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于:2012-11-26 站长:廖雪

北京—有个万铭阁土路变成了柏油路,平房变成了楼房。农民富了,拿个千八百的也不当回事了。去年几亩大棚菜赚了好几万,又得了个大孙子。算命先生说这孩子是个做官的,再有个好名字前程就似什么锦了。现在农村也兴这个——有孩子找起名公司起名,咱狗吃麦苗儿——学洋了,得找个好公司给这个将来当官的孙子起个好名,不能耽误了他的似什么锦前程。你家孩子不是做官的,咱家孙子是做大官的,你们去县城起名,咱要高你们一头,去北京起名。我儿子有个小电视本,上面什么都可以查到,神奇死了。一查北京起名的地方,妈呀——这下可傻了。有近2000家起名馆,咱用哪家好呢。儿子说:“哪家大哪家专家多,咱就用哪家”。我是村里有名的倔老头,不听儿子的。我说咱一家一家试,哪家真有本事用哪家。说走就走,不能耽误了我这做大官的孙子。准备好盘缠,儿子也带上了那个小电视本,大清早就上路直奔北京城。儿子宾馆里就打开了小电视本,一家一家的联系,一家一家的记下地址。有的是国际周易协会的,有的国际易经大师,有的是姓名学开山鼻祖,有的是为联合国秘书长安什么南的孙子起过名字。。。。。。这回我心里可乐开花了。我孙子的官会越做越大了。你们这些乡巴佬只知道省钱到县城起名,那小破县城怎么会有这么多专家大师。难怪你家孙子做不了官——活该。我们终于敲开了第一家的大门。屋里富丽堂皇,雪白的墙壁上挂了专家的照像,一个比一个名头大,这下我心里有了底。不行,那也要试试他们的本事,听说大城市人爱骗乡下人,爱说大话。他们给我讲了一大堆名字和人生的关系,什么名字歪了事不顺啥的。我叫他们看我的名字歪不歪,正不正。他说,你很能吃苦,就是天生受累的命,名字闹的。屁话,农民哪个不吃苦的。在看他的名字正不正,我一指儿子说。专家写下了儿子的名字,带上老花镜分析着说,他也是个勤劳的人,就是有时候跟父母搬杠。又是屁话,哪个农民的孩子不勤劳,现在的孩子没一个不跟父母顶嘴的。咱们走吧,骗人。跟小电视本里说的一点都不一样。两天过去了,走了七八家世界易经协会专家的地方,说法都没什么两样。心想路费店费白花了,测不准名字的专家怎么会给人起名字。可儿子还是不死心,若大的北京城肯定有卧虎藏龙在,在联系几家试试。“喂,你好。这里是万铭阁起名馆,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这回不能白花路费瞎跑路了,得问的底细点:“你们那里有多少专家?”“没有专家。只有我们几个师兄弟为您服务。”“那你们会起名字吗?”“您试试不就知道了。”“好,我们过去试试。”“您现在在哪里?”“我们在西三环一家宾馆。”“我们起名馆在东三环中央电视台北面,路太远,先看看你们的名字再说,名字好就不用在起了,免得跑冤枉路。”“人不过去怎么看?”“此馆预测神,神就神在不见人。”“那你们先看这个名字正不正?”我说出了父亲的名字,对方很快回答说:“这个人有老寒腿,阴天下雨腿疼。这个人的父亲去世早,母亲把他拉扯大的。”我的妈呀!这不是神吗?贼准!“你们多大了?”“我们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你们师傅多大了?”“不好意思,本门绝技概不外传。也不便透露师傅名讳。”这更增加了神秘色彩。“你们可以再看一个名字吗?”“当然可以。”我又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不大工夫对方回话了:“这个人有胃病,小时候头部受过伤。”靠,太神了。我就是从小胃不好,上中学时头被铅球砸过,差点送了命。这回找对庙门了,我儿子有希望做大官了。这趟北京没白来,钱花的值。可我父亲还是不放心,因为这关系到他做官的孙子的命运,父亲又叫我报出了表妹的名字以求再试。片刻,对方有了回音:“这女孩子贫血,大脑供血不足。”太对了,这他妈是人吗,简直成神了!“再把您的地址重复一遍,我们明早就到。”QQ號碼:82484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