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旅游有何“原罪”

但凡与旅游沾点关系的大小网络“媒体”都充斥着一篇标题惊悚的文章《在线旅游,该拿什么拯救你?》,且在微信朋友圈中广为转发,直吓的人心惊肉跳的,以为在线旅游出啥大事了,赶紧浏览一遍,如释重负了。

文章的重点在于认为“携程、去哪儿、驴妈妈等,它们做的只是订酒店,卖车票/机票,虽然这样做很简单,很透明,也很挣钱,但其实已经脱离了旅游的真正含义,将旅游的各个部分割裂开来。如此一来,自然不能构成完整的旅游链条……”(原文)。

文章被大量转发无数点赞,证明多数人都存在这个误区:旅游企业做旅游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做完整的产业链条。熟悉旅游的朋友都应该清楚,全球的酒店预订,基本被GDS控制;国内的机票,都是从中航信出。哪个牛逼哄哄的企业,能做到覆盖整个链条的?恐怕GDS、中航信也未曾有过这样的想法,还是在老老实实的做他们的分销渠道。强大如微软,也不能渗透互联网IT的全产业链,越想控制链条不放越是不堪重负。

以惊悚对惊悚,我也起个惊悚的题目吧——我就来谈下在线旅游有何“原罪”。

在线旅游原罪之一:单手拔河的信念来源于互联网技术颠覆传统行业的野心

不可否认,互联网技术改变了传统行业的业态与商业模式,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也正是因为互联网技术的空前繁荣,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和企业意图颠覆传统行业的野心越来越大。在我看来,这种野心之膨胀难以遏制已泛滥成灾。

旅游行业是个复杂的行业,涉及到流程环节每一个都很复杂。在线旅游企业想要控制线下的资源及服务,非一时、也绝非所有企业都能做到。分裂割据、各司其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现状,具有整合能力的航母或许会出现,但并不代表小虾小米就没有生存机会。

在线旅游(互联网)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技术可以改变(善)旅游中的某个流程环节,但永远也甭想代替线下的服务,那才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那才是旅游体验之间的根本,美好的旅游体验,皆因此而生。

最近,一些依托于目的地的旅游线下服务型创业小团队正在悄悄崛起,值得旅游业内人士和所谓的在线观察家们关注。

在线旅游原罪之二:被互联网免费文化破坏的商业生态

百度高德的口水仗打的不亦乐乎,高德独立股东周鸿祎不失时机地跳将出来,再度宣扬他的”免费文化“,宣称”免费就是最好的营销和最有效的竞争手段,因为它不需要花很多的广告去做推广,本身就能形成口碑。“(《免费是最好的营销方式》)为什么免费?因为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一点红衣教主心知肚明。

这里我无意诋毁真正开放、免费的互联网精神,所不齿的是某些人对这种精神的利用。

在这种”伪免费“的长期熏陶下,已经给互联网网民造成了深刻的误导,认为互联网就是免费的,所有东西都应拿来为我所用的。于是便使用各种手段达到免费获取的目的。而商业化的、有价值的服务,此时变成一文不值。

在线旅游(包括整个电子商务)价格战的罪因,便是来源于此。消费者都希望获取免费的、不计商家成本的商品与服务,当价格战越激烈,消费者越兴奋。这给了不少商家有可趁之机,消费者兴奋过后便又大呼上当。

低价竞争的怪圈,即便是传统旅行社也未能走出。毫无疑问的是,低价竞争造就劣质服务,于传统旅行社也罢,在线旅游企业也罢,都是同理。

作为旅游人,我和大家一样,期待旅游业早日走出低价竞争的阴霾。这需要企业、政府与消费者一起改变,有良知的企业,应该以实际行动教育消费者,而不是随波逐流。

赎罪:在线旅游企业要找对自己在链条中的位置

在在线旅游企业中,同程、途牛的线下资源整合能力应该是最强的(这里姑且不论那些恩怨道德的问题了)。

途牛的门市点最多,所以其操作方式也更趋向于传统旅行社,在线平台不过是作为工具而已。它摆脱了单纯的线上资源依赖,增强了对线下资源的控制,正是它这几年成长很快的原因之一。

同程亦如是。

携程的线下资源控制主要表现在酒店,机票,对景区稍弱。

但携程正在变化,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不是吗?

寻求变化的不只有携程。驴妈妈旅游网早前就悄悄换帅,新任CEO高宏久在其官网上的介绍是:旅游业界资深专家、深耕旅游行业多年,拥有丰富的旅游管理、运营等实战经验。驴妈妈旅游网的此次换帅可以说是异常的低调,官方未予以任何宣传。

换帅传统旅游老将之后,驴妈妈应有所动。

8月27日,高宏久在某媒体上以驴妈妈旅游网CEO身份发言,高宏久认为,在线旅游网的主要特点是能够利用自身的市场宣传推广能力,为传统旅游产品的销售,提供巨大的在线服务平台、现代营销的技术保障和市场营销的规模效应;而传统旅行社,其强项则是利用自身多年从事旅游的条件,利用资源的优势,利用自身研发产品的能力和广泛的、有质量的地接供应商的队伍,为在线旅游提供强大的产品内容和优质的地接服务。

如同我上文说的,一些依托于目的地的旅游线下服务型创业小团队正在悄悄崛起,活得滋润。

大家可以感受下这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