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座 解析《内在的天空》

白羊座

元素:火
模式:基本
原型:战士;先锋;无畏者;幸存者

符号:♈

爱上帝,并行使你的意志。
――圣奥古斯丁

白羊座符号

撞击。低下头露出羊角,蓄势待发,凶猛的,不屈服的。这撞击是否会撞裂他的头颅?他不在乎。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害怕。任何事情都无法让他的意志改变方向。对他来说,要么是胜利,要么在追寻胜利的过程中自我毁灭,只有这两个命运。他会进入这两条路中的其中一个。

白羊座是生命力,存在的意志。最初一切都不存在,然后出现了一些什么。生命将自己从空无之中投射出来,在渺渺虚空之中创造出自己的地盘。这个过程是无所畏惧的、爆发性和很猛烈的。它使人想起了火山爆发,以及白热的恒星爆发成星云碎片。

一只疯狗将你逼到了悬崖边上,它犬牙毕露,口中含着白沫。你手中握着一把猎刀。它逼近你,嘶吼着,眼中泛红,闪着凶光。你振作起来。没有风度和教育的假面具可言,也没有语言,只剩下动物性的生存愤怒。你大叫着,直取它的喉部。

你找到了自己的白羊座。

终点

白羊座教导的是勇气。它代表了通过意志而战胜任何威胁、障碍、和疑虑的能力。白羊是我们内在那个去做它想做的事情的部分。它选择并且行动,其它的一切都无关紧要。蒙上眼睛跟鳄鱼搏斗?是的,如果那是我们想要做的。但是这种行为是偏离正题的。白羊座的确是大胆的行为――任何冒险的行为,不管这个行为是多么的聪明。但是它的真正含义却更深刻。它代表了存在的勇气。

那是什么?用一个词来说,就是自私。这是一个很微妙的艺术。并不是不敏感,也不是狭小。不是去操纵。而是去说:“这是我的生活,我有权利去找寻任何我需要拥有的体验。任何东西都不能挡在我和我的成长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任何一种境遇可以,甚至包括我的恐惧。”

白羊座的终点就是我们的欲望和行动的完美结合。这就是自由。不会迷失在感受中,对我们的决定下面的心理基础也不会迷恋。唯一吸引白羊的注意力的就是去塑造一个生活的意志力量。

白羊座的策略

勇气必须被吓出来,它无法通过其它途径得到。压力与勇气是很相配的一对。令人害怕的境遇并不会每次都让我们变得更加勇敢,但是没有它们,我们永远无法变得更加勇敢。

白羊座在找寻勇气。所以,它也吸引压力。白羊会如何去面对压力是无法被预测的。他可能会坚决而创造地面对。他也可能会象指兔子看到一台推土机一样逃掉。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一定会有压力。

危机象阴影一样跟随白羊座。完全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种勇敢很难实现。它所制造的危机都很激烈。朋友可能会离开,权威人士可能会镇压你。很多时候我们都是现在一个更安全,不那么危险的地方去练习这种存在主义的勇气。这就是冒险。

现在想象一下我们被一根绳子悬在一面光秃秃的山崖的半中间。如果那根绳子没有问题,也系得很牢靠,而我们又不犯错误的话,我们那天晚上就很可能会活下来。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不害怕,那我们肯定是脑子有问题。大部分的攀岩者,我怀疑,都是同意的。但是攀岩者学会了控制恐惧,在他所从事的运动的情绪压力中保持高效地工作。用另一种方式说,他发展出了勇气。

爬一座山是需要胆量,没人会质疑这一点。但是这是一个静态的论断,并没有抓住此过程中的动态变化。一个占星家则会以另一种方式来表达它。他或者她会说爬山会唤起一个人的勇气。自然的情绪被克服了,意识的结构也被改变了。所有这些都通过一个白羊座的经典策略:故意选择一个危机。

不管通过什么方式来获得,这种转变都是成长的本质。爬山是一个范例,而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山。对一个人来说,它可能是去学习游泳;对另一个人来说,可能是去质问他专横的上司;对第三个人来说,可能是去戒烟。不管一个白羊是否愿意去迎接挑战,生活都会给他一座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山。然后是否去征服它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了。

白羊在渴望着什么,可能是一种体验,通常是危险的。它们就象一个寒冷长夜之后的朝阳一般吸引白羊。这个渴望,不管它是什么,都是隐藏着的。它被包裹在恐惧的面纱之下。白羊的策略就是去揭示这个需要,不管它是多么的令人恐惧。然后不惜一切代价满足它。与恐惧同在,并且清晰而坚决地行动――这就是白羊的艺术。

白羊座的资源

自然让白羊为它的山做好了准备。白羊生来就具有好战性、活力、和生存的本能。它的灵魂非常强烈而直接。坦诚、活跃、热情、独立、还有对权威的反感――这些是白羊的资源。

在敏感的仔细检查中,你能够在星盘上白羊出现的任何地方找到好斗的倾向。这种好斗有时显现在明显的物理层面上,就象一个攀岩者对一座山一样。但是通常它不是那么明显。可能是一种好辩。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保护妇女权益或者环境的斗士。我们也可能会看到跟自己内在的魔鬼不断交战的人――一个戒酒者,一个跟自己的噩梦交战的退伍越战老兵。通过看星盘我们通常能够看到白羊的火会烧向何处。一定会有一股战火,会有一个目标,只是迟早的问题。这一点我们可以肯定。

即使将那些最温顺的白羊座的人放进一场危机中,我们也能够观察到一种冷酷的、清晰的效率。在对压力的期待之下膝盖可能会颤抖,他们过后可能会晕倒。但是在那压力之下,真正的白羊特质会发出光芒。白羊的资源?不管他在这世界上穿着一件怎样的外衣,在那下面都跳动着一颗战士的心。有可能通过一场危机才能将它从危机之中逼出来,但是它肯定在那儿。

白羊座的阴影

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昏暗的胡同。一个庞大的身体从远处模糊地向我们过来。在这样的情境下,我要是能有一个白羊座的朋友在身边会很好,或者更好的是,我们自己有白羊座的太阳或者月亮在我们的精神中燃烧。

但是一个战士在和平时期该做什么呢?他无法在外在没有任何抵抗他的威胁时保持一个自我形象。一个战士需要敌人。军队需要战斗。如果他们没有被一个合理的敌人所挑战,那么他们机会找一个不合理的敌人,可能是去反对他们本来要保护的国家。我们在白羊座身上就会发现这种现象。他会战斗,这是一定的。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战斗会是有目的助于进化的,还是还无意义的冲突。

幸运地是,合理的敌人多的是。一次又一次地,白羊会遇到路障。这路障可能一个想要夺走白羊的自由的权威者,也可能是各种困境的组合,有时候它可能是内在的软弱。通常路障以双方的误解的形式呈现,而这种误解往往源自于白羊自己的强烈度――这种特质常常让别人进入防卫状态。不管路障采取什么形式,它们都必须被面对。如果对白羊来说有一种最重要的罪,那么它一定是胆怯逃跑。

这种战斗的吸引力很模糊。我们可能知道它们能够帮助我们成长,但是我们可能也很累。白羊也可以自由选择最小阻力的那条路。战斗必须是自愿接受的。

不管哪种情况,白羊都是一块压力的磁铁。选择只在于压力会是哪种形式。它可能是一个有意义的个人成长、接受挑战、还有征服高山。或者它也可能是无止境、无目地的争论――常常是出于白羊自己的无聊、易怒、和沮丧。在这条路上就有白羊的阴影。

一个战士充满了战斗的热情。他需要它来完成自己来此的使命。但是,如果他不去面对进化的危机的话,那团火还在那里,它不会熄灭。相反,它会去攻击一个外在目标,而不是被用来使用在真正的问题上。

争论会发生,常常会有跟争论的内容不相符的特别强烈的情绪。“你为啥一定要穿上这件受诅咒的黄色衣服?”

这样,白羊座所有的猛烈、意志、和勇气就被毫无目的地消耗了。朋友们被赶走了;婚姻失败了;事业也因为小的问题而没有了。没有赢家。进化的、助推的火箭燃料象国庆焰火一样冲向天空,冒着硫磺和地狱之火,没有任何意义。

选择了这条路的白羊因此而受伤,充满了饥渴和挫败感。他可能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也可能会可怜自己。不过他的问题总是同样的:“为什么我总是让别人进入防卫状态?”

而答案却异常简单,这个战士打了一场错误的战斗。

摘自《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