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没人有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

新华网南京1月7日电(记者 朱旭东)4日发生在河南兰考的一把大火,吞噬了7条可怜的小生命,烧出了世间百态、人间炎凉。有人想办法推卸责任,有人想对袁厉害泼脏水,甚至还有人有单位借机表现。记者认为,没人有资格对袁厉害说三道四,否则只会让自己更渺小。
首先,孩子的家长没资格。这些孩子,原本是有父母的。狠心的父母抛弃了他们,把他们留在冰冷的街头,或者推诿给袁厉害。于是,这些孩子只能拥有一个共同的袁妈妈。日子尽管过得艰难,但他们很多人毕竟活下来了。尽管不幸的7位孩子火中殒命,他们的生身父母,谁能有资格来指责袁厉害?
其次,地方政府部门没资格。这位名满兰考的女人,多年来收养了超过百名孤儿和弃婴,当地政府部门不可能不知道袁厉害的“难”与孩子们的“苦”,却因“无能为力”没地方、没资金、没机构,只能任由袁厉害苦苦地拉扯着苦苦的孩子们。奇怪的是,火灾发生后,当地却有部门站出来表示,将高度重视,并采取三项措施提高袁厉害所抚养孤儿的生活质量。表态的话、风凉话,谁都会说。关键要看这些年,当地相关部门在照顾孤儿上,做得比袁厉害多吗?做得比袁厉害好吗?
再次,诸位看客没资格。事发之后,网络上对袁厉害的种种指责层出不穷,记者也一时话堵,不知从何说起。然而在兰考县城,袁厉害却拥有极佳的口碑。县城的居民并不觉得袁厉害做错,甚至认为,把孩子送到袁厉害那里,比送给福利院和救助站更靠谱。作为旁观者,抑或鲁迅笔下那些麻木的看客,遇事都喜欢议上几句,但对于这件事,还是不要披上伪装来装高尚,因为,咱们都没袁厉害高尚。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深刻反思。有专家表示,通过这起惨案,要好好想想儿童福利体制性缺陷,尽快确立儿童福利的概念。记者认为,体制性缺陷会永远存在,在制度不健全的情况下,更需要“人”来补缺。所以,我们首先要反思自己的良心我们会像袁厉害那样做吗?就像当初小悦悦被碾压时,我们会像拾荒阿婆陈贤妹那样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