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十二宫位研究》九宫至十二宫书摘

第九宫
"人类是介于天神与野兽之间的。"--普拉提诺斯(Plotinus)

 第八宫意味着某种程度的痛苦,危机和折磨。我们期许在经历过这些苦难之后,能够获得重生和净化,并且能更有智慧地去面对自己和人生。当我们的人生荡到谷底,设法再次往上爬升,寻找到出路之后,才总算能够以宏观的角度去看待生命,同时也明白人生不过就是一段揭露的旅程.火象的第九宫在本质上与木星和射手座有关.第九宫脱离了第八宫的困扰深渊,可以为前面阶段发生的种种,提出更广义的解释.我们也已经累积了足够的人生经验,有能力找出此生英雄之旅的目的及意义。
 
 在整张命盘中,第九宫是与宗教和哲学最有直接关联的宫位,讨论的是"为何身在此处"的问题。我们可以在第九宫中看到真理,也会在此试图去理清一些统驭人生的基本形态和法则.从某个角度来看,第八宫的苦难会驱使我们往这个方向迈进,若是能够找出受苦的理由,就比较能忍受苦难.倘若我们与这些存在的法则和真理背道而驰,因此而备受煎熬,那么透过发觉并依循第九宫代表的法则,也许可以减少一些必经的痛苦。

 人生在世似乎都需要一点意义。我们显然需要一些绝对且明确的完美典范来激发热情,或是需要一些戒律来驾驭人生.如果缺少了意义,我们经常会觉得不值得活下去,没什么值得期待的,也没有理由去为任何事情奋斗,完全失去了人生的方向。许多心理学家坚信,现代的精神官能症大多是因为人生缺乏意义或目的而导致的.无论此言是否为真,当我们相信有一个更伟大的东西"存在于那里"时,多少会感到安慰.也就是说,宇宙中有一种连贯一致的模式,每个人都必须在其中扮演特别的角色。无论最后是我们自己创造了人生的意义,或是必须去发现上帝的安排和旨意,探索宇宙法则,人生的目标,目的和意义,就是第九宫的重点。

 第九宫与展现具体心智活动的第三宫相比较,代表的是所谓"高等心智".这部分的心智与抽象能力或直觉有关.主宰第三宫和第六宫的水星负责搜集事实,主宰第九宫的木星,则与赋予象征意义的精神能力有关,也就是为一件特别或正在发生的事情,赋予意义和重要性.第三宫是搜集事实,第九宫则是根据事实做出结论:将单一的事件整合纳入到一个更大的架构内,或是把这些单独的事件视为高层组织准则之下的必然结果。

 如果将第三宫和第六宫比喻成负责分析和辨别的左脑,那么第九宫(以及第十二宫)就与右脑的活动有关。右脑可以单凭几条线就认定一个形状.在心智活动的层面上,我们会将这些点连成一种图案.右脑具有统合能力,会用一种图象形的思考去观察整体,发现完整的格局.正如美国趋势作家玛丽琳.弗格森(Marilyn Ferguson)所说的:"左脑就像拍快照,右脑则像是看电影。"

 按照第九宫的角度去分析,每一件事情都有隐藏的意义.例如,木星或金星落入第九宫的人相信每件事情都是正向的,对自己有益的,好象有一种善良"更高智慧"在引导着他们去展现人生.土星或魔羯座落入第九宫的人则可能比较无法看见事情的意义,或是容易赋予事情负面的意义.法国存在主义派哲学家兼作家卡谬(Albert Camus)就是土星双子座落入第九宫:他相信世界上的所有事物都不具有更深层或绝对的意义,一切都是人类所认定的.

 第九宫的行星排列可以看出追求宗教和哲学的方式,暗示我们会相信哪一种神明,或是会用哪一种的哲学本质去解释人生.例如,水星和双子座落入第九宫的人,可能会试图用理智去诠释神明.双鱼座或海王星落入第九宫的人,则可能会透过真诚的奉献,放下自我的方式来信奉神明.火星就可能用一种教条式,狂热的态度去看待宗教。相比之下,金星对这些事情就比较有弹性,也比较具有包容性。我们也可以透过第九宫的行星和星座看出一个人心中的神明形象.土星或魔羯座落入第九宫的人,会认为神明很严厉,会惩罚世人,爱吹毛求疵又专制跋扈,人们必须不顾一切地顺从神明的旨意.海王星或双鱼座落入第九宫的人,则会认为神明是怜悯又忠诚的,且宽大仁慈,能原谅一切.

 第三宫代表了周遭的环境,透过观察手边的事物去发现真相.第九宫讲的则是往后退一步的观察,或是远距离地看待人生,因此第九宫也与旅游及长途旅行有关.从字面上解释,旅游指的是到其他地方和文化的旅程,我们当然也可以将它象征性地解释成心智或精神的旅程.一个人可以透过大量的阅读来扩大眼界,或是透过静坐和宇宙万物的显现来获得洞见.当我们逐步地了解这一点之后,就可以借由旅行或是与不同传统和背静的人交流,来拓展自己的人生视野.某些文化的品味和风格可能很吸引我们,其他人却兴致不高,但我们也可能会对其他人感兴趣的事物匆匆一瞥,不以为意.旅游会让一个人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世界。举个例子,我在伦敦可能有一段复杂的关系,让人困惑不确定,但若是在旧金山旅行时仔细考虑这段关系,这六千英里的距离多少可以让人看清事实,比起直接面对关系时来得清醒.第九宫的经验缩影,有点像是当太空人重返地球大气层时所看到的地球.我们一眼所见的是整个景象,而地球只是浩瀚太空中的一个星体.这样的经验一定会对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及生活重心带来改变.第一个环绕地球的美国太空人约翰.葛伦(John Glenn)就是海王星和木星落入第九宫.

 第九宫的行星排列代表旅行经验的原型法则,甚至可以看出我们会受到哪一种类型的文化吸引,以及该种类型文化的本质.例如,土星落入第九宫可能意味着旅行延误或遭遇困难,或是为了现实的需求而旅行,像是为了工作或学习。美国尼克森总统时代的外交官亨利.季辛吉(Henry Kissinger)的第九宫落入魔羯座,主宰魔羯座的土星则落入主管外交的天秤座.如果冥王星或天蝎座落入第九宫,可能会在其他国家遇到一些彻底改变自我的经验.或是会去具有强烈冥王星或天蝎座特点的国家.第一个飞往北极的海军上将李察.柏德(Richard Byrd)就是具有创新特点的天王星落入第九宫.

 如果我们回到与家庭相关的领域,则可以从第九宫的行星排列看出一个人与姻亲的关系。从上升点开始算的第三宫指的是我们与自己亲戚的关系,从下降点开始算的第三宫(也就是第九宫)指的则是与姻亲的关系.无论关系是和谐融洽或冲突不断,都可以在这里看出端倪.姻亲可能会反映第九宫内的行星,或者我们会把该行星的特点投射到姻亲身上.有些木星落入九宫的人看到的是一沙一世界,有些人却会用同样的观点去理解岳母或婆婆。

 第九宫描述了心智的旅行,同时也被称为高等教育的宫位.我们可以从第九宫的行星排列看出一个人会倾向投入哪一种学术领域的研究,或是在大学阶段的求学经验.例如,海王星落入第九宫的人可能会念艺术或音乐学位,但也可能意味着困惑,在选课的时候总是犹豫不决,或是在大学阶段感到失望和幻灭.天王星在此的人可能会反抗传统的高等教育体制,或是研究一些不寻常或刚兴起的学问领域,或是成为第一个在七岁就拿到牛津学位的人。

 第一宫代表"我是谁",对面的第七宫则代表"我们是谁".第二宫代表"我拥有什么",对面的第八宫则代表"我们拥有什么",依次类推,第三宫代表了"我认为",第九宫代表的则是"我们认为".第九宫指的是在集体的基础上,有系统地归纳而成的思想结构.这不只包括之前提过的宗教,哲学及教育制度,同时也涵括法律制度及机构。第七宫指的通常是地方法院,第九宫则是高等法院,代表在眼前的这块土地上,在最广义的社会范畴内,管理个人行为的最高法律.在第三宫的阶段,我们会透过与周遭环境的关系来认识自己,但到了第九宫的阶段,探讨的则是自己和集体众生的关系.第九宫也跟出版业有关,在这个行业中,理念会被大规模地传播.

 传统上,落入第十宫的行星与职业及工作有关.但按照法国统计学家奎伦及其妻子(Michel and Francoise Gauquelin)的研究发现,第九宫中某些类型的行星排列,或多或少代表了一个人可以在与这些行星相关的行业中出人头地.

 在第三宫里我们会看到眼前立即或直接发生的事情,但是在第九宫里,我们不只能看到远方的事,也可以看到"即将发生"的事.一个第九宫能量很强的人,通常有某种程度的不寻常直觉和先见之明,同时也具备了感受某人或某事发展方向的能力.第九宫会"融入"现况的脉动,也能很快地掌握大环境的潮流.科幻小说作家凡尔纳(Jules Verne)具备参与并发现未来的卓越天分,他的天王星就落入第九宫.某种程度上,第九宫代表了先知和远见,同时也代表公共关系,也就是为他人拓展新视野的推手.第九宫的能量可能展现在替顾客挑选"最适合度假旅程"的旅行社代理人身上,也可能是一位向你保证投资稳赚不赔的企业家,或是市面上最新心灵科技的拥护者,保证只要一个周末就能开悟,也可能是大型比赛前对队员精神训话的教练.也可能是赛马的预测家,或是发现下一位超级巨星的艺术,文学或戏剧经纪人.

 在第八宫的阶段中,我们挖掘过去,并且发掘天生原貌的残存物,但是到了第九宫,则是放眼未来,着眼在那些还未发生的事情上面.根据第九宫的行星,星座或相关相位,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充满希望与新许诺的未来,也可能会看到一个恶作剧的未来,仿佛在等待时机来临,可以好好地恶整我们一番.不管是哪一种情形,第九宫都会充分印证圣凯萨琳(St Catherine)曾经发现的一件事:"通往天堂的道路就是天堂."

第十宫
"在你登顶之前,不要衡量山有多高.登顶后你就会发现,这座山竟是如此地低."---瑞典经济学家道格.哈马绍(Dag Hammarskjold)

 第十宫会落实第九宫的愿景.按照四分仪宫位制,天顶是出生地的黄道与子午经圈交叉的最高点,而交会产生的角度就是第十宫的宫头.天顶是本命盘中位置最高的地方。就象征意义来看,第十宫的行星排列会比星盘中其他的所有宫位来得"凸现".任何在第十宫内的星座或行星特点,都代表我们最容易被看见,最容易受到赞赏的特点,也就是最"彰显"的那一面.天底和第四宫(第十宫的对宫)代表的是私底下的面貌,也就是我们关起门来在家中的表现,而天顶和第十宫(与土星和魔羯座有关)代表的则是公开的行为举止,希望呈现在世人面前的样貌,也可以说是"登场亮相"时想要穿上的衣服.丽滋格林将天顶和第十宫称为"社交的速记簿",简明又扼要地解释了我们最想要被他人看到的状态,或是我们将会如何对外人描述自己。

 为了与天顶突出的位置相互辉映,第十宫内的行星排列显示了我们想要被欣赏,赞美,崇拜和尊敬的特点.我们会希望透过第十宫的星座和行星特点,获得成就,荣耀与认同.第十宫的行星排列代表一个人最想要被他人记得的世俗贡献。这是一个野心的宫位,而野心的背后隐藏了一种想要被认同,被尊重的急切渴望或冲动.古希腊人相信,如果你表现了极度尊贵或英勇的作为,获得的回报就是变成天顶的一个星座,永恒地被世人遥望欣赏.声望除了能获得认同,也代表我们会永远活在他人心中.对于每个深切恐惧生命有限的孤立个体而言,这种想法实在令人感到安慰。

 我们可以从天顶的星座,第十宫内的行星,以及位于天顶旁第九宫内的行星,看出小我对社会的贡献,还有一个人的世俗地位.天顶星座的主宰星星及其落入的星座,宫位和相位,也会影响一个人的职业和工作.当然,星盘其他的宫位也会对职业影响甚巨,例如第六宫,第二宫以及太阳的相位,因此我们必须仔细地评估整张本命盘,才能对他人的职业提出明智的建议。

 在一些案例中,第十宫内的星座和行星,或是旁边第九宫内的星座和行星,可以准确地解释一个人的职业特点,例如,土星在此可能意味着当老师,法官或科学家.木星在此可能是当演员,哲学家或导游。月亮则可能是职业保姆或旅馆老板.奥地利作曲家舒伯特(Franz Schubert)就有与音乐相关的双鱼座在天顶,双鱼座的主宰行星海王星则落入代表创造性表达的第五宫.

 我们若是用较为保守的方法来分析,天顶附近或第十宫内的行星排列并不能代表实际的职业,反而会显示一个人追求志业的方式,或是处理和规划工作的态度.土星在第十宫的法官会比较倾向于遵循法律条文,但天王星落入第十宫的法官,解读的方法就可能比较个人化,时常不依惯例又出人意表.

 我们在追求志业时所展现的能量模式或过程遭遇,都可以从第十宫的行星排列看出大概。土星和魔羯座可能会忍辱负重地长时间工作,一步一步往上爬,火星和牡羊座可能带有侵略性,对于第十宫的领域非常没有耐心。海王星或双鱼座则会对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感到困惑和模糊。

 第十宫也可以看出我们在他人眼中的形象和象征意义.火星可能会被他人视为恶霸,或是勇气和力量的极致表现.海王星可能被视为圣徒,殉道者,被外界打压的提倡者或受害者.金星在此的人则可能象征了时尚,品味或美丽。

 如果第四宫指的是父亲,第十宫就与母亲有关了.打从我们一诞生,母亲就代表了全世界.我们与母亲建立的早期连结模式,可能会反映在往后与外在世界连结的关系中.换言之,母亲与孩子的交流方式(可以从天顶或第十宫的行星排列看出),可能会在往后的人生发展中一再重复,变成一个人与社会或"外在"整体世界连结的方式.如果母亲具有威胁或破坏性(例如冥王星在第十宫的困难相位),我们长大后就会认为这个世界不太安全,然后试图捍卫自己.如果我们曾经感受到母亲的支持和帮助(第十宫的良好相位),便可能期待世界也会同样地对待我们,这也就是美国发展心理学家艾瑞克.艾利克森(Erik Erikson)所说的基本信任。

 我们如果把第十宫与母亲(塑型的父母)及职业联想在一起,那么与母亲相处的经验,或多或少就会影响职业的选择.例如,火星在第十宫的母亲可能非常坚持己见又武断,小孩会对她暗怀怨恨和愤怒,并且会在成长过程中不停地企图获得具体的世俗成就或自主权.因为惟有如此,才不必像小时侯一样被母亲"推着走".早期与母亲对抗的经验,最后竟然演变成与整个世界抗争的模式。

 有些时候,极欲获得母爱的欲望(借此确保生存无虞)也会变成选择职业的根据.例如,水星如果落入第十宫,母亲便可能善于表达又聪慧.小孩只要觉得这些是母亲重视且欣赏的特点,就会透过培养这些特点来获得母亲的爱和支持.我们会期许自己表现并发挥这些特点,借此来获得母亲认同,所以在往后找工作的时候,也会把水星的特点列为重点。

 在一些案例中,第十宫可能会变成一种与母亲的竞赛,这也会促使我们去追求某些特定的志业.如果金星落入第十宫,母亲可能会被外界视为既迷人又漂亮,金星的特点显然已经被投射在母亲的身上。在这种情形下,小孩为了确保自己的金星特点,以后就会找一个可以被外界认为漂亮,优雅或是有品味的工作。
 
 最简单的解释方法则是,无论我们喜欢与否,第十宫显示的母亲人格特点(或是父亲),都会出现在自己身上。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情结,但第十宫内的行星排列时常可以点出母亲"没有活出"的人格特点,也就是母亲在小孩成长期间,没有带着意识去展现或表达的特点.只有母亲愿意给自己机会去展现这些特点,我们才可能按照第十宫的行星和星座来描述母亲可能的样子。小孩常常可以敏锐地感受到母亲的心理状态或家中的气氛,他们不仅可以感受到母亲外显的那一面,同时也可以感觉到母亲压抑或否认的那一面.小孩可能会因此动摇自我,只为了替母亲"活出"阴暗面,让母亲活得更完整,或是因此获得弥补。举个例子,一个天王星落入第十宫的小孩,他的母亲表面上可能非常传统,刻板或压抑,但内心却隐藏着爆炸性的情绪,渴望空间,自由和"彻底解脱".在某些方面,小孩会感受到母亲没有表达出来的天王星特点,然后就会在成长的过程中感觉到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被迫去展现母亲无法表达的特点。

 第十宫内有许多行星的人通常都野心勃勃,渴望获得赏识,地位和声望.通常外界会给予男人较多的空间去追求这些欲望.第十宫很强的女人可能会找一个位高权重的伴侣,借此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这种方式当然是比较轻松,她甚至可能是伴侣功成名就背后的那只推手.但她到最后可能会因为伴侣获得的赞美胜过自己而感到生气,然后就会有意无意地找法子惩罚他.依此类推,无论是父母之中的哪一方或是父母双方都具有很强的第十宫,都可能会把自己未达成的成就或是未获得赏识的渴求,转移到小孩的身上.有些小孩可能会与这种投射合作,有些小孩则可能会反抗,最后与父母的期望背道而驰.

 第十宫除了指出我们与母亲(或是塑型的父母)的关系,也显示了我们与所有权威人物的关系.我们在幼年时期被父母压抑或虐待所产生的愤怒和伤害,经常会扭曲往后与其他权威人物相处的现实状况.当然,反抗可能出自一个合理的原因.但按照化约论学者(reductionist)的说法,反抗的方式,态度和激烈程度往往受早期父母权威的遗毒所影响.我们并不是要贬低或评断那些反抗社会不公平现象的人,而是建议他们最好看一下自己本命盘的第十宫,以及其所代表的复杂心理情结.打老板一拳或是对总统扔鸡蛋,都是一种表达内在"愤怒的小孩"的方式,但即使改革已经迫在眉梢了,这仍然不是最有效的方法。

 第十宫位居本命盘的最高点,就代表了我们必须运用自己的能力和才华去服务并影响社会,借此获得自我满足,实践个人的特长.有些人可以因为自己的优秀特长,而获得大众的掌声和表扬。

 第一宫到第十宫是一段漫长的旅程。在第一宫的阶段里,我们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分离的个体,不知道自己是独立的存在.到了第十宫,我们已经成长茁壮,也充分地"具体化",不仅能更坚定具体的了解自己,并且也懂得尊重自己了。

十一宫

 "传说因陀罗的天堂遍布珍珠,排列得完美无暇.如果你仔细端详其中一颗,就可见到其他珍珠的倒影。"--印度婆罗教箴言

 我们从一个与众生无关的独立个体,逐步地获得外界的认同,成为与众不同的一个人。这就是从第一宫到第十宫的人生之路。现在我们已经坚定地确立了自我,也获得充分且适切的认同,那么接下来呢?

 第十一宫最深层的意义就是(与水瓶座及其主宰行星土星,天王星有关)一种超越自我认同的尝试,意图变成一个更伟大的人.为了达成这个目的,最重要的就是要认同一种超越小我的事物,例如友谊,团体,信仰或是意识形态.

 根据"整体系统论"(General Systems Theory),任何一个东西都必须先属于系统的一部分,才能获得认同.系统内的每一分子及其特性都会对整个系统产生作用.换言之,每一个人的行为表现都会影响到其他人,同时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影响。在所谓的"高度合作"的社会中,每一个人的目标都跟社会的需求一致.而在"低度合作"的社会中,一个人在满足了自己的需求时,其所作所为并不需要合乎整体的利益。我们可以根据第十一宫,看出自己如何扮演系统内的一份子.
  
 为了符合第十一宫的双主宰行星的意涵,我们可以用两种截然不同的角度去解释第十一宫所代表的团体意识概念.土星是代表透过属于一个团体,寻找更多的保障以及坚定的自我认同,而无论是社会,民族,政治或是宗教团体,都可以加强自我的认同,让我们感受到稳固的安全感.在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算是一种利用。换言之,除了自己,这世界上的一切都是为了累积或加强自我认同,有些人会过度强调必须拥有"正确的"朋友,必须被"正确的"关注,必须有"正确的"信仰,我们特别容易在这种人的身上发现土星的特点.当一个团体受到其他团体的威胁时,例如黑人移居进入白人区,或是荣格主义合流传至佛洛伊德派风行的社区,就会表现出土星隐藏在第十一宫的负面特性。

 第十一宫的天王星法则代表的是不同时代及文化的精神导师,神秘主义者和先知们一再拥护的集体意识。这里讲的不是传统的"我在这里","你在那里"的自我范型,这里谈的是个人与众生的一体性,意即我们是宇宙整体的一份子,与其他生命是相互依存的.近年来科学上的突破反映了众生一体的神秘洞见,且阐明了宇宙万物背后的关系网络.举个例子,英国量子物理学家大卫.博姆(David Bohm)提出一个理论,把宇宙视为"单一的整体,而其中分离独立的个体都不具有基本功能",美国知名高能物理学家弗立乔夫.卡普拉(Fritjof Capra)在著作<物理之道>(The Tao of Physics)中,比较并研究了现代物理学和东方神秘主义学之间的异同.他的某些令人吃惊的主张,使人无法论定这些关于生命本质的解读,到底是来自现代科学家的观点,还是东方神秘主义者的看法。

 英国植物学家鲁伯特.谢瑞克(Rupert Sheldrake)近期提出的理论,与第十一宫特别有关,他认为生命体系会被无形的组织和形态掌控.1920年代,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威廉.麦克道格(William McDougall)研究老鼠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学会从一个灌水的迷宫中逃脱出来;同一时间,苏格兰和澳洲研究人员也进行相同的实验,他们使用的老鼠血缘,与麦克道格培育的老鼠并不相同,但这些老鼠的行为表现,却与麦克道格培育的最后一代老鼠毫无差异.这就意味着,即使在地球的另一端,这些老鼠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能"学会"同一种技能.谢瑞克根据这些结果得出结论
:如果一个物种学会了新的行为模式,这个物种的无形组织形态(形态发生场)就会产生变化.擅长这种技能的老鼠,会让千里之外的同类也能有同样的表现,所以万物在深层底部都是根气相通的.法国耶稣会牧师德日进的本命盘上有水星,木星和土星落入第十一宫.他曾说过的一句话为谢瑞克的理论做了最好的注解:"我们曾经见过真理,即使是单独的个别心智,也终将影响人类的集体意识。"

 美国作家玛丽琳.弗格森在<宝瓶同谋>(The Aquarian Conspiracy)一书中提到,"你无法了解一个细胞,一只老鼠,一种大脑结构,一个家庭或是一种文化,除非你将其从因果脉络中抽离出来."人本心理学创始者之一卡尔.罗杰斯(Carl Rogers)也曾说过,人越深入察觉自我的身份,就越能了解整体人类.我们的本体比"表皮胶囊的自我"更具资格,更应该获得认同.由此看来,第十一宫发展的集体意识,不仅仅是为了强化或支持自我的身份而已。当我们意识到自己隶属于一个事物或团体时,不仅有助于跨越自我独立的限制和界限,也可以体验到自我本是全人类的一分子.我们可以带着这份认知,与同住在地球上的人们共同发展出一种兄弟姐妹的情谊,这种连结还超越家庭,国家或教堂的义务性关联。

 "苏醒再生"(Syntropy)指的是生命的能量会朝着更深广的连结,沟通,合作和认知迈进,而这就是第十一宫的中心准则.当我们自视为分离且独立的个体时,就会听到一种召唤,督促自我与之前脱离的母体重新产生连结.这就像把自己融入活细胞中,而活细胞又会组合成复合细胞;这就像是在某些阶段人类会团结起来,组成一个全球性的超级有机体(global super-organism)一样.从土星的层面分析,地球上生物的依存和连结会变得日益密切,而传播科技也大幅地促进了全球交流的速度.加拿大思想家马歇尔.麦克鲁汉(Marshall Mcluhan)的"地球村"(global village)概念几乎已经成真。跨国企业集团已经将全球经济紧密地连结在一起.任何一个国家的货币系统瓦解,都会在其他国家造成恐怖的连锁效应。隔离主义和国家主义已不复存.从另外一种层面来分析,小型集团,网络,运动和赞助制度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这也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发起共同的理想。简单地说,当我们这个个体进化并改变之际,整体的人性也会成长和演化.我们如何参与,如何达成集体的"自我"的进化和发展,这些都可以从第十一宫找到答案。

 在第五宫的阶段我们将能量运用在与他人的区隔之上,来加强自我的价值感与独特性;到了第十一宫的阶段,则是将能量运用在提升并实践对于团体的认同,以达成团体的目的和理想,无论这个团体是以种族为基础,或是依照任何特定的分类而组成的.在第五宫,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但是到了十一宫的阶段,则可能会妥协或放弃珍贵的个人主张,偏好和风格,改而支持团体所认定的最佳选择。

 社会意识是第十一宫的主轴,而社会(第十宫)则是建立在特定的法律和原则(第九宫)之上。法律和社会容易变得具体又浮夸,其中一定会有某些人因为制度受益,有些人则遭到迫害.感觉被现存法令忽略或离弃的团体可能会寻求改革,这也与第十一宫有关.通常第十一宫很强的人会从事人道主义的工作,或是参与政治团体,借以达成某些必要的社会改革.我们时常会看到第十一宫很强的人奔走于不同的社交活动中,例如这个礼拜参加皇家赛马会,下个礼拜去温布敦中央球场看网球,中间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去亨雷看帆船比赛,然后再去格林德波恩听歌剧.

 第十一宫也可以看出我们会受哪一种团体吸引。例如,海王星可能对音乐社团,宗教或心理团体有兴趣;天王星可能会参加占星团体;而火星则可能会参加地方的橄榄球社团.第十一宫的星座和行星除了可以显示所属社团的特点,更可以看出社交的方式,或是与团体互动的情形。第十一宫有太阳或是狮子座的人可能必须当个领导者,从参与的团体中获得正面的自我价值及认同.水星或双子座落入第十一宫的人则可能会变成团体的秘书,或是机智健谈的发言人.月亮或巨蟹座落入第十一宫的人不仅会为大家泡茶,还可能会乐于提供自己的家,作为大家的聚会地点.第十一宫也可以看出我们在团体中是否能觉得自在.金星或天秤座在此可能很容易融入团体,也会透过加入一个团体而结交许多朋友。土星或是魔羯座在团体中则会比较保留,与其他人相处时也比较容易感觉沉闷或笨拙.在伦敦艺术圈中颇具名望的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就是月亮落入第十一宫,宫头星座是狮子座.纳粹官方宣传者包罗.约瑟夫.戈培尔(Paul Joseph Goebbels)操控大众传播和媒体,则有双子座的冥王星和海王星合相,落入第十一宫.

 友谊十分符合第十一宫的理想,因为我们可以透过友谊更加茁壮.人们透过友谊产生连结,扩张了个人的界限,并且把自己与他人的需求和资源结合.我们会把新的概念和利益介绍给朋友,同时也可以透过朋友的分享扩大视野.

 第十一宫的行星和星座可以看出我们会被哪一种朋友吸引。例如,火星在十一宫的人可能会被具有战神特点的人吸引,容易跟活力十足,有魄力又直接了当的人交朋友。但是第十一宫的行星排列也代表我们会"舍弃",并向外投射自我特点,意即是我们会透过朋友从外在去体验这些特点.如果火星落入第十一宫的人没有培养出自己的"火星"特点,缺乏"立即行动”的精神,他的朋友便可能提供这种能量,刺激他并催促他去采取行动.他甚至可能会神奇地激起亲近的好友去展现这些特点,但这些人与其他人相处却可能是比较温和又内向的.

 第十一宫也可以看出我们交朋友的方式.火星在此可能会冲动地一拍即合,而土星就可能会比较笨拙,害羞或谨慎。我们在友谊中会如何自处?而友谊又会激发我们的哪一种能量?这些都可以从第十一宫的行星排列找到答案.金星在第十一宫的人可能很容易交朋友,但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虽然他会期待朋友能活出更高的理想).冥王星在此则代表紧张或复杂的关系,可以让我们从友谊中获得明显的转化,也可能发生背叛和阴谋等情节.

 灵魂发展到了第十一宫的阶段,会想要超越或转移目前的自我形象和模式,同时渴望自己更加完美,也会渴望一个更理想的社会.因此,第十一宫也被认为是希望,理想,愿望和目标的宫位.我们若想要变成一个更伟大的人,就必须去想象一些崭新的可能性,才能达成这个目标.人类的脑容量大于其他物种,已进化的大脑皮层让我们有能力去想象各种不同的替代方法,选择和结果.第十一宫的行星排列可以看出我们如何去想象一种可能性,如果去解读希望和理想.例如,土星落入十一宫的人可能很难对未来有正面的想象,或是当他好不容易要落实理想和目标时,就会遇到阻挠,延误或挫折;火星在此的人则会设定目标,然后冲动地勇往直前;海王星落入第十一宫的人则可能会很迷惑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或是幻想一些不切实际的目标,老是做白日梦.依此看来,我们最好谨记在心,如果越能清楚地想象一种可能性,就越能将它落实.对于未来怀抱着正面又积极的愿景,将有助于我们朝着更正面的方向迈进.

 进化会深化一件事情的复杂性,同时提升组织性和连结的层次.在第一个风象宫位(第三宫)中,我们透过语言,拥有分辨主体和客观的能力,并且透过与周遭人的互动来培养并发展自我的心智.在第二个风象宫位(第七宫)中,则是透过与另一个人在意识上的紧密结合,来发展自我的身份认同。我们在第三宫学会了分辨主体和客体,到了第七宫时则会与他人正面交锋.在最后一个风象宫位(第十一宫)的阶段,个人的心智不仅会跟关系密切的人产生连结,更会与全人类的心智产生关联。第十一宫的行星会激化一个人的集体愿景和理想.有时甲在旧金山,乙在伦敦,丙在日本,他们三个人可能会在同一个时间点,同时在脑海中"闪现"一种与众不同的想法,这种情形并不令人惊讶.在第十一宫的阶段,我们发现自己不仅与家庭,朋友,国家或所爱的人有关,更与全人类息息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