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三八“是可以骂人的贬义词,源头何来?

3月8号是国际妇女日,那么跟民间骂人的“三八”是有必然联系吗?

3 个回答

(1)「三八」是标准的台湾「省骂」,我们经常会在台湾电视剧听到某个女生用标准的台湾腔嗲嗲地说一句:某个人真是很「三八」

(2)「三八」多用指责女性「举止轻浮」、「做事鲁莽」、「疯疯癫癫」、「不够庄重」

(3)朱介凡在他所著的《台湾礼俗之特彩》一文中,已为这为这句省骂找到出处,他认为这句话来源于大陆的「唐山」,该文指出:
俗谓素性生硬,作事乖张,曰「三八」,亦曰「半头生」。拊掌录:北部有妓女 ,美色而举止生硬,人谓之生张八。寇忠愍(即寇准)乞诗于魏野(宋太宗时入),野赠之诗云: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相谙。俗谓似本乎此,「三八即取魏三张八之排行」「半头生」即出自「半生半熟」之语。在中华民族的开拓史上,宋代是中原地区的居民大量涌入南部闽、粤的一段时期,闽粤两地的地形较为闭塞,中原移民世代沿用从老家带来的语言风俗,变化较少,最后再由唐山过台湾把远在宋代的一句戏谑之语,普遍当成了任何人动口可出的骂人之词,当然是很合理的

(4)刘福根著《汉语詈词研究》,印证了上面的说法,他梳理「汉语骂詈小史」,内列「三八条目」「三八」即简自「魏三」「生张八」。另外,沈括《梦溪笔谈·艺文三》也早载此事。宋代中原地区百姓大量移民闽、粤,遂将家乡俗语「三八」带到此地,最终越过海峡、传到台湾,成为台湾「省骂」。骂人也讲性别对等,台湾又用「半生头」专骂「男性」,意与「三八」相近,亦源于「半生半熟」之语。而在大陆,「生张熟魏」不载现代汉语辞典,成语词典尚存。随着两岸交往日深,「三八」方有返乡之旅。

提前声明:本人以下言论并非回答。
我不喜欢这个问题,我是来抢沙发滴

下个fu nv jie,你可以把我教你的告诉身边的女性朋友:

法国人说"你真三八"的时候表示赞扬,sympa,发音"三八",表示亲切 友好 惬意 喜悦 讨人喜欢。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这样说挺浪漫的呀

发自略晓iPhone

闽南一带有一句俗语“三八”。这是一句骂人的话,意思是指那些不正经或者行为、语言等方面不符合礼仪、道德规范的人。“三八”这句俗语是怎么来的呢?

  清朝末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腐败的清政府慑于八国联军的压力,被迫与八国联军签订了许多丧权辱国的条约,并开放宁波、上海、福州、厦门、广州等五个港口为通商口岸。从此,外国侵略者肆意在中国土地上横行霸道。那时,厦门、泉州等地也驻有许多外国鬼子,每逢三、八的日子,外国鬼子就成群结队到处横行,有的开着汽车在路上横冲直撞,有的拦劫妇女施以强暴,有的拿中国人作为靶子练习射击,有的借酒疯殴打行人……真是无恶不作。中国人民对此行径非常痛恨,所以一见外国鬼子就说“三八鬼子又来了”,赶快逃避。

  后来,“三八鬼子”这句话一直流传下来,在流传过程中,人们为了简便,就缩为“三八”。凡是遇到那些行为不端,语言粗鲁、不遵礼仪的人,人们就说:“这个人真‘三八’。”

  骂语

  “三八”和“半头生”,都是标准的台湾“省骂”,相信每个人都曾听过,甚至挨过。

  所谓“三八”,据我的了解,应该是专门用来骂女性的,意思是“这个女人举止轻浮,做事鲁莽、疯疯癫癫、不够庄重”。

  “半头生”,就是骂男人的专用词了,意思也跟“三八”大同小异。

  台湾的先民,怎么会想到用这些怪里怪气的字眼来骂人呢?

  原来,连这两句台湾的“省骂”,也是当年的大陆移民从“唐山”带来的!

  四十年来专事研究中国谚语的朱介凡先生,在他所著的《台湾礼俗之特彩》一文中,已经为“三八”和“半头生”二词,找到出处,该文指出:俗谓素性生硬,作事乖张,曰“三八”,亦曰“半头生”。拊掌录:北部有妓女 ,美色而举止生硬,人谓之生张八。寇忠愍(即寇准)乞诗于魏野(宋太宗时入),野赠之诗云:君为北道生张八,我是西州熟魏三,莫怪尊前无笑语,半生半熟未相谙。俗谓似本乎此,三八即取魏三张八之排行,半头生即出自半生半熟之语。

  在中华民族的开拓史上,宋代是中原地区的居民大量涌入南部闽、粤的一段时期,闽粤两地的地形较为闭塞,中原移民世代沿用从老家带来的语言风俗,变化较少,最后再由“唐山”过台湾,把远在宋代的一句戏谑之语,普遍当成了任何人动口可出的骂人之词,当然是很合理的。

  朱介凡先生的考证结论,的确使人信服。今后,随口骂人“三八”或“半头生”,可不能再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了。

  我国幅员广大,各地方的人情习俗各异,对于祖母的称谓,也略有不同。台湾的一般人家,跟福建各地一样,绝大多数称祖母为“阿妈”,可是,过去的若干豪富之家,却与一般人不同,譬如,板桥的林家称祖母为“阿太太”,雾峯的林家则以浙江口音称祖母为“奶奶”。这种现象,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过去台湾的先民,只要有点办法,便无不以模仿内地的官家为荣,建筑如此,生活起居如此,连对祖母的称谓也不例外。可见得长时以来,台湾的先民们对于他们根源所在的中国大陆,一直具有多么深浓的孺慕之情

你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