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交点 《内在的天空》

一个星盘就象是一个婴儿。一开始什么都没有,然后突然间,孩子就出现了。我们可能知道它要出生了,不过还只是很抽象和普遍的概念。但是当我们看到这个真实的人时――一个男孩、七磅、棕色头发--我们会有一种无法解释的震惊。一旦我们学习了一些占星学,这种震惊还会加深。除开通常的出生证明上的信息,占星学会告诉我们一些关于这个孩子真实所是的赤裸准确的信息,以及他来此要经历什么:他是一个太阳九宫的水瓶座,巨蟹第九度的上升,还有一个摩羯座的月亮落在第七宫。有一刻,它还只是一个女人肚子里的一块突起,下一刻,我们就已经有了他生而为人的完整故事。

这就是出生感觉起来的样子。突然而神奇。而真实所发生则很不一样。没有任何东西会不携带历史的戳记来到世间。即使一个新出生的婴儿也有一个过去。从我们每个人这里都有一个因果的链条,它一直可以追随到两百亿年前,消失在大爆炸开始的瞬间。如果没有抓住这个链条,我们就遗失了很多。这就好象我们在建立一段关系的时候约定好只谈现在。这样的话,亲密是可能的,但是有太多的丰富和理解丧失了。

占星学如何越过这个障碍呢?一个出生星盘是一个关于出生的星盘。它只有在一个婴儿开始第一次呼吸时才存在。答案来自于占星学里两个最神秘和最有争议的象征:月亮的南北交点。从物理上来说,南北交点是很复杂的,它们是月亮的轨道跟天球关系的点。就这本书而言,我们无需在科学意义上去理解它们。我们必须掌握的是它们的象征意义。月亮的南北交点将星盘跟历史联系在一起。南交点象征着过去以及它对我们的影响。北交点象征着我们受到吸引的未来方向。毫不令人惊奇地,它们总是彼此相对的。在我们曾经所是的样子和我们必须成为的样子之间,有巨大的对立。

南交点代表的是什么过去呢?我们必须选择两个模型中的一个,或者同时从两个模型去看。

第一个模型是基因学模型。通过遗传,我们每个人都从过去继承了一些东西。我们可能会得到母亲的鼻子和父亲的气质。如果我们了解自己的曾曾曾祖母的话,我们可能会惊奇地发现自己与她的相似之处。通过基因,她有过的生活继续会在我们的生活里存在。在这个模型中,南交点象征了我们的祖先对我们的影响。在出生的时候,一个遗传主题被固化在我们的内在。从那时开始,通过我们的染色体,我们携带了一个长处和短处的编码程序。没有一个科学家会对此提出异议――只是可能会质疑这个基因学原理跟月亮的南交点有关系。

第二个模型则更难被验证或者否认。它基于轮回的概念。在这个模型中,我们每个人都被看作是永生的意识,会一世接着一世地生活,缓慢地向着更高层次的一世进化。在每一世,我们都会获得新的洞见,不过也常常积累坏的习性。这些洞见和习性就是来自过去的印记,在每一次出生时被更新然后携带。它们会成为了我们内在的一系列倾向,这些倾向会影响我们现在所做的选择。印度人称之为业力。这个词很方便,所以我们这里会使用它。

在轮回模型中,月亮的南交点象征了我们的业力。而从实用的角度来说,它的作用和遗传基因模型是一模一样的。在两种情况下,它都代表了过去的生活。也许是你的祖母的祖母的祖母18世纪生活在挪威,也可能是你自己在18世纪的时候生活在挪威。没有关系。不管你喜欢哪个模型,那个女人都生活在你的里面。

轮回是一个正确的概念吗?回答这个问题不是占星学家的任务。每一个人都必须去建构自己的信念系统。也许我们有很多世,也许我们只有一世。不管是哪种情况,过去都会决定现在,而月亮的南交点都会揭开那个遮盖这种影响的面纱。

月亮的南交点会落在一个星座和一个宫位里。它也会跟其它行星有相位(不过我们在研究它的相位时只能使用3或者4度的允许度)。换句话说,它跟行星一样地运作。我们可以象解读其它的碎片一样地解读它。南交点显示了我们的一种本能和自动的行为模式。它所在的宫位显示了一个活动的领域,通过生活自然和不费力的流动,你自动地会受到它的吸引。南交点的星座会添加上“怎样”和“为什么”:它代表了一种在你里面自然升起的思维倾向和驱动模式,这种模式可能永远都不会受到挑战。

正如同没有一个人能够被单纯地说成拥有“好”或者“坏”的过去,南交点也无法单纯的说成“好”或者“坏”。就象所有其它的象征一样,它包含极高的潜能和腐败的扭曲。我们的解读必须包含这两极。关键是要记住南交点代表着过去。它已经完结了。这个人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即使她所象征的知识和行为很不完美,这个人也必须向前走了。在那部分生活中,他或者她已经做了所有能做的。未来在别的地方。

从南交点里出来继续前行并不容易。我们通常甚至无法清楚地看到它。一位男士去看医生,这个医生刚好是位女士。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护士,我的医生在哪呢?”他并不无恶意。但是他的认知被一些无意识的偏见所影响了。他想当然地认为只有男人才够格当医生。这正是南交点运作的方式――它在生活中设置了一系列随机的“假设事实”。想要从中逃出来是一个意志的行动。但是首先意识到它们是真正困难的地方。如果我们没能看到自己的南交点所产生的无意识倾向,我们会象奴隶一般地不断重复这些旧的行为,原地不动。我们可能会得到世间的成功――这常常会发生,因为南交点象征着我们所擅长的东西。但是我们的感觉不对。我们感觉自己就象在水上行走一样,生活显得机械而毫无意义。内在深处的一种渴望没有得到满足。在一个很基本的层面上,我们感到非常无聊。

解药是什么呢?月亮的北交点。北交点象征着我们成长的前沿。从某些角度来说,它是占星学中最重要的点。跟南交点永远相隔180度,它代表了一个总是给过去带来最严峻压力的点。当我们允许自己体验它的时候,我们会向一个完全陌生和异域的实相敞开。我们被拉扯到了断裂点。

我们的心智在向往和恐惧之间挣扎,很疲惫。它被吸引着,很兴奋。但是红灯在闪烁。我们内在有一部分想要拒绝这种体验。我们内在有什么在尖声警告。

比如说南交点在十一宫和摩羯座。不管从业力还是遗传的角度来看,这个人本能而自动地就是一个“争取者”。摩羯座的自律和驱动被表现在目标和计划的宫位里。他或者她来到生活中,很快地就设立了一个生活策略。任何违反这个策略的东西都会被立刻消除和压抑。

跟这个南交点相对的是这个人的进化未来。北交点落在第五宫的巨蟹座。在这里我们会发现一些挑战这个人对生活的基本假设的体验。它们令人畏惧,面对它们的时候,这个人感到笨拙和困惑不解。它们是什么呢?通过巨蟹,我们看到一股脆弱和柔软的情感被注入心识。而通过第五宫,我们看到创造、爱、和自我表达的领域:正在进行时的生活。所有这些都跟南交点的每一个偏好相反。在过去和未来之间挣扎,这个人必须做出一个选择。为了成长,他或者她需要北交点。但是得到它需要很多的努力,也许还需要帮助,一定还需要一些尴尬。另一个选择总是在引诱这个人走那条容易的路:再一次演南交点的那些戏剧,待在安全的地方。如果他选择了这条路的话,那么他将看起来像一个大师,但是死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个傻瓜。

                                译自《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