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正快速退居二线 Win8失败致其沦为配角

微软正快速退居二线 Win8失败致其沦为配角,@yuanfang 你怎么看

2013年01月06日 13:4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1月6日电《福布斯》杂志撰文称,微软正快速退居二线。其文章指出,微软的Windows 8操作系统又是一场失败,其一连串的失败导致了微软在行业中沦为的配角,面对苹果和谷歌的强劲势头,微软已经不值一提。

以下为文章全文:

现在一切都明朗了:假日期间Windows 8操作系统没有成为一匹黑马。综合来看,这次不温不火的发布不过是又一场失败而已,而一连串的失败令微软公司(Microsoft)快速降级——在信息技术产业中沦为鲜有亮点的配角。如果Windows 8是主要证据,Windows Phone 8就是辅证。诺基亚(Nokia)已经开始对刚刚发布的Lumia手机打折促销,这表明这些手机并不畅销。微软找了些借口,称大卖需要些时间,但即便傻瓜也能分辩出新品发布冷热场的差别。

于是,在具有高度移动性的重要品类(手机和平板电脑)中,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正大肆瓜分市场,而微软对二者而言不值一提。

进一步来看微软有多糟糕:布莱恩·博伊科(Brian Boyko)的关于Windows 8的深度测评对该系统进行了近24分钟的严厉抨击。

微软到底没落到什么程度了?《华尔街日报》的一个团队在评估2013年科技界首当其冲的几大硬仗时重点提到了四家公司,而微软甚至不在此列。据《华尔街日报》称,需拭目以待的四家公司是谷歌、苹果、Facebook和亚马逊(Amazon)。

微软已到达了奥威尔式(Orwellian)僵局——它不能说实话,即便对自己也如是。它被自己对市场运作一厢情愿的看法所蒙蔽。结果,它的公开声明完全缺乏可信度。当可能是由于一些法律方面的原因,原来的Metro风格界面不得不更名,而微软却解释说,“在许多产品系列的开发周期中我们都将Metro作为代号使用。随着发布之日临近以及由业内交互向与广大消费者间的交互转变,我们将采用商业化的名称。”交互,交互个鬼。我可不愿做公关发言人,还要站出来一板一眼地说那些话。

以下是微软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最最经典的一些不靠谱之言:

“我们没有垄断。我有一定的市场份额。这两者间存在区别。”

“谷歌不是一家真正的公司。它是弱不禁风的纸牌屋。”

“iPhone手机将没机会获得显著的市场份额。毫无机会。”

从中可见一斑。

那么,这样的公司文化赶走了最优秀的人才,这一点也不奇怪。重要人物的出走不胜枚举。但过去几年里每个主要部门都损失了经验最为丰富的人才。略举一二:Windows部门主管、Windows 8之父史蒂文·辛诺夫斯基(Steven Sinofsky)在Windows 8发布之际选择了离开。

微软首席研究兼战略官克雷格·蒙迪(Craig Mundie)刚刚宣布了辞职,至此微软创始人兼前首席执行官比尔·盖茨(Bill Gates)离开公司前任命的几位高管已全部出局(另一位弃船而去的高管是雷·奥兹)。其他离职高管还包括:Office部门负责人杰夫·莱克斯(Jeff Raikes);平台和服务部门总裁凯文·约翰逊(Kevin Johnson);微软商业软件部门总裁史蒂芬·埃洛普(Stephen Elop);娱乐和设备部门总裁罗比·巴赫(Robbie Bach);娱乐和设备部门另一位重要高管J·阿拉德(J Allard);首席财务官克里斯·里德尔(Chris Liddell);服务器和工具部门总裁鲍勃·穆加利尔(Bob Muglia)。

僵化一词甚至都不足以描述微软的运作有多么不灵。鉴于严厉的绩效评核系统——有时被称作是“员工排序”——员工畏首畏尾只能大玩办公室政治,在一个下行螺旋中互相击落彼此的项目。

针对微软的Office软件包,谷歌推出了基于云服务的Google Docs效率软件,并已经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

错综复杂、陷阱满布的定价策略旨在榨干用户的血汗,这种只顾当季表现的短视做法令最忠实的微软追随者也群起反叛。

而产品命名规范既可怕又业余。除了失败的Metro外,还有必应(Bing)——该词尚未根植于人们心中。其他失败的命名还有:Bob、HailStorm、Windows正版优势(Windows Genuine Advantage)、PlaysForSure和微软Office 2007操作系统(2007 Microsoft Office System)。

有时,矛头必须要指向鲍尔默,他于2000年从盖茨手中接过了微软首席执行官的重任。

多年来,鲍尔默在产品、市场以及用人方面的决策一错再错,他已经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小丑。

还记得鲍尔默曾在微软员工聚会上癫狂失控上演“猴舞”吗?或者在TechEd Developers大会上汗透衣背、声嘶力竭地大喊,“开发者!开发者!开发者!开发者!”在一段经典混搭视频中,一位颇有灵感的Youtube艺术家将两段视频拼接到一起并配上音乐,产生了可怕的“笑果”。

然而,连鲍尔默也不再信任开发者了。目前,微软对开发者们的政策以“你能为我们做什么”开始,以各种许可政策结束。后者旨在将开发人员可能创造的任何利润都占为己有。无怪乎他们都投奔了苹果和谷歌!

“我们希望他们能够表现得比这更好些,”一位跨平台软件开发者说道,“我们希望他们足以担当得起苹果和谷歌的陪衬,否则这两家就将二分天下。十年前,微软看上去无懈可击。如果只剩苹果和谷歌,我们就太可悲了。微软缺乏创新洞察力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即便在汽车行业里美国也有三足鼎立之势(通用、福特和克莱斯勒——译注),而那是最为稳妥的市场之一。”

鲍尔默即便在梦中也不得安宁,正如杰伊·亚罗(Jay Yarow)在Business Insider网站的热门文章《史蒂夫·鲍尔默噩梦即将成真)(Steve Ballmer’s Nightmare Is Coming True)中所指出的那样。

我经常思考,当涉及资源的重新分配时,资本主义为什么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理论上说,一家“有用”的公司会吸引人力和金融资本,难道不应该反之亦然吗?如果一家公司不再“有用”,那么不久应当将资本重新释放到市场中吗?但在这门生意尚且有用时期形成的各种机构貌似永远不会自愿离场。就像附着在身上的脂肪细胞,尽管无甚用处它们也想摄取营养。那种注定要完蛋的公司,就需要在死赖着不走的时候把它踢出局。

因此我不禁要问,现在的微软“有用”在何处?好吧,那就是针对其他潜在的垄断巨头为消费者提供另一种选择。但这一功能相当弱。然而,该公司还在继续发挥一项功能:它充当了山谷下游的一口井,有众多的人前来打水。而微软开始为它的“神”水收取垄断租金。不过别担心,别处还有其他井,能够提供更便宜的水源。只是现在许多人还出于习惯到这里打水罢了。

只要人们继续购买它的软件——这些软件的生产和发行成本微乎其微,因为有些情况下它们的毛利超过了90%——微软就尚且“有用”。但正如从趋势中可以看到的一样,这样的情形不会长久。

此时此刻至少盖茨需要介入其中,要求他多年的朋友下台。18个月之前,我首次提出了鲍尔默的任期问题。他曾有充足的机会扭转局面但却没有那样做。如果微软要从急转直下中止跌回升,它将需要另请贤能为公司掌舵以解决多项制度上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