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因学生宿舍频被盗欲装摄像头 学生投票

  票选摄像头

  张然在问卷上坚定地写下“我反对”三个字时,她没想到,有55%的学生和她一个立场。最终,这个数字成功了摄像头进入华中师范大学女生宿舍的楼道。

  失窃

  宿舍失窃后,黄斌在上课,没有注意到室友王浩发来的短信。很快,王浩打来电话,告诉他,自己放在宿舍内的电脑和手机都不见了。黄斌原本放在宿舍桌子上的电脑也没了影子。黄斌意识到宿舍可能失窃了,挂完电话,逃课飞奔了回去。

  晚上7点左右,王浩去到楼层所在浴室洗澡,距离宿舍不到20米。他想着时间也不长,就只把门撞上锁住,没有像往常出门上课一样再加一个挂锁。大约15分钟后,王浩洗完澡回到宿舍,发现门被撬开了,桌上的电脑、苹果手机都不见了,回头看黄斌桌上也没有电脑。黄斌赶回在一楼的宿舍时,处的两名工作人员已经在做问询记录,华中师范大学旁马也来了两位。
服装展示道具http://www.dgjunlang.com
  宿舍楼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处的工作人员和似乎也无从下手,做完问询后就走了。黄斌和王浩叉腰对望,自认倒霉。

  王浩的联想电脑和苹果手机是上大学前父母买的,花了近万元。父母有些责怪他的粗心大意,一直打电话追问有没有小偷。三天后,王浩的父亲打电话给马,民知没索,小偷还没抓住。再后来,这事不了了之。

  去年3月初发生在黄斌宿舍的失窃案并不是孤例,一段时间来,宿舍内盗窃案比较多,几乎每个宿舍都自己另配了一个挂锁,做双重保险。

  最严重的时候,学校处曾一天接到过同一女生宿舍楼3起报失窃事件。学生治保会是协助处工作的学生,该在去年曾做一个样本数为600的抽样调查,最终的统计结果显示只有69%的宿舍从未过财务失窃,有21%的宿舍偶尔发生,10%的宿舍甚至是经常发生。

  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中心网站上也经常出现宿舍失窃的报道,据参与此类报道的学生记者郭哲初略统计,“平均一个月一次报道”。还有既没有报案,也没有出现在报道中的情况,这些失主通常会在人人网上发布状态。

  丢失东西的学生到处报案,做完备案后,事情通常不了了之。宿舍楼没有安装摄像头,几乎没人知道小偷长什么样,从哪个方向来,往哪个方向走,处也无可奈何。

  据处2012年的工作年鉴记录,全年共“追回赃物手机9部、挎包20余个”。郭哲称实际的被盗数量远远超过此数量。

  频发的失窃案加上极低的破案率,学生怨言很多,处也很头疼。

  摄像头勿进

  黄斌宿舍被盗时,学校已经决定要在全校宿舍楼安装摄像头,只不过安装工作迟迟没有开始,除了招投标以外,处还有一个重要步骤没有完成。

  教育部拨的400万安防系统专项资金是到位了,但摄像头到底能不能进楼道,那时谁心里也没谱,学校要把决定权交给学生。

  去年3月初,宁佩接到处的开会通知,让她所在的学生治保会在学生中进行一次问卷调查,以了解他们对摄像头安装的意见。

  领完任务回去,宁佩和治保会的其他同学就开始商议问卷设计的事宜。她们找到学校社工学院学过社会学研究方法的同学,让其帮忙设计一份问卷。问卷来回修改了三次,于一周后出炉。

  问卷主要包括:基本信息、你心中的宿舍安全、你与宿舍互动、对楼道安装摄像头的看法等4部分内容。

  问卷设计好后,紧接下来要确定问卷发放的范围。华中师范大学本校主要有4大宿舍区,分别为东区、西区、元宝山、南湖,而东区人数最多,元宝山次之,西区、南湖人数较少。问卷拟发放的数量根据宿舍区的人数划分了抽样比。

  华中师范大学女生多男生少,考虑到摄像头进宿舍楼道对于女生的影响可能更大,调研组把调查对象重点放在了女生上。而东区是女生最为集中的宿舍区,自然成为了调研的重中之重。经过分析计算后,调研组最终决定采用1:6的比例对每栋宿舍楼进行抽样调查,且以大一、大二的学生为调查主体。

  治保会调查组共分了5个小组,考虑到东区人多,调研任务重,特安排了两个小组。调查组印了600份问卷,于3月中旬正式进寝室发放。

  3天后,问卷回收工作结束,共计回收570份问卷,有效问卷532份。宁佩和治保会的同学建了个网络讨论组,专门分析讨论回收的问卷。问卷结果出来后,宁佩还是吃了一惊,不赞成在宿舍楼道里安装摄像头的比例为55%。她以为,偷盗如此严重,同学们会让隐私为安全让道。

  调研报告很快就交到了处,最终,55%的反对数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处放弃了在女生宿舍楼道安装摄像头的想法,只在楼梯间安装。

  安全与隐私之争

  张然在宿舍中是个少数派,除了她反对,其他室友都同意在楼道安装摄像头。填问卷时,她就略显激动地和室友辩论了几句。

  张的宿舍去年曾发生过盗窃案,有次大意忘了关窗户,有个室友的电脑和手机就被盗了。位于二楼的宿舍,小偷若要翻窗进入似乎并不费太大的力气;至于撬锁而入的话,爬楼梯也不需要走太远。

  一个室友家境不太好,在被盗后,她非常支持安装摄像头。在争论最激烈的时候,她认为张然反对的原因就是张没丢过东西,不能体会她的心情。张然则认为,注意锁好门窗,是可以避免被盗的,而她万万不能“被”的感觉。

  武汉的夏天天气炎热,女生们在寝室通常只穿吊带热裤,晚上甚至有人在楼道打地铺睡。张然性格大大咧咧,经常穿着随意地在楼道走,串寝室。她无法有只“眼睛”随时在楼道里盯着自己,也无法知晓“眼睛”背后是谁的眼睛。

  “室有专人24小时,而且都是女的。”华中师范大学处中心主任邓建国的话并不能打消张然的顾虑。张然一点也不,在问卷上坚定地写下:我反对。

  张然做的可不止是在问卷上写下“我反对”。她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曾在课堂上一时兴起,老师组织了一场关于宿舍楼道是否应该安装摄像头的讨论。

  在上,支持“安全”和支持“隐私”的人几乎各占一半。女生们争论得尤为激烈,被盗过的人,认为如果楼道里安装有摄像头,自己的东西可能就不会失窃;没被偷过的人,则强调无法隐私被她人看到。

  虽然丢了电脑,但黄斌也反对安装摄像头。他的理由很“技术”—宿舍窗外没有晾衣服的地方,大家都把衣服晾楼道里,“衣服全遮挡住了,摄像头根本拍不到门”。

  黄斌认为有时失窃是内贼干的,“同学间串宿舍很正常,这怎么判断?”当然,他也不喜欢楼道里时时有双“眼睛”盯着自己。

  争来的

  并不是每个大学都会在安装摄像头的问题上,让学生作主。在,曾有人民大学的女生向投诉宿舍楼道内安装了摄像头,可仍然无法避免电子眼的进入。

  7年前发生的一件事,让华中师范大学处不得不重视学生的反对意见。

  2006年秋,华中师范大学的几位女生向当地爆料,学校将摄像头安装进了女生宿舍楼。当年暑假时,学校在元宝山宿舍区的男、女宿舍楼道分别安装了几台摄像头,作为试点,但安装前并未告知学生,也未征求学生的意见。

  “当时也没那个意识,觉得是为学生的安全着想。”华中师范大学处中心主任邓建国告诉《中国周刊》记者。

  一开学,迎接学生的就是高悬于楼道上方的摄像头,一些女生无法接受,打电话给当地一家爆料。

  武汉天气热,女生一般在楼道内穿得少,“好怕了”。宁佩所在治保会去年3月的那次问卷调查结果显示,61%的人在楼道里“随便穿着,不顾及”。向当地爆料的女生觉得自己“像被着”。

  处没有想到在宿舍楼道里安装摄像头会引来的关注,邓建国也没再解释那之后作为试点的摄像头到底是否仍正常使用。不过在以后学校新闻中心的报道里,处在接受有关摄像头的采访时,再未提到元宝山女生宿舍楼道有安装摄像头,只是称“在东12栋、元一、元五三栋男生寝室都已安装了摄像头,主要是由于学校考虑男生寝室更容易发生意外”。

  有次,东12栋生命与科学学院的一位男生丢了电脑后,去调,却被告知“没有开”。

  今年4月底,华中师范大学在全校宿舍楼安装摄像头的工作正式完工并投入使用。

  摄像头安装之后,学生记者郭哲又报道了三起宿舍被盗案,都发生在西区和东区的女生宿舍。楼梯间的摄像头将嫌疑貌拍了下来,但小偷最终还是没有抓住。

  “楼梯间的摄像头只能起到‘马后炮’的作用。”邓建国有点无奈。

  有些女生认为,如果把摄像头安装在宿舍楼道内,就可以抓住小偷。

  可这仍然是一个假设。

  事实是,摄像头安装后,宿舍被盗案已经下降很多。郭哲也很少在人人网看到同学发布自己被盗的信息。

  有时候,拍到拍不到作用不大,摄像头起到的是作用。

  (文中张然、黄斌、王浩为化名)

  被直播的女大学生宿舍

  一次偶然机会,我得以进入到一所高校女生宿舍楼里的室。从未见过如此多屏幕排列一块儿的我,当时的内心还是有些发怵。

  室在一楼,紧挨前台,两扇大窗户正对着大厅。进室的门经常半开着,穿过前台的门便可进入。宿管不在前台时,过了门禁的人常可轻易地进入室所在楼道。一些学生常常就这样去找宿舍管理员取快递。修理师傅在前台和室所在楼道来去也可以自如。只要你想看到画面,并非难事。

  室窗下铺一张床,床旁边放着一米多高、两米多宽的白色铁柜,呈四十五度放着屏幕。该女生宿舍共有16楼,每层3台摄像头,电梯间通往宿舍楼道的拐角处有一台,楼道两头分别有一台。站在屏幕前,每层电梯处、楼道里的情况一目了然。除去楼梯间、洗浴室、卫生间和寝室里,在摄像头下几乎没有死角,而且图像质量比较清晰。

  站在镜子前整装的一举一动,从宿舍出来只穿件大号T恤端盆进洗漱间的过程,摄像头里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屏幕没有48个那么多,但宿管可每层切换。当时恰好有一个寝室的女生私自拉插线板,宿管从里看到了,立马上楼了。

  从宿舍管理员角度,那些女生的生活,一直在被直播。

  那些管理员说,几年前就有了摄像头,以前宿舍偷盗情况严重,安装后也没人再说过宿舍里东西被偷。而安装摄像头的决定是处直接下的。

  高校女生宿舍楼道安装摄像头远不止我偶然去的那儿,据公开报道,几年前,培训学院、舞蹈学院、体育大学先后在女生宿舍楼道里安装摄像头。一些学生担心,隐私被,无奈向求助。而的报道里,校方的理由是安全。最终,安全都战胜了隐私,而女生们没有选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