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学什么占星呢?

人是在变的。然而有一个假设却象病毒一样在大部分的占星著作中传播:人不会变。“天蝎座就是性感的,但是不可信赖;摩羯座是勤奋的;双鱼座是博大无边的,但是太散了以至于无法维持日常生活的收支平衡。”即使在一些高级的教材中我们也会发现类似的断言:“一个有负面相位的金星暗示盘主会乱交。”――无法改变的,僵硬的断言。

从托勒密(Ptolemy)到琳达.古德曼(Linda Goodman)[译注:琳达是美国近代畅销占星书作者],占星符号都被解释为心理中的机器部件。我们在出生时会拥有这些被祝福或者被诅咒的部分,一直到我们死。这是不正确的。生命中有一种未确定的、无法预测的因素。这个因素对算命先生来说一根想要拔掉的刺,然而对任何正面的、进化性的占星方式(或者说对任何准确的方式来说)来说却是一块基石。

占星学已经如此地被错误的理解和解释,以至于这个词的真实含义早已经遗失了。关于这个,我们可以说有一部分是那些通常的坏人的错,但是大部分却是占星师自己的错。通过他们对这门符号学进行的传统解释,通过他们想要预测未来的痴迷,现代占星学已经变成人们讥讽它所是的样子。大部分像这样的占星学的确是可笑的。我们要承认的是,在文化圈子里,做一个占星家就好象是承认你在看肥皂剧,或者订了一份<国家讯问>(译注:一种低劣的美国超市小报)一样令人羞愧。我们这些从事这门艺术的人虽然可以为此哀痛和抗议,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要承认一个事实:这个状态虽然如此令人尴尬,但是的确是我们自己造成了这个局面。

占星学只是一根指向真相的手指。就象任何其它的语言一样,它只是提供一种整理我们的认知的方法。当它被最好地运用时,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加诚实地面对自己;而当它被最坏地运用时,它会在我们和自己的真实体验之间筑起了一道墙。如果要实现它的价值,它不但要能反映出生活的真相,还要能够有益于我们的不断成长。如果占星学无法能够给我们的头脑带来剑一样的锐利,给我们的心带来一种敞开,那么它就失败了。

要如何达到这个高度呢?当然不是通过列一张各个星体特征的清单。因为我们不是机器人。我们是人。我们不是在出生的时候被不可改变地程序化了,注定要不停地播放我们星相图的磁带一直到我们的电池耗尽时为止。不过,这是我们的一个选择:我们可以选择成为一个机器和变得单调,让我们的行为变得仪式化、乏味和可预测。但是我们也可以选择更多。做一个人就是成为易变的,成为可变的,成为不可预测。做一个人就是知道成长。

即使我们内在不可变的部分的惯性象珠穆朗玛峰一般巨大,占星学也必须对那一个可变的原子说话。它要对我们内在生命的部分,而不是停滞不动的部分说话。

每一个占星符号所代表的可能性象一条光谱一般多;每一个出生星盘都包含着上万个个性的根。这就是这个体系的关键。

一个人可以以一种没有想象力的方式来对自己的出生星盘做出反应,也可以以一种激动和创造的方式来反应。他或者她的反应方式永远是无法预知的。不存在一个好的出生星盘,或者一个坏的出生星盘。也没有一个进化的星盘,和一个未进化星盘。没有一个正常的星盘,也没有一个精神分裂的星盘。

不管是哪一种美德让我们感兴趣,我们都要从其它地方来找到它。

占星学能够帮助我们的只有三个途径。它能够告诉我们“自己能够达到的最快乐生活是怎样的”。它能够告诉我们“为到达那里都有哪些工具可以使用,以及如何使用它们”。当我们走偏了的时候,它也能够提前警告我们“自己的生活可能会变成什么样子”。除了这些之外,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所有的选择都在我们自己手上,没有一个行星或者星座代表了某个特定的命运。

如果这些观点都已经清晰了之后,我们就可以选择去听星盘所带来的信息,或者忽略它。那就是我们自己的事了。不过,即使我们选择忽略它,生活迟早也会给我们带来相同的信息。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占星学呢?其实没有理由。很多人没有它也活得很好。所有通过星盘可以了解的东西也可以从其它地方被了解。去进行心理治疗、跑到一个西藏的寺庙里去冥想、去恋爱、去发掘一座遗失的城市――这些事情中的任何一样都可能让你达到对自己的了解。占星学只是通往自我了解的一条路。而且象其它所有路径一样,它有它自己的优势和不利条件。

占星学的最重要的优势就是速度。如果没有占星学,我们可能会在被设置好的各种假的真理和空洞的梦的程序中跌跌撞撞地走数年,而无法找到关于“我们自己是谁”的准确信息。心理治疗可能会加速这个过程;一次强有力的婚姻也可以加速这个过程;一次超越我们忍耐极限,将我们所有的一切都剥除,只剩下自己的最真实性格的冒险也可以加速这个过程。

但是所有这些过程都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每一个都有它们的陷阱。而一次占星的解读,或者读这本书,却只需要花一个下午。在两到三个小时之内,一个新的自我意识层次就能够产生,用其它的方法则可能需要耗费数年的时间。

那么占星学有什么劣势呢?所有这些美好的信息可以从一个耳朵进,从另一个耳朵里出来。就象心理治疗无法改变一个人一样,占星学也是如此。人只能自己改变自己。

引自:《内在的天空》--占星学入门 斯蒂芬.弗里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