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祝的故事是爱情故事吗?

——梁祝的故事是爱情故事吗?

我简单的问你: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过日子?
喜结连理之后,只怕一样是要夫唱妇随
要讲妇德、妇言、妇容
一样有七出之条

——对吧!毕竟在古代

那么爱在哪?
没有爱,至少我没发现爱的踪迹。

——那么梁山伯对祝英台是不是爱?

他是看见一个好美人儿
祝英台对梁山伯是不是爱?她是看见一个好夫家
她之所以选择梁山伯,更大的原因在于对婚后生活比较有盼头
她之所以不愿嫁另一个,是因为觉得婚后生活很不爽

——做官的可能性大一点?


是对她好些
看起来人比较温柔敦厚
这很难说是爱
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自利】

——所以这不是爱情故事,是吧

嗯,这不是爱情故事。
因为三从四德中没有爱可言
【有爱者,不可以主张三从四德 】
不可以主张七出
不可以主张夫为妻纲
不可以主张妻子对自己的长辈有孝敬的义务
不可以主张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死了也是我家鬼
爱不允许【要求】对方服从
这是无法兼容的
这些其实是非常浅显的道理
一个古人对另一个古人“示爱”,搞到最后,却是夫为妻纲
我们不必看之前有多么缠绵
有多么不舍
有多么“忠诚”
因为看这没有意义
那只是为了惊人的利益而下的重注罢了
已经没爱可言了

那利益可是【夫为妻纲】
你知道什么叫【夫为妻纲】吗?
什么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你以此为最终诉求,你根本无爱可谈
你这是请我吃两顿好的,对我先假以颜色,表示恋恋不舍,为我辗转反侧。。。。最后是想把我摆上桌下酒!

到最后,要是摆不上桌,你就活不下去!
这不是勇敢,这是他妈的脆弱!

——那么一个男人落魄,他的妻子依然不离不弃,是不是也有两种解释呢?

是有,一个是出于伦理的限制,另一种是出于爱
不错,中国古代的伦理体系,是一种【爱的近似物】。

中国古代的伦理关系,给出了非常细致的讨论
以至于可以这么说:你完全照做,便可以极其接近的达成一种类似爱的表现
比如,【从一而终】
你不从一而终的话,那么举世都会鄙视你,千夫所指叫你不得好死
用了这样的重压,把从一而终锁死了
锁死了之后,你自然会“恒久忍耐”
自然“永远相信”
自然“永远盼望”
自然“不求自己的益处”
看见了吗? ——【极近于爱】
邻居和宗族的刺刀见红的威胁,可以逼得你非“爱”不可
就是你装,也要给我装出来
至少,“在外人面前一定要给他面子”
对男性也一样
“糟糠之妻不下堂”
下堂了,仕途上的前程,学术上的名望你就甭想了
阉割掉你的事业和人生价值!
你要是敢拈花惹草,那么你就是道德败坏
于是,你不得不“爱”
你也要“从一而终”
在这个背景下,创造了大量的“爱情故事”
譬如苦受寒窑啊
譬如哭长城啊

——你说的是古代的伦理纲常,但梁祝本身就是反这种世俗的,比如,门不当户不对,凭什么说那不是爱情呢?

不对,古代纲常并不反对门不当户不对
并没有这一条
世俗也并不反对 真正主张门当户对的,是【功利主义】
梁祝里面要说有什么反纲常,说得上的勉强只有父母之命
其实连这也没有。
他们根本没反什么东西,反了吗?
私奔了吗?
野合了吗?
都没有
乖乖出嫁
一个忧愤而死
然后另一个在坟前哭死
这根本谈不上反抗
祝英台哭拜亡灵
其实若非是【亡灵】,连下轿她也未必做得到

说实话,这是我们的“历史学家”非要说中国古人有爱情,要填补国内空白硬拗出来的
对它的分析是荒腔走板的 :
“《梁祝》细腻地呈现一段唯美彻骨、惊天动地的爱情。 出身富裕人家的祝英台反抗传统社会对女子的不平等待遇和束缚,争取到与男孩子一同读书受教育的机会。继而挑战长久以来“门当户对”的观念,与同窗三年的平民子弟梁山伯相恋,为自己争取婚姻自由。然而,保守的年代却棒打鸳鸯两分离。但梁、祝的真情,终究感动天与地!二人化成彩蝶翩翩飞舞,溶入多彩、自由的天空,所经之处,花儿漫天开放.”

【反传统】 + 【争取婚姻自由】 + 【反封建枷锁】 + 【控诉封建压迫】
总而言之,这是利用人们的同理心去打击“封建罪恶”

——死难道还不算真爱的证明吗?

有人喜欢吸毒,你不让,他上吊死给你看
算不算一种对毒品的真爱?
敢死的人多了
你不可以离开我,你离开我我就死给你看——这算不算真爱?
你敢走,他真敢下刀哦
你当他不敢?
你敢离开我,我就杀了你然后自杀
你当他真的做不到?

——真死的能有几个

http://new.3gcz.net/viewdetails.php?id=16282
http://news.hsw.cn/2008-10/20/content_10347381.htm
(都乃恋人欲一同殉情之新闻事例)

敢死,这并不一定是爱,
也可能是【奇贪】
因此这根本不能引以为这是爱的一种证据
事实上恰恰相反,除非自愿选择共同殉情——而且是互相【为对方的愿望】而殉
自己留个千古佳话
这是什么样的恶意
中国的古代伦常之下,根本不存在爱的空间
三从四德、夫为妻纲、夫唱妇随,你不彻底抛弃,你根本不存在可以言说的【爱】可言
梁山伯能接受祝英台不给他面子吗?
能接受祝英台有一天重新选择吗?
很遗憾的一点是:若非能超脱纲常的奇才,否则古人没有爱的可能
若是老子庄子,他们有爱的可能性
若是王阳明,他也可能有能爱的可能性
若是王梵志
也有可能
或者儒家纲常或者程朱理学之前的人,也有可能
但是唯独儒家信徒没可能
奉纲常为天经地义者,【丝毫】没有可能
因为纲常从逻辑上,只能提供爱的近似物
它通过刺刀见红的极端武力,将一切爱的动机污染了
不错
你可能对你的丈夫从一而终,无限耐心,无限信任,永远支持,从不犹豫
【但是】,请问,你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这是天经地义,因为这是女人和妻子的本分”
你永远不能剥离这个动机

只有你根本不存在这个【义务】
你这样做,才是出于【爱】
你有这个【义务】
你这样做,则自己也无法不说这是【因为义务】
一旦成为【义务】,那么你爱不爱你还能说得清吗?

你买了一斤猪肉,你有给人十块钱的【义务】 给人十块钱就谈不上“爱”

除非是人家先送了你十斤猪肉
你根本没有给钱的义务, 下次你看他需要,送给他十块钱,你才能谈这是【爱】

明白我的意思吗?
古代的伦理纲常,导致我们再也不能肯定的说中国古人之间的善意到底是出于爱,还是出于执行“优秀学生手册”

——祝英台殉情是出于义务么? 是她该死么?
梁山伯郁郁而终是出于义务么?
是因为每天都在想“我不难过就不道德”,为此郁郁而终么?

你爱她,你死什么?
请问?
你爱她,你干嘛要死?!
说个理由我听听
你说你爱她你才会死
那么你的死怎么证明了你爱她?
她还没死
你死什么?
与她有什么好处?
是名声上好听?
还是可以让她富贵吉祥?
还是可以让她开心一笑?

——自杀往往是非理性的 情绪总是真诚的

照“情绪的影响可以豁免于爱的原则”,那我今天不想洗碗
我明天不想做饭
我后天不想去看电影
“你不可以忽略情绪的影响哦”
【你有什么情绪是你自己的事,顺着自己的情绪来,可以,别说“这就是爱”】
因为【这不是爱】
爱本身必定要求你把对方的需要放在自己的情绪之前
你来个把情绪放在对方的需要之前,还理直气壮
这完全谈不到什么爱了
“我情绪不好,我想自杀,我不想活了,祝英台爱怎么想怎么想吧,她要死就死去,反正我不活了”
这是爱吗?
【反正娶不了英台我不活了】
他做出来的就是这么个事
爱在哪?
你死的时候,你的爱在哪?
说实在的,我是非常看不起梁山伯这人的
他根本没有什么爱的能力

—— 爱不能从死亡中体现
但是因为死亡,
推出,这人不爱
这是不对的
我死的时候,我的爱人会在我身边

那是因为你们认为爱就是恋恋不舍
爱是什么?

——爱是一种情感

“锤子是一种工具” “马是一种动物”
这算是【定义】吗?

所谓定义,是一个【符合即是】,【不符合就不是】的【判断方法】

世界上不存在所谓的“模糊的定义”
模糊的定义,就是无定义

梁祝就是梁祝
梁祝不是爱情故事
这里的【爱】,是按照【服从的志愿】来定义的

有一天祝英台不喜欢梁山伯了,想改嫁,梁山伯没可能坦然接受
谈不上恶待
按照古代的纲常,这是【正待】

所有的观众都不可能接受
唱戏的演员也不可能接受

——“祝英台有一天要离开梁山伯”,并不是梁祝的故事,却是梁祝故事判断关键?

不错,梁祝未写的后半段,是梁祝故事的关键
得偿所望之后如何对待,是爱的关键
戏剧性情节和荷尔蒙平淡之后的情节,是爱的关键
那足以分得出之前那种“拼死要在一起”,到底是爱还是贪
因为在之前那段拼死要在一起的段落里,爱和贪的指向在大方向上一致
事实上,恰恰是因为这种一致,才会让人有将梁祝故事附会为爱的余地
ok,假设这风波不曾发生
你们得偿所望了
你会不会接受祝英台自由自在
你能不能接受她有任意改嫁的自由
你能不能允许她不受三从四德的限制
从梁山伯这人的前面的表现来看,这几率【不存在】

——梁祝之间为什么不是服从的志愿呢?

因为梁山伯未服从祝英台在一起的愿望
连给出方案的努力也没做
他根本没有考虑过牺牲自己的令名去满足祝英台的愿望
他的死也并非自己【选择】的
而是他自己没能【逃脱】
那是一种无能,不是一种忠贞
他是【情死】,但是不是【殉情】
梁山伯事实上至始至终都在考虑他自己
他的前程
他的名声
他的礼法
他的“个人原则”——事实上那算不上【个人】原则,因为他并未真正的【个人的】接受它,他的接受是【从众的】
他是因为未能得手,于是因为承受不了重大损失而死
这是一种极其不名誉的死法

无论是在原笔记中,还是戏剧中,梁山伯都没有考虑过对方婚嫁成为事实的前提下,如何【继续】爱她
如何【继续】为对方谋求幸福
他一听“噩耗”,就呆若木鸡了
视作“完了”
什么“完了”?
爱是永无止歇的
爱是不存在“完”的
只能是“得手的希望”“完了”
那和“找不到自己明明中了头奖的那张彩票,于是精神失常而死”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如此佳人,嫁作他人妇矣,上天待我何薄”
这话里,有对祝英台的爱吗?
若是他在想“英台,英台,你命好苦”。他不但不会“郁郁而死”,反而应该【拼死也要活着。】
他死得如此轻易,如何值得同情?

梁山伯不是为祝英台而死,梁山伯是为【得不到祝英台】而死

他的死和爱无关
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

——那祝英台是爱么

——祝英台因为存在一个非常糟糕的局面
导致我们不好说她是不是出于爱
这个局面就是【按照伦常,她有死的义理存在】
【按照伦常,她有殉的责任】
因此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
我们不好判断她的死,是因为心疼梁的死,还是因为意识到了自己【从人于地下】的责任
因为伦常的存在和她尊奉伦常的事实,她的动机被污染了
我们无由可知
我们知道她在梁的墓前哭,然后死
但是我们不知道她是在哭梁,还是在哭自己
是因为心疼梁而引发疾病
还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相殉的责任而产生了绝望
在祝的心里,回荡着“我最早选了你,便要从一而终,做个真正的烈女”的可能至少并不比“梁君梁君!梁君梁君!”的可能来的小
你要注意,在原笔记里,谢安表祝英台做什么?——【义妇】(补充方括号)
这两字真正【点题】
这两字真正点出了梁祝故事的精髓
不是他们的爱情和伦常在对抗
而是他们对伦常的【真正尊奉】和世俗对伦常的【阳奉阴违】在对抗
人们褒扬的不是爱情,而是【一心念动,便定终身,可死而殉】
这是【死节】
忠于自己内心最早的自我承诺
我心里认你为夫,那么你便是我夫
我便可殉你
仅仅一般的三媒六聘,不足以和我这一心相抗衡
这是一种儒家真正推崇的【贞烈】
就算手也没碰
就算没有任何名分
你死我也殉
这才是梁祝故事千古流传的根源
梁祝故事从来就不是关于梁山伯
梁祝故事一直就是关于祝英台的
梁祝故事的核心,也根本不是什么爱情
古人从来不认为“爱情”这种东西有什么可推崇的,这东西,乱法害政,祸国殃民(双引号补充)
梁祝故事的主题词,合乎逻辑的唯一推断,便是这个“节”

这是文人以妇自喻,他们事实上是说的是【节】
君臣际遇的伦理关系,便是祝英台对梁山伯这一殉中所表达出来的这种【一念不悔】

你们应该看到这样一个基本事实——这是一个古人可以【任意改造】的曲目
古人根本没顾虑过忠实于史实
他们也不是蠢蛋
你觉得他们写这故事是【为了什么】?

梁祝的故事是否存在?真假如何?这都不重要。【甚至】,连最初写梁祝故事的作者是为了什么目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故事历经千百年,【留下来了】。

我们的历史上,曾经多次的,反复的为了“弘扬正气”筛选文学作品。孔子编《诗》,编完了满意的长叹:仨字儿!思无邪!
你想想这背后什么意思?
汉武帝独尊儒术
明永历编大典
乾隆搞四库全书
这是有名有姓的大搞。小搞不计其数,无时无之!
这样一个条件下,任何在核心价值上非正统的东西,都不可能是公开流行的。
梁祝却公开流行,它被【留】下来了。你们觉得古人是把它当爱情剧留下来的,还是当成节烈剧留下来的?

梁祝中的“爱情”,是后人“看出来”的
不是古人写进去的

在【爱】的不是梁祝
也不是写这戏的古人们
而是后代的观众
台上的梁不爱,台上的祝也恐不是爱

梁祝是一个中国文化标杆
它的意义非常重大
它导致了一个问题:如果你以【梁祝之间的肯定是爱情】作为【不可质疑的出发点】,会造成一种错乱
这种错乱会让你在“爱情”中找不着北
像梁山伯对祝英台那样对待你的爱人,是恰当的吗?
这个问题如此明显,明显到如果你真正的仔细去想,便觉得可笑
遗憾的是,一般人会在真正审视这个问题【之前】,按照这个标杆【去做】。
会在审视这个标杆【之前】,去用这个标杆去衡量自己的“爱情”

“我没有你就活不了,所以我肯定是爱你的啦”
“我不能想象没有你的生命,所以我肯定是爱你的”
“为什么”
【因为梁祝就是这样】
“为什么梁祝这样,就一定是爱情?”
“梁祝当然是爱情啊!! 梁祝都不是爱情,还有什么是爱情?!”

问题是,【这不是一个回答。】

【它不但不表示你的爱情观建立在坚不可摧的基石上,反而表示你的爱情观来自一种欠缺基本反省的漫不经心。】

它不该让你觉得安心,而【应该】让你感到【惊惧】

难道这样的答案,就【足以】让你满意吗?

——————————-

来源:(Q群)爱情伦理与其它
整理:金色卡拉扬
主讲:剑寒秋水

【我们探讨一切爱情问题与性问题】

此文档的一切相关权益由主讲人保留
允许非商业用途的自由转载,商业用途请联系本人。
如需转载,请保留此版权信息

——————————-

© 2012, 剑寒秋水.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