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蟹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巨蟹座

元素:水
模式:创始
原型:母亲、疗愈者、隐形人

符号:♋

那些不被别人注意就觉得自己不存在的人不是活的,他们所寻求的存在和永生方式如同鬼魅。鬼的理想才是被人看见,死人的渴望才是被铭记。
――诺曼.布朗

巨蟹座的符号

螃蟹是一种柔弱的生物,其肉汁多味美,它是海鸥的食物。他如何生存?他的希望何在?他只是一小块等待着掠食者的嘴的食物。

为了生存,巨蟹必须长出一个壳。他必须在自己和自然之间长出一层墙。他太柔弱了,无法以任何其它办法来保护自己。

有了这个盔甲,巨蟹就可以生存了。他跟环境就达成了和平。但是这个成功下面隐藏着一个冒险转变的种子。巨蟹要吃,要成熟。不久他的壳就容不下他了,壳必须被褪掉。如果他很狡猾和幸运,他就能够活到有机会再长出另外一个壳,这个壳会更大,更适合他成长之后的状态。但是只有当他是狡猾和幸运的时候这种情况才能发生。

巨蟹的目的地

被双子座的旋转木马转得有些眩晕,被生活中的混乱所困惑,意识现在向内转,转向它的根。对双子来说,真理在外面某个地方。他们在世界里搜索着,用警觉和好奇填充自己。但是这个搜索没有结果。生活比从前更加神秘了,充满了更多没解决的问题和没有消化的细节。

于是巨蟹向着一个新的方向出发了。他不是一路在宇宙中搜寻,而是顺着意识的卷须向内走,探索体验深处的根基,摸索着心的位置。

对巨蟹来说,世界的基本构造是感受。巨大的主观性驱动着这个星座。双子座简短文字性的、新闻式的意识变成了一张由印象和个人反应组成的挂毯。客观的宇宙不再存在,剩下的只有一系列的反应模式。

那些受巨蟹的影响很重的人来此是要洞察自己内在的生活。他们非常熟悉深层自我的语言――情绪的语言。他们对心识的这个主观、反应式的部分非常着迷,他们的生命过程就是一个长期的心理分析过程,通常是自己进行的。

去感受意识、感受生活的每一个细微差别、褪去我们用来武装自己的麻木的壳――我们用这个壳来抵挡这个世界的残酷,所有这些都是巨蟹的工作。巨蟹的目的地?看到生命如地狱般的不和谐,但是依旧违背常识地去爱、信任、和接受存在带给自己的一切。

巨蟹的策略

一个深水自动探测器。它的目的是什么?绘制海面下四英里深处的地形,从沉淀物里采集样品。最后,还要毫发无损地返回母舰。

它的最重要的一个策略就是:生存。海水拍打着它,在它发出的声音中寻找任何的弱点和缺陷。在那个完全危险的环境中,防御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盔甲,这个小东西的脆弱感应器在毫秒之间就会被压得粉碎。

但是,在防御层上必须得有个开口。一层两英尺厚的钢做的墙可以完美地保护这个潜水器。但是也许太完美了。如果在盔甲上没有开口,潜水器就无法跟这个环境互动,而那是它的主要功用。必须得有摄像机的窗;内在电脑的电线必须跟外在眼睛和耳朵连接;内在必须有一个储藏空间用来存放从外界收集来的物质。

潜水器的设计者面临着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如果他们将机器保护得太好,它就无法完成它要完成的工作;但是如果不将它保护得足够好,它又会被它想要探索的环境毁灭。

对巨蟹来说也有同样的难题。

巨蟹的“感应器”是所有星座中最敏感的。没有另一个星座能够这样的强度去进行感受。对巨蟹来说,感受就是生命的一切。但是这些情感电路板可能会超负荷,它们可能会烧掉。生命必须以一种控制的方式一点点地收进来。一下子放下所有的防御无异于自杀。巨蟹的目标就是让自己跟世界的互动强度最大化,但是同时又保护自己非常精细的情感灵敏度。将自己用一层钢铁完全包裹起来虽然能够让它生存,但是生命的意义并非生存。所有,巨蟹的策略就是在生存的前提下创造最小的防御。

害羞就是其中的一个防御。在早期生活中,白日梦和沉默是巨蟹的伪装。他只有在最无法避免的时候才跟世界发生互动。他戴着一个面具,一个无名氏的面具。就象是在沙漠中的一个原始部族人,他就在我们眼前,但是我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到旁边的灌木丛。

在生命的后期,这种防御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这时候,在社交场合,巨蟹可能学会了投射一个非常可信的,三维的全息人格。甚至可能是一个爱交际的形象。在这个伪装的背后,他象一个间谍一样,拍着X光照片,偷偷地探测周围人的灵魂。

要么戴一个面具,要么就全然裸露地呈现自己。巨蟹的选择很少。他的内在进程是如此地精微,而生活却是如此地嘈杂,以致于如果没有隔绝,他的神经系统将会崩溃。危险的是,他的防卫系统可能会变得太过强大,安全会被放在首位,甚至放在成长的前面。

如果巨蟹想要进化,他必须蜕掉自己的壳。不过蜕壳的时机必须被精确计算。没有一个受巨蟹影响很重的人需要在人潮拥挤的地方站在一个演讲台上脱下自己的心理裤子。必须非常小心地选择听众,而时机也必须完美无缺。因为巨蟹如此脆弱,所以他冒的险也非常大。

但是他必须敞开,必须信任。爱永远是一个赌博,是有风险的。

巨蟹必须学会冒险。

巨蟹的资源

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坐在去火地岛的旅游车上会让人兴奋得象打了一针麻风剂一样。但是巨蟹的反应就不一样。他坐下来,闭上眼睛,然后十秒钟之后他就进入了传说中的中土世界。

对巨蟹来说,外在世界比想象所创造出来的世界苍白得多,那个鲜活的内在世界就是巨蟹的一个关键资源。他比其它任何一个星座都更能够舒服地生活在我们头脑里的童话世界中。

想象、主观、感受――这些都是巨蟹的原材料,它们都聚焦在所有情感中最重要的那个东西――爱――之上。看着另一个人时感到心的柔软,想去帮助、疗愈、滋养的冲动。没有任何的竞争,感觉不到任何恐惧,没有任何别的感受,只有支持。这时候,你的巨蟹电路正在闪耀运作。

善良和关心对巨蟹来说是不经思考的反应。它们是这个星座内在唯一比自我保护本能更强大的力量。一个世界上最懦弱的人可能在喝了两瓶啤酒之后,壮了胆子,然后去搭讪巨蟹。但是他可能还不如去拿把教堂钥匙开国库黄金大门,成功机会要更大。但是如果你让一个如成吉思汗般凶猛的人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出现,巨蟹马上为他敞开心门。

这种爱对巨蟹来说来得很自然。但是这只是它的资源,而不是目的地。去支持、帮助别人、保护别人,这些都是值得称赞的长处,但是这些还不是褪下自己的壳,也不是赤裸地坦露自己。它们是很特殊的爱,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安全的。

象母亲一样地去照顾,这是巨蟹的资源,这对巨蟹来说是自然发生的。但是真正的爱却远比这困难,远比这危险。它永远无法不通过努力而发生。

巨蟹的阴影

象母亲一样去爱是巨蟹的最高表达,也是可能会让它跌落之处。十次这样的行为之中可能有九次是人类之爱的柔软表达――从任何角度来说都值得称赞,但是在另一次当中,它可能只是一个隐藏自己的行为,是另一个外壳。

人们――尤其是那些处于痛苦中的人,会被巨蟹充满慰籍的子宫所吸引。巨蟹将与他接触的每个人的敏感和苦难都引出来,鼓励他们去感觉到足够安全地笑和哭。巨蟹就好象穿着印有“母亲”字样的以太体T恤杉一样。让巨蟹坐在那辆开往火地岛的公车上,过不了十分钟,就会有一个人坐在他的身边,将自己的心情尽情倾泻出来。

没有一个星座能像巨蟹座那样有说服力地戴上母亲的面具。我们会得到巨蟹的理解和慈悲,而他也得到了安全和隐身。但是没有一个人真正因此前进了――至少在一段亲密关系中是这样。在公车上对一个陌生人扮演母亲的角色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它不能够成为一段婚姻或者友情的主题。一旦这种情况发生,那么这段关系的自然平等性就断裂了。关系的双方都被剥脱了人性。

巨蟹必须非常警惕地提防被母亲角色所诱惑的危险。他必须注意不要让自己包裹在过多的智慧、宽恕、和理解之上,以至于他自己激荡的内在生活、他自己的需要也不被人看见了。巨蟹可以通过这种办法来获得安全感和稳定感。但是这只是另外一个外壳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最低赌注就是孤独。

情感的坦露对巨蟹来说很可怕,但是同样可怕的还有外在生活的不安定和不安全:改变、冒险、经历。

对巨蟹来说,一点体验就能够维持很久。驱动白羊和双子的那种存在主义焰火对巨蟹来说就象一部恐怖电影。不过巨蟹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花样和改变。悲哀的是,他的天生谨慎可能会阻碍这件事的发生。就象金牛一样,他可能会落入一种让精神麻木的乏味和可预测的模式。他可能会一直机械地做一份工作,即使这份工作对于成长的意义已经耗尽了。关系也可能会枯萎成一个仪式――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避免去面对令人不舒服的改变。于是,在自己安全的壳里,巨蟹浪漫的创造性火花可能会潜伏数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