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未给抱小孩女子让座被连扇5个耳光」大家怎么看?

时报讯 近日热映的一部大片《搜索》,讲述一位都市白领,在公交车上没给一位大爷让座,遭乘客轮番攻击,被拍下视频传上网后,网友们纷纷人肉辱骂。

同样一幕场景,在杭州真实上演,K192公交车上,一对夫妻站在一个有座位的小伙子旁边,妻子抱着孩子,小伙看了几眼,没让座,突然,丈夫大骂:“看什么看。”连扇了小伙5个耳光,小伙被打得鼻血横流,镜框也被打飞,断成几截。

PS:记者与目击者沟通后了解一细节:打人夫妇上车是在登云路口,下车是在方家塘换乘点(两站路),小伙子坐到底,还有16站。在这条漫长的郊区线公交车上,如果换了你,会让座吗?
如果小伙比较强壮点,是否就不会被打?

4 个回答

我们都要学会换位思考
如果你是那个被众人辱骂的人
如果你是那个被扇了5巴掌的人
你会怎么办?


这种情况让我觉得有些法不责众的感觉,不要把社会公德当做攻击谩骂的武器,因为这事儿轮到你头上,你也一样觉得冤枉。很多人很容易被煽动,不分青红皂白就跟风谩骂,反正骂人不收税,起哄不犯法。

表叔家的孩子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在家接到了母亲的电话,她先是聊了会家中的近况和父亲的身体,又问了问我和老公的状况,然后语气就变得有点迟疑,开口问我:“你表叔家的小辉,你还记得吗?他最近和你表叔说,想到北京看看能不能找个工作。你看到时候能让他在你家住几天吗?阿梁会不会有意见?”

一瞬间我的记忆被拉回了二十年前。

那时候我还小,爸爸妈妈还年轻,而表叔更是还没有结婚,是个腼腆的单身汉。他是父亲姑妈的孩子,住在乡下,却时不时听从他母亲的要求,送一些自家种的红薯白菜之类到我家里。每次他来,爸妈总会留他吃中饭。那时候,只要我中午放学回家,看到表叔静静坐在家里沙发上,就知道又有好吃的红薯饭啦!

过几年,表叔和邻村的一位姑娘结了婚,结婚的那天我们全家都回到乡下参加婚礼。新表婶长得很秀气,但是看上去有点瘦弱。回到家里,我听到妈妈对爸爸笑说:“哎呀真是没想到,你表弟平时内向的很,跟谁说话都脸红,竟然娶到了这么漂亮的媳妇。”

又过了两年,表叔的儿子出生了,这就是小辉。姑婆一生困苦,亲孙出生不久后就去世了。但表叔还是延续之前的习惯,时不时的送菜到我家来。那时候我已经在读中学,学习忙,几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表叔家里发生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

对小辉印象最深的是我高三那年,表叔带着他来家里拜年。那时候他大概五岁,脸型像表叔,眉毛眼睛却全然像我那秀美的表婶。他安安静静坐在沙发上,任凭爸妈怎么逗他,小嘴都紧紧抿着,就是不肯开口说话。我拿了一块糖果递到他面前,他虽然手没有动作,孩子的眼睛却出卖了自己的想法。我笑着说,喊姐姐,喊姐姐我就把糖给你呀。他像是思考了很久,才终于怯怯的喊了一声姐姐。我大笑,把整个糖罐都塞到了他的怀里。后来我们全家总结说,小辉这孩子,性子真是太像他那个闷葫芦爸爸了!

后来,我离家到千里之外的北京求学,遇到了现在的老公阿梁。毕业之后,俩人留在了北京,工作,结婚,柴米油盐,日升日落,终于像燕子筑窝一样攒钱买了自己的房子,还欠了银行一屁股宅,不管怎么,日子总算是基本安定了下来了。

而我也一直通过妈妈的电话,断断续续的知道了表叔家的一些情况。表婶生了小辉之后,身体一直不好,后来几乎就是卧床不起了。小辉虽然不调皮,脑袋里却似乎少了读书的那根筋,成绩一直不好,初中毕业之后就没有继续上学了,基本上就是留在家里照顾生病的母亲。表叔性子木讷,一直当着本分的农民,家里经济情况很不好。去年年末,受病痛折磨多年的表婶去世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小辉才想要到北京来打工吧。

结束了和妈妈的通话,我想,虽然爸妈没有明说,但他们一定希望我能帮小辉一把。小孩子总是不懂,但长大以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往事。当年爸妈通过读书从乡下到了城里,虽然看上去有了正式的工作,但实际上工资却少得可怜。加上两个人都在各自的家中行大,下面还有一大串弟弟妹妹要结婚,要读书,要接济。所以其实那个时候,连蔬菜都算是我家饭桌上的奢侈品。爸爸从小就深受姑婆的疼爱,可敬的老人家敏锐的发现了我家的窘况,于是便有了上文里我说的表叔送菜的行为。对向身处困苦的自己伸出援手的人,人们总是心存感激。爸妈一直感恩姑婆和表叔当年的照拂,并把这份感情也延续到了小辉身上。

当晚我和阿梁商量了一下这件事,他一向非常理解我,又听我讲过这段故事,于是他当下就痛快的拿起电话对我母亲说:妈,这事你放心,让小辉来吧!

过两天小辉就坐着火车风尘仆仆的从老家来了。我去西站接他,他俨然是个青年模样了,只是个子不高,瘦弱一如当年他的母亲。他还带着一个体积不小的旅行包,我寻思着,到北京来到这么多东西干嘛呀。结果到家之后,他从包里掏出了两只金黄金黄的大南瓜,还有一堆红薯,然后红着脸很不好意思地跟我说:“我爸非让我带来的,他说你喜欢吃咱家的红薯,姐,你不稀罕这玩意吧?”

我眼泪差点掉出来了,赶紧说,稀罕,咋不稀罕呢,你爸种的红薯最好吃了。

晚上我们全家吃了红薯饭。金黄的香甜的红薯块夹杂在雪白软糯的米饭中,阿梁吃的快连鼻子都找不到了。

饭后,阿梁跟小辉说,既然来北京了,先不忙找工作,玩几天再说吧。俩人对着电脑研究了半天,决定第二天小辉先去天安门看看。我找了张公交卡给他。他捏着卡问我,姐,这个咋用?

第二天,我下班到家,小辉还没回来。我想,年轻人玩心果然很重啊,天气这么热,小辉还能一直玩到现在不回来,要我肯定给晒中暑。结果一会门铃响,小辉回来了。

开门的时候,我被吓了一大跳。小辉鼻子里塞了一块巨大的纸团,已经被血浸透了,胸前的衣服上也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血迹,双侧脸颊都又红又肿。我忙问他怎么了,他只埋着头,一句话也不肯说。

后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对我说,原来事情这样的:

他今天按计划逛完了天安门,看着时间还早,就买了张票拐进故宫去。但是天气太热了,加上他前一天通宵坐了火车没有休息好,故宫逛到一半就开始头晕恶心。他匆匆走完故宫,出门想回家,糊里糊涂间还坐反了方向。他只好下车换车。
等到他上了第二辆车,发现离车门很近的地方就有一个空座,赶紧就坐下了。车里的冷气很足,他觉得更难受了,想睡又担心坐过站,就半睡半醒间迷糊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听到售票员在喊让座什么的,因为很不舒服,他也没有动。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个男人就紧紧站在了他座位旁边,似乎还用眼神有意无意的瞟他。他觉得很奇怪,抬头看了一眼,那个男人的目光就移走了,但是人还紧紧贴着他。小辉说车厢里并没有那么挤,但那个男的一直就站在他旁边,他觉得奇怪又害怕,就多看了几眼。
忽然那个男人就爆发了,忽然冲过来揪着他的衣服甩他耳光,头晕目眩间,他还听到有妇女在喊:“打死他,谁让他不让座!”

听到这里,我愤怒了,我问他“他为什么打你?就因为你没有让座他就打你吗?全车那么多人呢,为什么他只打你?他打你,你怎么不报警啊?”

小辉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说:“姐,我坐的那个座是老幼病残孕专座,我挨了打以后一直流鼻血,有个奶奶给我纸巾擦,是她告诉我的。我上车的时候稀里糊涂的没注意看。这都怪我没有给他们让座。”

@ttm
坐车被打为哪般?
只因你坐老弱残。
吾妻娇弱随风倒,
劳累若此怎能堪。
念及此处业火起,
忽看身前腌臜汉。
悠然自得眼游离,
无视吾妻连声喘。
血气上涌发冲冠,
一忍再忍非好汉!
怒喝贼人无素质,
耳光左右连环扇。
小伙受得如此惊,
怎敢奋起把手还。
只得暗暗叫声苦,
一步三晃把家还。
幸得家中长辈爱,
拭去血迹泪涟涟。
定心下来细思量,
此番灾祸为哪般?
心中战鼓震天响,
天人交战又一番。
思来想去天渐暗,
闭眼凝神含泪眠。
他却不知是非事,
早已闹得满城欢。
萌萌钓得一手鱼,
恩基爱上腥风散。
屁股坐定脑离体,
呵呵一笑与汝战。
世道浇漓人不古,
此事只得轻声叹。

不让座有点说不过去,打不让座的人那就是完全的错了。

你的回答