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 解析 《内在的天空》

元素:水
模式:固定
原型:侦探、魔法师、催眠师

符号:♏

我们必须结交的盟友是那些知道真相的我们的敌人。
――莫罕达斯.甘地

天蝎的符号

你躺在自己的睡袋里,身体绷得紧紧的,象一具尸体一样。沙漠中的太阳越升越高,仿佛要将你补过的牙中的金子晒化了一般。

只要稍微动一下你就死了:一只蝎子一动不动地待在你的肚皮上。

婚姻中的不和、工作中令人难过的政治,在昨天这些都是装满你头脑的思维。它们都是你世界的中心。今天,这只蝎子立在你的腹部,所有这些就象遥远星系中的一颗微弱红星一样不重要了。

这只蝎子在你的肚皮上,只有极度强烈的当下存在了。所有其它的事情――所有的虚假、虚荣、野心――都被撕下来了。头脑,裸露着,非常警觉地,象一块被切割过的宝石一般锋利,随时准备活着或死亡。

这种态度,这种意识状态,就是天蝎。

天蝎的目的地

现在你正坐着读这本占星书。你的头脑集中在它上面。你很可能是平静的,比较舒服的。你忘记了自己的出生,你的死亡也只是未来路上的一个抽象概念。在这两者之间的现在,你随波逐流,活在现有的生活里并尽力而为。

不过想一想:你生活的星球在宇宙中飞行,周围有百万顿级的石头随机地以数百英里每秒的速度呼啸而过。而你只被一层薄薄的空气所保护。在这片空气的保护层之内,你跟很多下决心要搞破坏的疯子共处在一个空间里。他们有些人有手枪,有些人有核弹。即使你逃过了这些,也无济于事,你被一个身体所困,这个身体注定要死,而且脆弱得象狂奔的牛群中间的一朵兰花一样。

这些想法令人害怕。我们情愿不去看它。因此我们为自己的生活做计划,买保险,并且避免去想这些无法想象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敢于去想呢?如果我们有勇气去面对死亡周遭的禁忌呢?那将发生什么呢?

就象那个跟蝎子在同一只睡袋里的人一样,我们马上清楚了最重要的是什么。未来消失了,过去蒸发了。我们全然地集中注意力于此刻。其它所有事情都不再重要。在这个当下,所有的礼貌、虚伪、令人舒服的仪态全部都被撕掉了。只有真相残留下来。我们前所未有地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如果那只蝎子爬出了睡袋,消失在沙漠中,那么这个恶梦可能会变成一次祝福。也许我们会将那种诚实、强度、和清晰感带入自己的生活中。我们将不再为一个有过失的过去还有一个空想的未来而上瘾和负累。

这就是蝎子的目的地。以那样的强度来生活。将所有的虚伪都烧掉。不让任何事情藏在恐惧之墙的后面。让无意识变得有意识。

蝎子的目标,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好像每一分钟都是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分钟那样去生活。

蝎子的策略

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医生告诉你,你只有六个月可以活了。你会怎么做?为了让这个更有趣,让我们再为你加一百万元钱。你有自由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但是你必须快点做。

有些人可能会疯狂地安排一趟环球邮轮旅行。其他人,同样疯狂地,可能会去弥补自己过去所做的可耻的事。但是那些能够成功地适应的人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会安静地坐下来,回归中心,然后努力去感觉他们想要做的是什么。他们不会去思考。他们会直觉地知道对这个状况来说,逻辑、推理、理性都是错的工具,它们有自己的位置,但是在这里不合适。

他们会跟从天蝎的基本策略:基于感受而不是理性而行动。

为什么?因为逻辑太过普遍性,而不个人化。在生活的十字路口,通常有很多逻辑的选择。比如,逻辑地说,每个人都有很多不同的事业选择,跟很多不同的人结婚的可能性。逻辑只有一个作用:去除不可能以及荒唐的选择。在那之后,天蝎必须凭感受来在生活中前进。

很多时候,欢乐来自得到自己想要什么的东西。而我们必须凭感觉来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永远无法通过推理来找到它。天蝎知道这一点。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的,只是死亡让这个原则显得更突出。如果天蝎想要让每一分钟都过得象是自己的最后一分钟的话,他必须让自己的感受跟自己的行动完全调整为一致。要达到这一点,他必须摧毁任何阻止感受进入意识的墙。他必须有勇气去感受任何感受,不管这些感受令他如何恐惧,不管它们可能会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

思考死亡能够让天蝎到达这种自我认识的层次。它的震撼会给人带来情感的清晰。这个策略就是要将人无法逃避死亡的真实性完全地接受。让死亡成为一个顾问。去感觉恐惧,让它扰动你的情绪,然后问死亡一个关键问题:“既然我在这里的时间是有限的,那么我下一步该做什么?什么对我来说是真正重要的?我有哪些承诺和行为模式是基于“我的生命是永恒的”这一个疯狂的假设?”

“天蝎是性感的”这句话在流行占星圈是很普遍的说法。在这个论断之中有一定的准确性,但是它常常是被误解和放大的。关键是要记住在我们的性当中储存有巨大的情绪能量――我们必须在这里以一种情绪的、个人的方式来定义性,而不是以肉体的方式来定义它。它更多的是一种强烈的情感交互的需要,而不是一种高潮的需要。

要活得好像每一分钟都是自己的最后一分钟,将这种强度带入此刻――要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失去了跟性的联系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失去了这种联系,那么我们的很多情感需要,很多心理真相就遗落在一面压抑的墙后面。而压抑会在行动和感受之间创造不和谐,那与天蝎的目标刚好相反。

接受一个人的性欲,感受自己在这方面的感受,是一个基本的天蝎策略。超越所有诱人的女孩和所有的坏男人想要我们“去做”的欲望;也让所有的传教士和假正经的人说“不要做”的声音安静下来。优雅而敏感地让自己的性欲成为它本来所是的样子――这就是天蝎的方式。

但是性不是关键。感受才是。感受常常被我们所接受的各种道德或者纵欲的训练所扭曲。我们必须揭示的感受,就是我们必须快乐和坚决地生活在一个所有人都必然会死的世界上。

天蝎的资源

有一个卫兵守在意识的边界上,将有意识的部份跟无意识部分区分开。他的作用就是将那些可能会令我们不快的,或者让我们的自我形象受损的意识都阻挡在外。他很保守、审慎。用心理学的语言来说,这个卫兵就是压抑机制。

天蝎座的压抑机制有一定的缺陷。它还能运作,不过工作得不太好。所以猛烈的情绪、破坏性的思维、以及对环境的令人震惊和痛苦的解释常常在爆发中涌入意识。

虽然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是这个压抑机制的缺陷正是天蝎的主要资源。没有这种缺陷,对天蝎来说最本质的自我分析工作就不可能完成。那些令人震惊、有时候会改变生活轨迹的感受就无法被意识到。

没有了压抑机制,意识会被情绪所占据,逼它转向内。意识对自己变得极端诚实。它开始不停地描绘自己的内在地图,寻找任何没有被注意到的小细节,要将那块我们用来隐藏自己不愿想的东西的幕布掀开。

没有一个星座如此无情地内省。就象他如此深刻地洞察自己的心识,天蝎也会用这样锐利的目光扫视自己周围的世界。带着本能的怀疑,他在思想层面进入周围那些人的头脑,想要去理解,找到每一个人最深处的动机和最黑暗的秘密。通常他会成功找到它们。

天蝎的资源?如剑一般锐利和沉默的心识,它一定要撕开任何令人舒服的谎言,每一个安慰人的假象,以及对我们生活的虚伪描述。一个完全投入进行自己认识的心识。

天蝎的阴影

天蝎被夹在两个阴影中间:太多的自我认识和太少的自我认识。它们有各自的陷阱,都很致命。只要天蝎屈服于它们中的任何一个,这个星座所有的渴望、强度、和智慧就会变为毒液。

会存在太多的自我认识吗?天蝎座也许不太能够接受这种可能性。他自动地,有时候是盲目地,会不断地挖掘意识的更深处。总是希望找到最终的事实或者终极的领悟,借此来转化自己的生活。

有时候天蝎发现得太多,以至于他无法面对。那个压抑机制的存在是有理由的。当它有缺陷的时候,意识面临一个致命的危险:它可能会被那些太复杂的无法被揭露的感受所迷住。

一旦这件事发生,天蝎就会跌入郁郁寡欢的低谷。心识无法将自己从深处拉出来。它开始焦虑。它记录下不可能和无法解决的状况,然后将这些录音带不停地播放,直到意识的活力变低,进入一种绝望的筋疲力尽为止。太多的自我认识是危险的,至少在它来得太快让我们无法看清的时候是如此的。但是太少的自我认识也是同样危险,尤其是当我们故意将一些令自己恐惧或者不快的东西阻挡在意识之外时。

比如说,如果天蝎选择不去想死亡,它对于死亡的本能知识并不会消失。相反,它会在意识之外运作,在潜意识中运作。这种感受还在。它们继续给天蝎的行为和态度带来压力。但是他却不再能理解这压力的来源在哪里。

这样会发生什么呢?心识会被一种焦虑所占据和折磨,它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它会将自己跟任何方便的目标相连:我的车就要坏了,我的老板就要开除我了,我是不是有一个脑瘤,等等。

压抑的性也是同样运作的,那种感觉还在,不过我们不知道它的来源在哪。屈服于这个阴影的天蝎,会发现自己无止境的饥渴,永远无法满足。但是心识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它无法理解自己的饥渴。于是,它会再次找寻一个方便的目标:钱、权力、一个一尘不染的洁净别墅。他着魔似地、强迫性地追寻这些目标,但是还是无法满足。

黑暗、焦虑、阴险,走上了这条路的天蝎阴郁地躲在自己的阴影里,被他无法看见的恶魔所慢慢吞噬,直到死亡来关上他自我绝望的帘子。

                                              译自 《内在的天空》 斯蒂芬.弗里斯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