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象征语言 ——《内在的天空》

星座、宫位、和行星。三种截然不同的象征。三种词汇。它们形成了占星学的神圣三位一体。它们每一个都有自己截然不同的目的,回答截然不同的一系列问题。没有了它们三个,占星学就不存在了。缺少了它们其中的任何一个,占星学就只有宽度和高度,而没有了深度,它就会象你所握的这张纸一样薄了。

星座和宫位是一块运作的,让我们先理解它们,然后再把行星加进来。

从一个广义的角度来说,星座是身份,而宫位是身份运作的场所。星座提供了心理的构架,需要和恐惧,态度和偏好,我们用这些来展现在宫位中。宫位代表问题和事件,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任务。

星座代表了在心识里发生的过程。每一个星座都是一个成长的模式,一个人会越来越认同这些模式:变得更加勇敢;更加意识到他人的需要和担心;发展出超自然的敏感度或者冥想技巧;或者消除依赖所带来的破坏性效果。

宫位则更加具体。它们代表心识所观察到的内容。它们中大部分都是很明显的外在行为的舞台。其中一个代表我们的社交和文化环境,让我们思考自己在其中所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还有一个代表了我们称之为亲密关系的领域;还有一个表示我们的物质或者经济状况。

有一些则在外在表现得不是那么活跃,但是它们总是象征了一种在人格之外的东西,一种我们必须意识到的东西。比如说,其中的一个代表了无意识心识的存在。

行星代表了占星象征的第三个维度。它们代表了心识的真正结构。每一颗行星都代表了一种心理功能:心智、情绪、自我形象、想要亲密的冲动。

将所有的行星放在一起,你就有了一份人的心理地图。它和历史上的很多其它地图一样。比如说弗洛伊德就将心识划分为自我、本我、超我。占星家则以同样的方式来使用水星、金星等等。

就象弗洛伊德的心识模型一样,行星地图也是空白的。它描述了心理的各个部份,但是它并没有说在每个部份里有什么。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我,但是每一个人的自我的程度和特质不尽相同。同样的,水星(语言能力)在一个人那里可能会比较强,在另一个人那里则比较弱。它们都有同样的心智功能,但是在两个人身上有不同的运作。

想要理解一个行星是如何运作的,我们必须在星座和宫位的背景下来看它。一个积极进取的行星可能落在一个代表发展勇气过程的星座里,这就是一个有力的结合,会造成一个明显的坚决肯定的个性。但是那种坚定果断如何显现出来?我们会在哪里看到它呢?

想要知道这一点,我们就需要去看宫位。星座和行星的动力就在那里被释放。也许这种坚定果断会清晰地表现在事业的领域;也许表现在婚姻和友情里;又或者这种坚定果断在外在完全看不出来,也许它在生活的那些隐藏部门里持续燃烧。所以这个问题只能够在宫位里得到解答。解开这三种象征――星座、行星、和宫位――之间的相互作用,就是解开个人星盘秘密的钥匙。

简单地说,这三种象征系统回答了“什么”、“怎样”还有“为什么”、以及“哪里”的问题。永远先看行星,它代表“什么”。它让我们知道自己在考虑心识的哪个部分。然后让星座来决定这个行星想要什么还有以什么方式来达到这些目标――也就是“怎样”还有“为什么”。最后,我们看宫位。它回答“哪里”的问题,准确地告诉我们战斗发生在生活的哪个领域。

比如说,我们范例中的那个星盘金星落在处女座和第六宫。我们如何进行分析呢?在第八章里我们会详细地学习这些组合,不过现在让我用一个具体的例子来解释一下这些抽象的说法。

金星是行星,它的“什么”就是去建立人际关系的能力。在这个例子里,金星被处女座的“为什么”和“怎样”所驱动。这是什么意思呢?就象我们会在第五章当中学到的那样,处女座的“为什么”是去达到完美的努力,而它的“怎样”包括无止境的分析。马上我们就知道这个人在关系当中有一种理想主义的倾向,但是这个人必须学会不要因此变得太挑剔和苛求。爱情和友情中的责任可能会来的很容易,但是忍耐和原谅必须得有意识地培养。这些戏剧很可能会发生在“哪里”呢?在第六宫里,我们称之为工作的那个领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工作中的合作关系会对那些金星在处女座的起伏尤其敏感。也是在这里,这个人最可能遭遇他的长期情感关系的发展压力。换句话说,他倾向于在他的工作中(第六宫)遇到他最好的朋友和生活伴侣(金星)并且在一系列处女座的动机和需要的驱动下进入这些关系。

如果这个分析让你有些困惑,不要担心。当你读完后面章节,吸收了星座、行星、和宫位的基本涵义之后,它就很容易理解了。就现在来说,只需要记住行星告诉我们自己正在看哪个部份的心识(什么),星座告诉我们那些需要和策略在驱动这颗行星(为什么和怎样),而宫位则准确地告诉我们这个行星-星座组合会在生活的哪些领域发展出来(哪里)。

象征解读

星盘是一个了不起的工具,但是想要使用这个工具你必须学习一种已经遗失的艺术。你必须成为一个象征解读者。

解读,这是占星学的核心。将星座、宫位、和行星的信息编制在一起,将它们交织在一起,看到它们如何给相互添上自己的味道,相互加强,相互消弱――这就是占星师的艺术。

它是一种艺术。解盘不是一个科学的步骤,不是一种通过背诵来完成的东西。它不是机械性的,不是象换汽化器和解微分方程一样的技巧。创造、灵感、直觉,它们是这个系统核心处的关键火花。没有它们的话,一个人永远无法从一个星盘中找到意义。

心识是一个活的生物,就象身体一样。它的所有器官都会互相作用。如果我们有头痛,它也会影响我们的胃。也许一个人按摩我们的脖子和肩膀,两个问题都会消失。占星学也是如此。如果我们的水星很痛,那个失衡会显示在我们的星座和宫位上。我们必须学习将星盘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就象一个好的医生学习将身体作为一个互动系统看待一样。

这就是解盘的第一法则:看到整体。我们不能将一个象征放在真空里看。

但是整体总是非常复杂的,就象心识一样。一个出生盘是内在的多维象征。没有两个星盘是一样的。很多人有火星在水瓶座或者金星在第四宫,这些是基本的段落或者碎片,它们组合在一起形成了心理。这种碎片的数量是有限的,但是它们组合在一起的组合数却几乎是无限的,而就是在那种无止境的变换之中占星学显示其生命。

没有人能够将所有可能的碎片组合尽述,太多了。想要解读一个星盘,我们必须用另一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学习这门语言。我们必须熟悉所有的基本词汇――每一个星座、每一个宫位、每一个行星。只有这时候我们才能够理解它们的相互作用。

学习解盘就像是学习说法语。如果我们只是在巴黎待一周,那么记住一本简易手册里面的常用语就行了。这样我们就能够找到洗手间,不会吃坏肚子。但是如果我们很认真想用这种语言来交流,那么我们就要用另外一个策略。我们必须记忆词汇,我们学习语法,我们开始自己造句。

大部分的占星资料象短语手册,它们堆积了很多“碎片”的解释。土星在处女?请查看第39页。海王星在第四宫?第122页。每一个配置都被很抽象地描述,就象它是独立运作的一样。当我们把这些解释放在一起时,我们只有一锅大杂烩。我们就象那个拿着短语手册在法国旅游的人,突然之间遭遇到一个手册没有涵盖的场景时,我们顿时语塞。

很快我们就会研究一个英国人的星盘,他的太阳落在天平座第六宫。一个传统的占星词汇手册就会说这个组合意味着他是一个优柔寡断和顺从的人。继续往下,我们又会看到他的月亮落在叛逆的水瓶座,他的第一宫里有爆炸性和易怒的天王星。在那本相同手册的相应章节里,它又告诉我们他是一个自负、固执、和有自由精神的人。这两种特征的并列很奇怪。

这种占星词汇手册制造了快速的结果。我们无需学习一种新的思考方式,唯一需要做的只是查找就好。我们学习象电脑一样的运作,吐出一段段早已准备好的关于每一个占星配置的包裹。我们所得到的结果很差,这里面没有生命。它们不会成长或者改变,并且彼此矛盾。以这种方式来练习占星就象是用一个被肢解的尸体来构建一个活人一样。这里是一个胳膊,这里是一个鼻子,一只眼睛,一颗牙齿。我们甚至可以将所有的部份重新缝在一起,但是我们骗不了任何人,我们只有肉和骨。

一台电脑能够描绘一个星盘,但是它永远无法有效地解释星盘。想要完成那一点,我们必须象对待一个活人一样去对待一个星盘。从心智上,情感上,肉体上,直觉上都要顾及,我们必须对整体进行反应。我们必须学习文字和构建句子。背诵短语无法帮助我们。

学习这门语言真的并不难。我们所有人都是占星家,只是我们还没有学会那些词汇。那个拿着短语手册在法国旅游的美国人是一个条理清楚的成年人。她知道公车是什么,还知道政治,能分辨街道和黑暗过道。她只是不知道如何用法语来表达它们。只要语言上的一点指导,她的自然智慧就会开始表达自己。

象这个旅行者一样,我们都拥有天生的占星能力。我们所有人都有水星的功能和双鱼座的内在过程。我们都是由同一种材质组建而成的。我们现在的标签可能会不同,但是这些都只是用词而已。不管我们用什么来叫自己的这些部份,我们从出生起就一直带着它们生活,一直在学习它们。我们只需要学习一些新的词汇而已。

从语言的角度来说,占星是简单的。一共只有十颗行星,十二个星座,还有十二个宫位。只有34个单词。掌握了它们就好象你高中法语成绩是拿的都是A,而你现在正飞往巴黎。虽然不会有人认为你是法国人,但是你的法语还过得去。

你现在拿的这本书不是一本词汇书。它是一本语言课本。前面的章节是词汇课程,通过它们你将会熟悉星盘是什么,会熟悉各个星座、宫位、和行星。然后我们就会继续学习造句。当你看完本书,如果你一直很认真,那么你所学到的东西就不只是去列一个相互矛盾的特征清单。你将学会说一门新的语言,一门古老而流利的语言,一门精准的语言。它会扩展你的想象,加深你的敏感度。它会象匕首一样锋利,象阳光下的水晶一样清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