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而上学的部分 ——《内在的天空》

形而上学的部分

进行任何占星学的讨论时,只要十分钟,你多半都会碰到一些很难回答的问题。“我的占星师告诉我必须面对这些事,为什么呢?如果我不想这样怎么办?”这些问题很快会上升到很高的高度:生命的目的是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是谁(如果有这么个人的话)最初把我放进了这个世界?

形而上学和占星学都想要回答相同的问题。不过却有些区别。跟形而上学不一样的是,在占星学里,终点是寻求者而不是他或者她在寻求什么。占星学不是神学,它很直接、真实、具有实践性。它只想帮助我们将我们的人格条理化,让我们变得快乐,清晰。在这个过程的后面,你爱挂什么哲学或者形而上学的窗帘都行。

让我们试两条窗帘,看看它们是否真的会有所不同。

窗帘一:我们不是原生质,我们是灵魂。纯粹的意识,永生的存在,在此以肉体的形式不断转世,并慢慢地向一个与上帝合一的状态进化。我们此刻的存在境况反映我们的内在状态。我们在出生之前有意识的选择了对我们的进化最理想的出生星相图。我们可能并不喜欢生活中的很多事,但是它们可不是偶然的。每一件事都能够被利用,每一件事都是一个祝福。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关系、我们生活中的危机,所有的场景都是有意识,有目的的选择。

窗帘二:宇宙是完全随机的。150亿年前,氢云凝聚成了恒星,恒星开始烹调出更重的各种元素。一些碳原子结成了一块,然后它们自我复制,慢慢地跟它们周遭的环境产生了一些关系。我们称之为意识的东西是一种电化学现象,完全依赖于大脑的生理机能。大脑死了,意识就死了。在那之前,我们可以享受生活。不过这并不容易,意识是很低效的。它创造很多静电干扰:神经病,内疚,强迫症。如果我们想要在这个随机的宇宙中从我们的意识里获得最大的愉悦,这些能量泄露必须被消除。

你看到这里面有什么实际区别了吗?

从哲学的角度来说,这两个模型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从实用角度来说它们完全相同。不管我们在头脑中如何构建和理解宇宙,宇宙并不会因此改变。我们可以在头脑里不断地将各个概念的家具挪来挪去,一直到我们的脸变绿,但是还是会碰到一样的心理难题――困难就是困难,不管我们的哲学观是怎样的。

你可以选这两个模型中的任何一个,我们要做的工作都是一样的。

我们是灵魂还是肉体?从占星学的角度来说,标准答案是――管它呢?如果我们处在抑郁、嫉妒、孤独、或者其它不愉悦的意识状态中,那么不管我们是核物理学家或者是印度大师,改变这个状况都是我们自己的工作。形而上学的角度也许可以帮助我们,如果是那样,当然很好。但是那本来不该由占星学来提供,而应该由我们自己来提供。

在占星学里,唯一重要的就是:一个人自我意识的增长。为了达到这种增长,任何一个解读星盘的人都必须对他或者她所接触的每一个人的心智独立性和自我决定性拥有绝对的尊重。可不要扮演自以为是的上师。占星师和顾客之间的关系必须是平等的。我们都同样面临自己的迷宫,没有一个人拥有最高的计划。

占星学能够提供的就是一个透镜的蓝图,通过这个透镜我们能够看清这些人格的迷宫。

从占星学的角度看,每一个人格都有一个理想的形式,这个形式通过我们出生时行星所在的位置来标明。虽然文化和经历对这个形式会产生一些影响,但是它的本质却来自别的地方。它们来源于我们的内部,在一个比礼仪和风格要深得多的意识层面。我们可以将这些根源看做是经过灵魂千万次的转世而扭曲造就的,我们也可以将它们看成是由基因的转盘随机指向所产生的。这都没有关系。这些根源确实存在,它们代表了一些需要和倾向的模式,我们的社会人格必须能够反映这些模式才能够让我们得到心的宁静。

宁静是主观的。但是宁静并不会自动升起。我们必须为之努力,将我们的外在人格跟内在本质协调一致。我们必须放开那些困扰我们的社会剧本。我们必须成长。

占星学是快乐至上的。它是即时的,不属于道德范畴的。对它来说重要的就是快乐。它是一面反映生活的镜子,它观察但是不介入。事实是:我们很痛苦,我们想要感觉更好。占星学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

它怎样做到呢?通过提醒我们自己是谁。自从我们学会了如何看电视,就被困住了。从此社会一直在努力塞给我们一些价值观、英雄、和神话。当然,我们没有必要去谴责它们,只要知道它们大部分是不自然的就够了。在一个敏感、熟练、善于表达的占星师的手中,一个星盘能够带我们越过那些陷阱。它帮助我们避免成为一个被中央集成制造的人。在一转眼间,形成我们独特人格的盲点、渴望、创造时的紧张模式都被展现出来。而这些跟那些塞给我们的不自然的价值、英雄、和神话都绝然不同。

再重复一遍,通过占星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看到我们本质的自己可以使我们充满活力。它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选择。我们能更有效率地照顾好自己。我们能够区分那些自己真正想要的和我们被迫想要的。这将使我们更加快乐。

没有必要去谈开悟或者自我实现,快乐就足够了。这,就是占星学的真正目的:给我们在进化的自我一面镜子,以看到那些我们内在深处自己已经知道的东西。通过占星学我们能够俯瞰组成我们生活的大量细节。我们站在自己的性格之外而短暂地看到自己个性的核心――所有的细枝末节都围绕着它而旋转。

我们亲眼看见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