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元素:土
模式:变动
原型:仆人、殉道者、完美主义者、分析者

符号:♍

如果一个人无法冒险给出自己,那么他就根本无法给予。
――詹姆斯.鲍德温

处女座的符号

处女座,在所有的象征中,它最难理解。我们将处女理解为没有经验。但是这不是一个没有经验的象征。也不是假正经,或者逃避激情的象征。

处女座是一个纯洁的形象。她还未被占有过。她不被任何东西所约束、不想要任何东西、也不恐惧任何东西。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限制她。她是自由的,不被任何人间戏剧所束缚。

但是,她在这里,在地球上。世界对一个只追求完美的人会提供什么呢?她能够做什么呢?她象圣母一样地等待。她不断地完善自己。并且为了消磨时间,她会在可能的时候去帮助别人。

处女座的终点

嘶吼也会变旧。意识在厌倦了狮子座的夸耀之后,开始探索更深层的意义,寻找一种目的感。狮子座总是惊吓我们,需要我们的注意力。但是慢慢地我们的注意力的范围扩大了。神气的狮子座被展示在一个新的视角下:在银河、亿万年的历史、生与死的背景之下,他的骄傲和空虚如此荒谬。狮子座的嘶吼最后显得空洞。

在狮子座那里,个性达到了顶峰。它无法再继续向前了。我们的下一步只能是跳入一个新层次的体验。在那种需要之下,在那种绝望之下,处女座从中升起。意识进入一种新的感受中:向往个人转化。不满足的种子已经被种下了,处女座必须成长。

但是我们必须向哪个方向成长呢?纯净、完美、满足、意义。这些严格的大师们,他们所设定的目标都不可能般的遥远。

处女的终点?你可以说是完美。不过她脚下的第一步却很苦,处女必须学会谦卑。

处女座的策略

两个愿景在一路上驱动着处女座。一个在前方高处召唤她,另一个在后面鞭打她。它们让她无法休息。

第一个是一种理想的感觉,一种可能达到的状态。它给处女带来她的完美主义、她的道德感和原则性。第二个愿景是一种对现状一丝不苟的诚实感。从这里,处女得到她的实际、条理的品质,以及对没有效率的憎恨。

传统占星学将这个星座的这些方面以一种静态的模式描述:“处女座很负责任,有分析的思维,但是对细节过度在意。”这样的处理方式遗漏了处女座的动态味道。它看到的是一个僵硬的事实,而一个以成长作为视角的人会看到一个具有爆发力的进化策略。

这两个愿景的目的是为了创造一种走向理想的饥渴和需要。处女看到了自己能够成为什么。她看到了自己的潜力,看到了如果她打破所有束缚自己的内在锁链的话,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她看到了自己真正所是的样子。清晰、有意识、绝对诚实,没有其它星座能够如此残酷地解剖自己。

流行的占星家总是用一些暗淡的赞赏来诅咒处女座:“处女座可以当一个好的图书馆管理员。他们是最能够跟单调乏味共处的星座。”可怜的处女座被当成一个很乏味的星座,成了小家子气和孤僻的代名词。

事实上,没有一个星座比她更加令人激动。为什么呢?因为没有一个星座比她更渴望成长。她的完美主义促使她不断地改变,而她的务实主义又让她可以有办法去真正这样做。

如果这些就是处女座的所有策略的话,那么她就会是所有星座中最自私的了。因为所有的一切必须围绕着我、我的成长。

不过以自我为中心的需要无需是自大的。强迫性的自我分析会给自己带来一种扭曲的自我中心,就象任何救世主情结一样。

处女座不会落到这个陷阱里的。在她的个性里还有第二个维度,这个维度会平衡她的严肃和关注自我的特点:处女座是服务者的星座。

对旧的占星家来说,处女座代表一种卑贱的服务。这是有误导性的。处女座代表着我们对他人有用的能力。而这种服务是一种自我发现的过程,而不是自我关注的过程。重要的不只是去服务,而是通过服务表达自己。

处女座必须选择自己存在的一个方面,然后必须擦亮它、教育它。她必须让它合格,然后将它献给世界。

出于善良吗?不,并非如此,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将这部分给出是处女的策略,是她完善自己的一种努力。

准确地说,处女座不是来这里服务他人的,而是遵从服务的原则。通过这样,她转化自己。她拿出自己的最完美的部分,然后完全与之认同。她成为自己的工作。

如果她是一个咨询师,她必须变得充满无限的爱和理解。如果她是一个艺术家,她必须成为毫无缺陷的美之来源。如果她是一个收垃圾的,她必须成为人类尊严不朽的象征。其它所有的东西,她意识中的其它所有限制性的方面,必须衰退。处女座要成为她所提供的服务。当她的服务变得更加完美时,她也一样。

通过无止境的理想主义、谦卑的自我评估、以及强烈的为世界服务的意愿来完善自己:这就是处女座的策略。

处女座的资源

处女座的心识就象是一个高分辨率的底片。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象水面闪耀的光一样显眼。没有浪漫的虚饰能够遮挡她的眼睛。她只看到真实出现的是什么,而且她以极高的精细度看到它。当这种X光的心识转向她自己时,它所看到的影像会更加准确。处女座以一种残酷般清晰的眼光来看自己,她拒绝任何华丽的假象。

如果她看到自己任何的扭曲,她就无法安宁,她觉得这必须被去除。处女座从不会自满,懒惰从来上不了她的日程表。拒绝任何华丽的假象也是她的一根无情的马刺,驱动她永远向前。不管她已经达到怎样的高度,她的目标总是在更前方。

如果我们说处女座无法变得懒惰的话,那么这只是真相的一半。想要找到另外一部分的话,我们必须将这些词稍微变动一下:处女无法满足。对她来说,没有时间浪费。她将自己的目光放在星星上,而星星是非常远的。

有意义的工作对这个星座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如果处女座的姨妈温妮弗雷德去世了,给她留下了一口油井,她有可能会马上退休搬到度假胜地去。不过六个月之后,我们会发现她比从前更努力地工作。她可能不会再替人煎鸡蛋了,不过她一定会很忙。还是把那几百万留给狮子座吧,处女座可不是来这里放松的。

技能对处女座来说来得很自然,尤其是那些需要耐心和精准度的任务。还有在那些需要责任感的任务上也是如此。通常来说这会表现在工作上,不过她的助人愿望不只表现在这里。即使在一周的极度忙碌之后,如果一个住的很远的朋友想要找她搬冰箱,处女半个小时就会出现在那里。如果这个朋友不但需要人出力气,还需要人给意见,那么十分钟她就赶到了。处女座的意见还是很好的,不过其中可能包括了西半球的制冷业历史。通过她仔细的头脑,处女座不会让任何的细节有被误解的可能。

处女座的阴影

在星座的圆展开的过程中,我们第一次遇到了自我牺牲的能力。意识的新领域在前方的路上等待着我们,但是也有一些狡猾的匪徒在等着我们。

处女可能会过于牺牲自己。她可能在自己诚实的暗礁上将自己撕成碎片。“那是我应该是的样子。。。而这是我现在的样子。。。天哪!”

完美是一个凶恶和不妥协的老师,很多处女座的人都有伤口来证实这一点。处女座可能会跌入怀疑和不确定的模式里。负面的、低估的自我形象会困扰她,减少她的自然活力。她可能会限制自己,在一段失败的婚姻中扮演一个傻瓜般的服从者;她可能会被困在一个无聊而卑贱的工作里;在极端情况下,处女座可能会进行自我破坏。

纯洁、完美――这些都是抽象的概念。对处女座来说,这些是她的目标,不过是永远飘渺的目标。如果她看不见这些目标了,那么一切都丧失了。她的生活就耗散在一些很琐碎的小事上。她就成了流行占星家们所说的漫画书里的大惊小怪的人。

但是想要真正走向那个完美,处女座必须学习如何防止被自己所使用的工具所伤害。处女座的自我批评必须被自我接受所缓和。她必须学习无条件地爱自己,而且她必须以最难的方式来做到这一点:以一个诚实的心智。

再一次地,处女座必须为纯净而奋斗,但是这个过程是非常微妙的。她不能去恨自己的不纯净。她必须按自己所是的样子来爱自己,而不是自己可能成为的样子。这时候,她才能够避免不断地进行自我牺牲以补偿自我感觉不好的陷阱。

处女座的近视、清晰的意识可能让她无法看到更大的景象。细节可能会淹没她。她可能会在不断记录自己生活中压力点的过程中忘记了能够活着是感觉多么好的事。烦躁、挑刺、自我牺牲――当她没有清晰的视角和自我接受时,这些都是可能的危险。

如果处女座被这个阴影所抓住,那么另外一个阴影也会扑过来。就象一只要攻击狮子的豺,对别人的攻击总是会带来对自己的攻击。如果处女座对镜子中的自己皱眉的话,她也会对自己所看到的世界皱眉。

以完美作为自己的向导,处女座可以象一只导弹一样扶摇直上,也可能会象一块玻璃一样被击碎。关键是自我尊重。不管发生什么,她必须爱自己!她必须停止以自己现在的成就来评判自己。这枚硬币的另一面就是路的前方,她是最能够意识到那条路会延伸多远的星座。虽然她有提前计划的倾向,但是她必须学会活在此刻,而且是充满爱地活在此刻。如果她必须评判自己的话,也让它发生在永无止境的当下生活的强烈之中。其它的都不重要。没有任何其它的方式能够更有效和更快地到达完美。

                                            译自 《内在的天空》 斯蒂芬.弗里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