆先生一定是被那种紫光控制了……我们要去救他!”

“噢,太对了。我们两个,一个臭名昭著的诺克萨斯叛国贼,一个身败名裂的德玛西亚女贵族,知道了一个惊天的阴谋。”瑞雯做了一个夸张的出发动作。“我们这就光明正大地冲进英雄联盟总部和他们对质!”

“不要冷嘲热讽嘛!”菲奥娜一脸的无辜。

瑞雯继续展开报纸,从里面抽出一张小纸片。上面只有一句话,但还没等她看清楚,猫头鹰突然用力地啄了她的头发一下。

“好痛!你怎么还没走!”瑞雯甩了甩胳膊,想要把猫头鹰赶走。但是猛禽只是从她一边肩膀飞到了另一边,发出不满的“咕咕”声,用力抖了抖脑袋,和缠在脖子上的一个小小的布囊。

“哦对,我差点忘了。”瑞雯从行囊里摸出了三个铜板。“报纸钱,你这只小守财奴。”她把铜板丢进猫头鹰脖子上的布袋里。听见硬币落进布袋的碰撞声后,猫头鹰又“咕咕咕”了几声,然后从瑞雯的肩膀上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飞向远方。“白天工作辛苦了哈!”

瑞雯重新打开从藏在报纸里的那张小纸片。【目标骑马,山道,距边境一天路程。】她随手把纸条撕成纸屑。

“好了,菲奥娜小姐,我们该出发了,顺利的话我们明天早上就可以见到你要找的人了。”瑞雯弯下身子开始打点简陋的行装。

“这么快!真是太好了。”菲奥娜显得很兴奋。她什么行李也没有,连身上的衣服都是瑞雯给她的。她那件破烂不堪的晚礼服如今已经随着河水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不过瑞雯还是把上面值钱的珠宝装饰都抠了下来。

“我得说,卡特琳娜小姐的手上可没少沾过你们德玛西亚人的血,你真的要这么关心她的安危?”

“这是泰隆先生最后的嘱托,没有他我根本逃不出来。”菲奥娜回答得很认真。

“行了,别再扯什么泰隆先生了,下次见面很可能就是敌人了。”瑞雯挑起行李,看了看太阳确定方向,然后大步走了出去。“另外,这份情报价格可不低,以后要算在你们劳伦特家族的账单上。”

当天深夜。她们在诺克萨斯的西北面边境的树林里扎了营。虽说是营地,实际上只有一堆篝火,一个睡袋。菲奥娜坚持不肯使用瑞雯的睡袋,只是裹着衣服就睡在地面上了。但是她似乎忘记了,或者是根本就不知道还有守夜这回事。于是瑞雯在篝火旁坐了一整个晚上。

看着菲奥娜毫无防备的熟睡的脸,瑞雯突然有些不习惯。她已经孤身一人流浪很长时间了。在艾欧尼亚的战场上,她的部队和包围她的敌军被来自友军的生化炮火一同无情地摧毁后,而诺克萨斯军部认为这举动无比正确,并将瑞雯列入了死亡名单中。直到瑞雯潜回诺克萨斯,对罪魁祸首进行了一次失败的惩戒。

然后她逃离了诺克萨斯,走过了很多很多地方,追寻她心目中“真正的诺克萨斯价值观”。但没有人认可,因为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来那到是什么。于是她也从来没有过同伴和朋友。

直到三天前她意外“捡到”了菲奥娜。这个外表看似柔弱的德玛西亚女贵族刚刚经历了一场连瑞雯都难以想象的噩梦,她毫无戒备地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瑞雯,向她求助。菲奥娜那张真诚而无助的脸,让瑞雯无法不相信她说的话。

而如果她说的是真的,那么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乃至整个大陆都在一步步陷入英雄联盟的巨大阴谋之中——虽然她们都说不上来那阴谋的最终目的到底是什么。统治?毁灭?亦或另有其它?

她一遍遍地擦拭着自己残损的大剑。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还考虑着要去投奔英雄联盟,瑞雯有些不寒而栗。

瑞雯坐在夜色之中继续沉思着,看着噼里啪啦响的篝火。而更大的问题在于,她们要如何让其他人相信她们所说的话?她们两人恐怕现在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话语权的两个了。

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突然从身后的灌木丛里传来,瑞雯从原位上猛然跃起,将巨剑横在身前。火光照亮了发出声响的身影,但那只是一只兔子,竖起耳朵,狐疑地看了看瑞雯,然后猛地钻回了草丛。

瑞雯连一秒都没有浪费,一个鱼贯也跃到灌木丛中。数秒后,她提着兔子的耳朵,带着软趴趴的猎物回到了篝火旁。身体被灌木的千百根棘刺划得生痛,但是明天的早餐已经有了着落。

她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她看见,即使在弄出了这么大的响动之后,篝火旁的菲奥娜依旧在熟睡着,身体随着呼吸有规律地起伏,丝毫没有觉察到身边发生的事情。这个女孩是多么没有心机和野外生活的经验啊,就像一朵温室里的花朵,美丽而脆弱

——将自己的秘密与安全,毫无保留,全然托付给了瑞雯。这是在诺克萨斯人之间永远不会发生的事情。瑞雯突然想到,菲奥娜或许是她这些年以来,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尽管战场的遭遇让她变得冷酷,流亡的生活让她变得多疑,但她还是很高兴,因为她将会度过一段前途未卜,危机丛丛,但却不再孤独的时光。

瑞雯拿出匕首,处理着手上的兔子。或许菲奥娜没醒来对她来说是件好事,让她看到这血腥的一幕,估计就不一定会有胃口了。

瑞雯的双手很快变得鲜血淋漓,前途未卜,危机丛丛,但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第二天清晨,当兔子的油脂在火焰烘烤下,从略略发焦的皮里不断渗出时,瑞雯看见菲奥娜终于醒了过来。

“前辈早上好。”她揉着惺忪的睡眼。“什么东西好香……”

瑞雯回了一个呵欠。一夜未睡让她精神有点恍惚。

“你昨晚没有睡好吗,瑞雯前辈?”菲奥娜看来的确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瑞雯决定先不告诉她自己守夜的事实,省得对方内疚。

她用匕首将兔子麻利地切成几块,然后抛给菲奥娜,自己则用手抓起一大片肉直接往嘴里送。没试过这种进食方式的菲奥娜被熟透的兔肉烫得手足无措,眼泪都快要落下来的窘态笑得瑞雯差点没呛着。

等到兔子只剩下残骸,瑞雯弄灭了篝火,把留下的所有痕迹都处理掉。

“走吧,咱们的客人估计差不多要经过这里了。”两人来到树林的边缘。瑞雯挑了一棵最高的树,迅捷地爬了上去,坐在树丛之中。从这里可以清晰地观察到前方通往诺克萨斯边境的山道。

“上不来的话就在下面等吧。”

“我会爬树!”菲奥娜发出不满的抗议。数十秒后,菲奥娜也攀上了瑞雯下面的一棵树杈上。“卡特琳娜小姐会经过这里吗?”

“你最好希望她会经过这里,不然就没人救得了她了——”瑞雯伸手示意菲奥娜不要说话。一匹马从山道的尽头进入了她的视野之中,在骑手脑后飞扬的那头红发帮助瑞雯确定了她的目标。

她抽出长弓,搭上箭,然后全力拉开,瞄准。

“瑞雯小姐,你这是要干什么?”身下传来菲奥娜惊诧的呼声。

“闭嘴,我们要先给卡特琳娜一点下马威,不然别指望——”随着目标在瑞雯的视野中不断接近,变大,瑞雯也不断调整着瞄准的方向。“这个狂妄自大的女人会听我们的话!”

这句话只有一半是真的,另一半是瑞雯想要看见卡特琳娜出丑。

拉住弓弦的右手猛的松开,箭矢破风而出,准确无误地射穿马颈。一声凄厉的嘶鸣撕裂了宁静的天空,受伤的马扬起上半身,翻到在地。

而在那之前,马背上的骑手已经从鞍上一跃而起,红发飞舞的同时扬出双手——

数道锐影已向瑞雯和菲奥娜所在的位置袭来。四把匕首钉在了她们所在的树干上,剩下一把被瑞雯瞬间丢下弓操起的巨剑挡住。但她着实有些后怕。这个女人不仅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了攻击者的位置,而且居然把匕首投出了弓箭的距离,还是在身处半空没有落地的情况下。

“谁!”卡特琳娜用一记后滚翻安全着落,利刃从她手上亮出。“急着投胎吗,刺客!”受伤的马匹还在她身后哀鸣,卡特琳娜头也不回地丢出一把匕首,切断了马的气管,然后快步冲向瑞雯所在的位置,根本没留给她喊话的空隙。她发现自己之前设想的戏剧性场景根本没有任何发生的可能。

“卡特琳娜小姐!”她听见自己正下方的菲奥娜大喊一声,主动从树上滑了下去。该死,她可能会被狂怒的卡特琳娜当场肢解。她握住巨剑,用一只手抓着树干荡了下去。

当瑞雯在一株灌木后落地时,正好听到第一声刀剑交鸣从前方传来。随即映入她眼帘的是怒气冲天的卡特琳娜挥着双刀与菲奥娜的交锋。

“卡特琳娜小姐,请听我解释——”无意战斗的菲奥娜一味采取着守势。

“让你的血来跟我解释吧!”卡特琳娜不断凶狠的出刀,打在菲奥娜防守的剑锋上。她丝毫不放过对方的退让给她带来的优势,攻势绵绵不断,毫无间隙。

但瑞雯却吃惊地发现菲奥娜的防守竟然毫无破绽——而她的左手还一直别在身后,放在瑞雯为她绑上短剑的位置。这个女人进步的速度快得出乎瑞雯的预料——三天前她刚要求自己担任她的剑术指导,如今她就已经能与诺克萨斯最强的刀客之一抗衡。不知不觉,瑞雯发现自己竟然是正在以欣赏的态度看着两人的战斗——还有紧身的皮甲皮裤凸现出的两人身上的线条。但她还是紧握着巨剑,法术的光芒从巨剑残锋上绽放。

守久必失,以单手剑对抗卡特琳娜双刀的菲奥娜防守显得越来越吃力。而卡特琳娜的攻击则更加凶悍。又一声清脆的金属交鸣,菲奥娜的长剑被卡特琳娜的左手反手刀撩飞到空中,而右手另一把刀已经迎头劈下。“死吧!”

菲奥娜的下一个动作快的甚至连瑞雯都有点难以置信。一直蓄势待发的左手短剑瞬间出鞘,挡住卡特琳娜的刀锋,顺着刃部直切下去。短剑的势头快得卡特琳娜猝不及防——

她直接扔掉了手中的刀,不让短剑继续顺势砍向自己没有护甲保护的手。

卡特琳娜微俯身子,后撤了几步,把左手的刀换到右手上。“不错啊,刺客,我小看了你了,不过现在是一比一,我还有一把刀,而你只剩下那把可怜的小玩具。”

“请听我解释,卡特琳娜小姐,泰隆先生让我——”菲奥娜继续真诚地说道。

但是盛怒中的卡特琳娜显然完全无法沟通。“去地狱解释吧!”她准备持刀再上。

而瑞雯已经看够了。

她从灌木从后一跃而起,手中的巨剑带着符文绿光迎头劈向卡特琳娜。后者吃惊的举刀防守——

刀刃被径直斩断。

瑞雯说不上是自己及时止住了剑势,还是卡特琳娜已经像刚才一样先一步扔掉了手中刀从剑下逃脱。她姿势狼狈地向后滚了两圈,然后重新站起,左手捏着右手手掌,鲜血从里面一滴滴渗出。巨剑劈断短刀的同时也震裂了卡特琳娜的虎口。

“原来还有同党——”卡特琳娜咬着牙,边一步步后退着。“以为以多敌少就能赢吗?”她从腰间抽出两把匕首,但是右手明显已经只能堪堪握住刀柄。

“别死撑了,卡特琳娜——”瑞雯的声音被身后的菲奥娜打断。

“卡特琳娜小姐,请冷静一下。”菲奥娜已经跑到了两者之间,当着卡特琳娜的面扔掉了手中的短剑。“我们无意与你为敌。”

这个举动无比愚蠢!就算只一只手不能活动,卡特琳娜还是随时能把手无寸铁的菲奥娜当场诛杀。瑞雯心凉了一下,然后准备好巨剑准备抵挡卡特琳娜的攻击。

但是卡特琳娜没有动手。

“等等,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舞会上!泰隆提到有个蠢女人跟着他一起去捉刺客了,没想到就是你。”卡特琳娜脸上露出一丝惊讶,依旧保持着战斗的姿势。“你刚才提到了泰隆的名字,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泰隆先生现在的状况恐怕不怎么乐观。”瑞雯冷冷地说道。

“我警告你们,对克卡奥家族的任何一个成员出手,就是与整个克卡奥家族为敌,管家也不例外。”

“听我说!卡特琳娜小姐!泰隆先生现在很危险!你也是!”菲奥娜提高了声调。“他恐怕已经被英雄联盟的法师控制了!”

“说清楚!”虽然没有放下武器,但是卡特琳娜手中的匕首明显放低了不少。虽然瑞雯说不上卡特琳娜的态度是出于信任还是对自己劣势的妥协,但情况总算有了好转。瑞雯也冒险收回了手中的巨剑,希望这个举动能让卡特琳娜对菲奥娜多一点信赖。毕竟目睹而且经历了全程的是菲奥娜,让她来告诉卡特琳娜会更有说服力。

她们交流了很长时间。菲奥娜一字不落地详细说完了她的经历。瑞雯看着卡特琳娜从盛怒变成将信将疑,变成震惊,最后再度变回盛怒。“混账,我要把联盟的人一个不剩地杀光!”她把手中的报纸揉成了团。

但在盛怒和震惊之下,瑞雯还看见了隐隐的悲伤,当卡特琳娜听见菲奥娜描述那半人半蛇的时候——瑞雯相信卡特琳娜已经知道半人半蛇是谁了。瑞雯也知道,整个诺克萨斯只有一条半人半蛇,那就是卡特琳娜的妹妹,受到诅咒而失去了人类身体的卡西奥佩亚·杜·克卡奥。

她显然已经成为了英雄联盟的一员,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幕后的策划者之一。她企图毒杀自己的亲姐姐,对自己的管家下手也毫不留情。虽然瑞雯自幼便没有见过父母,更没有兄弟姐妹,但是也无法想象一个人能如此对自己的亲人下毒手。

“很好……我也想起来你是谁了。”卡特琳娜将揉成团的报纸用力地扔了出去,表情像是在投掷某位英雄联盟官员的人头一般,然后回过头来看着瑞雯。“诺克萨斯的叛逃者,光杆指挥官瑞雯小姐。”她的言语里充满了恶意。

“卡特琳娜小姐能记得我的名字真是莫大荣幸啊,不知道我的人头是否在你父亲的名单上呢。”瑞雯反唇相讥。

“卡特琳娜小姐现在有什么打算么?泰隆先生现在肯定被联盟的法术控制了。”菲奥娜打断了两人的冷战。

“我自己会想办法处理,感谢你的这番提醒。”卡特琳娜口中还说出感谢这两个字让瑞雯有些意外,她大概算得上是诺克萨斯首席火爆脾气,任性和没礼貌,跟菲奥娜形成鲜明的对比。这种人居然也能受邀参加象征两国和好的舞会。

“至于泰隆的事情,你们不用继续关心了,我自己会处理的,这是克卡奥家族分内的事。”

“卡特琳娜小姐你不会还打算回诺克萨斯吧?”菲奥娜焦急地问道。

“当然不会。”卡特琳娜露出一丝冷笑。“我会用自己的办法进行调查。另外,既然你们俩已经上了通缉名单了,我建议你们也远离诺克萨斯。特别是你,瑞雯小姐。”她补充了一句,但听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像是出于好意。““瘸腿乌鸦赦免了那个佣兵婊子希维尔,但可没赦免你。你的命依旧值一大笔符文币。”

“我会注意的。”

“德玛西亚最好也不要靠近,菲奥娜小姐,你的名声已经彻底——”她露出一个恶毒的微笑。“败坏了。”

菲奥娜抿着嘴,很明显在克制着内心的愤怒。

“对了,克卡奥家族有仇必报,有恩必偿。为了报答你们这种方式特殊的协助。”卡特琳娜揉了揉自己受伤的手。“我也给你们一点信息,我在德玛西亚的时候听到英雄联盟的使节团准备出访皮城,人员组成跟舞会上的差不多。如果你们想调查的话——”

“你去了德玛西亚?从舞会逃出来后?”瑞雯发出怀疑的声音,但她有些意外地看见卡特琳娜的脸上闪过一丝绯红。

“不关你的事。闭嘴听我说完。通缉令大概会随着使节团的抵达而一起送到,但是皮城没什么人认识你俩。你们说不定能在那里找到什么线索。”卡特琳娜猛甩出一把匕首,擦着瑞雯的发梢,射到她后边的树上,刀刃几乎完全没入树干之中。“这把匕首留给你们。上面有克卡奥家族的徽记,持有者视为诺克萨斯的使节,当个外交豁免金牌用用吧——当然是在通缉令送到之前。”

没等瑞雯拔出匕首,卡特琳娜已经转身离开。

“那么,两位好自为之。我们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