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战特种兵极限训练 不掉层皮不算过夏天

征兵入伍

在这个夏季如火如荼进行着,一部名为《有你中国强》(系列)的2013年征兵宣传片在最近为征兵点了一把火,入伍热情飙到最高温。

宣传片中,一位血性硬汉的帅气出镜让无数粉丝肾上腺素蹭蹭上涨。脚后跟踢枪上膛、绝壁上近乎飞奔、秒擒敌人……擅长徒手攀爬、射击、格斗、潜水、伪装、爆破、负重越野、野外求生等的特种兵是否真的是“特种人”?是否真能飞檐走壁、上天入地?近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进驻川某特战旅,独家探秘特种兵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特种兵入学东莞野战

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

“课业”包括轻武器操作、战术基本动作等十余门。30秒徒手攀爬10米高墙,30分钟1000米徒手游泳,这些都是“及格线”。

烈日炙烤下,高压水枪向一群迷彩官兵强劲扫射,他们如狼似虎般迅速扑向前方的重重障碍:8个人合力举着1600斤重的冲锋舟完成30次下蹲后,匍匐通过30米低的4道铁丝网,紧接着冲进1.5米深的水坑,挺举弹药箱30次。从水坑出来,等在前面的是滚滚燃烧的火墙,高3米长30米的麻绳桥,2米深的蚂蚁洞,20米长的泥潭……这里是驻川某特战旅的意志训练场,越障过程不允许丝毫停顿。

“这些都是必修课。”爬出泥潭,21岁的年轻战士李长林周身泥泞,发丝和眉角不停往下滴泥水,他笑一笑告诉记者,已经习惯这样的训练。

“这里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在驻川某特战旅,随便翻开某个营(连)的“课程表”,就能看到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体能训练、战术训练、操作训练等:武装5公里越野、射击、长游、轻装3公里、格斗……

过几天,一批特种兵要到野外进行空降训练,在此之前必须学会安全着地。“练习就是从几米高的伞降台往下跳,每天要跳几十上百次。”战士高向明说:“跳得太多后,都感觉不到腿的存在了。”

2012年冬季应征入伍的李长林是名“一年度兵”,他需要完成的“课业”包括轻武器操作、战术基本动作、战备基础、军事地形学、格斗基础、基础攀爬、多种武器射击、伞降技术、游泳、专业体能等十余门。“30秒内完成徒手攀爬10米高墙,30分钟内完成1000米徒手游泳,这些都是‘及格线’。”

外训

不掉层皮不算过夏天

下水,上岸,反复进行,夏天太阳毒辣,一天时间背上就开始掉皮。掉皮后接着晒肉就会开裂,再长时间沾水,就会长脓疮。

每个夏天,驻川某特战旅都有人要掉一层皮,战士们戏称:“不掉一层皮,不算过夏天。”掉皮要从游泳说起,这里的游泳,准确的说法是野外水训,江、河、湖、海都可能是训练场地。

某营教导员朱帅介绍,与游泳潜水相关的水中技能是特种兵必备的基本技能之一,“要求徒手70分钟游3000米,武装50分钟游1000米,裸潜10米,双手脚捆绑逃生游等。”

“下水,上岸,反复进行,夏天太阳毒,一天时间背上就开始掉皮。”刘建每年参加水训都经历一次痛苦的“换皮”,他告诉记者,皮肤糙的人从掉皮开始,皮肤稍微娇嫩些的人,直接是晒得皮开肉绽。“掉皮以后,接着晒肉就会开裂,再长时间沾水,就会长脓疮。”

掉皮、裂肉、长脓疮,常折磨得战士难以入睡,“仰着睡很痛,所以就趴着睡。”

考试

36岁特种兵不老传奇

为防止队友的伤口感染,黎登贵直接把他扛在了肩膀上,加上身背40多公斤的负重,使得沼泽的泥浆没过了黎登贵的胸口……

7月12日,由中亚某国举办的来自7个国家、13支代表队参赛的“金鹰”国际侦察兵比武竞赛落下帷幕,驻川某特战旅少校、年过36岁的黎登贵作为中国队队长,获得中亚某国军方情报部长比然诺夫少将的高度赞誉:“特种兵中不老的传奇!”

在走进“金鹰”赛考场前,黎登贵在近10次层层选拔考试中过关斩将,才拿到最后的“准考证”。

2月13日,黎登贵加入比武集训队,“每天早晚各完成一次10公里武装越野,每天下午的体能训练时间要完成500个俯卧撑、500个仰卧起坐、5组400米冲刺……”通过3轮淘汰和5次综合考核,黎登贵和同是驻川某特战旅的李俊辉终于拿到了“金鹰”赛的入场券。

7月13日晚,“金鹰”赛“夜间远距离渗透”项目在中亚某国南部的无人区内开赛,该科目要求每名队员负重35公斤以上,在夜间规定时间内穿越遍布沼泽的大草原,到达30公里外的指定地点。

行进途中,中国队一队员受伤,在通过一片沼泽地时,为防止该队员的伤口感染,黎登贵直接把他扛在了肩膀上。身背40多公斤的负重,再加上一个成人的体重,使得沼泽的泥浆没过了黎登贵的胸口……

最终,中国参赛队以“21个竞赛科目中16个第一,5个第二,团体总成绩国际队第一名”的成绩载誉而归。

深造

“猎人学校”魔鬼锻造

蛇虫鼠蚁,只要毒不死人的,都恨不得抢来吃,草、树叶、蚂蚁、蝗虫都吃过。他们经常被饿得淋巴液顺着毛孔不停地向外流。

地处南美洲北部的“猎人学校”是著名的特种兵训练中心,由于“魔鬼”选拔环境酷似实战般残酷,有的学员带着遗憾回归故里,有的学员途中致残收兵,还有的学员甚至不幸付出了生命,淘汰率高达80%。

2010年,驻川某特战旅中尉沈子阶被选派到“猎人学校”执行军事留学任务,在两年的学习时间里,他以优异成绩通过了学校海陆空全部44项训练课程。

“我们那一批学员共71人,中国学员12个人;最后成功毕业的只有15人,中国学员有5人。”沈子阶说。

电影《冲出亚马逊》里王晖吃生牛肉的情节令很多人印象深刻,可沈子阶说:“别说生牛肉,蛇虫鼠蚁,只要毒不死人的,都恨不得抢来吃,草、树叶、蚂蚁、蝗虫都吃过。”沈子阶介绍,他们经常被饿得淋巴液顺着毛孔不停地向外流。“经常因为训练和体罚吃不到东西,而就算是吃饭,每顿都只有一两个比巴掌还小的玉米饼,有时还得留点给被体罚的同学。”

“寒冷”是逼退很多学员的重要原因,“超过半数退出的学员是因为受不了冷。”沈子阶讲,“猎人学校”所在地夜间温度在10℃以下,每天凌晨3点多,就有一个专门负责浇冷水的老士官指挥学员穿着体能训练服泡在水坑里,或者用水龙头向他们浇水,“晚上总刮着风,每次都感觉心脏停了一样。”

“‘特种部队特种人,特种精神特种魂’,这话一点不错,在到猎人学校前,我从没想过自己能有那么大的意志力和忍耐力。”沈子阶说。 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媛莉新闻链接征兵宣传片硬汉“代言”

我省征兵工作已全面铺开,成都市军地联合组织大学生官兵典型事迹报告团,走进高校巡回演讲,激发大学生参军热情;绵阳 (微博)师范学院、绵阳高等技术专科学院等12所大中专院校400余名青年学生踊跃报名应征。截至目前,全省大学生报名应征人数超过1.2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