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十二宫位研究》五宫至八宫书摘

十二宫位含义之第五宫位
我实在地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像小孩子一样,绝不能进诸天的国。——马太福音18:3(Matthew 18:3)

在第四宫的阶段,我们发现了独特的自我。进入第五宫后,我们开始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第一宫的火焰是不自觉地燃烧,第五宫的火焰却是有意识地蔓延,是我们自己愉悦地煽风点火。别忘了,生命的本质就是成长。第五宫(本质上与狮子座和太阳有关)反映了自我想要扩张、想要变得更多、想要让人生如太阳般光芒四射的渴望。当灵魂发展到了第五宫的阶段,我们知道自己并不代表一切,却又不满于只是“某个人”。我们必须做一个特别的人,同时试图让自己变成最重要的。

太阳系中的太阳有两种功能:其中一种是散发光芒,赋予地球温暖、热度及生命;但是它也代表了周遭行星轨道的中心准则。依此而论,太阳有如个人的自我意识或“我”,也就是各个面向环绕的意识中心。第五宫很强的人通常带有太阳的特质:他们需要光芒四射,需要从内在去创造自我,需要觉得自己很具影响力,也需要感觉其他人包围着他。在某种程度上,这意味着他们总是想成为注意的焦点,渴望自己像太阳一样被崇拜。我认识一个太阳和火星落入第五宫的女人,她无法待在一个电视开着的房间内,因为这意味着其他人都会注意看电视,而不是注意她。我们必须记得,尽管太阳是非常重要的,但是银河中心不是只有太阳,太阳只是其中之一。有一首流行歌曲的歌词提醒了我们这一点:每个人都是一颗星。

我们的灵魂中深埋着一种天生的渴望,希望自己的独特性能被他人认同,而这种渴望会透过第五宫反射出来。小时候,我们相信自己越可爱、越吸引人或是越令人着迷,就能获得妈妈更多的爱和保护。我们利用自我的独特价值去征服或迷惑他人,得到的报酬之一就是:确保自己会被喂养、保护和照顾,然后就更有机会存活下去。

第五宫的另一个重点是生产力。以下两个主要的准则:需要因自己的独特性而被他人喜爱,以及发自内心的创造欲望,就是传统上第五宫最强调的生命领域。

本命盘中的第五宫与创造性的表达有关,最明显的就是艺术,但第五宫的创作并不一定是画一幅画,或是表演一段舞蹈。科学家和数学家也可以将他们的成果视为伟大的艺术品,或是在努力的过程中,投入如毕加索(Picasso)或俄国芭蕾舞家帕芙洛娃(Pavlova)般的热情。第五宫的星座和行星代表了创作及表达的方式。水星和双子座落入第五宫的人,可能具备写作或演讲的才华。海王星或双鱼座落入第五宫的人,则可能会全心投入音乐、诗词、摄影或舞蹈。金牛座和巨蟹座可能会展现烹饪的天分。处女座在此则可能特别擅长缝纫和手工艺品。但第五宫除了可以看出参与的创作活动,其中的行星排列也能显示创作的态度及风格。一段音乐可能是智力的精心杰作(水星或天王星),也可能是发自内心的创作(月亮或海王星)。有些人的创作是挥洒自如、轻松愉快的,有些人却痛苦万分。除了纯粹的创作表达之外,第五宫也是代表演员的宫位,它勾勒出我们如何挥洒生命的艺术创作。我认识一位第五宫很强的业主形容自己是“专业人士”,她所指的专业,绝对不仅限于工作领域。

第五宫的创造活动还包括运动和休闲。对于某些人而言,第五宫代表了体育竞技的挑战,也就是比赛、竞争、获胜或一马当先的喜悦,但是对其他人而言,这可能只是全然投入的狂喜,享受与一群人竞争的感受,或是与命运的机会赌上一把。赌博和投机也跟第五宫有关,我们会在第五宫小试一下自己的机智和想象力,与命运和机会相抗衡。

广义而论,第五宫与嗜好、娱乐和闲暇消遣有关。谈论一个由太阳和狮子座掌管的宫位时,这听起来似乎不太如流。但如果我们仔细地推敲一下,就会发现第五宫比表面上看起来重要许多。第五宫指的是那些让人自我感觉良好、乐于活在人间的活动。嗜好、闲暇和消遣让我们有机会参与自己想要从事、或喜欢从事的事物,并且透过这些事物,感受到完全投入一件事情的乐趣。令人遗憾的是,很多人对工作和职业的参与程度都不及于此。失去热情和活力是很危险的一件事,除非能有闲暇的兴趣让人充电,重新恢复活力。依此看来,嗜好和娱乐几乎带有一种疗愈的功效。娱乐(Recreation)这个字从字面上解释就是创新、恢复生气、重新唤起生命和能量。第五宫内的行星和星座代表了我们可能会去尝试的闲暇活动类型,以及从事这些活动时的态度。

恋爱也在第五宫找到栖身之地。除了兴奋、热情、心痛之外,恋爱也会让人变得更特别。当我们变成某一个人注意的焦点时,就会对这个人展现独特的爱。第五宫的行星排列可以看出恋爱的方式,也就是恋爱过程中最容易出现的原型准则,同时也可以看出哪一种人可以点燃我们的爱意。

性表达也与第五宫有关。良好的性关系来自于我们对力量和价值的认知,同时也强调了创造快乐和吸引他人的能力。我们会因为迷惑他人、让他人持续地注意自己感到欣慰,而这也可以满足深藏于内心底端的生存本能。(在第八宫,则是试着透过亲密关系跨越自我的界线。)

以上所有种种都点出了第五宫最重要的展现面:小孩、身体的创造,以及自我肉体的延伸。大部分人会透过繁衍后代来表现创造欲望(这也象征了保障自己的生存)。第四宫和第十宫代表了我们会如何看待父母,而第五宫内的行星排列就堆砌出我们与自己小孩的关系原型。落在第五宫的星座和行星代表小孩对我们的意义何在。就像在其他宫位一样,这一宫的行星排列可以透过不同方式解释。例如,依照表面字义推论,木星落入第五宫的人可能会生出木星小孩,意即太阳射手座、上升射手座,或是木星与上升或太阳合相,也有可能是在第五宫代表的生命领域中,展现木星的特质。我们会把木星的特质投射在自己小孩的身上,或是倾向于重视他们的木星特质,胜过于其他的特质。第五宫的行星也代表了为人父母的经验。土星落入第五宫的人可能会害怕为人父母的责任,害怕自己表现得不够好。天王星落入第五宫的人,则可能会用最新潮和前卫的方法来养育小孩。

第五宫除了代表外在的小孩,同时也代表“内在的小孩”(内心深处爱玩、青春不老的那一部分)的宫位。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未经塑造的小孩,渴望因为自己的独一无二而受到宠爱,但是当我们仍然是小孩子的时候,这个部分经常是受到压抑的。在大多数的情形下我们之所以被爱,是因为遵守且符合父母的标准及期望,而不是因为自己值得被爱。因为如此,我们失去了培养自己独特性的信心,变成交流分析学派(Transactional Analysis)学者所称的“适应的小孩”,最后就会将自己内在小孩的状态,投射到下一代的身上。我们可以将自己在童年时期被拒绝的爱和接纳,付出给小孩和年轻人,藉此就可以疗愈内心深处那个“受伤的小孩”。只要我们付诸行动,一个快乐的童年永远不会太迟。

我们经年逐月地累积了自我的独特性,并且透过第五宫的创造管道展现力量。这就像无心插柳柳成荫,我们可能创造出令人惊艳的艺术品、具有价值的新书或概念,或是勾起一个小孩的兴趣,让他对社会有所贡献。然而,造福社会并非第五宫的重点,只要看看有这么多人不愿意将艺术创作或小孩公诸于世,你就能明了这个道理了。在第五宫的领域中,我们带着愉悦与骄傲去创作,动机完全是为了娱乐自己,而这股动力存在于每个人自我创造的天性之中。

十二宫位含义之第六宫位
一名僧侣问赵州禅师:“弟子刚来寺院,请指导弟子如何修行。”
赵州问:“你吃过粥了吗?”
僧侣回答:“吃过了。”
赵州说:“那你最好把碗洗一洗。”

第五宫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度”的倾向。我们在此乐于展现自我,却不懂得适可而止。当灵魂发展进入第五宫的阶段,我们不再相信自己就是一切,但仍旧认为自己可以是一切,也可以为所欲为。第六宫紧接着第五宫,目的是提醒我们必须为自己与生俱来的疆界,建立更清楚的自我定义。第六宫正如禅的哲学观点,要求我们尊重并恢复“本质的完美境界”,也就是要我们恰如其分地变成自己该有的模样,在日常生活中活出该有的样子。别忘了,我们最真实的使命就是做自己。

第六宫指责第五宫,同时提出反驳:
很好,展现你的艺术天分的确很棒,但你真的做得很精巧吗?你熬夜两天完成的画作,看起来还是很不对劲。
当然,你正在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是你有没有观察一下长期关系的现实面?更别说你连他的刮胡水都无法忍受了?
恭喜,你有了一个小女孩。现在你要为她调整生活作息,随时准备好干净的尿布。
记得上礼拜那个放纵的派对吗?现在回头看一下,难道你不认为自己伤害了那个窝在角落的害羞男孩吗?因为你自顾自地说个不停,让他从头到尾都没机会说话。

评断自己的时刻到了。此刻我们必须列出优先顺序,评估该如何运用权力与能力,而最重要的就是要认清众生本性里的限制和实相。

你不妨试试看,梨子的种子永远种不出苹果树。如果你相信十九世纪丹麦哲学家祁克果的观点,“我们必须从绝望中逆转,才能成为真正的自己”,你就会知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说法是千真万确的。第六宫讲的就是一个人必须谨守人生的蓝图,根据蓝图去发展和茁壮,然后恰如其分地展现自己。如果你正在这么做,就会感觉良好,如果你的行为结果不能反映出真实的天性,就会感受到压力和挫折,然后生病。疾病就像一名使者,它告诉我们有些事情不太对劲,需要被检查一下。

现实包括“界线内”和“界线外”两种层面。第六宫探讨的就是自我界线内外事物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内心世界的理智和感情,与外在世界的形式和身体的关系。传统的第六宫代表“健康、工作、服务,以及根据需要作出调整”,而这些都源自于身体与心智的连结。

生存的基本法则就是必须活在界线之内。无论我们自认为是多么地神圣或了不起,还是得吃饭、刷牙、付账单,应付世俗现实每一天的生活所需。此外,每个人都有独特的身体与心智、必须完成一些特别的任务。每个人都是依照某种蓝图设计而成的个体,必须展现特定的气质及天性,也必须尽可能地发挥所长,而没有人比自己更能胜任这个任务。只要我们如实地做自己,就能够完全达成这个目标。在我们经历第六宫中必须的调整和精微的改进之后,才能变成独一无二的我。

有一句话说:“工作就是人生的租金。”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工作是必须做的事情,这样才能维持每日生存的需要。每天的工作也代表了例行的公事和调整。我们或多或少都必须准时上班,当我们知道闹钟会在隔天清晨的七点响起,就无法随性而为,还必须安排时间,排列出活动先后的顺序,然后加以分配。从某个角度看来,如果我们必须遵守一个紧凑的时间表,将有助于整理和规划生活。这也可以避免因为自由选择而挑起的存在焦虑,因为我们有一份工作,并且知道自己必须去上班。

按照理想,工作应该是由不同的人组成,各自展现并发挥最好的特殊才能,结果应该是一个完美的成品,或是让社会的需求可以维持正常的运作。第六宫的行星和星座描述与工作及就业有关的事情,暗示着最能发挥个人长才的工作。第六宫的行星排列可以揭露工作的本质——木星或射手座在此的人可能在旅行社工作,月亮或巨蟹座可能是照顾小孩,海王星或双鱼座则可能是在当地的酒吧当酒保。第六宫的行星排列除了可以看出我们就业的类型,更可以看出从事这份工作的方式。它不仅可以看出工作的内容,还可以看出工作的方式。例如,土星和摩羯座落入第六宫的人,可能会偏好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公司有清楚的规定,让自己缓慢且持续地工作。天王星和水瓶座落入第六宫的人,通常很痛恨打卡上下班,比较希望没有老板在一旁紧迫盯人。

第六宫的行星排列也可以看出与同事的关系。金星或天秤座落入第六宫的人,常会跟同事谈恋爱;冥王星和天蝎座则常会有煽动阴谋或其他复杂的遭遇。如果第六宫与第三宫形成九十度,早期的同侪经验、与兄弟姐妹之间没有解决的功课,可能会重现在与同事的关系中。

我们可以透过工作环境,在这种不平等的关系中了解自己。在工作时,我们也许管理三十名员工,也可能有另外三十名上司管着我们。我们会如何处理分配的权力,如何担任他人的部属,这些都可以从第六宫中看出端倪。第七宫强调的是平等关系,第六宫有点像是第七宫的彩排。

第六宫同时也可以看出我们如何与替自己服务的人相处,像是修车工人、家庭医生、诊所柜台小姐和送牛奶的工人等。相反地,第六宫的行星排列也可以看出我们作为一名“服务者”的特质,以及对于服务的深层感受和态度。你可不要小看这一点,许多人认为谦卑和服务是人类付出的极致表现,甚至将此视为通往神性、迈向开悟境界的道路。

此外,第六宫也可以看出我们如何运用时间,需要什么样的气氛才能快乐地生活。第六宫的星座和行星影响了我们在每天例行公事中产生(或是应该产生)的能量,同时也会影响这些世俗仪式的进行过程。火星落入第六宫的人可能会像龙卷风过境般地打扫房屋,而海王星落入第六宫的人则可能还在思索,到底把拖把放在哪里。

工作和健康之间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关系,这也是第六宫的重点之一。尽管西方文化中盛行的工作伦理可能有点过头,或是容易被滥用,但人性基本上都需要自己具备生产力,需要觉得自己是有用的。过度的工作可能会有害健康,但工作太少也可能会使一个人无精打采。裁员不只剥夺了收入的来源,也断绝了自我的价值感和目标。有些研究显示,在失业率上升的地区,生病的比例也会升高。反过来看,也有些人会利用生病来逃避一份痛恨或不适合的工作。

第六宫也讨论与健康和工作有关的技巧、完美性,以及技术的熟练程度。一个人在最理想的状态下,身体应该像是一具打造完美的机器,体内不同的细胞都在为整体的完美而努力。每一个细胞自成一体,同时又属于更大的一个整体。每个细胞都必须“各尽其分”,但也必须屈服于整体的需求。在一个健康的人体内(就像在一个健全的社会中),每个零件都必须自我确立,同时又要与其他的零件和平地共事。第六宫要求我们将不同的零件,意即身、心、灵,形成一种和谐的共识关系。

许多第六宫很强的人会对健康和养生特别有兴趣,甚至到了迷恋的程度。我在一些极端的案例中发现,有些人会让生活中充斥着各种特殊的饮食和技巧,让身体的功能维持在最佳的状态,几乎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关心其他的事情。但是许多优秀的治疗者的确都有很强的第六宫,这可能与传统医学有关,也可能与顺势疗法、整骨、草药治疗或按摩等另类疗法有关。

我们已经提过,身心灵是一体性的运作。想法和感受会影响身体。相反地,身体的状态也会影响思考和感受。心和身是密不可分的。生理和化学的失衡可能会导致心理问题,感情和心智的混乱也会在身体上出现征兆。第六宫可以看出某些疾病强调的心理意义,例如土星落入第六宫,可能意味着每天生活都呆板沉闷,但也可能代表关节炎。火星落入第六宫的人则可能每天来去匆匆,过度消耗生命,最后被诊断出罹患了高血压。然而,若是我们认为第六宫只与健康有关,那就太过简单了。伊琳·诺曼(Eileen Naumann)撰写的《美洲营养及医疗占星学手册》(The American Book of Nutrition and Medical Astrology,由加州圣地亚哥Astro Computing Services出版社印行)深入地探讨医药占星学,这是一本值得推荐的好书。

透过第六宫的议题,我们升华并净化了自己,让自己趋近完美,最后变成一个更好的“管道”,成为天命注定的那个人。我们可能是最有灵感的艺术家(第五宫),但除非能学会如何去运用展现手艺的工具(第六宫),正确使用刷子、颜料和画布,否则不可能发挥潜力,具体地展现才华。曾经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技巧是想象力的解放。”这也是第六宫最贴切的诠释。

当我们展开今生的英雄之旅时,对自我的独特性一无所知,但是当第六宫的阶段结束时,应该已经深刻地知道自己的独特性及目的了。如同第三宫的意涵,第六宫也掌管将事物分解成不同部分的左脑活动。第六宫的问题就在于我们太常用“什么是我”、“什么不是我”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当我们透过自己拥有的某些特点来区别自他的不同时,例如体重、身高、肤色、工作、车子及房屋,就能很明确地感受到自他的差异。前面六个宫位的功课是要我们更加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个体,后面六个宫位(第七至十二宫)的功课则是要与其他人重新融合,否则人生就太孤单了。

第七宫
"在爱的力量驱使之下,世界的碎片会寻找彼此,而终将成为一体."----法国哲学家德日进(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

第六宫是最后一个"个人宫位",代表了我们可以透过工作,服务,谦卑,以及对于日常生活及身体的觉知,让个人的特点更加精微化.第六宫有点像是透过显微镜去看人生,将人生分析并归纳成不同的部分,然后赋予每一个部分正确的位置及目的.我们到此已经清楚地知道自己与其他人事物有何不同.在第六宫结束之前,我们已经与他人区隔开来,如实地成为本命盘所允诺的个体。从第七宫开始,我们则必须学习新的课题:没有任何事物是与世隔绝的.当灵魂步入本命盘的下降点,也就是最西方的那一点时,我们生命的方向便出现了大逆转,而发现自己已经逐渐回到一切的原点。第七宫至第十二宫的功课,就是要让自我与失落的整体重新产生连结.

 下降点是第七宫的界限,也是上升点正对面的点.它描述了我们处理关系的方法,以及(透过第七宫内的行星)在伴侣身上寻找的特点。麦可.梅耶尔(Michael Meyer)在<人本占星家手册>(A Handbook for the Humanistic Astrologer)中提到,下降点(第七宫)代表每个人应该历经的遭遇,然后才能透过这些遭遇所获得的体验,了解他人的重要性.

 按照传统,第一宫经常被视为"自我的宫位".与第一宫距离最远的第七宫,则被认为是"非我的宫位",而它也常被称为"婚姻宫位",或是被古怪地称为"公开敌人的宫位".婚姻在此指的是两个人以双方的共识,法律和约或其他事物为基础,所建立的重要关系。在第七宫的阶段,两个人会为了同一个目的而结合,意即透过与另一个人的结盟,提升生活的品质。当两个人成立一个家庭时,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安全感和保障,抒解孤独与寂寞。

 大部分的占星教科书都透过第七宫的行星和星座,描述婚姻伴侣或是"公开的另一半",而这种论法的确不假.第七宫的行星排列通常可以看出我们会受到哪一种类型的伴侣所吸引。例如,月亮落入第七宫的男人,会寻找一位可以反映月亮特点的伴侣:接纳他人,具有同情心,怜悯.而火星落入第七宫的女人,则可能会被能展现火星特点的人所吸引:果断,直接,坚强。她可能会寻找一个替她做决定,并且告诉她应该做什么的人。

 如果第七宫内有很多行星,或是有不同的星座(例如劫夺宫),情形就会变得十分令人困惑,因为我们会在一个人的身上追求很多种不同的特点.举个例子:如果一个女人的第七宫有土星和天王星,她就可能会寻找一个能提供安全感和保障(土星)的人,但同时又可能希望对方具备不可预测,刺激,以及极端个人主义的特点(天王星).这两组特点很难在同一个人身上和谐共存.所以这个女人可能会先跟一位具有土星特点的对象(简称土星人)结婚,婚后就觉得非常枯燥而无聊,然后她可能遇到一位具备天王特点的人(简称天王星人),于是便提出离婚.另一种情形可能是,她仍然与土星人维持着婚姻关系,但却跟天王人发生婚外情,也可能是她先与天王人结婚,却因为对方性格的怪异和不稳定提出离婚,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跟可靠的土星人安定下来。如果她是心理较为成熟,更可能会加给土星人,然后找到一些不会威胁婚姻存续的方式,来满足自己天王星那一面的需求,甚至自己发展出了天王星的特点.或者她可能嫁给一个天王星人,然后在伴侣关系中提供自己土星特点的保障。

 第七宫内的行星和星座除了可以解释伴侣性格的特点之外,也可以解释关系的状态,也就是行星形成的关系原型.土星在此可能意味着这份关系是建立在责任和义务之上。火星落入第七宫则可能会倾向于一见钟情,闪电结婚,婚姻中充满了激烈的争吵,热情的和好,然后又掀起更多战争.被爱人保罗.维纶(Paul Verlaine)枪杀身亡的法国诗人亚瑟.韩波(Arthur Rimbaud),第七宫内就有爆炸性的冥王星和天王星.梅开六度的艺人雷克斯.哈里迅(Rex Harrison),第七宫内则有丰富又具备扩张性的木星.

 正如之前所提过的,任何一个宫位内的行星和星座,都象征着我们在该宫位所代表的生命领域中会遭遇的原型法则.从七宫行星的分布和相位,可以看出我们期待在亲密伴侣身上找到的特点,因此也代表我们最注重其他人的哪些特点.伴侣的本命盘通常会与第七宫的行星和星座有所关联,最常见的情形是,伴侣的星盘会"神秘地"反映出第七宫的行星排列。举个例子,一位第七宫里有火星,土星和冥王星的女人,她的丈夫可能会有火星,土星和冥王星在第一宫,或是太阳牡羊座(展现她第七宫的火星),月亮天蝎座(展现她第七宫的冥王星),或是这三颗行星都在魔羯座(展现她第七宫的土星).

 我们在讨论下降点和第七宫时,必须一再地提到投射的心理机制.丽滋格林在<人际占星学>(Relating)这本书中提到,第七宫内的行星和星座代表了"个人未被察觉"的特点,以及意图"透过伴侣或其他关系"活出的特点.接下来我们会更进一步地去探讨格林的观点.

 下降点就是本命盘上最西边的点,在一个人诞生的那一刻,这个点会从目光中消失,因此它代表了隐藏在内心的特点。我们无法感受到这些属于自己的特点,因为我们没有办法,也不会在自己身上看到这些特点。与上升点和第一宫正面相对的下降点和第七宫,通常揭露了我们最难"具备",最难承担,也最难接受的特点。但正如荣格所指出的,"内在无法意识到的状态,就会透过命运向外呈现".如果我们无法意识到内在的某种东西,"这个世界必定会透过冲突,将它呈现出来。然后又往反方向分裂发展。"换言之,那些我们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必定会透过他人被自己吸引。传统上,下降点和第七宫代表了一个人在伴侣身上寻找的特点,但是从更深的层次来探讨,这也代表隐藏于内在的特点.我们必须有意识地将这些特点与自我的觉知结合,才能变得完整无缺,这就是格林所谓的"内在伴侣".如果我们因为不赞同或是无法接受这些内在的特点,刻意地去压抑它们,那么当这些特点透过其他人反射到自己的身上时,我们就会讨厌这些特点,这是完全可以预料的情形.因此,第七宫的弦外之音就是"公开敌人的宫位".

 但我们也可能会压抑或"否认"潜在的正面特点,这些特点就会成为当我们与其他人相遇时,最能吸引自己,或是最让自己感到兴奋的特点.我们会爱上公开展现这些特点的人,因为这些人会让自我感觉更完整.我们也会透过结婚,将这些特点融入自己的生命.按照理想,伴侣应该是这些能量的典范,而我们也可以透过伴侣,有意识地将这些特点重新与自我的本质融合.但最常见的情形是,我们会依赖伴侣提供这些特点,与伴侣各据一方,自己却有如半个人地活着。

 在此应该澄清一下,投射并不是全然病态的事.一个投射出来的形象,代表的就是一种封锁在内在的潜力.当我们需要将某种形象公开呈现出来时,第一步就是在他人的身上察觉到这种形象。我们希望透过这种过程,了解到这一切都是与自己有关的,然后才可以有意识的收回这种形象。例如,火星落入第七宫的女人若是没有发挥内在的力量和果断的特点,就会寻找一个具备这些特点的男人,她可能会找一个火星显旺的男人,一个喜欢支配,极度自我中心又会对她咆哮施令的男人。她透过这个男人将火星的能量融入自己的生命。但是当她对他忍无可忍时,便可能顿悟自己也有要求的权利,然后就会开始反击,最后终于发现了自己天性中的火星特点。

 如果我们能在某种程度上将第七宫的特点融入自我的认同中,就可以充分地公开展现这些特点。因此,火星落七宫的人可能会成为鼓励他人付诸行动的人,而土星落入第七宫的人则可能成为其他人的老师或良师益友.许多投身协助或照料工作的人,都有很强的第七宫,这些人需要与他人进行一种几乎不间断的亲密交流,用这种方式来"清空"过于拥挤的第七宫,是比较有智慧的做法,同时也可以缓冲太多的行星能量为亲密关系带来的冲击。

 地方法院也属于第七宫的范畴.社会常会出现个人主义过度扩张的反效果,我们必须在某种程度上确保社会成员行为的公平和正义.当法律的界限被逾越时,必须有外在力量介入,重申平衡点所在.我们在这类的法庭中如何表现,可以从第七宫的行星排列中略见端倪。

 第七宫在本质上与天秤座和金星有关,我们会在与第七宫有关的生命领域中,学习如何与他人更进一步地合作。这就出现了与第一宫之间的取舍难题:到底该与他人合作到什么程度(第七宫)?该坚持己见到什么程度(第一宫)?从一方面看来,我们恐怕退让太多或是过度与他人融合,会牺牲了自我的认同。另一方面也可能要求别人过度牺牲来配合我们,因而剥夺了他们的个体性.犹太教祭司希勒尔(Rabbi Hillel)很清楚地点出了这个问题:"如果我不为自己,谁会为我?如果我只为自己,我又是谁?"第七宫的功课就是与他人相遇,然后在天秤的两端取得平衡.

第八宫
原文:《占星十二宫位研究》霍华.萨斯波塔斯

假如我的魔鬼离开了,恐怕我的天使也会离我远去。
——奥地利诗人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lke)

第八宫时常被贴上许多种标签,因为它与代表“自我价值”的第二宫相对,所以也常被称为“他人价值的宫位”,而这很容易从字面上解释。第八宫的星座和行星显示了我们会如何处理婚姻、继承,或是与生意伙伴的财务。举个例子,木星落入第八宫的人,可能会因为婚姻而得到金钱、因继承而获得一大笔意外之财、轻易就能逃税,或是与他人组成有利的商业结盟。如果土星落八宫且相位不佳,则有可能嫁给一个马上要破产的人、继承近亲的债务、被税务机关紧盯不放,或是找到个很烂的合伙人。我们常看到第八宫内有许多行星的人,会从事与他人金钱有关的工作,像是银行家、股票交易员、投资顾问和会计。
当然第八宫讲的不只是他人的金钱,它也描绘出“分享的事物”,以及我们与他人结盟或融合时的态度。当我们努力地扩张并延伸第七宫所强调的事物后,到了第八宫谈的就是关系的本质:当性情、资源、价值观、需求和生理时钟不同的两个人试图结合时,会发生什么事情?接踵而来的时常是层出不穷的问题:

我有一些钱,你也有点钱。我们该如何花?我们每个月该存多少钱?
我喜欢一个礼拜做爱三次,你似乎每天晚上都想要。该听谁的呢?
你认为不用棒子就是溺爱小孩,但我坚持小孩不该被体罚。谁才是对的呢?
我真不知道你怎么能跟那对夫妇当朋友。他们真的很让我不爽。我今天晚上比较想去拜访我的朋友。最后他们到底会拜访谁的朋友?

两个人结合之后踏上的幸福大道,可能会因此而开始分歧,一步步地走向激烈的战场,宛如在预演一场丧礼。
第八宫在本质上与冥王星和天蝎座有关,因此也被称为“性、死亡和再生”的宫位。在希腊神话中,仍是处子之身的女神波西凤被死神普鲁托绑架到地府。她在地府嫁给了冥王,从少女摇身一变成为女人,然后再重返人间。当我们与一个人建立深厚的关系时,就意味着某种形式的死亡,也代表必须放手一些事情,打破自尊的界限和自我认同感。我们死去的时候是一个独立的“我”,然后再以“我们”的面貌重新诞生。
我们就像波西凤一样,会透过一段关系进入另一个人的世界,并且在性和亲密关系中展现惯于隐藏的那一面,将这个一面与另外一个人分享。性可以被视为一种解放,让我们短暂地感觉更好,或者我们也可以透过性行为,体验到另一种形式的自我超越,感受与另一个自我的结合。我们会在性的极乐和狂喜中浑然忘我,放下自我,与另外一个人完全结合。英国伊丽莎白女王一世时代的人认为,性高潮就是一种“小死亡”。许多有关性的本质,都可以从第八宫的行星排列看出端倪。
关系是改变自我的催化剂。第八宫会透过现在的关系,挖出之前尚未解决的问题,特别是那些幼年时期与父母之间的问题。这种过程的目的是让一个人净化,然后获得重生。我们一生中的第一份关系,通常是与母亲或母亲代理人建立的。这一分关系极具影响力,而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我们是依赖她而活。所有的人诞生到这个世界,都极有可能受到伤害,除非有一个强势而练达的人保护并关爱我们,要不然存活的几率是十分渺茫的。失去母爱不仅意味着失去一个亲近的人,同时也象征着遗弃和死亡。我们很多人会将婴儿时期的问题投射到往后的关系中。我们如果担心父母不再爱我们,或是担心父母可能会背叛我们,这些忧虑都可能会引发或唤醒失去爱人的至深恐惧。当我们成年之后,进入了亲密关系中,也可能有同样的恐惧,误以为自己是依赖着这一份关系而活着。在一段关系中,诸如“如果你离开我,我就会死”、“我不能没有你”的请求和呐喊,只不过是显示了幼年时期困难关系的暗潮汹涌,已经波及到目前这一段关系的现实面。当然在年幼时,母亲一旦离开了,我们可能真的会死,但长大成人后,我们已经具备能力去解决生存的需求,不太可能因为母亲离开就活不下去了。当我们把这些隐藏、未被解决的恐惧掀开来时,第八宫的考验和混乱就会帮助我们摆脱那些已经过时又累赘的态度。你要知道,不是每一个伴侣都是母亲的化身。
除了那些不理智的恐惧,我们偶尔从伴侣身上感受到,或是加诸在伴侣身上的愤怒和凌辱,通常都可以“追溯”至婴幼儿时期。你要知道,小孩并非总是那么可爱、黏人又柔弱的。英国心理分析学家梅兰妮.克莱恩(Melanie Klein)曾经描述婴儿天性的另一面,根据她的看法,小孩因为完全无法照顾自己,所以一旦旁人不了解或无法满足他的需求时,就会感到非常沮丧。即使最有经验的母亲也无法永远精确地解读一个哭闹的小孩到底要些什么,而小孩的沮丧时常会爆发成极端的敌意。我们因为早期经验留下的深刻印象,所以心中都会有一个“愤怒的婴儿”。如果现阶段的伴侣在某些地方阻碍了我们,那个愤怒的婴儿就会再度苏醒。
就像波西凤被绑架到地府一样,我们在一段非常紧张的关系中,也会去探索自己的内心深处,发现自己最原始的特质:忌妒、贪婪、羡慕、愤怒、沸腾的热情、掌控权力的需求,以及隐藏在文明教养之下的毁灭幻想。我们只能透过认识并接受“心中的野兽”,才能够自我转化。如果我们不知道心中的野兽就在那里,就无法产生任何改变,也无法转化被自己谴责的那些特质。我们必须让天性的黑暗面曝光,然后才能获得净化和重生。
以前我们为了否认自己的黑暗面,往往会压抑并积藏内心深处的巨大精神能量,但坦承自己的恶毒、残忍或愤怒,并不代表要恣意“表现”出这些情绪。表现的行为通常会扩张这些爆炸性的情绪。我们能会造成更多出乎意料之外的伤害。这里的重点在于“承认”,又能控制这些爆炸性的情绪。我们如果能与本性中愤怒能量的根源重新联结,并在内心里控制住这股能量,最后就能把这股能量从原先的既定模式里释放出来。这股能量一旦被转移,就能有意识并更有效率地与灵魂结合,或是以建设性的方式呈现出来。我知道,在原始情绪的原汁中苦熬闷煮,直到一切准备妥当后再转移情绪,并不是很愉快的过程。但谁敢说第八宫的功课是轻松又愉快的呢?
第八宫会让我们重新去检视目前关系中的问题,也可以看出幼年时期与父母相处的遭遇,会如何地影响现在的关系。我们会根据小时候对环境的认知来认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假设会有什么样的人生在外面等着我们。这些想法或“剧本”通常会无意识地持续影响着成年后的我们。相信“父亲是个混账”的小女孩会长大成为一个深信“男人都是混账”的女人,而根据精神决定论(psychic determinism)的法则,我们具备着一种神秘又可怕的能力,会吸引那些最符合幼年臆测的人进入自己的人生,继而发生预期中的情节。即使事实并非如此,我们也很可能会用那种角度去看待对方。我们制造了这么多复杂的情节,就是要证明自己的看法不假。
孩童时期的残砖破瓦都会在第八宫中被挖掘出来。我们比较无法自我确立的特质,或是更深层的生存态度,也会“活灵活现”地展现在目前关系的危机中。我们可以藉由多年的生活磨炼锁积累的成熟度与智慧,去“清除”过去的一些残渣。这些残渣已经影响或模糊了我们对人生、对自己以及对其他人的看法。第八宫的礼物就是更加地认识自己、释放自己,然后让自己重生,尽量别被不必要的包袱阻挠,继续朝着未来的人生前进。
当我们无法与他人融合,或是无法“解决”第八宫引起的爆炸性问题时,也可以从第八宫的行星排列看出离婚的过程和形式。第八宫的困难相位可能意味着伤痕累累的分离,或是“麻烦的”离婚协议。两个“愤怒的婴儿”和他们的律师可能会在法庭上搏斗奋战。
第八宫描述了所有程度的共享经验。第八宫除了代表财务的结合,让两个生命合为一体,也关心生态意识的问题。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必须分享资源。有权优势的企业家可能会因为个人的利益去任意砍伐树木,不尊重森林中的原住民,剥夺了属于全人类的天然美景及事物。一个人对这些议题的敏感度,可以从第八宫的行星排列略知一二。
第八宫也展现了我们与“灵界”(astral plane)的关系。这是一种强烈的情绪,虽然并非显而易见,但一定会感染周遭的环境。所谓的灵界就是一种生存状态,许多无形却极具力量的情感和感受在此聚集流通。比较理性的人可能会怀疑那些看不到或是无法测量的事物。然而,大部分的人都有这样的经验,走进一个人的家中,立刻感觉很不舒服,但是去另一个人的家,却觉得神清气爽。第八宫的行星排列可以显示我们最容易感受到哪一种“盘旋”在灵界中的特定能量。火星在第八宫的人比较容易“撷取”环境中的愤怒能量,金星在第八宫的人则是很快能够感受到“空气中的爱”。依此类推,水象的第八宫与其他的水象宫位(第四宫和第十二宫)是息息相关的。超自然和神秘领域的经验,以及我们对隐讳、神秘、潜伏在表面下的事物的兴趣,也都呈现在第八宫内。
第八宫的行星排列可以看出死亡,正确地指出肉体死亡的方式或褪灭的方式。土星可能意味着死得不甘愿,或是害怕肉体之外的境界。海王星可能会死于药物、酒精中毒、溺毙或是在昏睡中逐渐解脱。天王星可能意味着猝然辞世。
但我们在一生中也会经历许多不同的精神性死亡。如果我们透过一段特定的关系建立了自我认同,那么当这份关系结束时,那个我就死了。同样地,如果我们从某一种特定的职业中获得了生命力,或是因此而了解生命的意义,那么一旦被裁员之后,也会觉得自己死了。童年逝去,青春期诞生,青春期逝去,我们衰退地进入成年期。每一次的诞生都需要死亡,而每一次的死亡也需要诞生。第八宫的星座和行星可以看出我们面临这些阶段转换时的态度。第八宫很强的人时常觉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本有许多章节的书,或是一出不停变换场景的戏码。这些结束和新的开始可能会驱策着自我,我们也可能积极地摧毁旧有的结构,挪出空间给其他的事物。
在神话中,众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又不喜欢这个世界,于是就一手毁灭自己建立的一切,然后重新打造另一个世界。死亡是大自然中一种持续的过程。在神话中,有一个代表死亡和重生的神,他是从某一种形式中毁灭,经过转化之后,又重现于世。再举些例子,耶稣是被钉在十字架上,然后复活。酒神戴奥尼索斯(Dionysus)则是先被肢解,但智慧女神雅典娜拯救了他的心,他就重生了。就想火凤凰(Phoenix)一样,我们可能会暂时化为灰烬,但仍然可以再起,宛如新生。形式可以被毁灭,但是本质却不会改变,而会以其他的形式再现生机。德国诗人歌德(Goethe)曾写过一句话:“如果你不曾死后重生,那你只是黑暗国度的陌生人。”那些经历过第八宫创伤和紧绷状态的幸存者,必定能深深体会这句话的意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