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 Linux,Windows 和 Mac

by,王垠

好了,现在来一点技术性的。这段时间受到很多人的来信(大部分是菜鸟)。他们看了我很早以前写的推崇 Linux 的文章,想知道如何“抛弃 Windows,学习 Linux”。天知道他们在哪里找到那么老的文章,真是好事不出门。我觉得我有责任消除我以前的文章对人的误导,洗清我这个“Linux 狂热分子”的恶名。我觉得我已经写过一些澄清的文章了,可是怎么还是有人来信问 Linux 的问题。也许因为感觉到“舆论压力”,我把文章都删了 。

简言之,我想对那些觉得 Linux 永远也学不会的“菜鸟”们说:

  1. Linux 和 Unix 里面包含了一些非常糟糕的设计。学不会有些东西不是你的错,是 Linux 的错,是“Unix 思想” 的错。不要浪费时间去学习它们的太多东西。那些貌似难的,复杂的东西,特别要小心分析。

  2. Windows 避免了 Unix,Linux 和 Mac OS X 的很多问题。微软是值得尊敬的公司,是真正在乎程序开发工具的公司。我收回曾经对微软的鄙视态度。请菜鸟们吸收 Windows 设计里面好的东西。

  3. 学习操作系统最好的办法是学会(真正的)程序设计,而不是去“学习”各种稀奇古怪的工具。所有操作系统,数据库,Internet,以至于 WEB 的设计思想(和缺陷),几乎都能用程序语言的设计思想简单的解释。

先说说我现在对 Linux 和相关工具(比如 TeX)的看法吧。我每天上班都用 Linux,可是回家才不想用它呢。上班的时候,我只能说,我基本上只是“忍受”着它。Unix 有许许多多的设计错误,却被当成了圣经,传给了一代又一代的程序员。Unix 的 shell,命令,配置方式,图形界面,都是非常糟糕的。每一个新版本的 Ubuntu 都会在图形界面的设计上出现新的错误,让你感觉历史怎么会倒退。但是这只是表面现象。Linux 的图形界面(X window)几乎是不可治愈的恶疾。我不想在这里细说 Unix 的缺点,在它出现的早期,已经有人写了一本书(名叫 Unix Hater's Handbook) 来发泄对 Unix 的厌恶。(声明一下,我不厌恶 Unix,我只是不再推崇它。我的视野已经高于它,以至于我可以理性的分析它。)

这本书里汇集了 Unix 出现的年代,很多人对它的咒骂。我曾经以为这是一些菜鸟,他们肯定是不能理解 Unix 的高明设计才在那里骂街。现在理解了程序语言的设计原理之后,我才发现,他们说的那些话里面居然大部分是实话!其实他们里面很多人在当年就是世界顶尖的编程高手,功底不亚于 Unix 的创造者。在当年他们就已经使用过设计更加合理的系统,比如 Multics,Lisp Machine 等。可惜的是,Multics 操作系统书籍里面往往只是被用来衬托 Unix 的“简单”和伟大。Unix 的书籍喜欢在第一章讲述这样的历史:“Multics 由于设计过于复杂,试图包罗万象,而且价格昂贵,最后失败了。” 可是 Multics 失败了吗?不。Multics,Oberon,IBM System/38, Lisp Machine,…… 在几十年前就拥有了 Linux 现在都还没有的好东西。Unix 里面的东西,什么虚拟内存,文件系统,…… 基本上都是从 Multics 学来的(有很多没有学得像)。Multics 的机器,一直到 2000 年都还在运行。Unix 不但“窜改”了历史教科书,而且永远不吸取教训,到现在还没有实现那些早期系统早就有的好东西。最后 Unix 依靠自己的“宗教”和“哲学”,“战胜”了别的系统在设计上的先进,统治了程序员的世界。胜者为王,可是 Unix 其实是一个暴君,它不允许你批评它的错误。它利用其它程序员的舆论压力,让每一个系统设计上的错误,都被说成是用户自己的失误。其它系统里面某些优秀的系统设计,也许就要被历史掩埋……

我曾经强烈的推崇 FVWM,TeX 等工具,可是现在擦亮眼睛看来,它们给用户的界面,其实是非常糟糕的设计。他们把程序设计的许许多多的细节,无情的暴露给用户。让用户感觉有那么多东西要记,仿佛永远也没法完全操纵它。实话说吧,当年我把 TeXbook 看了两遍,做完了所有的习题(包括最难的“double bend”习题)。几个月之后,几乎全部忘记干净。为什么呢?因为 TeX 的语言是非常糟糕的设计。它的设计者几乎完全不明白程序语言设计的基本原则,不明白什么叫做“抽象”。

一个好的工具,应该只有少数几条需要记忆的规则,就像象棋一样。而这些源于 Unix 的工具却像是“魔鬼棋”或者“三国杀”,有无数的,无聊的,人造的规则。有些人鄙视图形界面,鄙视 IDE,鄙视含有垃圾回收的语言(比如 Java),鄙视一切“容易”的东西。他们却不知道,把自己沉浸在别人设计的繁复的规则中,是始终无法成为大师的。就像一个人,他有能力学会各种“魔鬼棋”的规则,却始终无法达到象棋大师的高度。所以,容易的东西不一定是坏的,而困难的东西也不一定是好的。学习计算机(或者任何其它领域)的东西,应该“只选对的,不选难的”。记忆一堆的命令,乌七八糟的工具用法,最后脑子里什么也不会留下。学习“原理性”的东西,才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我并不是说 Windows 好很多。技术设计上的很多细节,也许它在早期是同样糟糕的。但是它却向着更加结构化,更加简单的方向发展。我认识一个 Adobe 的高级设计师。他告诉我,当年他们把 Photoshop 移植到 Intel 构架的 Mac,花了两年时间。Xcode 比起 Visual Studio 真是差太多了。而 Mac OS X 的很多设计,让他们的移植实在太痛苦。只不过系统换了个处理器,移植个程序居然花了两年时间。不过他很自豪的说,当年很多人等了两年也没有买 Intel 构架的 Mac,就是因为他们在等待 Photoshop 的移植。最后他直言不讳的说,微软才是真正在乎程序员工具的公司。相比之下,Apple 虽然对用户比较友好,但是对程序员的界面要差很多。

一再宣扬别的系统都是向自己学习的 Apple,受到这样的评价,我一点也不惊讶。Mac OS X 毕竟是从 Unix 改造而来的。我在家里有一个 Macbook Air,一个 iPhone 5,和一个退役的,装着 Windows 7 的 T60。我不得不承认,虽然我很喜欢 Macbook 和 iPhone 的硬件,但我想念 Windows 和 Android 在软件上的一些设计。一个公司的傲气,真的可以阻碍它向别人学习,设计出更好的东西。微软也许在当年是傲慢轻狂的公司,但是我觉得它现在已经度过青春期,长大成熟了。

当然我不是在这里打击 Linux 和 Mac 而鼓吹 Windows。这些系统的纷争基本上已经不关我什么事。我只是想告诉新人们,去除头脑里的宗教,偏激,仇恨和鄙视。每一次仇恨一个东西,你就失去了向它学习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