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瘾的分析说起

早几年前,网络上有一部很火的视频叫《网瘾战争》,这是一部由魔兽世界玩家精心制作的一部不算短的短片。当视频在网络火速蔓延的时候,作为一个观众,而且作为一个“沉迷”过网游的观众来说,我很佩服这一群用心的玩家能用这么一部视频道出内心的真实。

我仍记得当时有个社会热点是关于用电击治疗网瘾的,一些“砖家”的言论和行为彻底的激怒了他们所谓的“网络屁民”,《网瘾战争》也由此而成。我无意去揣测砖家们的良苦用心,只是想就着这些刺激与反应说说我所想的。

有时我会想到,如果某一个人的问题原因真相大白了,我们是否会将问题与原因对等?我们是否能自问:还有别人的问题和这个问题一样由同一因素而造成的吗?如果一个原因可以导致不同的结果,我们是否该警惕:武断的对问题下结论和做评判是一种愚蠢?

我并不想把“网瘾”这个所谓的严重问题脱离其他问题而单独的做一个关于“现象、原因、治疗”之类的叙述,事实上,当我们在追述问题源头的时候,也应该不难发现,那些影响因素是如此的微妙,以至于和其他问题都是相交叉的,牵一发而动全身大概是最好的描述了。

有这么一个观点:问题的缘由其实早在人们的心中扎了根,在一个可以预测的环境中,也是不难发现问题产生的可能性的,那些所表现出来的问题现象,只是众多的可能性之一,从这个角度来说,关注问题根源要胜过对问题现象的价值评判。如果我们认同这个观点的话,那么我的叙述就会顺畅得多。

精神分析的理论告诉我们问题根源是可以追述到心理发展的早期所发生的创伤;人本主义的观点告诉我们,我们对选择与责任所持有的想法和观念会造成我们是逃避而遭受痛苦,还是依靠自己的潜能去体验高峰快感;家庭治疗传达给我们的是,存在我们身上的问题,其实并不是独立在我们的自我身上,而是家庭的问题,我们是由家庭模式朔造而来的……

如上所言,不同的心里流派和理论告诉我们,问题总是如此巧妙,事实完全不像想象中的那样。我们的问题,总是可以从某些方面看到预见性的信号。网瘾,作为一个热议的问题,难道该成为一个特例?

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定义,所谓网络成瘾症(IAD),是指过渡的使用网络而导致的一种慢性或周期性着迷状态,并产生难以抗拒的再度使用欲望。同时会出现增加使用时间、耐受性提高、出现戒断反应等现象,对于上网所带来的快感一直有心理与生理上的依赖。从定义上来看,我们至少能得出一个结论,网瘾是一种依赖现象,是一种个人将依赖对象由人转向网络的现象(当然也是可以转移到别处的)。

我不禁要问:为什么一个人对物的兴趣要胜过对人的兴趣?个体心理学告诉我们,我们的幸福根植于与人合作,根植于对别人的兴趣。行为主义告诉我们,行为的改变是新的奖赏替代旧的奖赏的结果,或许我们可以问:为什么一个人不能从其他人身上获得他所需要的奖赏?

为了探索这个问题更有条理,我想从心理发展的时间顺序说起。
对于我们出生后的婴儿期这一阶段,客体关系理论对此有独到的研究。同时,我也想顺便强调家庭对我们的发展的影响有多么重要。从这个角度来说,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与他人相处的关系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婴儿期时与照顾者之间关系的影响。在这一阶段,作为一个照顾者,足够好的母亲要经历对婴儿需求的全部满足到适当的满足,要给婴儿提供一个足够好的环境,这是婴儿发展信任、希望与自主和独立的最好开始。如果这阶段的发展出现问题,婴儿将对周围的世界产生怀疑,内心不安,过度依赖或者冷漠,可想而知,当这些婴儿成人以后,他们在人际中是多么的痛苦与尴尬,我们也无法否认,他们不会因此而退缩,而逃避,或者靠回避现实世界而沉迷网络来缓解内心的不安。个体心理学谈到,不管是受忽视的孩子,还是那些受溺爱而有着短暂舒适生活的孩子,他们缺乏对别人的兴趣,最终带来的将只可能是人际交往中的不安和回避。

当我们度过婴儿期之后,就今天的孩子来说,要开始上学前班了。这个阶段的儿童需要游戏,需要一定的自由,需要更多的行动,因此他们才能探索环境,增加对自己和他人的认识,发展思维和社交能力。当他们拥有了这些条件和能力之后,才有可能应对往后更多的转变与挫折。家庭治疗对问题儿童的关注强调家庭对孩子的影响,当父母关系不和谐以及育儿观念产生冲突时,孩子往往成为了竞争的焦点,同时也成了牺牲品,这位儿童往后的问题(网瘾?)作了很好的预测。

这之后,儿童步入小学,从这里开始了学习生涯。而作为学习的最开始阶段,儿童更需要发展思维,学会推理,练习表达能力,探索记忆技巧,培养更成熟的社交关系。儿童的自我意识进一步发展,对自己的关注增多,心理上的需求也愈明确。同时,也更有意识的比较,对引起自卑的因素更加敏感,在这种转变中,儿童需要更多的关注和理解,以承受转变而来的挫折。当儿童在家庭中,越来越倾向于压抑真实的想法和情感时,潜意识机制的表现倾向也同时增强。儿童可能开始厌学,逃课,多动,富有攻击性,沉迷游戏,而这一切问题都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前提是愿意探索的话。

中学阶段的儿童越来越重视自我形象和他人的评价了,于此同时,家庭可能暂时无法意识到这种转变而维持之前的对待方式。在叛逆期的中学生,一边为自己身体的成熟和心理半成熟而产生虚假的成熟感,一边处理这追求独立而同时又不得不依赖父母的矛盾。如果这些矛盾和冲突得不到理解和合理的处理,这些中学生就有更多的可能性去学习和认同不良行为,而相对于父母和学校不满意的对待方式来说,不良行为所带来的满意结果更加强化了这些错误的模仿和学习行为。青少年愈加渴望得到尊重和认可,而受挫的可能后果是由被强化的习得行为来补偿需要的缺失。

中学之后,青少年开始面临又一个转折,有些人会直接进入社会,有些人会进入“延缓补偿期——大学”,而另一个问题是,如果青春期叛逆阶段遗留的问题得不到合理的处理和过度,大学阶段可能只能是之前问题的延生。这个时候,沉迷网络就不单单是一种依赖,更重要的是,对遗留问题的逃避,与对未来的无力感,而几乎遍布身体四周的网络开始成为一个很好的“感觉尚可活良好的”方式。

我们无法确定,作为一个孩子,在成长的各个阶段会遇到怎样的问题和挫折。我们只能,从一个成长了的人的身上,包括他的言语、表情、肢体动作在内的行为以及由此所反映的态度、情感、认知、意识和人格等,看出他在遭受怎样的痛苦。如果我们只关心自己投射出来的问题,那么对于那些受着家庭关系模式以及成长中受忽视和溺爱的影响的受害者(包括网瘾患者)而言,虽然担负着责任痛苦,也同时在承受不公。

有兴趣的话,可以浏览http://user.qzone.qq.com/6900905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