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学:历史、哲学与科学

1
  亮's 塔罗时空:http://blog.sina.com.cn/jeaora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44f9480100s7tf.html
  很多神秘学,其内部都潜藏着一种哲学系统作为根基,而表达方式则是通过一些符号与象征的形式。
  但是随着几千年的时间流逝,能够解开这种符号象征意义的方法已经丢失,系统内部的深厚哲学基础也随之丢失。所以,这就导致了现代人不知道这种系统的运作原理,也不知道这种系统解释原理,他们仅仅知道这种系统可以这么运作、可以这样解释。这种情况便导致了人们将其用于了“占卜和预测”。实际上,人们对该哲学系统的所遗留下来的理解少得可怜,我们不知道它“如何”来解释万物,而只知道如果它能够解释过去和现在,那么就理所当然地可以解释未来。
  上述例子不难见得,比如中国的易经,是中国流行的算命工具,但现代人对其原理和内部深奥的学说只知凤毛麟角。那么同样的命运也落在了西方的塔罗牌和占星术。
  所以这里,我们对占星的学习内容并不是“如何来用它算命”:在本文中,大家不会学到怎么画星盘、怎么占卜。
  这里我们关注的是:占星的历史发展与内在哲学。我们可以从本文了解到,为什么有人会认为天上的星星能够影响到人类的命运。
  一、占星的历史
  在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古老的苏美尔人和巴比伦人将晚上星空视作神的预言。在地球上看星空,可以看到各颗星星都保持着自己与其他星星的位置关系,这也就是为什么人们都可以认出每一片由星群所组成的星座。人们以神话中的人、动物和事物对这些星座进行命名,比如Hercules(英仙座)、Pegasus(天马座)。
  除了这些星座群外,还有一些更亮的星星以不同的速度运行,它们被称为行星(Planet)。这些行星以一定的轨迹运行,这些轨迹被称天文学家为“黄道(ecliptic)”。黄道被12星座群切割成12块区域,这些区域被称为黄道十二宫(zodiac),zodiac源于希腊文字zoidiakos,意为动物记号的圆圈。由于古代没有高倍数的天文望远镜,所以古人仅仅将七颗看得见的星星命名为七大行星,这就是七大古行星:太阳、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
2
  后来,一些天文学家如哥白尼(1473-1543)提出太阳和月亮并非行星,太阳是恒星而月亮仅仅是一颗卫星,此外行星也不止这些,还有天王星和海王星。但是古人并不能看见天王星和海王星,因为它们无法被肉眼看到。另外,直到后来哥白尼对太阳系做了更精确的观察,人们才知道各个行星并非围绕地球转,但在这之前,人们都认为太阳、月亮以及其他行星都是围绕地球转的,且地球是静止不动的。同时,在古人的观念里,他们将七行星视为天上的统治者,这些行星也分别的被视为神。
  至于为什么这些行星会被古人“神格化”,以至于在后来受到神学和宗教外衣的包装?其实只要了解古人的思想观念及当时的生活环境,就自然能够了解。
  在古代,一些普通老百姓们所关注的是农产耕种,他们对哲学、神学和科学的学习既没有底子又没有时间。而一些受过教育的贵族们整天忙于管理、政事和打仗。所以能够有时间业有精力去静下心来投入心智方面学习的人群只有一些神职人员。神职人员们发展了数学、以及各种抽象和具体的科学。但由于他们最主要的关注层面是宗教,所以他们所专注的这些科学自然都被神学外衣所包装,就比如天文。所以古时的社会结构造成了科学与神学两者互相关联的局面,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十六世纪。
  但是,将天文学与宗教联系起来还有一个更深的理由,那就是“万物有灵论”。古代世界的人们相信,整个宇宙都是有生命的,神灵无处不在。在这种泛神论的影响下,所有的事物都被赋予了“灵”,便成为了万物有灵。自然而然,灵魂的力量接近神性,也就使人们增强了对这种现象的敬畏。
  当上面提到的泛灵论和宗教联系起来时,便导致了一些科学原理的神格化。宗教对行星的崇拜,决定了事件的缘由。大自然的一些知识便与神的知识密不可分,也就是神智科学。
  被神格化了的科学、天文学在大多数的远古社会中都有存在。埃及、玛雅和凯尔特文化中的建筑物都有科学的反映,似乎都是一些科学的记录。比如大金字塔的面积与地球面积存在着比例关系(1:43200),让塔高乘以43200得到数值比地球半径只小了11英里,而塔底边周长乘以43200所得到的数值比地球绕赤道的周长只小了170英里。还有玛雅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共有365阶,象征着一年365天等等。另外,宗教文化上与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历法总是反映出季节的替换。所以作为一名神职人员,他的职责之一就是去确定一些节日和祭祀仪式的时间。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礼拜和祭祀仪式会影响到整个宇宙的平稳运行,所以在正确的时间点上举行仪式便显得尤其重要。否则,他们认为春天就不会适时的到来,而人们所生活的世界将永远处于冬季。
  虽然占星可能是起源于苏美尔人,但是后来巴比伦王朝建立,占星也就成为巴比伦人的一种科学和信仰,而最古老的记也便是公元前七世纪巴比伦的契刻文字。
  巴比伦人着重的是地球周围的行星与恒星的球形天体,并且对每一颗天体都赋予了相应的神性。在这种情况下,这种信仰在后期就被其他神秘主义哲学思想所吸收、整合。占星也成为了叙利亚、埃及和波斯神秘教派的一部分,同时也被赫耳墨斯学派与诺斯替所吸收。柏拉图接受了每个行星会在人出生时赋予相应特质的思想,斯多葛学派的哲学家也接受了占星,而且波希多尼则坚定地将占星思想嵌入了欧洲文化的智慧中。
  在文艺复兴时期广泛流行的占星其实已经通过了前期各种神秘主义哲学对占星的吸收与整合,在众多涉及到占星的文字作品中,比较重要的人物就包括:托勒密、马尔库斯·马尼利乌斯、弗米库斯·马特努斯、西塞罗、维吉尔、奥维德、普林尼,当然还有柏拉图。
  所以,简单来说,泛神论与万物有灵观成为了当时神职人员对于天上行星的信仰。对夜晚星空的敬畏促使人们赋予了行星神性。也就是在这种形式下一直流传到了文艺复兴时期。
  二、占星的神学与哲学一面
  在先前对占星历史的简单叙述下,我们现在就可以来理解那些星星是如何成为人们的一种信仰的,以及行星神学如何被构思为一种逻辑连贯的教义。缺少这些方面的理解,我们也就无法懂得为什么古老的占星系统会被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所接受并被注入塔罗符号中。
  首先,我们必须对万物有灵的观点多放些考虑。生命与大自然紧密相关,人类受到大自然力量的约束,人类会为大自然的宏伟和神奇而感叹,人类会对天空的宏伟产生敬畏。因为上天是光明与生命的来源。太阳给予地球温暖和滋润,太阳可以引发季节的更替,因此支配着大地众生的生命节奏,太阳是美丽的、遥远的、无法接近的、强大的、纯洁的,它强大到让人无法对其直接盯着看望。它的能量似乎也是无限永恒的。如果我们把上述形容太阳的词汇串到一起就会发现,太阳似乎就是上帝。
  冬天的严寒和夏天的酷暑导致我们畏惧,那么引发这些现象的天堂自然也就是神圣的。今天我们会觉得这种敬畏似乎是对一些宗教的感觉。但是对古人来说,所有的大自然的力量都值得敬畏,他们觉得每一种大自然的力量都是具有灵魂的,这种灵魂属性遍及大自然。在某种意义上,上帝似乎就是解释宇宙中所有值得敬畏之事物的来源。
  一旦我们能够理解了当时人们的万物有灵观念,我们就不会觉得古人很无知很愚蠢,因为按照当时的科技水平这些都是没法解释的现象。那么一旦我们可以理解,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来到下一部分——“学识渊博”的神职人员。这里,我们需要预先知晓的是,古代祭司仅仅是一位仪式的执行者,而不能算是神秘主义者。他受到一种特别的召唤去履行神秘主义的职责,他通过并完成一些仪式来引发一些神秘的现象。他们为当时人们所接受,在当时人们的眼里,他们是神秘现象的诠释者,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有过这种神秘的经验。我们对这种神秘的理解更多程度上来自于现代术语中经常提及的巫师或祭司。
  由于祭司自身的神秘背景,他们必须经常通过视察现实事物的单一性或多元性来强化自己的万物有灵观念。然后这位神秘主义者就会宣布自己是神秘之士,就好像自己已经穿越了所有时空一般。由于神秘主义的经验并不是文明行进的产物,它只是一种人性的本能,是每一位人类所固有的,只是很少被表达出来。因此,更可能的是,文明的进步反而会使这种神秘主义的经验趋于抑制。但是,早期的人们,由于和大自然的贴近,他们对于万物有灵的观念也就更容易接受和理解。因为万物有灵观念的本身,就能算是一种神秘主义的表达。
  人们对万物有灵的观念受到神秘学派的教士们所强化,最后成为一种宗教的法典,被汇编成典籍,成为一种学说系统。对夜晚星空的神圣之感也合乎逻辑的变成了占星术系统。像这样的一种转变看起来似乎不可避免,似乎也是普遍存在的。这就像许多宗教那样,可能一开始很简单的东西最后变成一种极其复杂的哲学。像此类“宗教”的形成,有有利之处也有不利之处,有利之处就是可以不断地公开和传播,而不利之处就是使得人们在一开始就形成了这种宗教的感觉,从而背离自己本身原始的经验。因此,万物有灵观念和神秘主义观念被整化成占星术概念之后,很轻易地就在古人群体中传播开来。而一旦潜藏于其内部的神秘主义原理学说失传之后,占星术也就摆脱了其原有的原理根源,逐渐地迷失与偏离,最后沦落到只是一种占卜预测的工具。
  巴比伦的占星系统为古代人所接受的理由有两点。第一,它被作为古时的一种万物有灵和神秘主义的原始层次广泛现于人们。我们很容易想像巴比伦祭司的布道传教一般总是在受人敬畏的日落跟前,让大家都能看到他背后的落日。第二,巴比伦系统被当时的整合系统所接受具有三部分:1)它是通过详细的推论得出的;2)它具有广泛而细致的观察;3)它展现了当时当时最好的数学发展。它的逻辑结构很充足的,很对希腊哲学家们的胃口。
  希腊哲学同样也认同天体行星的神圣性。新柏拉图主义者坚决主张太阳的神圣本质。亚里士多德曾宣称繁星满天的夜空景观本身就是引起宗教信仰的原因之一。我们同样也需要知道亚里士多德曾将天体行星作为联系物质世界和神圣世界的中间体。几乎所有的希腊哲学家都提到天体对人类生活的影响。
  但是随着将天体行星神秘主义思想编入占星术思想之后,原先畏惧变成了敬畏,崇敬变成了信仰,这就使人们觉得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是由上天来决定的。这种“命定论”观念的由来很简单。因为上天是遥远的,是无限的。天体所带来的影响是既定的也是不会变的,可以用过一定的数学方法来算出。因为这些天体可以给人类或事件带来影响,决定人类命运或事件的发展方向,所以这也就是人类命运和事物发展被事先决定的观点。这带来的结果就是由天体决定的宿命论。自然,这种观点也就促使了一些占星学家孜孜不倦地通过天体来解析命运或未来。
  对占星的爱好者现在越来越多,但是真正意义上的占星宿命论者却并不多。人类是一种二元集合体,由精神灵魂和物质肉体组合而成。人类的身体和性格可能因天体而被预先决定,但人类的灵魂却是在积极参与生命中的活动,其实人类本身就是属于这些星星的生物。新柏拉图主义者普罗提诺就一直反对行星对于人类高层灵魂的影响。实际上,因为人类的灵魂本来就是神圣的一分子,人类的意志有能力可以改变占星所带来的影响。这就涉及到占星术与行星魔法,我们将到后面再提。
  三、占星的科学与数学一面
  当希腊的占星术被文艺复兴时期的人们所接受,不仅仅只是因为其神智系统,也不仅仅只是因为其宿命论观念,而是因为占星术中的学说与思想搭上了当时的一股科学热潮。基本上来说,这种思想学说认为世间万物都是一个有机整体的一部分,彼此之间通过持续不断地改变而互相影响。如果太阳照射到地球的光线是维持生命和导致炎热的原因,那么其他更加多的星体所产生的微弱辐射同样也可以被认为造成影响的。
  占星学,就像现代物理学一样,涉及到观察、规律和数学。它展示的是一种恒久不变的自然法则,为的是让人们可以来理解和应用这些自然力量。所以其任务就是观察、表达和理解这些规律,然后将这种知识加以应用,以使这些自然的力量可以为人的意志所支配。
  所以占星学并不是无知和愚昧的。它需要精心繁复的计算,拥有一定的数学背景。它在当时就好比现在的科学,在文艺复兴时期如果忽视了占星学就相当于现代人忽视了原子科学。
  占星学的核心就是观测,历经一代又一代人的观测。观测就是来确认这些星体的运行规律,还有就延伸到这些星体对地球上人们生活的影响。阳光可以植物生长与消亡,太阳造成季节的更替,给动物带来的繁殖期与冬眠期。而月亮的位置与月相则是潮汐的形成原因,某些星群上升往往总是伴随着雷暴。
  在很早的时期,人类与大自然生活地很近,大自然的运行与人类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对大自然作出观察对人类生存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太阳对地球生命的影响不难发现,星体运动对地球生命也具有一定影响。在普遍的想法中,就是万物有灵观念。
  但在受过教育的人群里,这种对行星的观察必然有某种科学法则的依据。观察越精确,所得出的天体的运行规律也就越精确。我们也必须认识到,古时人们对夜空的观察是比较精确的。一些星座和行星的图表在中世纪与古时就有了,他们的精确性也被后来渐渐传输到之后时代。这样的精确性使得这一门科学被当时人们所接受,而行星的宿命观念也同数学一起被当时的人们接受了下来。
  很少有人将天文与占星进行区分。占星家通常会在预报日食或月食、以及计算行星绕太阳运行所需时间之前确认这些数据的准确性。对行星运行的理解越精确,那么接受它们作为万物基础的神圣秩序的象征也就越合理。占星术有望可以像预测天文那样来预测未来事件,于是,人们就认为,如果占星家可以做到预测天文,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做到预测事件与未来。
  参考资料:Tarot Symbolism by Robert O'Neill
  The Western Esoteric Traditions by Nicholas Goodrick-Clarke
  The Golden Thread by Joscelyn God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