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满天飞,家长遍地爬!

又一年高考结束了,媒体上流传着一堆又一堆或者悲情,或者苦情,或者煽情却实际荒唐滑稽的花边高考新闻,当然,一年一度的状元秀也不失时机滴隆重登场拉开大幕。
咱中国人有个特性,啥都喜欢往大了整,啥都无限制的膨胀,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把状元这个早已淘汰进历史垃圾堆的东西翻了出来,教育产业化的十来年过去了,发展到现在,在全民向钱看的大背景下俨然已经成为一种状元文化和一个充斥着铜臭的完整的状元产业链。
_20130430_163430
其实呢大家伙儿也都知道,这中国封建社会几百年了,全国每年也就出那么两个状元,一文一武罢了,一个会文章妙笔生花,一个会功夫舞刀弄枪,新中国解放了,这状元秀才和才子佳人做为封建余孽也被咱工农兵兄弟们打入了冷宫,没想到,高校改成文凭工厂后倒是救了状元这历史余孽的命,刚开始几年吧,那时还简单,全国统一高考嘛,文科理科,各自的最高分理所应当就被某些有复古嗜好的文人或媒体冠以状元的称号,这状元嘛,倒也还说得过去,怎么也是全国统一高考评出来的,你看,媒体有料,家长有面,学校有喜,官员有绩,学生有利。。。真可谓是皆大欢喜。。。

随着高校大规模扩招和高考方式的不断变革和探索,今天三加一,明天四加二,后天又恢复成文理两科。。。在让人眼花缭乱的同时,劳民伤财地折腾了半天,除了教育产业大旗下收来的银子快速增长和大学文凭的严重贬值外,状元的队伍倒是日渐膨涨起来。。。什么文科状元、理科状元、语文状元、历史状元、政治状元、北京状元、上海状元、长沙状元。。。现在看看新闻报道吧,基本上状元文化已经推广到市县一级了,估计再假以时日,发展到村镇一级出六七个单科状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你说这满天乱飞的状元还能是什么好鸟?

所谓的上行下效,现在已不仅仅是高考了,全国各地的中考过后也开始在推行状元了,美其名曰:中考状元!还是遍地开花的趋势,那小升初呢?要不要也评选小小状元呢?

教育产业化发展到现在,中国的教育体制已经走入了一个非常畸形的局面,大学高校肆无忌惮的无限制膨胀,博导硕导遍地都是,还是那么七八个人十来条破枪,系主任变成了院长,麻雀变成肥鸭,大学忙着不停的扩招,小学倒开始要摇号才能入学,一方面是各个媒体大肆宣传新科状元,另一方面,是大批大批毕业的大学生挤爆招聘会但到处无人问津,五月份回广州时,几个在企业工作的朋友们说起来现在很多大本的毕业生都是零月薪,什么意思,就是不要工资去公司工作半年到一年,公司满意了才开始领取薪水,薪水多少?两千三千都算是高工资。。。广州深圳那么高的物价,零月薪去就业,这些孩子吃什么喝什么住什么穿什么?拿着每月两千块的月薪,面对动辄数万一平米的房价,辛苦十来年积攒的工资还不够钱去买一个厕所,这些孩子怎么去成家立业再安居乐业?但我们高居庙堂的公仆们依然在乐此不疲地忙着为教育产业化添柴加油,为这种摧枯拉朽的所谓教育产业化马上加鞭!

再看看另一些每年高考时都可以看到的相关新闻吧,为了高考,为了自己的子女在复习和考试时不受到任何哪怕是一点点的噪音干扰,家长们齐心协力地把考场附近的马路封锁了,更有甚者某地的家长联合起来还把小区河畔的青蛙全部毒杀。。。这种闹剧每年在全国各地都在发生,政府官员和媒体们也在推波助澜,比如说市长大人夜巡工地严厉制止噪音啦,交通管制封路禁行啦,警车为奔赴考点的学生开道啦。。。诸如此类,除了那些作秀的官员我看见就想吐以外,但看到那些冒着高温酷暑在阳光下曝晒站在晒的滚烫的沥青马路上用自己的身躯逼迫汽车,甚至是电动车改道来为自己的孩子创造一个自以为理想的考试环境时,我还是不禁要摇头叹息,可怜天下父母心呢,但我不解的是:难道现在的学生心理素质已经低到如此程度了吗?远处一俩汽车驶过都会产生干扰,那考试时旁边一个同学放个响屁是否也会让他慌乱地忘记怎么答题?一辈子的前程就被一个响屁给嘣了?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就指望这种栋梁吗?
是的,有家长说了,现在高考的外语考试都要考听力啥的,有噪音会干扰让孩子听不懂的,哦,如此这般,那以后的学生要和老外对话岂不是先得清场?否则有噪音干扰他们就听不懂怎么办?简直是国际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