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样子

【太年轻的爱,总是那样,轻易开始,又轻易放弃。有时小心翼翼,一不小心,丢了自己。】
4602222
超子,一个个子不是很高,但是从他那张年轻的脸上却能读到一种叫威严的东西,虽然他没有很厚家庭背景,虽然我们这伙人一直在说他在装,可是他一直都是那么个样子,偶尔露出一些笑很真诚,却显得很尴尬,因为我说过他的那张脸只需要那么一种严肃,其他的表情简直是浪费,是在破坏一件工艺品(虽然他不是很英俊)。

  在我们这些哥们里面,不能说认识最早的是他,可是印象最深的却是他,感情最好的也是他,虽说隔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什么联系,也不会有事没事打个电话,但是你会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的身后都有那么一个人挺着你,话语不多,简单的就剩下那么几句“最近好吗”,“工作顺利吗”,“回来一定得聚一下”,但是藏在话语背后的东西却是需要用心去读懂,或许恋人会因为距离的割舍而离去,可是朋友只要你用心了那么就是永远的不忘。

 我遇见超子的时候,是一个秋天吧,并且又是我一个行程开始的时候,那时候超子便跟蜜儿是一对恋人了,虽然没能让我看出他们爱的死去活来,但是我看得出来超子很爱蜜儿,而蜜儿也对超子很依赖,有时候我就觉得他们的爱情有一种很真诚的感觉,你对我好我也对你好,你依偎着我,我依偎着你,但是又完全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的那种依赖,给像是爱情多了那么一些彼此的坚强,给各自留了一些空隙。

  超子给我聊过他当年追蜜儿的过程,说起“追”或许还有牵强,但是为了满足一个女孩子的心理需要还得说是追的。

 或者说他们应该算是早恋吧,因为他们开始的时候是在初中的时候,听超子说应该是初三第一学期末的时候,快接近寒假了,毕业班补课,学校人也比较少,那天下大雪,毛绒绒的雪花好像是给夜空挂了一层白色的雾幔,走过的地方只有回忆却没有了脚印,超子通过一个要好的女同学把蜜儿骗出了女生宿舍,自己特意买了一朵红色的玫瑰在操场后面的小树林等待,不过那时候的树林除了裸露的枯色之外整个就是雪的世界,树身上像是雪花筑起的一座座白色的屋子,偶尔露出几点干枯的羞涩又很快被遮掩,风很小,小的听见自己心中的一个声音不断在复述着一句话,听见一个脉搏在等待另外一个脉搏的频率。

 超子说当时他一点也没有紧张,只是心中有些期待,更有些好奇,自己再次见到这个女孩是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好像心中有些甜蜜,更多的是像一个经过漫长跋涉的夜行人在第一次遇到阳光的时候遇到了日食,他还在期待着再揭开这么一场黑暗,看看后面那抹刺眼却让身体暖暖的东西。

 当超子的悠闲把那么一块雪地划得凌乱不堪的时候,蜜儿才出现在他眼前,不过超子确实没有别的男生的那种热切的焦急,在这个时候他把自己装的特别沉稳,一动不动站那就等她过来,看着那么一个娇瘦的身影很轻的向自己逼近,到跟前的时候超子才挪了两步上去,盯着那张被夜色模糊的让他怜惜的容颜,原本所有牵挂的东西却瞬间镇定了下来,超子却是很清醒的知道接下来做些什么,该说些什么。

   接下来却没有那些青春偶像剧里的烂俗剧情,听超子说在蜜儿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只是顿了一下,然后直接一手抓住蜜儿的胳膊,一手拿出了玫瑰花塞进蜜儿手里,说了一句貌似很冷很霸气的话“王蜜儿,我喜欢你,我也希望你喜欢我”,结果原本很美的雪夜的一场唯美的安静被这么打破了,蜜儿一用力挣脱里超子的手就跑了,一句话也没说,只留给一个背影被雪花消散,超子也没有追,直接就回宿舍去睡觉,然后第二天他就去蜜儿的教室去找蜜儿,没见人,果断撤退,也没有问。第三天继续去找,被推脱,不见,果断撤退。一直到第五天超子直接闯进了蜜儿教室,坐在蜜儿对面很久很久,也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盯着埋着头的好似很忙碌的蜜儿,一连几天蜜儿也没同他说话,不过超子从要好的女同学哪里得来消息,貌似人家蜜儿愿意了,只是想冷他几天,结果从那天开始超子就每天趁着便利肩负起给蜜儿带早餐的重责,就这样他们的故事就开始了。

 爱情这东西,无论开始的时候是多么辛酸而或多浪漫,重要的是一个平淡温馨的过程,一个美好的结局。

  超子和蜜儿现在还是那么个样子,不过听他的意思是想在一三年初把亲事给定了,然后把还在西安的蜜儿接回来跟他一起经营那家在县城的小鞋店,慢慢的经营和丰富两个人的爱情,撑起一个家。

 有时候小钜真的很羡慕超子,因为单身的寂寞是很难忍受那种爱情的诱惑,所以总是在看到超子满足和甜蜜的眼神是总忍不住嘲讽几句,生活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好,我也应该好好的享受自己的自由,享受流浪里行走的滋味,学会自己坚强,学会在太阳下的笑,和月亮下的安静的休息。我们都是这样子,顺着这么一条路,走着走着就会幸福,走着走着就会快乐,安好,是每一个天亮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