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天堂来的孩子”为什么会出现问题?

一个孩子,成绩好,长得好,又听话,谁不期望有这样的孩子?但在直面的面谈室里,习以为常的是好孩子的爸爸妈妈(大多是母亲)在流泪。他们真实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孩子……?”读大学之前,孩子什么都好,处处为人称道,爸爸妈妈感到无比骄傲。但到了大学,他们却呈现习惯的问题——感到丢失,损失自傲,生计没有方针,学习没有动力,跟同学往来存在严峻的艰难,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脱离现实,沉溺于网游国际,招致几门课不及格,面对降级或被勒令退学。

好学生,差学生
考察他们的成长经历,存在这样一些共同的特点:
在成长过程中,母亲往往过度照顾与保护,父亲跟孩子较为疏远;孩子在过于单纯的生活环境中长大,对父母过于依赖;他们几乎把所有的时间用来学习功课,很少跟同伴交往,缺乏生活经验,心灵单纯,思维单一,纯洁得如同从天堂而来,跟人交往容易受到挫伤。这样的孩子,我称为“从天堂来的孩子”。

成绩好

成绩好本是好事,不是问题,但是,如果父母以为成绩好就是一切,孩子也这样想,那就可能导致问题。许多父母不知道,孩子后来出现的问题,是他们只求成绩好(不顾其它)而付出的代价。因此,他们的问题成了一种提醒,他们需要为自己成长中缺失的环节补一补课啦。从小到大,在这些孩子身上,成绩好成了太耀眼的光环,他们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特权,可以免除同伴必须经受的艰难,而这些艰难被称为“合理的受苦”,对一个人的成长是必要的。当他们试图用成绩好赢得一切,他们就躲避了“合理的受苦”,就失掉了必要的经验,就忽略或取代了生命中需要成长的那些方面。而且,在只求成绩好的孩子那里,学习的动力并非来自内部,并非出于自愿,并非因为兴趣,而是因为受到强迫,而是因为担心成绩不好,会失掉父母的宠爱,老师的欣赏,同伴的羡慕。于是,他们不顾一切追求成绩好,拚命维持成绩好,随时担心成绩变得不好,随时担心别人超过自己……伴随这个过程,他们的内心埋下了焦虑的种子。对他们来说,学习是一场苦役,考上大学就意味着这场苦役终于结束了,他们可以玩了。因此,一进入大学校门,环境变得宽松了,选择多样化了,外在的强制没有了,内在的动力丧失了,他们一下子放松下来,在学习上不再追求,甚至对生活也渐渐失掉热情,长期被囚禁的玩耍的欲望就从笼子里放出来了,他们会迷恋网络游戏或其他,渐渐变得不能自拔。

在赞扬声中长大

父母赞扬孩子,本来也是好事,但过多赞扬孩子,也可能变成坏事。我们的教育常走极端:过去(现在依然存在),父母从来不赞扬孩子,怕孩子会骄傲,岂不知这样做,反而会损害孩子的自信,导致孩子把太多的心思花在如何获取别人的赞扬上面,而不敢确认自己的需求、看法和目标。现在(也并不是所有的父母)的情况是,父母过多赞扬孩子,不切实际地赞扬孩子,这似乎是在培养孩子的自信,但也可能在孩子身上造成虚妄的自我感觉,使他们在生活中遇到挫折时,会否定自己,自暴自弃。“从天堂来的孩子”往往因为成绩好,长得好,又听话,自幼在过多的赞扬声中长大。在形成自我概念的过程中,他们因为受到太多的赞扬,可能会过度在意别人的看法,为了得到他人的好评,会宁愿委屈自己,违背自己,牺牲自己的真实看法、愿望和需求,甚至养成过度顺从的个性。

太听话

“从天堂来的孩子”,自幼习惯于遵从家长和老师的指令,按他人设定的目标行事,他们的思维可能变得刻板、僵化,非此即彼,黑白分明。当他们进入一个多样化的环境,要求他们自己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们会变得无所适从。心理咨询的经验给我们的教育有一个重要提醒:不要太要求孩子听话,不要太赞赏孩子听话,这样做可能抑制孩子的自发性、创造力的发展,以至于把他们塑造成一种工具性的人格。

很少跟同伴交往

“从天堂来的孩子”来自单纯的家庭环境,父母养育孩子的特点是:过于严格的道德教育,看事情过于黑白分明,僵化的等级观念,非此即彼的单一思维,过于强调“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担心孩子受到不好的影响,会严格限制孩子跟同伴交往,使孩子不能从跟同伴的交往中获得经验和乐趣,因而发展不出良好的人际能力。这样,孩子会慢慢变得没有兴趣跟人交往,害怕跟人交往。当他们进入大学,面对来自不同生活环境的同学所构成的人际环境,他们就会产生人际的困难。因为缺乏人际交往的经验,他们对同学的言谈举止难以做出适当的反应,加之他们的自尊心又特别敏感,很容易产生挫伤和困惑,暗自生出许多猜疑与敌意,回避跟同学相处,渐渐从群体中脱离开来,像一只孤兽,渴望交往又害怕交往,内心陷入冲突和烦躁不安,结果就把一腔压抑的情绪发泄到父母身上。正是在这个时候,父母惊呆了:过去这么好的孩子,怎么变成了这样?他们的表现如:处处挑剔父母,跟父母为难,时而有极端的情绪与行为;抱怨同学不好,抱怨大学不好,要求退学,回到原来的生活中去。有时候,学校害怕会有麻烦,父母对孩子有担心,就真的同意孩子退学。但这样做的结果并不是,孩子退回到家中,会更加焦躁,沉溺于网络,过白天与黑夜颠倒的生活,渐渐发展出心理的症状。

从不玩耍

许多家长以为,孩子一心学习,从不玩耍,这才是好孩子。殊不知,这里可能潜伏着危机。玩耍是孩子的天性,一个孩子从不玩耍,这本身就是问题。在格拉塞(William Glasser)看来,玩耍是人类五大基本心理需求之一。我们看人类的各种创造性活动,跟玩耍的性质十分相近。从不玩耍的孩子,成长的空间狭窄,成长的经验有限,自发性、创造力发展不出来。这就应了西方人的一句谚语:只会学习,从不玩耍,聪明的孩子也会变傻(All work and no play makes Jack a dull boy)。许多人希望孩子成为天才,却不知道一个定义:天才就是兴趣。那些在幼年时期,玩耍的需要得到了充分满足的人,他们后来把工作变成了玩耍,这样的人就是天才。那些在幼年从不玩耍的人,在长大成人之后,反而厌倦工作,不合时宜地沉迷某种幼稚的游戏。在中国的教育中,这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孩子自幼被剥夺玩耍,被强迫学习,读了大学之后,开始玩耍,迷恋网游或者其他。这里有一个很深的动因:因为幼年时期从不玩耍,他们内心里有一个空缺,就会在时过境迁之后追求补偿性的满足。有一位求助的大学生在面谈中表示,网络游戏让他获得前所未有的满足,好像找回了童年缺失的某种感觉。

受到过度保护

有这样一些孩子,因为成绩好,长得好,听话,往往受到父母和周围人的过度保护。父母不让孩子做自己力所及的事情,不让孩子在生活中尝试新的经验;当孩子在生活中遇到困难,家人包办代替,不给孩子机会让他尝试处理自己困难;当孩子在成长中产生困惑,家人一起围过来提供安慰,好像孩子不可以有任何困惑。家人这样做,有一个很现实的目的:让孩子一门心思学习,其他任何事都不用管。就这样,他们给孩子营造了一个“天堂”,把孩子囚禁在里面,不让他们接触生活的困难,不让他们获得成长的经验。在过度保护下长大的孩子,对现实没有真切的感受,发展不出适当的能力。当孩子离开“天堂”般的环境,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去读大学,父母的保护无法延伸到大学,孩子就失掉了过去的好天堂。在新的环境里,他们发现,在天堂里生活的经验难以应对现实的情况。在天堂里,他们从来都是受人照顾,却没有发展出照顾他人的能力;在天堂里,他们很少处理事情,现在不知道如何做得更好;在天堂里,他们几乎从不与人交往,现在,面对人际的复杂性,他们不知道怎样应对。在天堂里,他们以为自己简直是完美的,可以把任何事情都做好,但在现实里,他们发现自己几乎什么事都没有做好,因而觉得自己事事不如人,渐渐从自负堕入自卑,变得一蹶不振。

单一思维

曾经读到一个报道:有一名成绩非常好的高中生,申请国外一所世界顶级大学。接受面试时,对方提出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选择读我们这所大学?”他回答:“因为读名牌大学,将来可以找到好工作;有了好工作,就会有高收入;有了高收入,就可以买大房子;有了大房子,我就可以把父母接过来跟我一起住,他们为我读书付出很多很多,我要报答他们……”结果,这个中国高中生没有被录取。

这个结果可能让许多中国父母和老师感到惊讶——这是一个多好的孩子呀!成绩好,有孝心,知恩图报。而且,从他的回答来看,他还很诚实——当然,我不知道,如果这位高中生知道他的回答会导致这个结果,还会不会选择这样回答。但我知道,他的回答几乎是所有的中国高中生的回答,虽然高中生在面试时不见得会这样回答(当我把这个故事讲给高中生听,我得到的普通反应是:这个人太傻!高尚的话,谁不会说?我慨叹一声)。因为他们自幼被灌输的想法就是这个——对他们来说,读大学就是为了实现个人利益。但是,真正的教育,目的并不只是这个,更包括培育学生的公共意识,让受教育者追求社会意义。在阿德勒(Alfred Adler)看来,一个人只追求个人意义,就等于没有意义。

我们的教育本身带有一种症状的性质,它的内在动因是不安全感,它的表现形式是绝对化——追求单一目标:教育的目的是考上大学,考上大学的目的只是为了获得好的工作,有了好工作,就可以激烈竞争中生存下来,并且可以占有更多的物质条件。许多家长和老师有一种“非此即彼”的单一思维,过度夸大实现这个目标后的完美景象,以及不能实现这个目标的可怕后果。孩子们便朝这个唯一的目标狂奔不已,完全不顾其他。许多从结婚生子开始,就在考虑孩子读哪个幼儿园,然后是,读哪个小学,哪个初中,哪个高中。所有这些安排,只是为了把孩子送进哪个大学。但孩子们并不真正了解大学,为什么读大学,以及为读大学做怎样的预备。高中老师为了给孩子加油,对大学进行不真实的美化,这也是导致一些高中生进入大学之后产生失望和不适应的一个原因。对于一些“从天堂来的孩子气”,他们过去追求的唯一目标是考上大学,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他们就不知道生活还有什么目标,动力就丧失了。说到单一思维,有一位求助的大学生在面谈中反思道:“我是一个只能专心想一件事、做一件事的人。在高中,这件事是学习,我不管其他;到了大学,这件事是网游,其他我也全都管不了。”

太强的比较心

教育如同播种,种子落在孩子的心里,会在他后来的生活中发生作用;好的种子让人成长,不好的种子产生损害,甚至导致心理症状。在一些“从天堂里来的孩子”身上,我们发现这样一种情况:有的父母会不自觉把自己的挫伤经验和偏见灌输给孩子,给孩子造成莫名的恐惧,等级的观念(如对人及其职业的歧视),这会影响孩子跟人建立真实而自然的关系;有的父母好胜心强,爱面子,喜欢跟人比较,总拿自己的孩子跟别人的孩子比较,这样做在孩子内心里培养了过强的比较心。父母这样做,目的是刺激孩子学习,结果却损害了孩子的内在动力。因为有太强的比较心,孩子从小到大会把太多的心思和精力花在别人身上,总是盯着别人看,一门思想胜过他人,不去管自己的需求是什么,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而是把别人的需求当成自己的需求,把别人的目标当成自己的目标。结果,他们渐渐丧失自己的独立性,变得越来越没有主见,越来越依赖他人和环境。

“从天堂里来的孩子”之所以在大学出现了适应困难,是因为他们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因为成绩好、听话、长得好而倍受关注,从家庭到学校,他们都是倍受关注的中心。这给他们一种特别感,一种人上人的感觉。但到了大学,他们置身于潮水一般的大学生之中,发现自己原来如此普通,这让他们倍受打击,茫然若失。甚至,在具体的生活中,他们发现自己在一些方面不如他人,就更加变得自卑。这时,他们内心只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回到高中时代,继续生活在耀眼的光环之中,这种光环最好一直延伸下去,永远读高中,或者,大学必须跟高中一样,甚至他的人生都应该像高中一样。

成长:从天上回到地上

读大学之前,他们生活在天堂般的环境里。在那里,他们是主角,别人是配角;他们是花朵,别人是衬托的枝叶;他们是月亮,别人是众星捧月。在过去的成长历程中,他们不是在生活的地面上行走,而是在感觉的天空中飞翔。在天堂里呆久了,他们对地上的情况变得不大熟悉了。在天上飞久了,他们几乎不知道如何在地上行走了。到了大学,他们不得不落回到现实的土地,不得不在地面上行走,他们的脚太适应地面,或被扎伤,或磨出血泡,流血,疼痛。他们一心想回头,想回到过去的天堂,在天空飞呀飞。但是,伊甸园的大门在他们离开之后就关闭了,过去的事情,不管有多么美好,都已经收场了,他们必须朝前行走。但地面满是泥泞和脏污,他们太洁白,简直不愿落足。在现实的泥淖里,他们扑腾着翅膀,美丽的羽毛脱落一地。在他们的内心里,保留着飞翔的完美感觉,但现在要从脚踏实地中获得新的经验。在他们的自我体验里,他们是凤凰,但现在要落到地面,让自己像一只普通的鸡那样行走和觅食。当他们了解这一切,当他们内心有了真正的觉察,他们的选择不是回到过去,而是进入现实,不是飞回天堂,而是落到地面,带着痛苦在地面上行走,让自己经历成长,最终成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