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纹身是个性化的东西

东莞纹身的确可以作为美容效用之一,先天性的疤痕,可以用纹身遮掩,眉毛稀溥的女孩子,也可以用纹眉填补。这种文身属于小修小补的档次,不影响整体效果,但夸张的就可怕了。

来看看摇滚魔鬼马利莲·曼森,这个众所周知的异型除了把自己的那一张脸弄得占用内存以外,还将文身大面积铺排在身上,从颈项一直到腰际,手腕上的一对骷髅头老远就可以看见其狰狞面相。对于他来讲,文身只是一种犹如吃饭喝水一样的平常,他太需要个性化的东西,戴老式的黑色礼帽,把脸漂白,如同吸血鬼,把一只眼睛做成蓝色玻璃材质,唱和弦杂乱的摇滚,就连身上的文身也要求唯一。所以在每次文身以后,他都要求文身师将原图稿毁掉,以便不能再原样做出另外一副。当然这样是需要额外支付一定费用的。据说一般的图样销毁需要支付上千美金,那么定做或有特别含义的就另当别论了。

还要说到罗德曼,上次的穿孔就没有绕过他,这次又是这个体育圈中的活宝。他的文身夸张到几乎像是穿了一件衣服,浑身上下难得找到一块干净的皮肤,从裸女图到古怪的图腾,从古罗马数字到天使翅膀,这个半人半兽的篮球后卫把文身当成了狩猎时的迷彩,不过头发就糟糕了,金红色的短发显然和身上涌动的欲望格格不入。他习惯在众人面前摆出女人的妩媚姿态,坐着把手撑着头,或是婉转地将自己支坐在墙角,像是一个做作的假处女,和80年代沙龙照的老土造型一样。不过,谁说变态不是一种流行呢?“呛红辣椒”乐队成员把身体变成了乱涂乱抹的“涂鸦墙”,只要是适合乐队演出需要的文身图案,就随意地弄上了事,在去年大热单曲“呆瓜”出炉之时,乐队几个疯子就在身上最显眼的部位分别文了一个硕大的青色南瓜,在现场宣传时还不时脱衣展示。

不过说实话,听他们这种硬摇滚的音乐时,还有一堆可爱的南瓜跟着一起“谝彩且患愉快轻松的事情。疯狂的东西往往会在一时间特别有力量,那种感觉像是气浪的袭击,而且带有明显的愤怒或是柔情——矛盾、敏感、脆弱,文身主义念念不忘的词语,带来的诸多困扰会使文身者承受更多嫌疑和侧目,他们的强横和温柔在更深的意义上是一种自我标榜,但这种标榜又不纯粹,搀杂了很多的心思变迁和焦虑。身体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画布,坚持者在玉环纹身身上能找到他们需要的痴迷,而矛盾者能找到调解自我压抑的平衡,何乐而不为呢?

还想获取更多东莞纹身的相关资讯:http://www.555tatt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