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有注射液吗?注射液的话不是效果更直接吗?

2 个回答

口服药物和注射药物的进入血液循环的机制是不一样的。口服药物通过小肠上的毛细血管吸收后,会通过肠系膜上、下静脉进入门静脉,再进入肝,肝脏在代谢消毒过后才能进入全身的血液循环,这个叫“首过消除”。通俗的说,肝脏会把小肠吸收的内容先过滤一遍,去除掉一些毒素。中医现在很多药物的药理毒理特性都尚未明确,如果直接通过注射,就绕过了肝脏的“保护”,有可能会发生中毒反应。也正是因为中医的药理毒理尚不清楚,大量的饮用中药会损害肝脏。

网易的黑:中药注射液,野蛮且畸形的产物 中药有注射,有例子吗?: 1、这玩意很不靠谱,你所谓的中药注射是打碎中药然后注射吗?哪些大分子可是要人命的!!! 2、血管疾病患者年年吊的丹参注射液是中药注射 3、本身中药就考虑到人体的适应性问题,经过肠胃的吸收和适应后再对病进行反应,这经过数百年的药后观察。所以更多的人接受中药是内服的吧?

中药的利润非常低,因为草药的成本多数可以算的出来,但是转化成注射液或者什么的,那可是暴利哦。中药注射真的问题比较多(中药注射液的说明书会注明:各种未知尚不明确),关键还是技术和理论都不是太成熟。我只是不想太黑中药,只是注射,还是算了吧。。但我相信中药的能力!

——中药西用一直是被提倡也需要被鼓励的,但确实很难。

另外一篇黑,摘来: 新近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第22期)》,又曝光了一个大牌中药 注射液——“双黄连注射液”存在严重不良反应。这次,药监局故伎重演,抓了 一个西药(抗生素)作陪。只是手段太拙劣,使得SFDA庇护中药的立场昭然若揭。 上一期与“清开灵注射液”同列警示席的是“头孢哌酮舒巴坦钠”,这一期, SFDA则拉来左氧氟沙星注射液。搞笑的是,药监局列举的关于“左氧氟沙星注射 液”不良反应的6个“严重病例”、“典型病例”,无一例死亡的。“双黄连注 射液”,举了4个病例,其中有2例死亡。

说实话,如果不是药监局缺乏基本的专业素养,其庇护中药注射液的“拳拳 之心”、小人之举还不那么容易暴露。左氧氟沙星算是“老药”了,临床大量使 用已经10多年,据网上消息说最近几年在抗生素药物的销量中稳居“霸主”地位。 它以“免皮试、适应症广、价格便宜、不良反应小”而深受临床医生喜爱。虽然 由于喹诺酮类药物的特点、临床上的滥用以及禽畜养殖业更为触目惊心的滥用, 使得细菌对左氧氟沙星的耐药率迅速上升,但是,其在临床中仍有很好的应用, 特别是在呼吸系统。当然,在中国对抗生素的监管几乎完全缺失的情况下,左氧 氟沙星的用量估计仍将有大幅度的增长。药监局是否有借机打击其风头的“小久 久”,咱不得而知,但是,左氧氟沙星的良好的安全性在学术界是得到肯定的。

“清开灵注射液”倒下之后,我院停止了中药注射液在门诊的使用。时隔才 一个多月,又一大牌“双黄连注射液”倒下了,我在《中药注射液的“死刑判决 书”》中提出的一点希望——“希望这一禁令能够永远有效,同时在病房也得到 贯彻、执行,在全国铺开、推广,让这个成分不太清楚、疗效很不肯定、危害不 容小视的药物“畸胎”停止对国人健康的危害和对医疗费用的浪费”,如今已经 部分实现了,我院已经全面停止中药注射液的使用。

随着药监局《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一期期发出来,中药注射液正大踏步 迈向死亡。当然,一个“年销售额已经超过200亿元,每年有4亿人次使用”的中 药注射剂产业,决不会坐以待毙。困兽犹斗,中药注射剂的既得利益者,特别是 药厂,一定会使用各种手段试图去扭转颓势,做垂死挣扎。我已经在《医师报》 上看到“清开灵”的鼓噪,今天的《人民日报》7版“不吐不快”一栏,一个叫 “王君平”的人写了篇《中药注射液该不该停用》的文章,以“如2003年,非典 肆虐时,清开灵注射液就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之类假大空的无耻谰言为中药 注射液正名、打气。该文很快被新华网转载。

对于药厂老板来说,首要的,当然是对药监局进行攻关,最好把《药品不良 反应信息通报》给停了。当然,这需要一个不怕吃枪子的“郑筱萸第二”的配合。 不过,纵然药监局、卫生部里有100个“郑筱萸第二”也改变不了中药注射液灭 亡的宿命,奉劝药厂老板们认清大形势,逆历史潮流而动、为中药注射液殉葬着 实不值。

你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