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

《中国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
主报告实录,报告人刘元春
汇报一下我们对于2012—2013年整个宏观经济的预测和分析。那么我们今年报告的主题就是我们副标题“迈向新复苏和新结构、超越新常态的中国宏观经济”,因此我们强调的是“复苏”,而这种“复苏”与以往的“复苏”有本质性的差别,同时我们强调在复苏中间中国结构有一些新的变化,这些变化是以往结构不具备的一些特制,当然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要在这个报告里边向大家发出乐观主义的前瞻性预测,我们也希望这种预测能够驱散目前在学界和经营界弥漫悲观主义的环境。我们落脚点认为2013年是在复杂中充满朝气的一年,因此我们是乐观的一年。
那么我们报告中间分几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总论,主看逻辑和预测,第二看2012年发生什么、还要发生什么,第三部分是明年可能会怎么样?最后我们会提出我们政策建议。
一、总论
对于总论也是我们提出模型构建、预测参数、总体分析框架的核心部分,那么在这个部分里边首先一个我们认为迈向新复苏、新结构、超越新常态的总体逻辑是什么?
1、为什么今年二三季度出现超预期的回落,并且这种回落体现连续两个季度GDP增速跌破8%,按照以往常识性的分析的话,在中国历史上只要连续两个季度跌破8%都是处于箫条状态,但是我们二三季度里边却发现,在连续跌破8%的同时,我们的失业没有大规模出现、同时也没有出现通货紧缩,因此我们在以往的报告里边把这种状态认为叫“次箫条”,为什么产生“次箫条”?有两个大方面的原因:一方面由于全球超预期的回落,以及我们宏观政策特别是房地产政策持续调控,使我们上一轮经济增长两个火车头出口与房地产被遏制住了,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金融困局影响范围要广、持续时间要长。所以它导致目前企业经营环境的恶化、导致5月份出台稳增长的一揽子措施没有呈现立竿见影的效果,反而出现跌破5%的现象。
2、复苏重现的逻辑,我们认为消费持续逆势上扬、基础建设投资大幅增长、房地产政策微调带来的刚需释放,中国宏观经济在9月份出现“触底反弹”,同时在十八大换届效应、存活周期逆转、消费持续增长等因素作用下,今年四季度中国宏观经济重返复苏轨道,同时三季度回落超预期,同时四季度反弹也有可能超预期。
3、新复苏的内涵。认为这次复苏是中国经济在这一轮周期里边不对称W头正中间的一种复苏,也是我们不对称第二个底部基础上的反弹,所以在这样状况下一方面是周期性的力量有所逆转,但是结构性的力量依然在进行释放,那么因此带来的这种复苏具有一些脆弱性、不确定性、反复性,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认为换届效应带来的冲击是强烈的。因此我们认为中国“新复苏”虽然不会像传统复苏那么强劲,但是同时带有强烈的中国特色,不会和世界经济复苏一样在低迷中慢性。
4、“新结构”的内涵。这一轮看到复苏的动力源并不来源于出口和房地产反弹,而是来源于消费和基础投资,不来源大规模刺激政策,而来源于宏观经济微调,我们看到需求结构、供给结构、区域结构、贸易结构、融资结构都发生明显的变化,这些变化具有趋势性特征,而不是以往简单的周期性特征。四重结构性调整的内生力量使中国结构调整步入到市场主导的结构调整期。这是很重要的,以往我们是政府主导型被迫调整、没有市场基础的调整,现在我们发现有市场基础了。
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引发下全球不平衡调整和发达国家财政赤字的调整引发的外需引导型的大结构调整;相对价格引导型的结构调整;以消费加速牵引的需求拉动型的结构性调整;在监管套利和金融创新的作用下,全社会融资结构发生巨变,标志性事件利率市场化被迫全面展开。我们会看到无论复苏还是结构特性发生的变化。
5、超越“新常态”的内涵和逻辑。有两个大现象,一个GDP增速连续两季度跌破8%,但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失业;还有经济增速连续回落,且跌破7.5%,但没有出现通货紧缩。很多人就强调目前的回落是趋势性的回落而不是周期性的回落,得出的结论我们这一轮调整是L型,未来7%—8%就是一种常态,所以这里边很多学者提出一个论断,叫中国步入新常态时期,低增长、低贸易、大幅度结构调整、高物价是中国宏观经济的常态。我们是旗帜鲜明反对这个观点。我们认为目前周期性调整依然是不对称的W型,也就是我们09年底提出这个观点,我们认为新常态论犯几个错误:
(1)不能过分强调“结构性趋势力量”而忽视“周期性力量”,目前是经济危机期间不谈周期而只谈结构。
(2)不能过分迷信各种潜在增速方法测算的结果,很多人认为模型测出来就是5%,或者就是7%,大家学过潜在增长测算方法都知道,本质上都不具备预测功能。
(3)中国收入消费台阶效应的加速,中国新型城市化的加速、中国比较优势在产业和区域的转换、中国工业化在梯度转移中的加速等,2013年中国宏观经济将随着换届效应的持续发酵、房地产困局的破戒等超越新常态,步入次高速增长期。我们认为到底什么常态需要不断的试探,同时按照目前的判断8%—9%依然是相对科学一点的。
2013年将是中国宏观经济持续复苏的一年,是完成由次箫条到繁荣的周期形态转换的关键期,是中国迈向新结构、超越新常态的关键年,也是多重因素叠加充满不确定的一年,更是新政府全面确立和落实新经济发展战略的一年。2013年中国宏观经济将是在复杂中充满朝气的一年。
模型预测,我们认为今年由于第四季度超预期的状态,今年全年就是8%,同时我们认为物价水平2.6%,当然我们GDP平减指数2.0%,明年我们预测物价水平上升4.1%。
二、从次箫条到复苏再现的2012。
在2012年一到三季度呈现次箫条,W周期调整的第二底部,大家这个图形会看到中国经济的确是不对称W型调整趋势,今年虽然不是二次触底,但是二三季度表示的确是第二个底部,所以是次箫条原因也是在这里。
1、全球经济持续疲软导致输入性箫条严重。目前大家看到事件在危机之前和危机之后经济停滞中持续恶化,前几年中国经济膨胀导致很多人中国经济决定世界经济增长。在世界贸易速度、GDP速度回落的同时,我们出口速度也出现超预期的回落,特别7、8月份出口增速只有1%左右,导致原因对欧洲出口下降8%,对美国出口也出现负增长,这是原来很多人没有看到。我们制造业投资出现了疲软,因此外需疲软导致内需疲软,虽然很多人认为从核算角度我们目前是正贡献,很多人讲外需的因素应该忽略掉。
2、金融困局持续发酵,导致企业的去杠杆、去库存和去产能比想象的时间要长、规模要大,内生性紧缩超预期。目前房地产杠杆率都是低于2倍,无论工业企业产品增速、还是原材料库存和产品品库存都是持续回落,也就是去库存还在持续之中,另外更重要我们会发现,工业企业应收帐款持续高位,意味着“三角债”现象开始出现,目前企业之间相互拖欠比较严重,企业相互担保、相互抵押导致金融困局比去年状况还严重。
3、周期性因素和结构性回落因素持续发力,导致企业经营环境恶化、订单减少、成本上扬、企业利润下滑,进一步导致企业投资意愿下滑。劳动力成本还在持续上扬,城镇集体企业即使在今年二季度经济比较低迷的时候,劳动成本还是上涨20%,更重要我们还会看到在企业利润负增长的同时,我们的企业财务费用增速还是保持30%以上的增长,也就是财务挤压比较严重。企业经营环境一方面是订单减少、另外一方面劳动力成本、财务成本上涨,当然导致利润空间的挤压,导致是整个企业景气的萎缩。
4、受困于“民间融资问题”的深度持续和扩大、地方投融资平台清理的持续以及地方政府收入增速的下降等因素,5月份出台的稳增长一揽子政策并没有产生预期之内的立竿见影效果,政策效应的超预期滞后。三季度我们没有出现投资井喷,原因地方政府没钱有规划,一个财政收入在下降、土地购置费在下降、更重要我们传统的地方投融资平台通过信贷杠杆化融资基本叫停,到目前为止我们投融资平台贷款存量9.25万亿,基本比去年少一点。货币红放量但投资贷款资金来源却在低位徘徊,缺口一直添不上,这是我们所看到的次箫条产生的四个很重要的原因。
复苏再现的2012年第四季度,表现六个方面:
1、各类综合先行指数止跌反弹,前期过度悲观的预期开始逆转。OECD中国先行指数6月处于底部,现在都是94的位置。
2、另外我们看到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出现同步改善,总需求低迷的局面将得到有效缓解。消费各种参数都同步改善。固定投资参数也出现一系列轻度改善,当然更重要我们认为前期很多投资的观望情绪,可能在十八大之后有所改善。投资先行数据出现明显改善,特别是计划总投资的增速开始持续上扬,达到常态水平,同时投资的先行数据里边新开工项目,大家从这个图形看到比去年明显发现全面的逆转,同时我们还会看到去库存可能接近尾声了,这个参数在持平,同时按照基金周期来讲,去库存去化时间应该十个月左右,目前差不多一年了,通过这个判断库存可能接近尾声,更重要原材料价格环比增速九月份反弹,同时出口增速也有所改善,先行指数也出现改善,比如订单指数出现明显的改善,当然还有一个先行指数BDI也出现轻度的改善。我们看到消费、投资、出口四季度初期都出现一些改善,这种改善的态势从先行参数来讲持续性是存在的。
3、在需求拉动下,企业生产有所恢复,总供给增速有所提升,虽然总体状况依然比较疲软,大家会看到我们发电量从6月份零增长一直回升10月份6.44,发电量提升、货运量提升了,我们基础原材料价格提升了,说明工业的确开始启动。另外PMI指数从8月份开始反弹,还有义乌小商品指数出现持续小幅度改善。
4、在供求轻度改善的同时,绩效指标也有所改善。绩效指标比如财政税收有小幅回升、同时工业利润增速负增长由8月份负3.1%回升负1.8%,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亏损企业增速有所回落,从年初的82.83%下降60.9%。
5、在政策持续宽松的支持下,社会融资环境大幅度放松,有效支持经济的回暖,全社会融资总额同比增速1—10月份增长63.13%,通过信贷、通过我们的债券融资、通过我们股权融资所融通资金总量增长很猛的,也就是中国现在的确不缺钱。
6、党的十八大进行战略定位不仅意味着积极宏观经济政策延续、同时意味着新政府积极趋向的扩大,未来内需扩张的幅度也许比预期还要大,十八大围绕经济发展,我们认为主要是三个方面
(1)总体目标两个翻番。
(2)新增长源泉构建上,用协同同步也就是四化同步,走中国特色的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道路,也就是综合发展、综合推动寻找新增长的源泉。
(3)在结构调整中,以城镇化为重心,扩大消费为基础,前两天人民日报发表李克强副总理关于解读十八大的一篇文章,其中强烈提出把改革称为最大的红利,把城镇化作为我们扩内需、调结构的核心,这个主题强调的非常明显。
从这三个方面我们能看到什么:未来八年平均实际增速保持7%以上,虽然副总理说7%就够了,但是我们会知道,未来的这个增长是前高后缓的态势,前几年增速要略高这是一个变化;第二按照我们党贯常制定规划的有保有压,计划7%可能比7%高,较高增速依然重要的,十八大强调在发展中解决各种问题也是很重要的主题,从经济增长的角度“四化同步”意味着中国经济增长并没有完全转移,工业化和城镇化依然是政府发展的重点;从结构调整的着力点也意味着政府积极趋向进一步向前走。
三、2013年状况怎么样
我们认为一方面延续12年四季度反弹趋势上,另一方面将在政府换届效应的基础上进一步落实政治换届的效应,全面落实新政府的经济社会施政纲领,这直接彰显中国宏观经济中的中国因素,使2013年中国宏观经济率先超越世界经济复苏疲软的新张太,GDP增速在内需持续发力和外需逐步稳定的作用下重返9%,由于世界经济复苏基础十分脆弱、结构性趋势力量依然较大、中国宏观经济传导机制的变异等因素,2013年依然是充满朝气但却十分复杂的一年,宏观经济仍然面临大量风险的一年。
1、世界经济虽然充满变速、虽然依旧不看好,但是随着金融环境逐步改善、悲观情绪提前释放,新兴经济体和美国经济的稳定以及全面新一轮宽松政策的全面实施,2013年世界经济将在波动小幅回暖。
(1)发达国家为首的新一轮全球货币宽松将有效缓解世界金融环境的低迷,第三轮数量宽松性货币政策基本在发达国家同步实施,导致的结果大家会看到发达国家资产负债表占GDP比重全面上调,当然我们还会看到新兴市场央行负债表占GDP比重上扬的态势,也就是全球宽松是目前的主题,因此大家经常考虑一个问题,在全球宽松之后世界又会怎么样?世界人民钱都多了,世界人民钱有可能都不值钱,因此未来经济怎么样?同时欧美发达国家借贷指数有所改善
(2)、在欧洲中央银行和欧盟会委员会陆续通过欧元救助方案和财政调整方案的作用下,债务货币化、债务分摊化以及债务的重构开始快速推进。政治家最擅长一件事情就是在危机的时候进行政治妥协,社会也会在危机的时候进行社会妥协,欧洲问题明年依然低迷,但是像今年三四月份出现大幅度的波动和持续箫条可能明年下半年结束,比如现在各个国家风险状况明显得到改善,同时可用的资金的确得到大幅度的提升,对欧洲应该有一定信心。
(3)、美国经济虽然面临财政悬崖的冲击,但政治妥协将避免出现极端情况,在就业改善、房地产市场向好、消费提升以及金融市场 稳定等因素的作用下,2013年美国经济小幅回升的概率较大。三季度美国经济超预期增长,同时美国房价指数最近出现小幅改善,更重要新房销售和新开工加速回升,还有很重要美国就业数据和新增加的工作增长率都出现改善,这就是奥巴马当选最关键的指标,同时我们也会看到美国M3开始出现新一轮上扬,更重要我们会发现美国公司业绩很不错,从今年开始保持16%以上的速度,也就是实体还是很好的。更重要我们看到先行指数保持持续上扬,还有消费信心指数持续改善,同时美联储自己对10月份GDP最新预测,2012年接近3%的增速,2013年超过3%的增速,这里边我们提醒大家,世界经济老大挺起来,全世界可能不会太差。
财政悬崖的确对美国经济影响非常大,大家会看到2012年最新的数据接近16万亿财政赤字,同时财政悬崖涉及的金额面的确很大,初步测算6070亿美元,涉及金额最大小布什减税计划,如果削减6000—7000亿美元财政开支,相当于美国GDP4%,如果没有财政悬崖2.9%,如果30%财政悬崖也就是接近2000亿,美国GDP2%,如果全面发生美国处在停滞状态,这么严重的事情政治妥协必然的,当然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研究认为GDP增速负3%,失业率高达9.1%,这里边传出咨询,大家不要在这上边玩游戏,这是很惨痛的东西,所以妥协是必然。美国过了这个坎还是好的。
(4)、在新兴经济体和美国制造业回升作用下边,全球生产状况得到改善,世界经济有望在2013年走出“全球制造业困局”有可能的。如果从全球制造业PM指数还是低于50%,但是明年有可能走出这个困局,一个标志性最近工业金属价格随实体经济活跃而上扬。
(5)、世界贸易也将随着世界经济增长的缓慢复苏而出现复苏,进而使外向型经济体的经济全面复苏,我们会看到运价指数也有改善的状况。

2、第二个方面新政府换届之后,宏观经济政策不仅将延续2012年的积极定位。
(1)、2012年持续回落的价格水平为中国货币政策提供了空间,按照简单的货币政策规则,中国依然有积极货币政策的空间。全球货币宽松中国货币政策偏紧,全世界各个国家实际利率都是建议之下,只有我们国家实际利率高于建议利率,如果从货币政策规则来讲是偏紧。
(2)、为配合“十二五”规划的全面实施以及启动新一轮城市化、工业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国家需要采取积极的货币政策。城镇化虽然带来投资、带来消费,同时需要付出巨大成本的改革措施。
(3)、为下一步的金融改革需要营造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特别是利率大家可以想一想。
(4)、随着民间融资困局的缓解,投融资平台清理的完成,宽松货币政策的传递效率将大大提高,流动性向实体经济参透将迅速提高,特别是地方政府资金困局可能在经济回暖等有效缓解,从而使地方项目投资规划大、资金少、投资小的局面得到改观。也就是说有钱了,地方政府大干快干的制度可能又会出来,根本不用担心明年投资太低。
(5)、财政政策赤字空间依然较大,结构调整的大幅度推进和培育新经济增长都需要新政府保持较高的财政支出增长速度,使赤字率适度扩大。同时我们也会看到在中国大结构调整的时候,往往是财政赤字较高时候,比如98到02年也是结构调整的过程,所以我们也建议如果明年结构调整、改革力度加剧的话,财政的赤字问题应该适度推进,特别是为地方政府地方债发行的额度可以较大幅度的提升。
3、在融资困境缓和、房地产政策的常态化、政策宽松等因素的作用下,2013年固定投资增速将明显提升,中国发展阶段和储蓄投资关系依然需要高投资增速。目前大家会看到中国储蓄率不会过快回落,还会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中国投资不是要不要投资的问题?核心是投什么、谁来投、谁来管这才是问题,所以很多人老在第一层面纠结,经济转型转成消费驱动型就压投资这种逻辑,我们以往是反复批判过的,地方投资规划部分统计24万亿投资规划,明年的确面临一些考验是约束地方政府投资膨胀。
我们认为目前中国处于工业化、城镇化高速发展阶段,依然处于基础设施薄弱的阶段,储蓄率依然处于高水平稳定阶段,因此中国目前面临的问题,并非需不需要投资的问题,而是投向何方、谁来投资的问题。
4、在收入增速持续提升和消费政策的作用下,2013年消费将保持消费态势持续上扬。OECD测算按照05年PPP测算的人均GDP水平,认为2012年人均GDP水平达到8000美元,更为关键发达区域人均GDP收入超过1万美元,意味着我们收入、消费的台阶效应已经到这样的拐点时期。同时按照十八大提出的收入倍增计划,未来几年居民收入的名义增速应该在10%以上,收入分配改革将为未来消费增长打下坚实的基础。如果跟日本、韩国同期高速增长同期相比,我们国家消费率的确太低,意味着拐点期的确会来,为什么会持续复苏?一个是出口,在世界经济相对稳定下边会有小幅改善,第二新政府积极趋向进一步扩大,第三投资还会不错,第四个我们看到消费还可以,因此我们对明年这种不可持续复苏观点可能持强烈的反对态度。
持续复苏同时我们认为发现迈向新结构。需求结构持续上升、同时供给结构第三产业占比趋势性改善达到两个多点,同时我们看到区域协同发展,也就是我们会看到西南的增速尤其高,而且东部已经低下来,包括我们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部、西部特别向东部转移非常大的,同时本地就业率得到大幅提升,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连出口也是中西部很好,很多人谈到目前全面出口不行,如果大家仔细一看西南部外贸增长还不错,中国比较优势在区域之间的梯度转移,同时我们还会看到贸易结构也发生重大变化,比如高技术占比大幅度提升,有八项指标表明中国贸易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人民币贷款占比02年是91.9%,到去年底56.7%,这里边要引起一些思考,这种结构变化是不是趋势性的还是周期性的?我们结论是中国结构性变化步入全新的时期,原因四重结构性调整的内生力量使中国结构调整步入到市场主导的结构调整期。
超越“新常态”,世界经济复苏状态将长期存在,低增长、低出口、不平衡逆转将成为未来经济的常态,大家认为世界经济未来是复苏疲软新常态。因此对应中国新常态是什么样?就是我们所看到L型,也是一个低增长、低贸易、结构调整力度大、通胀速度相对较高的状态。我们认为新常态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一般是六个方面:比如刘易斯拐点、人口红利、全球化红利、工业化红利、以及我们比较优势的丧失。我们认为这里边有几个问题,低端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是否就以锥中国人口红利的全面消退?我们答案不是,跟中国98年以后教育发展有关系,也就是在座很多诸位应该当农民工,结果都当大学生,高中及以上学历学生占失灵劳动人口比重14.5%,大专及以上占比5.3%。不同学历市场需求供应大专以上是比较低于1%,其他都是高于1%,同时不同学历失业率本科生失业率11.9%,大专是13.4%,特别文盲失业率3.3%,博士10.4%,这里结构说明未来中国产业结构向中端制造业、中高端制造迈进的时候,我们社会教育结构释放出来的能量应该比农民工释放能量还要大的东西。我们经常讲中端劳动力市场为主体的人口红利还没有到来,只是处于原来人口红利和新的人口红利转折期而已。
全球不平衡是否就会继续直线型逆转?日本一直保持这个状况,德国回去也上来了,如果美国在全球化逆转中做出调整,从07年顺差率达到10.1%,之后持续下降2.8%,但是按照我们测算,我们认为02、03年赤字率略有回升,同时按照IMF不平衡测算模式,看到美国2012年到2016年赤字还会扩大。
中国劳动力密集产品出口增速的下降和产业的转移是否就意味着中国比较优势的丧失呢?答案也是否定的,中国在全球贸易占比是上升的,同时我们会看到我们高技术产品在全世界的份额不管技术密集型还是劳动密集型,但是我们份额是在上升,并且现在很高了,还有一个很多人认为很多公司从中国搬出去,纺织品、通讯对中国主体构不构成影响?不构成影响,我们外移产业产量占总体贸易总量不到2%。
要素价格上升是否就引起单位产品成本和成本费用利润率的大幅度上升,从而导致物价大幅度上升和物价的持续上扬?这些年认为成本上涨很厉害,但是我们成本利润率都没有降低。
中国潜在GDP即使出现明显下滑,其合理区间就是在7.5%吗?我们提出很多质疑。
从这几个方面我们会看到,中国目前出现一些变化,出现一些趋势性的变化,但是在目前这种危机冲击下,中国依然有很多的变化是周期性的、暂时性的,那么中国的实力、中国未来发展的空间依然是巨大的,所以我们没有道理悲观,2013年应该是中国经济持续复苏、步入新结构、超越新常态,富有朝气的一年,我们预测2013年GDP增速将重返9%的区间而达到9.3%左右。
当然我们明年还有一些不确定性:一个外部经济有强烈的不确定性;第二房地产僵局依然是考验新政府核心问题,短期里边我们怎么做?地方融资平台放松怎么放、怎么管,地方投资膨胀症怎么约束,依然考验新政府,同时明年食品推动性价格上涨会突显,猪粮价格跌破6%,明年供给就会减少,另外全世界玉米和小麦库存量处于低位、玉米和小麦的全球价格处于低位,无论从猪周期来看、还是粮食今年供给变化来看,明年食品价格上扬的态势比较迅猛的;去年和今年是资本外逃的时候,外逃的幅度很大接近2万亿规模,我们发现最近流向发展中国家总资本快速上涨,特别是香港,同时中国外汇占款小幅上升,另外来自非贸易和非FDI项下的外汇储备增长,全球流动性过剩情况下,热钱大规模进入中国可能性依然很强;还有一个不确定性就是政策定位失误,一种悲观主义的战略定位,也就是新常态的战略定位这是最可怕的,还有地方膨胀主义的定位,不管了就让地方政府干,在目前激励体系、评价标准下干起来就没好了,这是我们担忧的。
四、政策建议
1、2012年四季度中国宏观经济已重返复苏,应当保持相对宽松、积极的宏观经济政策方向,一方面应当进一步培育周期性力量的回升,促进悲观预期的逆转,另一方面也需要高度关注结构性力量的疏导和缓解。宏观经济政策的中期定位十分重要,我们还是强调中期定位
2、2012年到2013年结构性步入全新的时期,其他标志全球四个主导性的力量,使中国结构步入士邦主导的的结构调整期,结构调整的中期定位应当注意以下要点:
(1)在完善市场建设的基础上,促进推各种市场力量,使新结构调整更多呈现市场主导的趋势性变化,寻找结构转型的市场支点、培育结构转型的市场力量是政府在结构调整中的中心任务,应重视市场化改革、相对价格调整、激励机制改革等中间目标管理上边,老是一做规划结构调几个点、产能削减多少,而不注重中间目标
(2)中国结构调整必须顺应世界结构性调整,一方面不能无视全球化逆转和国际分工格局调整对于中国经济结构的根本性冲击,另一方面也不能将中国结构转型的方向简单化,全球不平衡逆转和发达国家财政结构的调整具有强烈不确定性和反复性。
(3)利用各种财税政策强化产业梯度转移中的产业升级,积极构建中国在新区域和新产业的新比较优势。
3、考虑到中国消费的加速、中国新型城市化的加速、中国比较优势在产业和区域的转换,中国工业化在梯度转移中的加速以及附加人力资本的人口红利的到来等因素,我们没有理由认为中国已步入悲观主义的新常态,应当在试探中找寻中国合意的经济增长速度。
(1)在战略上不要重视各种结构趋势性力量带来的下行压力,同时还必须看到中国在结构之转换过程中的巨大上行力量,不能让战略主义过度蔓延。

(2)不要把低端劳动力市场的刘易斯拐点和人口负担系数上扬带来的不利因素绝对化,强化中高端产业的发展和加强中国中端劳动力的劳动参与度应当是当前政策的核心要点之一。因此,强化中西部大学生就业应当上升到更高的战略层面。
(3)不要简单相信各种方法测算潜在GDP增速,中国未来的GDP增长目标必须试探中找寻,而不能先后验判定。
4、在中国储蓄率过高和外部环境持续疲的约束下,宏观经济的短期稳定需要较高的投资率,中国投资的核心问题不是投资高与低的问题,应该是投向何方与谁来投的问题,2013年投资政策应当注重以下几个方面:吸取以往落实非公36条全面开花的教训,采取重点行业重点突破的方法;在民间资本疲软的状况下,以基础建设为主体的政府投资依然十分重要。但应当防止在现有分权模式下地方政在换届效应的驱动下进行大幅度投资扩张。地方投融资平台不宜收得过紧,但也不能放得太松,中央政府应当在进一步放松“地方债”的发行,同时进一步规范“城投债”的发行。可以考虑将“城投债”脱离企业寨五而单独设立审和评级体系。
5、货币政策应当保持续稳定位与积极操作的组合。明年要关注食品推动的价格上涨的问题,我们强烈呼吁不能因为食品价格上涨而改变货币政策定位,使民生问题绑架宏观问题,民生问题应当用民生的政策加以解决,特别是对低收入人群价格补贴可以推行,同时监控热钱的流动、还要关注民间融资困境和三角债的问题,另外影子银行问题处理不宜简单化,全球影子银行有人统计60亿美元,中国30亿人民币,简单认为动荡资源可能不太好。
6、2013年可适度扩大积极财政政策的力度,赤字率提高2%,还有非税收率监管加强。
7、开启新型城镇化的短期宏观经济政策定位必须打破目前“房地产难题”,同时破解目前的投融资困局。
8、围绕消费加速的各类改革预期已经形成,2013年新政府应当积极推出收入倍增的改革方案。避免改革话题疲劳症。
这就是我们的报告主要内容。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