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牛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金牛座

元素: 土
模式: 固定
原型: 大地之灵
音乐家
沉默者
符号:

努力到达简单,但是要学会不信任它。
――艾尔弗雷德?诺思?怀特海

金牛座符号

被白羊座滚烫的火炉烧得筋疲力尽之后,意识开始寻找清凉的池水、古老的石头的安慰、绿叶之间传出的疗愈的鸟鸣声。它寻找宁静。它用交响乐取代高谈阔论,用寂静取代激情。精神不再被战斗之火点燃,它将饱经风霜的手伸进土地中,感觉种子、感觉泥土、感觉地球。

符号就是一只公牛。不是一头对着红旗发怒的野兽一般的斗牛,不是凶猛的公牛。而是一只安静的公牛,在阳春四月他独自站在一棵橡树底下,静静地看着绿草、太阳、小牛、和大地。没有任何事情让他害怕。白羊的恐惧姿态已经走了。金牛对自己的世界有如此的控制度,他是如此之超越恐惧之上,以至于无惧本身对他都没有意义了。白羊的战争已经取胜了。金牛获得了宁静。

金牛座的目的地

五月初期的一个悬崖顶端。暖风缓缓地撕扯着天上懒懒堆积的云;山茱萸绽放着;鹰在天空中毫不费力地盘旋着。你独自坐着,在温暖的空气中,感觉到屁股底下太阳烤得暖暖的石头,感觉到春天的碰触让人如此舒心。在你面前山谷延展开去,开满了鲜花,如此肥沃的土地。农民在田地里忙碌着。牛在吃草。春天的绿色一段段地蔓延过犁沟,一直伸向远处的森林。

你在那儿坐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然后又是一个小时。没有思考,只是感受。没有什么问题在困扰你。你对生命的本质并不关心。在那个时刻,在那块石头上,在那些白云底下,你只是存在(you simply are)。语言不再必要。在那广阔的内在空间里,你的感受是什么?肥沃的土地在教给我们什么?永恒。安详。宁静。如何变得无限复杂但是依旧简单。如何变得不可探测的深刻然而不需要去谈论它。

在那个时刻,你瞥见了金牛的目的地。找到那份安详,并且保持它,那就是金牛的任务。

金牛的策略

并不是所有的金牛都那么爱大自然。但是坐在那个山顶是一个基本的进化策略。地球母亲就是金牛主要的老师。她抚慰精神,教导简单和平静。在树林中的一次散步、在泉水边静静地待一个小时、夜晚走过沙漠的灌木丛――这些都比“说话疗愈的方式”给金牛带来更多的宁静。

如果命运将金牛带到城市里,这并不代表一定会有心理的灾难。纯正的金牛总是会选择乡村的舒适和安静,但是没有一个人会是某一个星座的纯净体现。其它的力量可能会将一个金牛部分很强的人带到都市里,在那个环境里要维持宁静是更难的。对一个处在都市的金牛来说定期地离开城市是很重要的,可能是周末的登山或者在乡村的小旅店里待几天。同时,有一个装满了植物的房间是很重要的。一只猫或者狗也能够帮助他保持跟地球的连接。

地球母亲有一个阴影中的姐妹。如果我们看到她们中的一个,另一个肯定不远。她是金牛的另一个伟大的导师。她的名字是沉默。金牛是所有星座中最沉默寡言的。那些被金牛的能量所驱动的人发现说话是一件很难的事。他们的本质跟语言是相悖的,无法用语言来翻译。沉默孕育简单,简单孕育宁静。金牛知道这一点,所以会直觉地反对说太多话。

外在的宁静不容易获得。内在的宁静――金牛的真正目标--就更难获得了。但是还有一个教师,她会提供一个策略。矛盾的是,她是音乐。当我们被一首旋律的音符所催眠,完全地沉浸在倾听之中时,会发生什么?有几秒钟,那头脑中一直在持续的说话声沉默了。这短暂的宁静来自于听贝多芬还是齐柏林飞船

译注:一支重金属乐队)并不重要,在这两种情况下,头脑都停止了自言自语。对金牛来说,这就是一切。

当我们听音乐时,它能够给我们带来沉默。当我们演奏音乐的时候,这个效用更明显。对一个金牛来说,在淋浴中歌唱,或者来段即兴的口琴演奏就是最好的进化策略。在一屋子人面前演奏一段肖邦练习曲当然也有同样效果。不过这只有在我们将所有的公开演出时的自满、虚假、还有紧张都置于演奏音符的享受之下时才能发生。

在所有的星座里,金牛是最物质的。他寻求将所有脱缰的头脑想象的压力种植进物质世界。在肉体上感觉肉体。手伸进泥土中,手指轻抚一支高品质的老旧小提琴,用黏土、油漆来创造,或者即使是打扫房间、或者切蔬菜对金牛来说都是自我疗愈的活动。他的道路要通过身体。他不会超越肉体,而是纵情于其中、发光于其中、欢庆于其中。

金牛必须要去碰触。这是最基本的。他通过他的感官、皮肤、指尖来找到世界。他永远无法只是通过他的头脑来找到它。我们感觉到大地在我们的脚下;听到音乐在我们的耳朵里;感觉到伴侣的身体贴在我们的身体上。生命的本性?谁知道呢?谁去想它呢?谁管它呢?完美的此刻就是生命的本性。去谈论它只会让面纱再次落下。

金牛的资源

对戏剧性的反感,对复杂的怀疑。这些就是金牛的资源。本能地,他会寻找那些能够让他找到自己的简单和宁静的境遇。一个稳定的工作。一个可靠的关系网。耐心地、绝对实际地、金牛编织着一个茧。在这个茧里面,他的工作很有条不紊而不可阻挡地前进,就象石钟乳的缓慢成长一样。

詹妮有一个新的心理学家,她擅长的是新佛洛依德轮回式的维生素疗法,她很高兴在这么多年在黑暗中的摸索之后她终于找到了最终的答案;比利现在号称巴关(意指印度大师),这个名字比他上个月的封号 “斑点羽毛”还难念;山姆找到了上帝;安找到了高潮;乔找到了自己。

对金牛来说,这些都是在发疯。他耸耸肩膀。他此刻就活得很好。他向后躺在自己的皮椅上;他感觉到一个完美的苹果在嘴中脆脆的口感;他看着自己的孩子;他感觉到自己的房子的坚实,感觉到自己身体的高效。并且,在无法言说的内在深处,在一个无法探测的沉默部分,他能感觉到一些其它的星座无法感觉的东西。

他感觉到敬畏。

金牛的阴影

不朽的庞然大物通常都是金牛所找寻的宁静的象征物:比如山、还有大橡树。它们指引着它。但是他也许会忘了这个,而只是去累计物质安全感。这就是牛儿的阴影。他在找寻内在安全感所孕育的宁静。但是他却可能被它在外在世界的反射所迷惑:金钱、财产、地产、退休计划。

安全感并不邪恶,它不是问题。但是它可能会构建出一种对金牛产生致命吸引力的“愚人的黄金”。如果金牛对安全感的诱惑放弃了抵抗,那么这个星座所有永恒的宁静都会被毁灭。取而代之的只有一种麻木的,会杀死精神的稳定。金牛能够让自己无聊至死。

对金牛来说有一个十字路口,他迟早都要面对它。一方面,他有一条物质安全的路,它是可预测和稳定的。这条路可能是一条诚实和道德的路,对所有人都无害――除了对金牛自己。另一方面,他看见一条令他激动的路,一条会给他带来成长和改变的路。不确定,不安全,但是令人心动。它给金牛带来一个基本的难题:生命是一个防卫性的行为还是一个进攻性的行为?我来这里是为了成长还是为了安全?

安全感也可能在头脑层面产生一个阻塞。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人们常说的金牛的顽固。就象所有的固定星座,金牛是意见坚定的,虽然有时候一开始并不明显。很多时候他表明上很安静、没有很多意见,但是可不要将这错认为是软弱无力。在安静的下面有一个钢铁的意志,它给金牛带来了一种能力――他可以完成任何他决心要做的事情。但是这也会带来一种不变通。

顽固可能会造成对体验的狭隘和没有想象力的反应,它让人无法进行那种存在主义式的、凭着信念的纵身一跃――而这正是生命的基本要素。我们成长和改变,在此过程中,我们的自我形象以及与之相应的态度也必须改变。金牛可能会在这方面失败,就象那些指引着它的古老的山一样,金牛可能会说:“我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是一样的。”

然后所有一切都失去了。

from 《内在的天空》 作者:斯蒂芬.弗里斯特 译者: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